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51章想他了吧?!加更

    陆弈城感觉到怀里的人一直紧绷着,他喉咙动了动,揽着她的大手使了点力道,“放松,只是盖着被子纯睡觉,仅此而已~”

    安小米不是矫情他会做点什么,而是,她忐忑的太多了。

    如此阴晴不定,交往只停留在表面的这么一个男人,从谭文静的口气和态度来看,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即使他为了她做了那么令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都匪夷所思的事情,可她还是有顾虑的。

    万一,他发现她不是第一次,会不会觉得她是个没有节操的浪、女而干脆来个先奸后杀?又或者当场暴打一顿扫地出门?然后,她将又一次失业,而这次就从一名失恋女子成功升级为失婚妇女?!

    安小米越想身体绷得越紧,伸手、手心都沁出了一层汗渍。

    陆弈城感觉到怀里人的不对劲,倏地起身拌过她的脸,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拍打了几下,“你怎么了?”

    安小米咽了口唾沫,“没,就是~热,太热了。”

    陆弈城看了她良久,“啪嗒”一声关了房间所有灯,翻身背对着她躺下,闷闷的声线,道:“放松乖乖睡觉,不然我就让你累到虚脱。”

    见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安小米对着他的后背说:“陆弈城,谢谢你,不然,我可能不会这么舒坦的躺在这里了。”

    陆弈城这才心情好了点,缓缓转过身在她的额头落了个吻,“看来你还不是那么没心没肺。”说着将她再次揽进怀里,沉闷的声线,道:“我明天晚上的飞机离开江城,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你不用担心,好好在家里养着,暂时就不要去公司上班了。

    安小米在他的怀里不自在的动了动,“那怎么行了,我才是试用期,就一点点皮外伤而已,没事的。”

    陆弈城的胳膊紧了紧,“听话,我说有事就有事,好彻底了再去,公司里有赵洋顶着没人造次。”

    安小米来了个大胆的试探,“那,老板出差多久啊?我是带薪休假吗?”

    陆弈城在她的小蛮腰上狠狠捏了把,“老板的行程都敢探究?”说着低头在她的胸前恶作剧的啃咬了几下,带着隐忍的闷笑声,“十几天,等我回来后……可不可以,嗯?”说着,他身体的异物已经顶在了她的腹部,“嗯?老婆!”

    安小米浑身像是被电击了下似的一紧绷,“你,你……回来再说~”

    陆弈城对这个承诺表示不满意,气狠狠地在她的勃颈处咬了几下,闷声道:“老板娘对老板态度不好,休假照扣工资。”

    安小米在黑暗里对着某位幼稚的老板撇嘴,好幼稚!

    -------------

    这天是陆弈城离开江城的第二十天了。

    下午,阳光甚好,安小米下班后赶到和杨晓晨她们约好的绿野西餐厅。

    依窗而坐,杨晓晨说:“我看了小米写的那个详细的企划书了,但是目前粗略预算资金差好远。”说着,两人都看向安小米,“阔太,你滴金卡拿来,股份占最大,行么?陆太。”

    安小米大大的笑脸从包里掏出一张绿色的卡片豪气冲天的拍在餐桌上,“喏,金卡木有,绿卡倒是有,里面有两万零二百五十块钱……”

    杨晓晨对着她竖了个小拇指,“滚远点。”

    说笑间,谭文静说:“行了别逗她玩儿了,这事儿急不来,慢慢来吧!现在大环境不好,投资需要谨慎。现在就江城的大企业、上市公司都天天有倒闭的更何况你这小打小闹呢!”

    安小米点头,“也是,哎?文静,你们唐氏有什么动静吗?食天下的财务部这几天天天加班,听说税务局和纪检委在大力清查这些企业,好像也包括你们吧!”

    谭文静点头,“当然,树大招风,不过咱们不是吃财务这碗饭的,所以内情不明。”

    安小米挠挠头,墨迹道:“文静,你家傲哥有没有说起陆弈城去哪里?”

    那人就跟凭空消失了似的,有时她都以为浑浑噩噩的那些日子是一场梦境了,可是一进食天下的办公室,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存在着。

    谭文静摇头,“我替你试探过冷傲了,你也知道他只是唐总的一个跟班而已,至于他对陆弈城的了解也只是个表面和大体,像出差这种你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说着,谭文静瞥了眼安小米,“你呀!就是嘴硬,想他了吧?”

    安小米瞪着她,“怎么可能了,我就是觉得奇怪而已。”

    谭文静撇嘴,“你不会问问他的席秘书啊?笨。”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安小米,“那个赵秘书根本就不知道我和陆弈城闪婚的事情,我去向她打听老板的行踪,找虐。”

    谭文静点点头,“算了,那人神秘的很,说不定一顿饭结束了就在你家楼下等你了。”

    谭文静貌似想起了什么,说:“哦,对了,今天我在招标会上见到夏云儿的后娘了,聊了几句。云儿,把孩子做掉了,穆靖宇在警局就呆了十几个小时,早都秘密回京了,听说这几天已经回江城上任了,照样是穆氏的少东家。”

    正说话的谭文静被杨晓晨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她倏地抬起头瞪了眼杨晓晨,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整个人都不好了。

    此刻,穆靖宇已经风度翩翩的朝着她们三人走来,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笑容,“杨小姐、谭总监。”

    安小米闻声仰起头,便对上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俊颜。

    穆靖宇不请自坐,看着杨晓晨和谭文静,少有的温和态度,道:“我和小米说几句话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