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0章手、脸都破相了

    安小米此刻只希望这脚底下瞬间能够裂开个大大的地缝把她给活活埋了,可是,真毛地毯依旧完好如初,而她怎么滴都变不成传说中的穿山甲或者地老鼠,就这么脸红耳赤,脸颊烫到一点即燃,眼睛垂敛着不敢随便乱看。

    抬头挺胸面对还是头也不回的直接从这道门里出去?安小米在内心做了个短暂的挣扎……

    突然,安小米咬了下牙先是对季哲歉意的鞠了一躬,低低的声线,道:“季助理,对不起,我……”

    倒霉悲催的季哲只好瞥了眼某位斜着唇角的冷面冰雕,对安小米说:“没事没事,安小姐不要太紧张……”

    “嗯……”陆弈城拖了个长长的嗯字,季哲只好说:“我还有事要忙,安小姐和陆总先沟通沟通。”

    “安小姐,好像很怕我?”男人低沉的磁性声线使侧身站着的安小米咬了下唇,挤出一抹比哭还要痛苦的笑,“没,没有。”

    这哪里是怕他了?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好不?

    陆弈城打开电脑屏幕看着安小米刚才的面试过程,沉稳的声线,道:“坐。”

    安小米狠狠咬了下牙关硬着头皮缓缓坐在了陆弈城对面的椅子上,可是这种如坐针毯的感觉比站着累死人好不。

    男人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漂亮的右手摁着无线鼠标,修长的手指指甲修的干净整齐,虎口处五颗压印泛着紫青色,跳进安小米垂着的视线里显得有点惊秫。

    她的嘴巴微微张了张,此刻手心、额头全是汗渍,可她还在极力镇定着精气神,还是没胆儿抬头看他额头的伤疤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完了,他这是要兴师问罪的节凑吗?

    可是,他怎么知道安小米就是她,她就是安小米的?蹙眉,对……一定是那张证件照惹的祸。

    突然,陆弈城抬起深黑的眸子看着满脸涨红,神情崩溃的安小米,沉沉的声线,道:“江大中文系本科毕业,又有穆氏的三年工作经验,那就先做季哲的助理吧!”

    安小米被陆弈城的话给一惊倏地抬头正好和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眸重合,可是,他看着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那她可不可以也和他一样,暂时性的失忆下呢?!

    见安小米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不说话,陆弈城平静的声线提醒道:“跟你说话了。”

    安小米吞了口口水,转移自己的视线咬了下唇瓣,垂敛着眸子,道:“我,担心做不好……”

    “安小姐过谦了,以你的魄力……我认为可以做好。”男人冷漠疏离的冻死人,可他所说的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那句“以你的魄力”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安小米怎么可能听不懂。

    安小米紧紧抿着唇也不知道如何接他的话,只是手心里的汗渍越来越黏。

    此刻偌大的办公室里安静的吓人。

    突然,陆弈城问道:“脚,好的怎么样了?”那天晚上她昏迷过去后,何敏给她打了麻醉剂才从她的脚底拔那一大块玻璃片的。

    安小米被陆弈城跳跃性问话给吓得打了个冷战,死扛着不得不抬起眸子看他,此刻他正在用那双幽深的眸子看着她。

    安小米蹭地一下,脸比刚才更加红了,“好多了,谢谢,陆总……”

    陆弈城扶了下额头,唇角勾了勾,从抽屉里拿出那张写着,“鸭子先生,这五百块钱是我的医药费,谢谢!”里面还裹着安小米的那五百块钱。他缓缓推到安小米的面前,略带戏谑的口吻,道:“我都说了,给你免费的,这个拿走。”

    安小米,“呃~”如果可以,她宁可被陆弈城此刻给劈头盖脸臭骂一顿然后赶出去都不要这么作死好吧!

    可是陆弈城的手一直都放在那个五百大洋的和便签上,像是在等她说句话的静候着。

    为了工作为了毛爷爷,安小米只好狠狠咬了下唇角,一脸糗太的起身对着陆弈城微微欠身,道:“对不起陆总,那天晚上淋雨发烧了,所以……所以就糊涂了……”其实此刻才算是明白了,估计她用鞋子砸穆靖宇车子的那泼妇样儿都被他全程免观了吧!

    陆弈城的身体往前倾了倾,表情依旧带着淡淡的疏离,沉声道:“我,真的很佩服安小姐的勇气,都那样儿了还可以咬人。”说着,他用漂亮的右手指着自己额头上淡淡的伤疤看着皱着包子脸的安小米说:“手、脸都破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