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72章无比相信爱情,可惜爱不动了

    安小米起初是睡意全无,一是那样趴着她根本就不敢动一下子,再者还在想陆弈城说要她也去京城,各种心里不安啊!

    或许是那样趴着太过小心了,绷着绷着就困意袭来。迷迷瞪瞪中,不知道是听见了杨晓晨回来开门的声音还是梦见了她,蹭地就往起来坐,人划还是跌进了某人的怀里。

    陆弈城睡眼惺忪,声音沙哑绵长,“怎么了?”人还是被他给扎着。

    安小米吞了口口水,“我好像听见杨晓晨回来了~我去看看她。”

    “啪嗒”陆弈城打开了一盏壁灯,看着那小家伙紧张兮兮的样子,抬手一抹额头上全是细蜜蜜的汗渍,翻了个身把她放好,“别动,我看看几点了。”

    陆弈城下床发现已经凌晨一点了,去洗手间拧了个热毛巾出来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渍,看着她一脸紧张和慌神。便抿了抿唇,沉声道:“我给季哲打个电话,问问,你先别急。”

    当陆弈城和安小米、季哲三人敲开杨晓晨房间的门时,杨晓晨被一阵凌晨的门铃警作警醒,带着颤音几乎的吼道:“谁?”

    安小米这才呼了口气,“我,小米,你没事吧?”

    杨晓晨在里面大骂。“深更半夜的摁门铃你找死啊?我没死都能被你给吓死了,赶紧滚回去陪你男人睡觉去。”

    陆弈城对着尴尬的安小米挑挑眉,“挨骂了舒服了,回去可以睡个踏实觉了吧!”

    安小米觉得深更半夜把季哲给惊动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便对季哲点了点头,“季助理,不好生意啊……”

    “没事。”季哲已经转身给安小米丢了冷冰冰两个字进了自己的房间。

    安小米对着季哲的背影吐了个舌头,陆弈城竟然还看着她如此幼稚的举动笑,摸摸她的头,“回房间了,明天再收拾他。”

    安小米缩着脖子,“才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更年期提前了,嘿嘿。”

    翌日,陆弈城和季哲一直在忙公司的事情,中午安小米和杨晓晨请邓菲丽和季佳妮吃饭。被季佳妮一口回绝,邓菲丽也不好说什么,她俩只好自己去吃b市的小吃。

    安小米说了她的行程,杨晓晨说:“没事了,你跟着去了也算是安全了,万一出个什么事儿得不偿失,我这里慢慢来,估计……”她抬头看了看安小米,“季佳妮倒不会为难我的。谁让我们要学人家东西了。”

    安小米大手撑着头看着杨晓晨,“你说……季佳妮是不是喜欢陆弈城啊?”

    杨晓晨抬头挠了挠头,心里在笑,傻子都看的出来就你问得出如此弱智的问题。

    其实吧!安小米就是那种在感情上慢别人几倍的人,虽然自己长得也算是可以,学历不低,出身平平,可是她只要听到有人说那个谁谁貌似喜欢你,她都会觉得不可能,人家怎么可以喜欢她了。直到遇到穆靖宇,她才相信爱情,所以问出如此低智商的问题也就只有了解她的杨晓晨才可以如此淡定了。

    杨晓晨瞟了一眼安小米,“喜欢又能怎么样了,反正你是正儿八经的陆太太。其他的什么小三小四也就看看算了。”

    安小米撇嘴、蹙眉,“谁知道我这陆太太能当几天了,说不定陆弈城哪天一个新鲜期过了,我也就该打入冷宫了吧!”

    杨晓晨看着她点头,“嗯~极有可能,所以呢你也别那么没脑子,得长点脑子把你男人哄得服帖才行。”

    安小米扒着饭,“嗨!我哄得住他的人哄不住他的心,也没用的。”

    杨晓晨突然一口饭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安小米,良久才喝了口水,说:“这句话……多年前你应该送给我,或许我今天不会有家不能归了。”

    安小米紧紧锁着眉心,伸手捂住杨晓晨的手,“晓晨?你……”

    杨晓晨紧紧抿着唇瓣,但是明显的她的嘴唇在颤抖,良久她才说:“小米,或许你太在乎我们俩人之间的这份情分了,可是你知道吗?你伤害我了,而且伤得很深,可我也不想没了你这个朋友,如今这个拜高踩低的的时代,能有个知心的朋友很难了。”

    说完,杨晓晨看着安小米,“可是我恨你、恨你……怎么办……?”

    安小米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杨晓晨发完疯,“现在说了这么多个恨你,好点了吗?”

    杨晓晨瞪着她,摇头,“没好。”

    安小米看着她一脸认真,“那你想怎么样才可以好点?”

    杨晓晨被她如此的神情气得咬牙,看着她狠狠地咬着唇角,“我想要你男人。”

    “好,现在就给你,希望你在一个小时内把她拿下,过期不候。”安小米说着掏出,“我这就打电话让他过来,记着哦你只有一个小时。”

    杨晓晨“呃~”一声,摁住安小米的手,“你丫还真打啊!行了,本宫暂且饶了你,就你家那男人特么的坐我面前都是我亚历山大好么?还谈什么去勾-引他了,算了吧!还是陆太太您留着慢慢享用吧!”

    安小米看着杨晓晨,“这可是你说的哦?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店了,你可想好了。”

    杨晓晨好笑的点头,“想好了,陆太太。”

    安小米对她点点头,“那好吧!我就不做这个顺手人情了,吃饭,完了我们俩在b市的竹林大道走走,顺便掏心窝子说道说道吧!”

    杨晓晨捂嘴大笑,指着安小米,说:“安小米啊安小米,你跟着陆弈城才几天就学的和他一样腹黑了,这说的、做的跟真的似的,不行,我后悔了,我决定还是要你家男人了。”

    安小米翻杨晓晨一个大白眼,“滚,都给你俩次机会了,过期作废。”

    “哈哈~”杨晓晨大笑,“哎?小米,你说你把陆弈城拿着这么大方的送人,他要是知道了会把你怎么样?”

    安小米撇嘴,“会杀了我。”

    杨晓晨笑得嘚瑟,晃着手里的,“嗷嗷”直嚷嚷,“为什么刚才没有录音?啊啊啊~”

    安小米蹙眉,在桌子底下踢了脚杨晓晨,“你丫的就嚎叫,我们俩都成大猩猩了。”

    杨晓晨捂脸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那么多双眼睛在朝她俩嗖嗖的飞来愤愤的眼神。

    --------

    b市出了名的竹林大道,安小米和杨晓晨并肩踱着步子。

    安小米说,在那个大家都欣喜摆脱了高考、摆脱了繁重作业和家长唠叨的大学季里,谈恋爱是必修课,可是她真的看不懂校园里那么多的情侣,整天吵架、分手,女生们哭死,男生们可以为了某个班花或者笑话打架,甚至喝酒买醉,在女生宿舍楼下抱着玫瑰花一站几个小时的表白。

    后来,夏云儿和杨晓晨俩花痴都有了男朋友,而且都是那么的如痴如醉,但在她的心里、眼里真的以为都是假的,他们都言情小说看多了。

    特别是杨晓晨和姚峰的恋爱,属于异地恋的那种。每次看着她为了等他的一个电话那种焦急,等不到的时候就大哭,她真的觉得不可思议,有那么爱吗?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非常陌生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他是姚峰,回到江城执行个公务,说了个地方等她。

    安小米那个时候还说,她和杨晓晨一起,可是姚峰说,就只见她一个人就说一句话完了他就走人。

    安小米狐疑的一个人就去了,距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餐厅里,姚峰没有穿军装,一身便装,看见她是脸上是尴尬是淡淡的铁锈红,总之是各种不自在。

    而安小米上前一个大大的笑脸,“姚教官,什么事儿啊?来江城了怎么不找晓晨了,什么话这么保密要我转达了。说吧?”

    记得当时,姚峰看着她手足无措,可是她觉得很奇怪?姚峰给他们当教官的时候可是雷厉风行的,是好多女生爱慕的偶像了,可是最终还是被先下手的杨晓晨拔了头彩,成了教官的女朋友。

    估计姚峰太紧张了就说,先吃饭吧!

    安小米就那么稀里糊涂的和姚峰吃完了一顿饭,期间,姚峰跟她夹菜,盛汤,她觉得有点奇怪了。

    饭后,姚峰看了看时间,说:“我只剩下一个小时的时间了。”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非常精美的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枚用子弹壳做成的心形项链。

    安小米当时一大大的笑脸看了会儿项链,抬头问姚峰,“姚教官怎么不自己给晓晨了,这么贵重的礼物……”

    “给你的。”姚峰一句话便打断了她的话,也累懵了她所有不好的预感。

    或许姚峰是时间的关系一着急便对安小米表白了心声,他说离开江城后,回来过几次执行公务可是每次都没有勇气找安小米,因为杨晓晨,他不敢。

    姚峰说他知道她们俩关系好,知道杨晓晨的性格比较外向,会伤了她们之间的感情毕竟她们都还小好多事情都是凭着感觉去做的。

    可是那次姚峰说,他估计是军绿生涯最后一次回江城了,他只想给自己一个交代,既然敢爱就敢说出来,后果他心里也没底。

    安小米当时给姚峰的答案就是,“收起你的礼物赶紧走人,既然不喜欢晓晨就给她说清楚了,不要让她越陷越深,至于我,不可能,即使没有杨晓晨我也不可能更何况她是我的好姐妹……”

    当时姚峰一个大男人红着眼睛问她,“为什么?”

    安小米说,“因为,我不喜欢你,就这么简单。”

    姚峰说,“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把项链拿走,因为上面刻得是你的名字,你不拿,我也送不出去的。”

    安小米当时和姚峰君子之约,以后这个事就当从来没有过,希望他不要再提起,如果不喜欢杨晓晨就趁早跟她说明白。

    可是姚峰说,他的态度从始至终都很明确,他真的不知道他那点表现给了杨晓晨错觉了,她非要喜欢他,记得当时的姚峰还颓废的说,这个世道真是疯了的捉弄人,他到此刻才觉得自己很差劲,而杨晓晨到底看上他什么了?

    直到临近她们毕业的半年前,安小米再一次接到了姚峰的电话,当时的姚峰在电话里还说,他要退役了,他打算到江城发展。

    安小米当时说的很清楚也很狠,她说:“姚教官,如果你打算好好和晓晨在一起你来江城是你俩的事情,但是如果你来江城是因为我,那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很极端也很疯狂,你别惹我,也别伤害了晓晨,别网费了她对你的一片痴心。”

    姚峰只说了一个字,“好。”

    隔了几天杨晓晨得知姚峰退役,便欢喜了一阵子就再也不高兴了,因为姚峰突然间人间蒸发了。

    直到毕业后,杨晓晨就杀到了姚峰之前服役的部队去打听他的联系方式和家庭住址。

    那个时候,安小米才感觉到了害怕,要不要把姚峰的心思告诉给杨晓晨,所以她和另一个闺蜜夏云儿说了此事,当时的夏云儿神情和眼神,现在想想那是嫉妒、是愤恨,可那个时候的安小米是没有看懂的,而是急于想让夏云儿给她出谋划策。

    当时夏云儿的凤眸眯了眯,说,不用告诉她,以免姐妹关系不好啊什么的,总之都和她自己想的一样,就任由杨晓晨去找了姚峰。

    直到有一天杨晓晨回来告诉她和夏云儿说,她要去法国了,因为姚峰在那里。扔协有圾。

    当时,安小米没忍住就差点给她说了,可是话到嘴边了她却问了句,“那,你和姚峰联系过了吗?他怎么说?同意你过去了?”

    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杨晓晨说:“才没有了,我就要给他一个惊喜。”

    回忆本是道好时光,可是她俩回忆到处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小米一屁股坐在了一个青石板的长条凳子上,说:“其实,那一刻,我真的相信爱情了,我也感觉到你出现在姚峰面前时的那一瞬间他会有多么的开心了,我也想象过,从此你们就开始了刁蛮公主于冷静王子的美好生活。”

    杨晓晨看了看安小米也挨着她坐了下来,“可是,你却万万没有想到,我到了巴黎一年后就告诉你,我们离婚了。”

    安小米点头,“是,所有结果都想过就是没有想过这个结果。”

    杨晓晨靠着安小米的肩膀,说:“算了,不说他了,现在话说开了也就没什么了,都过去了,呵呵~不过我倒挺好奇姚峰用子弹壳做的那个项链的,真的。”

    安小米蹙眉,“你倒是挺大度的,我要是你就把安小米给杀了。”

    “我杀了你姚峰就会爱我了?幼稚。”杨晓晨骂了声安小米幼稚。

    “呵呵”安小米笑了声,问道:“杨晓晨,还相信爱情吗?”

    杨晓晨点点头,“相信,无比的相信。可惜啊~我已经爱不动了~”

    安小米换了个坐姿,两人便成背对背的坐着,小米,说:“我也是,爱不动了,现在就觉得和陆弈城这么凑活着过日子也行,反正和谁都是过,只要他不过分对我就行了,如果有一天他妻妾成群只要他不提出休了我就行。”

    “呵呵~”杨晓晨笑了,“谁知道了,但是……以我觉得吧你估计被陆弈城休了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你怎么知道?现在这些人,吃了今天还不知道明天在哪儿了?谁知道了”

    杨晓晨说:“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你丫又没下文了。”安小米戳了戳杨晓晨。

    杨晓晨呵呵打个了个哈哈,说:“就是预感吧!”

    陆弈城的电话打进来后的十分钟他的车子就停在了竹林大道边上的停车位,杨晓晨和安小米矫情了一会儿便各自分开。

    ---------

    当陆弈城的车子停在江城枫尚名苑自己公寓楼下时,陆弈城揉了揉安小米的头,“你先回去收拾下,杨姐估计饭菜都做好了,你先自己吃,我去忙点事情回来接你去机场。”

    安小米点头下车看着陆弈城的车子离开后才转身进了电梯,出了电梯,房门是敞开着的。

    安小米敲了下门便走了进去就看见杨姐把饭菜已经端上了餐桌,客厅坐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的夫人,看气质打扮不像是给他们家做打扫的阿姨。

    夫人戴着眼镜在做十字绣,抬头看见安小米时便笑得一脸慈母之心泛滥,“是小米吗?”

    安小米点头,“是,阿姨?”看向了餐厅里忙活的杨姐。

    杨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跑过来接住安小米的包包和外套,笑呵呵道:“夫人,这位是乔婶儿。”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安小米立马想到了那个乔叔,便对着夫人点头,“婶婶,好!”

    夫人拉住安小米的手,笑呵呵道:“真好看,快来坐着吃饭,阿城说你饿的前心贴后背了,你看看杨姐做了这么多菜,可是那臭小子又没陪你一起上楼。工作狂,和你叔叔一样。”

    安小米在心里翻了陆弈城好几个白眼,她什么时候饿得前心贴后背了,真是的满嘴黑她,她有那么能吃吗?

    乔婶倒是没有吃一口菜看着安小米吃完老夫人把她拉到客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布包裹着的东西塞进她的手掌心,说:“这个是我专门去白马寺求来的,给你和阿城的,那小子不信这个,给你贴身带着保佑你和阿城平平安安的。”

    安小米好想说她也不信那些的,可是老夫人说:“拿着,我专门找人开个光的灵着了,你大叔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不能亲自护着阿城了,你可得乖乖的别给阿城惹上什么麻烦了。看你们前几天那事儿闹得,多吓人的。”

    安小米只好拿着,毕恭毕敬的点头,道:“谢谢,婶婶,给您和叔叔添麻烦了,我会带着的。”

    夫人拍了拍安小米的胳膊,“这就好、这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婶婶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可是我的一片心意,我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