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68章幸福年夜饭

    安小米使劲吞着口水,推搡着陆弈城的胸口,“你,你别,你伤还没好了,听话了~”

    陆弈城直接压了下来。啃咬着她的鼻尖,“我不管,我刚刚问过医生了,人家说早都可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了,可你偏不给你爷们吃、不给你爷们喝,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想饿死我了,嗯?”

    安小米担心的看着陆弈城,咽着口水,“你,你别耍赖,你,你就是吃,也得到餐厅去吃啊~我这里有没有肉~呜……”

    陆弈城狠狠的在安小米的脖颈上咬了一口。“臭丫头,你诚心的是吧?嗯?”

    陆弈城说着就双手齐下把安小米的外套给扒掉扔到书桌上,爪子不老实的探进她的毛衫捏着她的丰盈狠狠试了下弹性,“敢用扣公粮的方式来惩罚我,装傻充愣?看我让你明天能上得了班才怪~”

    其实算算时间,两人没有最亲密的事情真的是有很久的时间了,从安小米带着安安离家出走,在到陆弈城的那一刀剖腹到现在的恢复期间。好说也几个月了吧!

    记得她刚开始抱着安安离开的时候,小家伙们才会咿咿呀呀的“粑粑、麻麻~”现在是好多都会叫了,比如,爷爷、奶奶、舅舅都会了,现在三个萌娃都开始扶着学步车学走路了。这么大的变化。需要多久才可以蜕变?然而,陆弈城,他一个健康的男人要他忍受这么久,其实是对他身体最大的摧残和伤害不是嘛!

    可是她也是担心他的伤口,那是在肚子上的,她真的不知道那事儿对他的伤口到底有没有影响了?她又没他那么厚的脸皮去咨询医生的。

    安小米看着他已经额头渗着细密的汗渍,面带潮红的在她的脖颈、耳垂上故意啃咬使坏,就是要她乖乖的配合他。

    她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弈城……”

    陆弈城蓦地抬起头看着她秋水般的眸子,声音黯哑的不像话,“你,刚才叫我什么?”那双深邃的眸子就差将她吞噬了!

    安小米已经完全感觉到了他那坚、挺的武器在抵着她下腹时的宠宠欲动和生龙活虎的力道了,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也是有需要的!

    安小米便抬起胳膊环住陆弈城的脖子,在他的唇角吻了吻,喘着细密的幽香,喷薄在陆弈城的鼻端,柔软的声线娇声道,“弈城!”

    陆弈城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此刻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等着他的采撷。这是两人如此大闹一场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想要彼此,又这么担心伤到彼此!

    这段时间,两人只是同床共枕,盖着被子相依着相拥纯聊天,可是这几天某人实在是要疯了的节奏,每次只要手一到她的关键部位,那家伙就紧张兮兮的吓得各种不敢。

    她担心伤到他的身,而他却担心太过强势要了她伤到她的心!

    原来,爱到深处也是一种孤单的迁就和不舍,因为怕失去!

    陆弈城双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五指在她剪短齐及耳根的短发里来回叉着,每一根指腹都那么温柔的来回缠绕着她顺滑如丝的秀发,性感的喉结来回滑动着,薄唇在她微微张着的唇瓣上轻轻啄了几下,沙哑的嗓音低沉道,“小米,放松~我问过医生了,最好的医生,真没事了……”

    安小米吞了口唾沫,脸颊绯红的看着他的墨眸,嘟了下嘴,“那,那也不行~他们一会儿都要回来吃饭了,你个坏人想让我丢死人啊你~”

    陆弈城看着她坏笑,不住的吻着她的唇再到眉眼一遍又一遍都觉得吻不够!

    “他们,今晚不回这里吃饭,晚点回来睡觉就看可以了!”陆弈城说着已经开始顺着她的毛衫一路下滑,略带薄茧的指腹在她的敏、感处开始游走。

    安小米吞着口水,“你,你个坏人,你怎么把他们都赶到后楼做什么……”

    陆弈城继续着自己的事情,“我对他们说,我晚饭时候要谈事情,谁都别来打扰我……所以……专心点,嗯!”

    安小米只要一点点不配合,那货就各种使坏、喊碰到他伤口了吓唬她,她只好乖乖任由他的摆布迎合他,但也担心他的伤口而紧张兮兮,使他不悦的猛击她让她配合他!

    为了不让他发疯,她只好娇喘着欺身而上瞪着他,陆弈城握着她的倩腰,“快点,教过你的~”

    为了不伤及到他的伤口,她只好照着他的要求去做……亚阵广划。

    一屋书香,满地旖旎,正在鱼水狂欢之际,大总管家上楼敲门,“先生,开饭了。”

    陆弈城抓起一个被两人疯狂时踢到地上此刻就在俩身边躺着的靠垫,扔到门上砸出一声闷哼声,“不吃,嗷……”紧接着的一个滚字被安小米给咬着那家伙的嘴唇堵了回去。

    管家起初在门口皱着眉心想,先生难道谈事不给客人吃饭?再怎么谈也得吃饭了再谈是说吧?可是听着不对啊!

    这才恍然大悟,刚才先生的声音?!

    “呃~”管家老脸通红有种偷听主人房内之事的嫌疑了,赶紧捂脸走人。

    一楼餐厅,大家都已经坐好,三个萌娃已经在大闹天宫了。

    乔婶儿问管家,“阿城和小米的客人了?”

    管家表示很无力,尴尬道:“那个,你们先吃吧!先生和夫人……忙,正在忙。”

    乔婶儿嘀咕道:“忙什么了连饭都不吃了……”

    这一顿晚饭,安小米是没法吃了,被那坏人给扔进浴池里泡了会儿就包着毛毯塞进被窝了。

    安小米已经跟个提线木偶似的被陆弈城翻过来提过去的把她搬了个方向,“别动,给你把头发吹下再睡。”

    “嗯!”安小米猫咪般的咪了一声,“弈城?”

    陆弈城认真的给她吹着头发,咽了口唾沫,“嗯?”

    安小米有气无力,道:“我短发好看不?你,都没说过我短发漂亮~”

    陆弈城的指腹在她满是印着他杰作的脖颈里来回摩挲着,低头在她红肿的唇上落了个吻,“好看!”

    安小米翻了个身,“骗人~那你之前都没夸我!”

    陆弈城好笑的掀了掀唇角,咬着她的耳垂,闷哼道:“那是,因为你没经过我的允许剪了头发,老子不开心~”

    “呵呵~”安小米柔软的笑了声,伸出柔若无骨的手指想戳戳他的脸可是一点力气都没了,娇滴滴的问道,“弈城,你爱我吗?”

    陆弈城喉咙滚动了下,低头咬着她秀巧的耳垂,恶狠狠地说,“不,爱!”接着又是一顿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的惩罚了一顿,才说,“臭丫头,一个男人不爱一个女人哪里来这么大的激情和精神,而且还是越做越想做,直到想把你做死为止!”

    安小米已经靠着某人宽厚的胸膛睡了过去,那上面满是她又咬、又抓出的痕迹。唇角却弯着她最美的弧度,亦是他最初的迷恋,此刻的她如一只餍足的懒猫慵懒而道,“弈城~我也爱你,好爱好爱!”

    陆弈城拥着她睡了会儿,大手在她柔滑的发丝里来回轻轻梳理着,直到她吐着淡淡的幽香入睡,他才低头在她的额头落了羽毛般的亲吻,轻轻下床去冲了个淋浴换了身家居服下楼。

    此刻的一楼,偌大的客厅和餐厅里安静的落针可闻,陆弈城微微蹙眉,难道都睡了?

    在看看那面琉璃水晶边框的挂钟,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某人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可见刚才两人是有多么的消、魂!

    这个点儿了佣人、管家都睡了,陆弈城自己进了厨房,发现留的有他和安小米的饭菜,都现场的在保险盒里装着。他打开微波炉热了一个汤,一个素菜,冲了杯牛奶坐在餐厅慢慢享用,唇角、眉眼都是无尽的、慵懒的、幸福的味道!

    某人吃完给安小米端了碗鸡汤、一杯牛奶,一小碟青菜上楼。

    昏暗的房间里熟睡的安小米脸颊粉嘟嘟的像极了他们最得意的结晶安安的脸,他低头在她的鼻尖啃了啃,“宝贝,要不要吃点东西?”声音特别的轻,既担心吵醒她又担心饿着她!

    安小米,“嗯~”一声,抬了抬手指可是手指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本来是想勾住那坏人的下巴或者脸狠狠的掐他几下的,谁让他没个轻重了,可是手指根本就没有勾一勾的力气了。

    安小米肚子当然是饿的了,只是她没有力气,所以就动了动红肿的唇瓣,猫咪般的声音,酥酥麻麻道:“饿~你喂我~”

    某人薄唇微勾,“好!”

    这一夜,两人好像经历了一次凤凰涅槃后的重生,一切都变的拔开乌云,处处都是艳阳天的感觉!

    安小米再也没有了噩梦惊醒的痛苦,而陆弈城再也不会在家里动不动就把所有人集中起来破口大骂“滚蛋”了。

    家里的佣人、工人、保安,乔叔、乔婶儿都觉得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了,三个萌宝把整座宅子渲染的更加热闹、人气旺盛的在大门外都可以听得到他们家院子里的欢声笑语!

    陆弈城回归食天下坐镇,安小米也是天天到会所上班的同时开始指挥着家里的管家和管家太太准备年货了。

    这天,安小米走的时候对管家太太说:“张妈,就剩几天年三十了,怎么我安排下去的东西没见购买了?”

    张妈四处看了看,笑嘻嘻的说,“夫人,先生他……另有打算的,所以不让买。”

    安小米蹙眉,“另有打算?”什么打算她怎么不知道了?这个闷骚的臭男人,坏人!

    管家太太略作思索,说:“先生只是这么吩咐的具体什么打算我也不知道。”

    安小米点头,“那好吧!既然他又吩咐不置办年货那就算了。”说完走了几步的安小米又回头说:“哦对了张嫂,那,你今天事情多不多啊?”

    张嫂笑呵呵道,“我所有的事情都是以咱们家里的事情为主的,什么事,您说吧夫人。”

    安小米掏出一张纸给张嫂,说,“这里是我打算给我家里的一些年货,这几天店里忙的走不开,麻烦您帮我去买下,您平时经常买肯定比我识货。辛苦您了!”

    张嫂笑眯眯道,“不辛苦,这活儿我轻车熟路的哪里需要夫人自己去买了,我给咱们家专供食品、蔬菜的那几家打个电话直接送货上门。”

    “呃~”安小米这家伙还真是一直都没习惯过来陆弈城的牌的生活方式,他们家的吃的哪里需要人去买了,人家有自己的特供、专供基地好么!

    安小米只是想给家里买些新鲜的乡下这段时间没有的蔬菜和海鲜之类的,其他的食材乡下奶奶家里还真是不缺。

    直到年三十的前一天了,杨晓晨还没回家,她和姚峰约好今天解决他们两人之间的问题。

    而已经抵达京城陆家庄园的安小米接到杨晓晨的电话时,第一句便问道,“没事吧你俩?打你电话一直关机,吓死我了。”

    此时的杨晓晨已经收拾好东西搬上车子,打算赶往和姚峰约定的咖啡馆。

    她带着耳机稳稳地开着车子,说:“电话刚刚一直在关机充电中,这会儿在赶往赴约的路上。怎么样,三个臭宝宝还好吧?那边貌似比江城还要冷哦!”

    两人聊了会儿孩子们,杨晓晨说,“那好吧!新年快乐!我和姚峰见完面就直接回家了,明年见。撒由那拉~”

    安小米吞了口口水,“等等~”

    杨晓晨倒没急着挂电话,“嗯?在呢!”

    安小米说,“你,别和姚峰硬着来,别逼他,好好说,大过年的可不敢和他有个什么冲突,对谁都不好。即使没了夫妻情分那也得留着一点点的师徒情分吧!”

    “噗~”杨晓晨被安小米的话给逗笑了,嗤笑着,说:“不会的,我们的见面地点在梧桐苑的咖啡馆。顶多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不会再有什么了,你放心好了。”

    “好,我等你消息。”安小米说完收线。

    冬天的梧桐苑依旧是萧瑟的,光秃秃的梧桐树屹立在青砖灰瓦的建筑间使人的心都跟着萧条沉寂。

    一楼的咖啡馆由于年关没有什么客人,姚峰依窗而坐,背对着门口。

    杨晓晨走进咖啡厅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愣了下,便抬步走了过去直接坐在了姚峰的对面。

    姚峰挑眉,“来了?”这样的声音和语调是几年前她追着他的屁股时的口气,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杨晓晨吞了口口水,点头,“嗯。”了一声。

    姚峰搅着面前的咖啡问了句杨晓晨,“喝点什么?”

    杨晓晨看了看时间,“不喝了。”眼里是急切的解决问题但也不打算给他道歉,她始终觉得自己没错。不爱了,那就是什么都不去顾忌了。

    姚峰的喉结动了动,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打开里面是一枚散发着璀璨光芒的蓝色钻石女戒。

    姚峰将锦盒推到杨晓晨的面前,说,“这枚戒指的内壁上刻着你的名字,反正也是送不出去了。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戴一枚刻着其他女人名字的戒指,所以,我决定你来处理。”说完,他看着杨晓晨的眼睛,说,“我本来就欠你一枚戒指。”

    第一次结婚时领完证,杨晓晨拉着姚峰去一家普通的金银饰品店里买了一对银饰的对戒,自己戴了一枚,而那枚男戒姚峰从来没戴过。

    如今想想,杨晓晨的指尖就不由得抽嘘,微微咽了口唾沫,从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打开,说:“这里是你在瑞士送我的那条项链,一起还给你。”

    说着,杨晓晨将两个盒子都推到姚峰的面前,说,“既然,你给我处理意见,那我就说了。”

    姚峰挑了挑眉,“嗯。”

    杨晓晨平平的和语气,说,“如今很多贫困山区的留守儿童过不起年,甚至有的孩子几年都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因为没钱买火车票或者飞机票,不如,你用这个去资助几个贫困山区的孩子好了。”

    杨晓晨说完便起身,说,“我先走了,新年快乐!”

    姚峰的眼帘缓缓动了动,说,“我调回b市了。”

    杨晓晨顿足,看了眼姚峰,弯了弯唇角,略带固有的语气,说,“是嘛!那~恭喜你!”说完,她缓缓离开,犹如电视里的慢镜头一点一点消失在姚峰的视线里。

    姚峰看着她的背影越来越模糊,突然,喊了声,“杨晓晨?”

    杨晓晨站住,缓缓回头,逆光的五官截然成熟了很多,但依旧不失她天然的洒脱,看着他,“怎么了?”

    姚峰看着她那样的神情,唇角勾了勾,“没什么了,我只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杨晓晨笑得眼角都翘了起来,“没关系,我们打了个平手,没有谁对不起谁。”

    杨晓晨走后,姚峰在梧桐苑咖啡馆坐到人家打烊时才离开。

    年三十下午,陆弈城从外面回来时满面春风的对安小米说:“把那三只麻烦精给打扮打扮,出门了。”

    安小米蹙眉,“大年三十的去哪里啊?”

    此刻给所有的佣人和月嫂放了假,乔叔两口子也回他们老家了,就他们俩人带着孩子回京城过年。陆家庄园里留下的几个佣人就光做饭、洗刷都能够给累死,哪里有时间帮他们带孩子了。

    此刻三只麻烦精在他们卧室的地毯上乱爬,两个儿子已经扶着床边、墙壁可以站起来了,这个时候是最累人的时候,更可况他们这是三只啊!

    当房车停在京城食天下总店楼下时,安小米才明白是来这里吃年夜饭的。可当她抱着小健,陆弈城抱着安安和康康一同进了陆弈城的私人订制大包间时,安小米傻眼了,竟然是穆家的老爷子和穆靖宇还有陈烈他们全家齐齐都到了。

    萌宝驾到当然是一片沸腾了,看着三个萌娃如此受欢迎,挣抢的眼红耳赤,安小米笑嘻嘻道,“好了,你们都这么稀罕就送给你们算了,我都被他们三个烦的恨不得找个老鼠洞爬进去了。”

    这是有史以来,穆家和陈家第一次这么和谐,哎不对,应该说是自从陆弈城做了陈义的义子之后两家第一次共进年夜饭;也是陆弈城第一次和穆家这么和谐的吃年夜饭,再加上三个萌宝的加盟,这顿年夜饭就吃得特别的有气氛了。

    年夜饭,团圆饭,只是三份饭,六份酒,剩下的一份便是聊天了。

    大家聊得正开心时,陆弈城看向穆靖宇,说,“到隔壁房间来下。”

    隔壁房间律师静候着,陆弈城进去便和他的私人律师握手,“抱歉,大过年的让您跑一趟。”

    莫律师憨笑,“能在大年夜的晚上为陆老大效劳是我的荣幸。”

    陆弈城瞪了眼阴阳怪气的莫律师,说:“把文件给他看下,没什么意义就签字、盖章好了。”

    穆靖宇蹙眉,接过律师递过来的文件,竟然是穆家继承人的授权书。

    由陆弈城直接授权给穆靖宇,三个孩子各占十个股份,安小米十个股份,其他由新任继承人穆靖宇按照穆氏的股东分配即可。

    穆靖宇范范看完资料,看向陆弈城,“怎么,坏事做得太多,良心不安了?”

    陆弈城手抄进裤兜里,瞪着穆靖宇,“少废话,要还是不要?”

    穆靖宇晃了晃手里的授权书,对陆弈城挑眉,“你的条件了?”

    陆弈城嘴角直抽,“没条件,爱信不信。莫律师,他不愿意接受就全部写我儿子、闺女和我老婆的名下。”

    莫律师看着穆靖宇不知所措,穆靖宇瞪了眼陆弈城,对律师,说,“我签。”尔后对陆弈城说,“老爷子说了,那两个臭小子必须有一个姓穆。”

    陆弈城转身去隔壁,留了句,“你们谁都没这资格。”

    此刻,隔壁房间已经是欢声笑语,小萌娃被人逗着磕头拜年收红包了,外面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