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44章你没觉得他俩是一对吗?笨蛋

    夏云儿已经脸色完全不好了,虚弱的靠着穆靖宇,貌似真的要死了的样子,还扶着额头。

    穆靖宇垂眸看着身上靠着的人,双手垂在两侧淡而沉闷的声线,“怎么了?”

    夏云儿,摆了下手,“没事了,估计是太累了。”

    丫的听说怀孕都三个月了,还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子能舒服吗?

    那身后的伴娘倒是选的不错,赶紧上前扶着夏云儿,对穆靖宇说:“穆先生,夏小姐估计是站太久了,刚好到了换礼服的时间了,我带她去休息间换礼服、补妆了。”

    穆靖宇点头,“嗯,去吧!”

    夏云儿看向杨晓晨和安小米,一如既往的可怜兮兮模样儿,“小米、晓晨,你俩陪我换礼服好不好?”说着还拽着杨晓晨的手腕撒娇般摇了摇,这是之前她们相处时的方式。

    杨晓晨拉了把安小米,道:“去吧!”

    安小米也没想多只是急着离开身处的奢华之地,总是担心在一个不经意间和陆弈城来个面对面碰撞,那样的话该怎么办?她可是不想两人的关系公诸于众的,至少现在目前绝对不行,她好不容易才找了个饭碗。至于陆弈城怎么想的她完全不知道情况的。

    安小米点点头,“好。”

    皇家盛典三号宴会厅是皇家盛典里面所有多功能宴会大厅最高端的一间。整个看起来给人的立体感觉是室外的那种花园式餐厅,实则是室内。

    除了进门的入口处,几面是全景观的落地玻璃和各种假山、泉水叮咚之声,绿色的草皮踩上去感觉像是真的踩在了草地上。大红的地毯从门口铺到了看上去有点悬空的舞台,舞台下面全是碧莲荷塘,听说此地一场婚宴下来几十万甚至有的明星名流包场一天几百万。

    在伴娘和工作人员及其几位化妆师和造型师的引领下,夏云儿一路都在挽着杨晓晨的胳膊。安小米则和杨晓晨并排一起,一个室内花园式宴会厅都绕来绕去才绕到了各种绿色成荫掩映下的一扇门前。

    门前的走廊两侧都是那种木质的护栏,两侧是两池碧绿的荷塘,在酒店水晶灯光下真心有种荷塘月色之美。

    夏云儿明显是显摆的,光礼服就订了八套尽她挑选,夏云儿边选礼服边说:“穆靖宇也真是的,我就说一两套足够了,可他偏要说他母亲吩咐的,穆家儿媳妇的衣服怎么可以随便选了,你们看看搞这么多,真累呢!”

    杨晓晨嘴张了张,便又看了眼安小米,在她的眼色下闭嘴算了。

    选拔选去,最后夏云儿还是把目光看向了一直浅笑不语的安小米,“小米,你看这几套,我穿那个好看些?”

    她这心思太明显了吧!

    安小米象征性的看了看,指了指其中一件斜挎肩的改良版的凤穿牡丹的旗袍,“那件吧!挺别致的。”

    夏云儿明显手指紧了紧,看来所有礼服和婚纱,穆靖宇看上的都是照着安小米的心意订的,她抿嘴笑了笑,看向正在双手捧着茶杯啜饮的杨晓晨,“晓晨你说了?”

    杨晓晨快炸毛了,“随便吧都挺好。”

    最后,夏云儿还是穿了安小米指的那件斜挎肩的凤穿牡丹的旗装,肚子有点微微的隆起但不是那么明显罢了。

    造型和妆容到位后,几人在伴娘的陪伴下前往宴会厅。

    突然,杨晓晨捂着小腹额头直冒冷汗,吓了安小米一大跳,就连高贵的穆家少夫人夏云儿也吓着了,扶住杨晓晨,小心翼翼道:“晓晨,你怎么了?”

    杨晓晨脸色发白,紧紧握住安小米的手,“估计是空腹刚才喝了口酒,刚刚又喝茶……”

    她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马不停蹄的回来只以为是安小米和穆靖宇的订婚宴了。

    夏云儿吩咐身边的几个伴娘,“赶紧扶杨小姐到房间休息,找医生过来看看。”

    杨晓晨摆手,“不用不用,我先去趟洗手间。”

    夏云儿对身边的伴娘吩咐道:“快带杨小姐去洗手间。”

    安小米扶着杨晓晨,“我陪你去吧!要不要喝口热水先?你丫的不舒服就早说不来了……”

    杨晓晨捂着肚子,嚷嚷道:“我以为是你和穆靖宇的订婚宴嘛~不然你以为我要这么拼吗我~”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两人的对话彻底刺痛了夏云儿的心,使她在两位伴娘面前丢了面子,手指扣着手掌心,仰了仰头,道:“小希你和李悦扶着我朋友去洗手间,这里绕来绕去的她们俩找不到的。”

    伴娘都是夏云儿的狗腿子灵活的很,赶紧扶着杨晓晨去了洗手间。

    夏云儿笑嘻嘻的看着慌张跟在杨晓晨她们身后的安小米,道:“小米,让她俩照顾下晓晨,你陪我去前厅吧!”

    安小米指着自己,“我?”她还想躲会儿了,等杨晓晨一出来两人看看能否择个侧门溜之大吉了。

    小云儿走到安小米跟前,眼圈一红,“小米,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感情这东西不是谁能控制得了的。小米,过了今天我们是和好如初还是老死不相往来你说了算,但是此刻是我和靖宇大喜的日子你就别怪罪我了好吗?”

    安小米看了看夏云儿,唇角露出一抹淡笑,“我已经不怪你了,你们好好的就行了,我也有我自己的老公了……”

    “呵呵~”夏云儿一声笑里藏满了嫉妒因子的冷笑,道:“行了,我知道你昨天晚上在陈副市长家里和陆弈城演戏的,谁都看得出来。”说着,她附在安小米的耳朵跟前低声道:“……你没觉得陈紫函和陆弈城本就是一对吗?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