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54章当然是你陆老大给惯得

    显然她的反应和陆弈城所预料的所差无几,他薄削的唇瓣紧紧抿着,深眸微微垂敛,但是抱着她的手却没有任何动作上的变化。

    房间安静的落针可闻,陆弈城的下巴搁在安小米发顶。直到一滴滚烫的液体滴在陆弈城的手上,他才将那微微垂敛着的眸子阖了阖,大手府上她的脸颊,沉而无奈的声线,“小米~”

    安小米紧紧皱着眉心,不想哭,她本来就怕陆弈城的要死,在想着他如何处置她。可是又觉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非要招惹上他们俩,让她如此受尽羞辱,拿她当他们俩较量的砝码。一想到此,眼泪就不由得滴了下来。

    任他陆弈城曾经如何的威震一方杀伐果断,如今如何在京城、在整个商界的餐饮业独大,可是他在哄女人上是没有任何经验的。此刻,只能任由她自己哭。如果是任何一个女人,那么他的底线就是哭完了滚蛋,而对她的底线就是哭痛快了为止。

    可是安小米还没哭痛快了那该死的电话就跟急着上吊似的响了起来,闻听电话铃声,陆弈城明显感觉到怀里的女人打了个机灵,由此看来这个电话非常的重要了。

    陆弈城拿了包消毒毛巾一打开便是热乎乎的气体升腾,他将毛巾摊开晾了几秒钟在自己的脉搏处试了下温度,便附在她的脸上,低沉的声线。道:“电话要接吗?”

    安小米自己摁着毛巾,从他的怀里出来,一个趔趄差点背了过去,被陆弈城的长臂给捞了回来直接一个公主抱放到椅子上,抬腿去给她拿过,此刻的已经挂断,他的视线瞄过显示的是,“老妈”

    安小米接过陆弈城递过来的直接放在了餐桌上,继续双手捂着毛巾敷着脸。

    陆弈城坐在她旁边的凳子上,把餐盘挪到俩人的面前,“不回过去吗?”

    安小米擦了把脸,把毛巾叠了个小方块放到餐桌上,没敢看陆弈城,低声囊着鼻子,道:“先吃点东西了再回。”

    她现在的声音和状态敢给老妈方蓉蓉回电话肯定会把她吓着的,此刻的安小米就犹如一株风中被人抽空了的稻草。稍有一股风力袭来她都会倒下,只不过在陆弈城的面前得强撑着。

    陆弈城伸手摸了把她的额头,微微蹙眉,端起面前的一杯白开水,“先喝口温水再吃东西。”

    安小米接过他递上的水杯,“谢谢!”

    陆弈城揉了把她的头,“跟自己老公要这么客气吗,嗯?不乖。”

    早餐是陆弈城早早安排季哲从“稻花香西点村”送来的。上次俩人去稻花香的时候记得她只吃那个玉米酥和冰激凌,但今天冰激凌给她没要。倒是带了一种稻花香的经典鲍鱼汁糕点。

    糕点的样子做的非常的精美,是那种烤成金黄色的菱形状,外层裹了几颗糯米,里面的馅儿是鲍鱼汁和玉米粒、黄豆等等搅在一起的。

    陆弈城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拿了一个菱形的点心放到安小米的嘴边,“尝尝这个,是稻花香的经典产品,嗯?”

    闻着、看着都很有味觉,再说安小米现在饿得前心贴着后背了,她还着急吃点东西增加点体力和能量给老妈回个电话过去了。便抬手接住点心,“我自己拿着吃好了。”

    安小米直接咬了一口点心,嚼了几下,显然是脸上和眼睛里都流露着喜欢吃的神色,便连着吃了好几口,就是狼吞虎咽的那种吃。怎么看都没有个吃相。

    陆弈城?聚名流圈多年一来,见过的女子在饭桌上都是矜持、优雅、斯文。有时他都想不明白那些女孩子为什么吃个饭都要那么的注意自己的一颦一笑了?好像她们每个人的步骤都是成套训练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就是贵族圈女孩子们从小到大必修炼的一门课程,如何在上流公子哥和成功男士面前优雅、端庄,一颦一笑都要能够抓住你所看重的男子眼球。

    可这小家伙简直就没个吃相,在他离开江城之前,俩人吃过几次饭,但明显能感觉到也能够理解他给她压力了,所以她吃饭时总是放不开,但那次在稻花香第一次吃点心,小家伙吃着吃着明显就给忘记了自己身边的路人甲了,吃得冰激凌把嘴巴都给糊了。

    陆弈城看着她吃,突然薄唇掀了掀弯起了一抹弧度。

    安小米停止狂吃,“你不吃看着我干嘛?不饿吗?”

    陆弈城唇角的弧度更加大了点,端起面前的牛奶,将里面的习惯放到她的嘴边,“喝口牛奶再吃,慢慢吃,没人跟你抢,那是咱家的产业,想吃多少有多少。”

    听他这样说,安小米停了下手里捧的点心,抬眸看了他一眼,垂下眸子继续吃,可是这一看再吃就不是那么狼吞虎咽了,而是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难道他就没打算放过她?她说的放过她,他就根本不接她的话,那她这不是得提心吊胆的每天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吗?

    本来好好的点心此刻越吃越无味了,干脆把那一杯牛奶端着一口气喝完。方蓉蓉的好巧不巧的就再次打了进来。

    安小米抓起电话走到阳台,“喂,妈!”声音是她调整了好几次情绪,试了几次嗓音,确保无误才摁的接听键。

    电话那头的方蓉蓉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就提高了几分贝的音量,“哎呦~你个死丫头怎么不接电话了,从昨晚打到现在了,你可吓死你爸爸和妈妈我了……”

    安小米赶紧安慰方蓉蓉,“妈~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这几天忙加班了,昨晚……加班电话没电了回家里就没有管睡着了。”说到此,安小米就立马反问方蓉蓉,“妈,家里没事吧?你和爸爸都好吗?”

    她得确认下因为她惹上了陆弈城而没有殃及到家里的事实。

    方蓉蓉笑呵呵道:“我和你爸爸在家里有吃有喝的能有什么事情了,倒是你和你弟弟比要我们操多少心了,最近工作有那么忙吗?总是打不通你的电话,刚还和你爸爸在说了,如果这下再打不通就让小军请个假去你房间和公司看看怎么回事了。昨晚一晚上都在梦见你,都是些乱七八糟不好的梦境,我这眼皮子一大早就跳个不停……”

    方蓉蓉是开启唠叨模式没完没了的那种,典型的中国好母亲。

    “呵呵~”安小米笑了声,“哎呀妈……您怎么还迷信梦境啊?梦境那都是反得啦~您没听见您生的美女正在活蹦乱跳嘛~我啊正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呢!您啊和老爸没事了就多多出去过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啦!我很好哦!”

    听得某人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这死丫头估计又忘记了他这个路人甲了吧!

    最后只听见安小米说:“知道啦~这几天忙完了我就休个长假回来好好陪您和老爸好不好啊……”

    方蓉蓉又在电话那头旁敲侧击,道:“好,我们可盼着你回来常住几天了,还有,小米,你可不小了都二十五岁了院子里和你一茬儿的女孩子都当妈了,你和那个穆什么来着,行了就结婚,不行了早早算了,都别耽误了彼此,回咱们江岸县城找个工作安稳下来。让七大姑八大婶介绍相相亲,都知根知底的,结婚生孩子好好过日子吧!别在外面奔波了,女孩子再过了二十五岁可就不好找了……”

    每次接到方蓉蓉的电话就是这几句听得安小米都背过了,每次接电话前她都要告诉自己听完重点,只要父母身体好,那就赶紧找个借口挂电话,不然老妈的唠叨模式没完没了。

    她往餐桌的方向瞥了眼,那人好像倒是在认真吃饭,但是房间是大开间好吧!就是躲在哪里接电话,他都可以或多或少接收到点的信息量的。

    安小米只好对着电话说:“知道了妈,那,我着急上班了,头儿正看着了,这就先挂了回头打给你和爸爸,拜拜!”

    收完线后,安小米没再去餐厅,一直靠着阳台的护栏看着外面的风景发呆。扔找布才。

    直到身后一声,“再过去吃点,吃那么点怎么行。”

    安小米闻声一回头便和陆弈城的眸子撞在了一起,她移开目光,“吃饱了,你自己不再吃点吗?”

    陆弈城的长臂搭在护栏上,将她圈在臂弯于护栏之间,“陪我再吃点,嗯?”

    距离太近,鼻端全是他的味道,安小米咽了口口水,轻轻咬了下唇瓣便就这么轻轻一咬都能感觉到好疼,微微蹙眉,“那,吃完饭了,我们谈谈好吗?”带着祈求的那种语调,但也保持着尽量不去迁怒于他的小心翼翼。

    陆弈城在心里低叹,果然如人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个女人让你舍不掉又拿不住。

    可是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能怪她吗?一波一波的事情都在人为与巧合中发生了,他倒是不担心她知道他的过去或者现在包括他的身世,可是他担心的是她真的就那么固执的离开他。看似这个结婚证是按照他的意愿拿到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是,她完全对他是排斥的、是小心翼翼的,根本就没有其她女人那样恨不得黏在他身上,而是想着怎么能离他远点就远点。

    陆弈城拉着她的手,往餐厅走,“先陪我吃饭。”

    陆弈城瞥了眼餐桌上的主食,看向安小米,“吃牛排还是咖喱饭?”因为全是稻花香的餐点都是带点西点的那种。

    那口气和表情,还有那带着一股戾气的眼神就是在告诉她不管谈什么都得必须再吃点东西才可以。

    安小米认命的说:“我就在吃一个刚才那个点心好了。”

    陆弈城的表情这才好了点,“不行,点心不能当做主食吃,选一个主食。”说着,他挑了挑眉角,“昨晚光流的汗液就是顿顿变着花样补都得补一段时间了。”

    安小米脸蹭蹭烫了起来,偷偷瞪了眼某人,自己随便抓了个餐盒打开,买噶的,这是天要亡她的节奏么?竟然是一盒子肉丝炒饭,好吧低头忍着大口扒了起来。

    某人这才唇角掀了掀低头优雅的吃了起来。

    安小米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瞄了他一眼,陆弈城正在认真低头拿着刀叉切牛排,那优雅的动作和神情,再一联想这厮在公司的范儿,怎么看都不像个黑、道枭雄,反而倒像是个的很有素质的儒商?!

    陆弈城用刀叉叉了块牛肉放到安小米的最跟前,“张嘴。”

    安小米往后缩了下脖子,捂住嘴,“我不吃那半生不熟的东西。”

    陆弈城微微蹙眉,“全熟的,张嘴。”

    安小米被强行吃了几口牛肉,见她实在吃不下了,陆弈城这才放过她,端起一杯水,在床头柜里拿了盒药去了两片递给安小米,“把这两粒药吃了。”

    安小米突然心里咯噔了下,她怎么只顾着冥思苦想昨晚的事情了,忘记吃紧急事后药了,这万一要是……

    见她一脸慌张,陆弈城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了个吻,“张嘴,消炎药。”

    “啊?”安小米这才反应了过来,吱吱呜呜,“这是哪里?我得去买那个避、孕、药。”话都说出口了她才觉得某人的眸光快要把她给杀了,赶紧接过他手里的药一口吞下,神情比刚刚醒来面对他时更加慌张。

    陆弈城直接拉着她,“到外面走走,你不是要和我谈的吗?”

    安小米吞了口口水,“我。先去买药……”牙?抖了起来,她打死都不要和如此可怕的男人有孩子,有了孩子就有了牵绊,就会和他纠缠个没完没了。

    陆弈城如果要说忍耐的话,这个女人已经让他的底线一再的坍塌,塌陷的都没了底线,他豁的一个大转身,卡主她的下巴,使她的脸仰起看着他怒气冲天的眼神,一字一句,道:“安小米,给老子听好了,想扼杀我的种,做梦吧你。”

    安小米狠狠咽了口唾沫,挣扎着挣脱他的钳制,“不是的,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告诉我,你真的是穆靖宇的大哥吗?”

    陆弈城唇角掀了掀,又一次卡主她的下巴,“是,又怎么样?难道你和他做过?”

    安小米使劲的摇头,吞着口水,“没,没有……”

    陆弈城唇角勾了抹弧度,眼角是上扬着的,卡着她下巴的手改为在她的脸颊上来回摩挲,“既然没和他做过,你怕什么,嗯?”

    安小米眼里是心虚的、是恐慌的,在等候着他的下一个问题,可是等到是,陆弈城将她拉进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这次吻得是那么的认真小心,不再啃咬她,沉沉的声线,道:“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发生昨晚的事情了,乖乖听话别惹我生气好不,老婆。”

    安小米就那么傻愣愣的仰着头被他来回肆意的的吻着竟然忘记了躲闪,直到他带着一丝痞痞的坏笑,说:“好了,带你出去走走,那里疼吗?买的有涂抹的药,疼的话我帮你涂上…......”说着,他的手已经摁在了她的小腹处开始下滑……

    安小米这才从他的话里回过神,一把拍掉他正在作乱的手,“啊!你个臭流氓,滚啦……”这是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后,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如此惊慌失措并且大骂他流氓。

    “哈哈~”陆弈城竟然大笑?!

    安小米甩开他的手脸红耳赤转身就往出走,某人双手插在裤兜里跟在她的身后,说“走慢点,我咨询过医生了,那里暂时不适宜剧烈运动。”

    安小米邹眉倏地转手将手里的直接朝着陆弈城的脸砸了过去,“不说会死啊你?”

    陆弈城接住她的,揉了把她的秀发,“脾气怎么这么大,嗯?谁给惯得这毛病?”

    两人就这么貌似带着暴力性的打情骂俏出了门,就有人接话了,“当然是你陆老大惯得了.”

    闻声,在偌大的类似于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名男子,再看到陆弈城和安小米时都起身,面带暖昧的奇怪诡笑。

    陆弈城瞪了那两人一眼,“来了怎么不让人吱个声?”

    唐盛铭瞄了眼陆弈城臂弯里护着的女人,痞痞道:“这不担心打扰你办正事嘛!” [~]  更新快

    安小米脸直接刷的红了个透,丫的真是什么人交往什么样的朋友,这怎么一张嘴都是往那个事儿上撤了,真是醉了。

    不是人家要往那个事儿上扯而是她昨晚的状况她本人完全不知道状况好吧!

    陆弈城揉了把安小米的头,“小米,介绍两位朋友认识下,唐盛铭,想必你听过的,唐氏的老板。”尔后指着另一位严肃中带着点痞气的男子,“汪涵,刚刚从京城赶来的。都是自己兄弟,快叫唐哥和涵哥。”

    安小米心里一百个对这两人不感冒,可是羞愤归羞愤还是对着两位微微颔首,“唐哥、涵哥,好!”

    唐盛铭对着安小米点点头,“嗯,弟妹果然是与众不同嘛!竟然倾到了我们的陆老大,啊!坐吧!”

    汪涵更加劲爆,对着安小米微微颔首,看向陆弈城,“弟妹几岁了?”

    “噗~”安小米这货没忍住直接给喷了好吧!就差给汪大少帅喷一脸的唾沫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