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70章我们都爱错了

    陆弈城问完便也没等着姚峰回他的话,而是收回目光,唇角略显一抹坏笑看着安小米,“累了就下楼休息,嗯?”

    姚峰始终是那种面如冠玉的清淡。瞥了眼对面那对璧人,沉而清冷的声线,“我们曾经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陆弈城微微点了下头,再次看向姚峰,“哦?那这么说~姚先生也是军人出身了。”陈述的语气。

    姚峰宽阔的下颌微微颔首,“嗯。听说陆先生曾经服役于美国的海军陆战舰队,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

    陆弈城微微点了点头,“是啊~不过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这时候,季哲已经按照安小米的意思命服务生端来了一盘点心和水果,还有香槟、果汁、饮料之类的。

    陆弈城略微扫了眼餐盘里的点心,这丫头果然是研究他的喜好了,让人端来的都是他平时喜欢吃的点心和水果。

    其实安小米也就是把乔叔给她的那个记事本上的东西,在上洗手间的时候蹲在马桶上速速浏览了一边而已,这时间都被那坏人给安排的那么紧她哪里有时间看了。

    陆弈城和姚峰的谈话并不多。但是信息量极大,安小米看似安安静静的坐在陆弈城的身侧,可是她的心里早已经万马奔腾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神秘了,一会儿是黑、一会儿白,现在又来了个美国海军舰队的身份,这是做梦了还是做梦了?

    直到,一大盘点心、水果,饮料和香槟摆上他们几人的面前,安小米还都没有任何反应。保持着刚才的坐姿,心思早已飞到了银河之外了。

    陆弈城这货也是个厚脸皮,看着安小米在走神,他早都明白这个身份亮出后这臭丫头肯定会一时半儿转不过弯来,便收回和姚峰说话的眸光看着她,沉沉的声线,“饿了,喂我,嗯?”说着用爪子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

    安小米这才跟触到了电似的,倏地回神看向陆弈城。

    她简直受不了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眸发出的晶莹之光,一种警告的眼神回看着他,低声道:“这样不好吧?你好歹也是陆先生了,不要当着外人的面儿这么幼稚好不好。”

    陆弈城看着某女小兔般滴溜乱转的眸子坏笑,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说:“是吗?哼哼,快点喂我吃东西。不然就下楼,嗯?”

    那家伙眼里全是戏谑的坏笑,这到底是几个意思了?

    不过安小米撅着嘴巴瞪了某人一会儿,还是认命的用一个叉子叉了块陆弈城最爱吃的香芋味的玉米酥放到他的嘴巴边上,“喏。”

    某人有点都没觉得在别人面前秀恩爱会死的快这个事儿,自然而然的低头优雅的吃了那块香芋玉米酥。

    安小米轻轻拽了拽他的胳膊,笑嘻嘻的低声说:“自己拿着叉子好好吃,不然,我就给你喊两个男服务生来伺候你。”

    陆弈城“……”乖乖自己吃东西鸟。

    其他几个人也不说话。安小米觉得把杨晓晨一个人晾着也不是个事儿,可是,真心不知道姚峰那家伙突然过来和她俩打招呼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此刻来看,他难道是冲着陆弈城来的,毕竟他们现在的身份都是商人,这个相互拉拢也纯属正常?!

    安小米看向杨晓晨,对着她忽闪了几下眼睫毛,但是到底不知道该说句什么才合适了?只是那么看着她。

    杨晓晨那人怎么说了,虽然说是算不上豪门大千金但人家也是从小锦衣玉食的给养大的名门闺秀,只不过那家伙把名门闺秀演绎成了不折不扣的女汉子。用她自己的话说那也是被万恶的爱情和疯狂的青春期给祸害的。

    杨晓晨这家伙倒显得是没有一点前夫、前妻相遇的尴尬,而是笑得一脸的如沐春风,看着安小米说:“我要走了,简直受不了你俩这样的腻歪了,走了。”

    杨晓晨说完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向侧首的季哲,略带娇慎的说:“季哲,走啦!难道你要被他俩给刺激吗?”说完还嘟着个嘴巴瞪着季哲。

    一直坐在他们侧首的季哲心里一句,草泥马,可是面上倒也没佛了杨晓晨的面子,只是看向陆弈城和安小米微微颔首,道:“那,我就不陪陆总和夫人了。”

    “不用了,把她照顾好就是了。”陆弈城说着便把安小米揽进臂弯里,看向季哲,道:“注意点。”这几个字听着貌似没什么,可是仔细琢磨起来那里面的信息量是非常的大滴!

    季哲对姚峰点了点头,转身的瞬间瞪了眼杨晓晨,“走了。”

    杨晓晨竟然看向姚峰,来了句,“前夫,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和陆总聊天了。”

    “咳~”姚峰算得上是稳重的男人了,被杨晓晨的一句前夫给弄得差点呛死。

    姚峰被呛得脸憋得有些微红,他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神色的确有点尴尬。

    安小米将一杯果汁推到姚峰的面前,说:“姚教官,您赶紧先喝口饮料。”

    陆弈城侧脸看向安小米,“教官?”

    姚峰端起饮料喝了几口,看向陆弈城说:“是啊!曾经是陆太太的教官,那时候都还是小孩子了,现在都为人妻了,时间过得可真是快。”扔东场号。

    安小米微微点头,“是,是挺快的。”

    陆弈城吃了一块点心,擦了擦嘴,饶有兴趣的点点头,道:“挺有意思的,那这么说杨晓晨也是姚教官的学员了?”

    姚峰点点头,面含淡笑,“是啊!”

    安小米微微蹙了下眉,看向陆弈城,说:“那,要不我先下楼休息,你和要姚教官先聊着。”

    陆弈城揉了揉安小米的发顶,看向姚峰,“那要不今天就到这,我先带小米下楼休息,我们来日方长。”说罢便拎着安小米一起站了起来。

    安小米以为他俩有生意上的事情要谈,可没想到她这么一说陆弈城却是这样接话的,便看了眼姚峰,微微点头,道:“那,我们就失陪了。”

    姚峰起身颔首,“好。”目送着姚峰拉着安小米跟杨一飞他们几人打万招呼进了电梯后,姚峰的目光才缓缓收回。

    与此同时杨晓晨和季哲进了电梯后就很快在下一层出了电梯。

    杨晓晨朝着楼梯走去,楼道的感应灯忽明忽暗,季哲的眉头邹了邹抬腿跟了上去,“你在搞什么鬼?”

    杨晓晨站在宴会厅的那层楼梯口,靠着冰冷的墙壁,居高临下的看着台阶下的季哲,说:“季先生对我又跟踪又审查的,不是对我感兴趣吗?”

    季哲一脚踩在台阶上一脚在台阶下,瞪着那个瞪着一双野性美的女人,“没看出来,杨小姐是个喜欢玩火的人。”

    杨晓晨一腿往墙上一瞪,单腿站地,笑得一脸妖娆,“是吗?季先生不打算试试?”

    陆弈城和安小米到了他们下榻的楼层时,安小米说:“你先回房间,我去看看杨晓晨。”

    陆弈城看着安小米挑了挑眉,“你确定她在房间?”

    安小米狠狠眨了下眼睛,尔后瞪了眼陆弈城,“难不成她会真的和季哲约会,不可能。”她才看不上季哲那种神神秘秘的怪人了,她上了如此腹黑又复杂的陆弈城之船那纯属意外好么!

    陆弈城对着隔壁杨晓晨的房间挑眉,“去试试。”

    门铃摁了好几遍都没见有人应答,安小米蹙着眉心,“这家伙搞什么~即使未来报复、刺激姚峰也不至于这么拼吧?!”

    在安小米愣神的一瞬间,人已经被陆弈城给拖回了房间。

    而此刻正在三十三层楼梯口的杨晓晨正和季哲对视着。

    季哲明知道,杨晓晨是拿他当箭靶子使了,可是处于中午在食客居的冒昧行为也就被她利用了一把,可是没想到这个死女人的幺蛾子很挺多的。

    “吱~”的一声,楼梯口的门被人推开,姚峰的身体刚一闪进来便将手里的烟叼到嘴上,“咔嚓”打火机的火苗使得他的手顿了下,微微蹙眉。

    此刻的杨晓晨在瞥见门口的那抹身影时就扑进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季哲怀里,现在的情况是杨晓晨的唇狠狠压在季哲的喉结处。

    她本来是要强吻他的,可是身高悬殊的问题,一下子上去就吻住了他的喉结,好悲惨的季哲要死了的节凑。

    姚峰眉心邹了邹,迈开两步一把将杨晓晨从季哲的怀里提出来,“跟你谈谈。”

    杨晓晨和姚峰在力气上那肯定是处于劣势的,不等她挣扎几下,还试图回头伸手等着季哲的援助了,可是她看见的是季哲唇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意拽了拽被她给人揉邹把了的衣服,嫌弃的弹了弹身上的灰尘,瞪了她一眼这才转身出了楼梯口的门。

    杨晓晨被姚峰给抓到一个天堂上,刮着夜晚呼呼的凉风,整个人被他压在冰冷墙壁上,一张薄薄的纸摔在她的脸上,“杨晓晨,给我一个解释。”

    借助于天坛的光线,杨晓晨便认出那张纸,手心紧了紧,看着姚峰,“你没有资格问我要解释,很简单,我不想做个单身母亲,就这么简单。”

    “你。”姚峰的手扬了起来,可是在半空中就那么缓缓落下了。

    杨晓晨捋了捋额前被风吹乱的头发,双臂抱前看着姚峰,说:“你也看到了,小米,我的好姐妹,你的心尖人,如今过的幸福无比,想必姚教官你也该放心了,所以,以后就不要这么模棱两可的以杨晓晨的前夫出现在你不该出现的地方,免得你在我心里那点仅存的好感都没有了……”

    姚峰紧紧蹙着眉心看着杨晓晨,“你……?”

    “呵呵~”杨晓晨一声凄凉的冷笑,“你以为我拼了命的飞蛾扑火追随你,就因为我傻得什么都不知道是吧?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和你离婚吗?”

    姚峰紧紧抿着唇不说话只是那么看着她。但是那种慌张的眼神在说他想知道。

    杨晓晨说,那年,姚峰退役后不辞而别去了法国,杨晓晨突然间就找不到他人了,连他家的具体地址都没有,便只身去了姚峰服役过的部队找他。那里的人都说他退役半年了,可是她也是知道他退役了但是退役后的姚峰换了所有的通讯号码她根本就找不到他人。

    当时姚峰先前的营长汪涵见她缠着那些兵蛋子不走,非要要到姚峰的具体地址。

    当时她被汪涵给抓到部队的招待所里关起来审讯,根本就没问几句话,杨晓晨就一口回答说,她是姚峰的女朋友,就这么简单。

    当时,汪涵就觉得奇怪盯着杨晓晨的脸看了看,“你确定你没胡说?说错了我可是要让你坐板房的。”

    杨晓晨瞪着汪涵,说:“大哥,你就这小气啊,赶紧的把姚峰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给我,我立马消失才懒得烦您了。”

    其实她得到姚峰在法国的联系方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因为汪涵见过姚峰身上一直贴上揣着的一个小女孩的照片,绝对不是杨晓晨,所以他迟迟不肯给她。更重要的是汪涵和姚峰联系过后,姚峰让她不要给杨晓晨他的联系方式的,他不想在骗她了。

    可是,后来那杨晓晨把汪涵骗出去说是请他吃饭喝酒,完了她就回家了,再也不烦他了。

    汪涵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结果他喝的酒里被杨晓晨做了手脚几下给醉的不省人事,杨晓晨从他的通讯录里拿走了姚峰的联系方式。

    杨晓晨说完,看着一脸紧绷的姚峰,说:“真正决定不再坚持的时候是你那天晚上喝醉了后抱着我痛苦的念叨着小米,我才恍然明白,那次去找你的时候,我说我是你女朋友汪涵看我就跟看怪物似的,我更加明白我们每次做那事儿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我始终没有找到原因,也就在那个你醉生梦死的晚上,我全都明白了。”

    说完,杨晓晨仰头看着淹没在黑夜里的那张俊彦,“姚峰,不是所有的坚持都可以换来公平的对待;而你也一样,死心好了,不是所有的等待都可以等到你爱的那个人,我们都爱错了。” =

    姚峰标准的八字步晃了晃,“可是孩子是无辜的~”

    杨晓晨转身,背对着姚峰说:“无辜也没有办法了,我不可能为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生孩子,但愿他(她)下次投胎的时候投个好人家。”

    看着她消失在天坛出口的背影,姚峰低沉的声线说:“晓晨,对不起,但愿我没有影响到你们的姐妹感情。”

    杨晓晨紧紧皱了下眉心,“你放心,不会的,伤了她就等于伤了我自己,也会伤了你。小米也真是够难为她的了,为了不让我伤心竟然瞒了我这么久。”

    -------

    “阿嚏~”刚刚从浴池里出来的,某小米打着喷嚏揉着?子,说:“哎?陆弈城,你说杨晓晨不会真的和季哲出去了吧?”

    某人正袒胸露背的靠着床帏吐着惬意的烟圈,瞪了眼安小米,“赶紧上床,感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