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53章还好不是太晚

    安小米的电话被穆靖宇直接给关机随手扔到了车子的后座。

    安小米试图几次想去捡可是她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虚汗冒的越来越厉害,内心一种曾经和六年前那次一样的虚脱和空虚感,只想有一池冰凉的水将自己泡在里面。

    此刻车子停在米兰山庄的半山腰上,穆靖宇心里清楚。以陆弈城的能力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米兰山庄的。

    他薄唇勾了勾,发动引擎车子缓缓朝着三环外开去。

    安小米死死咬着唇角,心里是想着要阻止他开车,可是嘴里发出的却是乱七八糟的声音,双手不听使唤的撕扯着身上的工服,她只想打开窗户跳出去,否则会死在车厢里的。

    穆靖宇极力忍着身体的冲动,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摁着她的手。

    直到安小米死死抱着穆靖宇的手,摁在自己身上,仰靠着靠背,脸上大滴的汗珠子往下滴着,那双本就春水般清澈的眸子更加的魅惑、如丝,声音娇媚无比。“帮我、救我……陆弈城,救我~”

    “吱~”安小米的一声陆弈城,使得穆靖宇的车子来了个急刹车,停在了路中间,他侧眸一脸的阴沉和颓废,看着她已经把工装的上衣扣子全部撕扯开来,春光乍显……

    穆靖宇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放下座位,欺身而下。车内没有开灯,在忽明忽暗的月光和霓虹下,她此刻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这样的她使他梦寐以求了多年,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如此狭小的车厢里,和她一定得在最温馨浪漫的婚房里,可是眼下的情形是必须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才成。

    穆靖宇喉咙上下滚动俯身而下,攫住她粉嫩欲滴的唇瓣就使他浑身血液膨胀,只想就这么吻住她不放。

    身下的人一阵嘤、咛狂抓,嘴里不住的喊着陆弈城的名字,“陆弈城,救我~”

    本来还不想委屈了她,可是一听到她喊陆弈城三个字他就兽性大发,只想把她在这狭小的车子里给办了,一秒钟都不要等。

    安小米仅存的一点理智想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可是她的大脑混沌的什么都看不清楚。面前全是迷离的晃动,狠狠地推了下那只游走在自己身上的手,“噗通”一声,穆靖宇被她推了下去。

    可她自己还在继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嘴里不住的喊着陆弈城的名字……

    穆靖宇狠狠踹了一脚车厢,她才和他几天就在如此混沌的意识下竟然喊着他的名字,为什么不是他?不是穆靖宇?

    穆靖宇眼圈一红,抽下自己的领带,额角青筋突突直跳。直接把她那双不安分的手给绑在了车子的扶手上,他捧起她的下巴,喉咙滚动,“小米,别怪我,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我只能做个小人了,哪怕明天江城的天tm的塌了我都不管,我只要你,再也不要你离开我。”

    由于车厢狭窄,安小米又是处于那种半迷离,半有一丝意识强撑着的状态下,手臂被束缚住后,她就不住的在座位上自己磨蹭。哼、唧……

    穆靖宇直接眉头一邹,“嘶啦”一声把她的工装衬衣给撕扯成了两半,那晶莹粉嫩的肌肤使他只想直接进入主题。

    “嘶、嘶、嘶”穆靖宇的一阵震动,震得整个车厢都在动了,现在的穆靖宇哪里来的心情接电话,直到那该死的震动声停止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拍打车门声。

    “该死。”穆靖宇咬牙切?,将车窗开了条细缝,瞪着外面的人,“什么事。”

    慕辰吞着口水,“穆少,这里不宜久留,我收到消息陆弈城把全城都戒严了,过不了几分钟他的人会把这里围了的。”这是主干道啊!他的车子还在路中间。

    穆靖宇一拳砸在了车窗上,除了手痛,豪车的玻璃完好无损。

    他双眼紧紧眯着,看着安小米在那里自我挣扎着,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唇,对外面的慕辰说:“你来开车,停在三环外我们刚征下的那块地里,通知他们三百米之内除了陆弈城的人放行,其他的一直鸟都不要飞进来。”

    慕辰上车的同时,穆靖宇啪的一声把隔挡板放下。

    与此同时,已经在全城搜索的便衣和陆弈城的人都同时给陆弈城和孙处汇报在米兰山庄附近发现了穆靖宇的车子。

    孙处给他的人命令,“给我围了,车子和人都扣了。无法无天了。”

    陆弈城一个阻止的手势,“慢,跟着。想办法和他取得对话。”

    三环外,还是一片荒芜的被圈起的待开发荒地里,十几辆车子被穆靖宇的人拦在了围墙外面。

    孙处亲自出面和穆靖宇对话,“穆总,都是一方人物,这种下作的手段就免了,到明面上说话。”

    此刻穆靖宇捂着安小米的嘴,说:“孙处,让陆弈城的人进来,这是家事,孙兄最好不要插手的好,古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您还是带着弟兄们请回吧!”

    陆弈城夺过孙处的电话,“靖宇,你想怎么样?开个条件,放了她。”

    此次惊动的人不少,堵在外面的车子其中就有唐盛铭和顾子越的车子,被吓傻了的杨晓晨和谭文静坐在车子里嘴巴一直在发抖。

    谭文静被冷傲训了一路此刻都快哭晕过去的节奏。

    听到陆弈城第一次叫他“靖宇”穆靖宇疯了般“哈哈”大笑,道:“陆弈城,你也有这样对我说话的时候,啊?”

    陆弈城已经卸下了曾经在欧洲称霸的匪气,“说你的条件,只要保证她的安全,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此话一出,孙处和唐盛铭、顾子越等人不可思议的面面相觑,都不敢想象那边的女子是什么样倾国倾城的美女了,要他曾经威震欧洲的猎鹰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所有人看着腕表,看着一脸隐忍的陆弈城,屏住呼吸静候着穆靖宇的条件,可是那边一片死寂。

    陆弈城喉咙动了动,对着电话,温润的声线,“靖宇。”

    没有任何反应,孙处直接夺过电话,“穆少,再不说话,我的人把车子拆了。”

    “哈哈”穆靖宇又是一声大笑,“陆弈城,你有种就拆车子,两种结果,你可想好了,第一,你和所有人将会看到她……”

    “说你的条件。”陆弈城抢先说道。

    此刻的安小米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整个人被绑着,她只有靠着自己在座位上的挣扎来缓解那份折磨她的欲、火焚身的感觉,身上几乎是赤果着了,汗水使她的发丝贴着粉嫩的脖颈和脸颊,那种如魅如妖的她使穆靖宇根本就不敢再多看她一眼,而他虽然讲着电话可是人已经快崩溃掉了。

    穆靖宇看着嘴唇被自己咬得流血的安小米,眼睛一阖,“陆弈城,你只要当着你的人和孙处的人给我跪下,磕三个头,人你带走。”

    “好。”陆弈城的一个好字一出口,所有人都微微阖了下眼。

    谭文静和杨晓晨直接捂着嘴巴哭死……

    相隔不远的两辆车门同时打开,陆弈城和穆靖宇同时下车。

    穆靖宇那边以慕辰为首的人也不少;而陆弈城这边除了他自己的人便是孙处的便衣。

    空旷的荒野里格外的寂静,陆弈城对身边不住擦汗的季哲说:“让他们几个不要轻举妄动。”

    季哲吞着口水,“是。”

    陆弈城朝着两边的人墙走进,月光拉的他的影子很长,夜风吹着他的风衣飞起的瞬间有种电影里侠客独身剑斩天下的英雄画面,空洞飘渺的声音犹如遥远的天籁,响起,“靖宇,说吧!怎么个跪?”

    穆靖宇微微蹙眉,指着他,“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就地跪下,对着我磕三个头。”

    陆弈城,“好。不过你作为穆家的子孙希望你说出的话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穆靖宇挺了挺背脊,“当然,开始吧!”

    季哲和几个一直在暗地里追寻安小米的人,异口同声,“大哥……不要……”

    陆弈城缓缓别了下头,“都闭嘴。”

    月冷星高看不清地面上是什么,只是脚踩着能感觉到全是荒芜了一段时间的荆棘丛生和垃圾、石子混凝土……

    “噗通”一声,只见陆弈城双膝一并直挺挺跪在了穆靖宇的面前。

    所有人禁止了呼吸,空间、时间停滞不前的漫长和诡异。

    没有人说话,只见陆弈城对着穆靖宇认真的磕了三个头,仰头看着他,“放人。”

    穆靖宇喉咙滚动了下,“起来,把你的风衣脱下来。”

    陆弈城从地上弹了起来,一把脱掉自己的风衣,“开车门。”

    穆靖宇深呼吸,对慕辰吩咐道:“让他们都滚远点。”

    迈巴赫的车门拉开一条缝,陆弈城看见里面的人时便听见了安小米的靡、靡之音,他血液飙升,在跨进车子的同时一脚将穆靖宇提踢倒在了车子下面。

    风衣盖住她的时候才看见她的双手被绑在扶手上,领带被陆弈城一把揪断成了两节,掏出一个雪白色是手绢塞进她的嘴里抱着她走下了车子,居高临下又是一脚,将刚被慕辰扶起来的穆靖宇踩在脚下,“季哲,开车门、连颢把他给我绑了。”

    “是、是……”

    此刻,原本寂静的荒地里乱成了一锅粥,而速度的季哲已经发动了引擎车子离弦之箭似的离开。

    孙处对自己的收下一个手势,“我们的人,撤。”

    陆弈城抱着安小米,紧紧抿着薄唇,那双鹰隼的眸子看着她在他的怀里磨蹭。嘴巴被堵着,手脚都被他给握着,她只有痛苦挣扎的份儿,脸上的香汗顺着脖颈流了下来,不用想都溜进了那一览无余的沟壑里,此刻的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她和穆靖宇撕扯成两片,半遮半露……

    陆弈城踢着前面的座位,“再快。”

    季哲吞着唾沫额头直冒虚汗,“再快不了了。”他已经到最大马力了,好歹明天也得去交警大队给报个道了好吧!

    “十分钟内把车子给我停到楼下。”陆弈城吼着季哲。

    季哲大着胆子,“老大,我,给你停在枫林绿园吧!离那里最近。”

    陆弈城没说话,那就是同意了?季哲就这么凭着直觉把车子开进了枫林绿园的最后面一个院子门口。

    保安上前一看车牌,挥手,拱形门打开,兰博基尼嗖的窜了进去。

    几个服务生被经理扣起来小跑着进了院子,季哲一个手势,道:“不用,关门走人。”

    服务员和经理们都心领神会,“好、好、好。”

    翌日一早,安小米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她先是微微动了下眼皮子,再缓缓睁开眼睛,正午的阳光照进白纱的窗帘,暖暖的,她微微蹙眉,不对,她的房间是绿色的.

    倏地坐了起来,身上的白色被子滑落了下去,自己竟然赤、身、果、体,未着寸缕,连着咽了好几口唾沫,再次一动,浑身跟爬了几座大山似的酸痛,胸前大片暖昧吻痕。

    再次环视房间,像酒店但又觉得不像,这时候一声“哗啦啦”的水流声从另一扇门里传来。难道是有人在洗澡?

    完了,不对不对,昨天她和穆靖宇在米兰山庄的别墅门口,难道这是穆靖宇米兰山庄的房间?

    厚重的窗帘已经掀开了一半,外面风吹动着白色纱帘缓缓飘动着,她看见外面的窗下是一排排红枫和青枫的叶子、枝条在来回摆动,还有唧唧喳喳的鸟鸣声,不像是米兰山庄的环境?那里在未竣工前她去过的。

    当时,她和穆靖宇都戴着安全帽,穆靖宇拉着她的手站在未成形的塔顶,说:“这里的绿化就以各种米兰为背景,怎么样?”

    安小米点头,“好啊!估计那些业主都会私下说这老板太没品味了,到处都是米兰……”

    安小米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双手抓着头发在想,不,在赌,昨晚的人不是穆靖宇,绝对不是,可是,她能记得就是穆靖宇和她去了米兰山庄的……连着吞了几口唾沫,紧紧闭着眼睛,只想就这么突然死去好了,她宁可就这么死了都不要被陆弈城给处死。

    如果穆靖宇说的那个猎鹰真的是他,那么她这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是婚内出轨,以传说中猎鹰的手段,她得死个一百回了。

    可是就这么死了,养了她这么多年的父母不哭死了吗?

    安小米微微动了动身子,身体的某个部位隐隐疼痛,昨晚那个人在她身上好像折腾了好久,这种疼痛感和很久之前的感觉是一样的。

    “哎……”她在心里低叹了一声,不管昨晚的人是谁,此地都不宜久留,可是地上的衣服能穿吗?此刻想偷偷溜走都难了。

    “哐。”的一声,那间有动静的房门被打开,安小米的神智收回,紧紧闭上眼睛缩进被窝一动不动的装死。

    男人围着松松垮垮的浴巾擦着头发,麦色的健硕身躯上滴着水珠,在正午的光芒映衬的房间里泛着迷人的光泽,每一寸的肌肤线条都是那么的明朗清晰,强悍紧绷,刚劲有力。

    隔着被子,他的声线低沉,传入她的耳膜,“起来,吃饭。”扔反丰号。

    安小米整个人埋在被子里面不敢动一下,怎么会是他的声音?只露着瀑布般的长发铺在枕头上,闷闷的,“哦。”了一声后良久都不见她有起床的动静。

    男人面窗而立缓缓潋下一双深沉的墨眸,点了一支香烟夹在修长的手指间,眉心紧皱,微微眯了眯眼,缓缓仰头,吐出烟圈,喉咙滚动,一副完事后的慵懒。

    昨晚带着某种惩罚性的气氛狠狠的折磨她的身体,直到他释放、舒服了,爽了,可是,此刻,他并不开心。再次吐口烟圈,完事后的男人发出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性感、魅惑人心,瞥了眼床上鼓起的包,“安-小-米……再不起来,我就帮你了。”

    安小米微微动了动身体,蒙着被子,“我,我没衣服……”

    陆弈城的薄唇突然间勾了抹笑意,将手里的烟蒂恩灭到烟灰缸里,拎起单人沙发上的一个手袋走进床头,“唰”的揭开被子,臭着脸,“自己去洗个澡,昨晚就简单处理了下,不觉得难受吗?猪脑子。”

    此刻的安小米就那么被某人给晾着,真是太暴力了,安小米缩着自己脸埋进床里,伸手拽被子,可是被子被陆弈城直接全部卷走,低头在她的耳边带着戏谑的口气,“动不了是吧?求我,我就抱你去洗澡,嗯?”

    求你妹,现在宁可被他给杀了都比这样参观强一百倍好不!

    她白皙的脖颈、胸口浑身都是他留下的痕迹,有爱、有惩罚,有刻入骨髓的思念成灾!

    陆弈城的喉咙动了动,弯腰将她抱了起来一脚踢开浴室的门几乎是给扔进了热气腾腾的浴池里,低头在她红肿的唇瓣上咬了几下,“眼睛睁开。”

    安小米紧紧闭着眼睛,歪过头,“你,出去,先。”

    陆弈城低头在她的胸前狠狠咬了一口,这一口真的是咬下去了。

    “嘶~疼~”安小米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眼睛就给睁开了。

    陆弈城抬眸那双深黑如墨的眸子竟然在笑?!

    安小米傻了似的看着他,难道他?他不在乎那个?怎么还笑?

    陆弈城看着她傻愣愣的看着他,抬手在她的胸前试着弹性捏了把,“一会儿吃饱了在收拾你。”

    啊?还要收拾啊?那她要不要就这么呆里面不出去。

    昨晚的情况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安小米干脆靠着浴池躺着,享受着自动按摩,享受一会儿是一会儿吧!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候着她的是什么样的酷刑呢?

    直到浴室的门被陆弈城一脚踢开进来拍了拍安小米的脸,“好了没?”

    安小米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倒影,“嗯,马上就好了。”

    陆弈城看了看腕表,“五分钟,不出来,就拉出去喂狗。”

    安小米听了如此残暴的话,浑身打了个冷战,被陆弈城看在了眼里,他垂了下眸子,低头在她的发定落了个吻,轻轻揉了揉她的脸蛋,“吓唬你的,小米这么乖,我怎么舍得,赶紧穿上衣服出来吃饭,昨晚那么卖力,都快饿死了。”

    安小米脸红到了脖子根,整个身体都红透了,如此露骨的话不说会死吗?

    五分钟内,安小米裹着浴巾出来时,房间已经被打扫干净了,那撕碎了的衣服也不见了,陆弈城已经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袖子挽在胳臂上,坐在落地阳台上抽烟,看报纸,面前的笔记本开着放着低低柔柔的音乐。

    见安小米出来,他转过脸看了她一眼,指了指单人沙发,“衣服在那里。”

    这房间是个大开间,卧室、阳台、厨房、洗浴室都在一起,安小米抱着袋子往浴室去。

    陆弈城看着报纸,“就在这里换,毛病还挺多。”

    安小米瞪了他一眼,直接钻进了浴室。

    袋子里是一条柠檬黄的长裙上面的碎花的图案和她自己的一条裙子一样,但这条明显是新的标签还在呢!还有一件白色的针织长袖开衫,一条同色系的真丝围巾,黑色的薄袜子都有。

    她昨晚在穆靖宇的车子里折腾的鞋子早都不见了,里面还有一双浅口的休闲布鞋,样子特别的别致,及腰的长发被她披了下来,可以遮盖下勃颈处的那些某人的印痕,一免围巾走光。本就干净的肌肤上貌似多了层红晕,看着粉嫩可人,使过来人一看那就是被爱滋润过的幸福女人的标志。

    某女前后左右照了照,这才略微满意的对着镜子点头,走出了洗浴间。 360搜索  闪婚惊爱 更新快

    陆弈城已经在开放式餐厅的小餐桌旁边坐着,他抬头瞥见她,眼眸亮了亮,伸手,深沉的声线,道:“过来。”拍着他的大腿,示意她坐在他腿上。

    安小米踩着蚂蚁步子,在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陆弈城瞪了她一眼,长臂一伸直接把她拉进怀里,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吻,“把头发扎起来。”

    安小米嘟着嘴,低声道:“不扎,我就喜欢这样子。”

    “呵呵~”陆弈城竟然面对她的忤逆笑了?!

    尔后,他五指分开梳理了下她的秀发后将所有的发丝拨在颈后,拌过她的脸低头看着她垂敛着的眼眸,沉沉的声线,道:“我昨晚回来晚了,还好没有太晚。”

    安小米蓦地抬起眸子,和他似笑非笑的瞳孔相撞,咽了口唾沫,眼圈一红,别过头,“陆弈城,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