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66章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娃也是一辈子

    安小米在门口愣了下,而罗怡宁和陆弈城同时看向了门口,可是罗怡宁手上的动作并没停下,继续按着。

    安小米只是愣了半秒钟的时间便笑嘻嘻问道,“罗主任好!”

    罗怡宁也回给安小米一个微笑,“陆太太好!今天做的什么好吃的呀?”

    安小米直接把保温饭盒放到里间的茶几上。说:“也都是些家常便饭。”说完,她才看向还在按摩的罗怡宁方向,问陆弈城,“好了吗?”

    陆弈城对着安小米挑了下眉角,“才按了十几分钟,再按会儿。”那货说完似乎觉得还不够狠,又补充了句,“你把饭盒放外面茶几上,等罗主任按好了在外面吃。”

    安小米往出走的同时问罗怡宁,“罗主任一会儿也一起吃点吧?”亚乒妖巴。

    罗怡宁看陆弈城,可是那男人却一直看着安小米,目光随着那个女人的身影在移动。罗怡宁只好笑着说:“闻着倒是很有食欲的,不过~不知道陆老大准不准了?”

    陆弈城也不看罗怡宁。说:“只有两个人的分量你吃了我们两人不得有一个人饿着肚子了。”

    罗怡宁蹙眉在陆弈城的肩膀上狠狠地没有用她的任何技巧的给摁了下,“小气。”手直接撤离,不按了,不给你丫的陆老大当炮灰使唤了。

    罗怡宁那一下子的确是使了点力道的,陆弈城“嗷。”一声,夸张的捂着肩膀对罗怡宁吼道:“你到底会不会按摩啊?轻点成么?”

    安小米在外面擦着茶几打算里面结束了就吃饭了,可是听到里面这样的声音和动静,她也没进去。门开着,她所在的位置看不见但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手紧了紧,担心那货的伤口,可是一想,罗怡宁是大夫对陆弈城又是眼里随时随地冒着绿泡泡。应该不会把他给怎么滴吧?!

    说不定。人家俩人还是当着她的面儿故意打情骂俏给她看的了,她才不要进去了。

    这样一想,安小米更加来气了,她在这里都这样,那么她刚才没回来的时候俩人都做了什么?

    某女朝里面的门瞅了瞅,大声问道:“陆弈城,还需要多久?”

    陆弈城这个时候正在揉着被罗怡宁使劲摁了的地方,而罗怡宁就站在他的床头瞪着他,眼里全是幽怨的不爽快。

    陆弈城瞪了眼罗怡宁。对外面的安小米说,“好了,你进来扶我一下。”

    安小米扶着陆弈城出来伺候他上了个上洗手间,这才坐在了沙发上等候着安小米给他把三菜两汤从多层的保温盒里拿出来。

    不请自坐在陆弈城对面小凳子上的罗怡宁看着几个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对安小米说:“你一天做这么多的菜,在从大老远拿过来也真是挺辛苦的哦!”

    安小米一边给给陆弈城盛三鲜烫,一边说,“这不没办法嘛!附近的餐厅里也没和他口味的,就这么先将就着吧!快了,再熬几天出院了就好了。”说完,她给罗怡宁也盛了碗鸡汤递上,说:“罗医生尝尝看和您口味不。”

    罗怡宁接过安小米递上的汤碗和汤勺,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还是小米好,哪像陆老大了小气吧啦的。”

    陆弈城瞥了眼罗怡宁,舀了一勺子汤递到安小米的嘴边,说:“你自己尝尝,今天的汤有股怪味儿。”

    安小米张开嘴喝了陆弈城喂给她的汤,眨巴了下眼睛,“哪里有怪味了?和平时一样啊?!”

    罗怡宁也舀了小半勺子汤优雅的喝了,“嗯~”一声,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对安小米竖着大拇指,“真好喝,好鲜啊!你怎么做的呀?”

    安小米略加思索了下,说:“也没怎么做,就是百度了下下,照着那里面的说明做的。”

    罗怡宁点点头,“哦!好贤妻良母哎!”

    陆弈城瞪了眼罗怡宁,罗怡宁只好撇嘴低头喝汤。

    安小米开始给俩人盛饭,招呼罗怡宁吃菜,说:“哪里有贤妻良母了,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而已,过日子不都这样嘛!”

    陆弈城瞪了眼安小米,对她的比喻及其不满的挑眉,“我是人。”说着便瞪着安小米,“赶紧吃饭,今天的话特别多。聒噪。”

    安小米瞪了眼陆弈城,低头往嘴里头塞饭,而罗怡宁已经喝完了汤,放下碗筷,对着陆弈城撇了撇嘴,“怎么还是那么幼稚。”说完,“趄!”的一声,说:“我喝完了,不打扰你两口子用餐了。走了”

    安小米放心碗筷起身,“那我送送您吧!”

    罗怡宁拒绝,“不用不用,你赶紧吃饭吧!”走到门口的罗怡宁突然回头看着陆弈城,说:“哎?陆弈城,你现在还喜欢吃啤酒鸡和全熟的羊排吗?我明天中午在家里做好给你们送过来。”说着看向安小米,说:“正好让小米也尝尝我的手艺。”

    陆弈城瞟了眼安小米,悠哉乐哉道:“行么,多年没吃了,尝尝也是不可以的。”

    罗怡宁笑着说,“那,明天的午餐小米就不用辛苦了,我给你们送过来好了,走了。”罗怡宁说完后这才愉快的离开。

    罗怡宁走后,安小米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不搭理陆弈城了,自己只顾吃自己的。

    陆弈城喝了口另一个蔬菜汤,自言自语道:“今天的这饭菜味道都不大对劲。”

    安小米抬头瞪了眼陆弈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汤勺,“我看你是吃多了,腻了,想换换胃口了吧?挑三拣四的,找事儿。不吃拉倒,留着胃和肚子,等着明天吃你的羊排和什么鸡。”她把那个鸡字还给狠狠地咬的极重的强调了下。

    陆弈城蹙眉,可是那家伙的眼里全是戏虐的笑意看着满腔怒火的安小米,说:“你还嘴硬的不行,自己尝尝看,你给那汤里面到了多少醋,你想酸死你爷们啊?”

    安小米瞪着那坏人,眼圈通红,“陆弈城,你这纯属挑衅,我脑子进水了给汤里面到醋~”

    “蹬蹬~”两声敲门声响起,随着便推门而入,竟然是汪翰!那货瞟了眼两个吵架的,“什么醋?你俩大中午的可别说请我喝醋。”

    陆弈城瞪了眼汪翰,“你怎么过来了?”

    汪翰蹙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怎么这么不情愿我来似的。”

    安小米这才收回瞪着陆弈城的目光,看向汪翰,“二哥,要不先凑活吃点,我再去给你叫两个菜来?”

    汪翰大手一挥,“不用就这个挺好的。”说完了才问安小米,“哎?够吃不?”

    安小米赶紧点头,“够了够了,我今天本来就多做了一个人了的,可是人家没吃,走了。”

    汪翰去洗了个手出来问了声,“难道今天还有人来?”

    安小米立马搭话,点头,“嗯,就那个罗医生。”说着给汪翰舀了碗汤递过去,说:“二哥,先喝点汤。”

    陆老大对于这个安小米对她二哥的照顾表示蹙眉,慢悠悠喝着说是人家安小米到了醋的那个汤,问汪翰,“怎么过来的?”

    “开车。”汪翰言简意核回答完继续吃饭,军人速度,不狼吞虎咽但是很快很有节奏的分分钟搞定还没噎着也是蛮神奇的。

    饭后,安小米伺候陆弈城漱口、吃药、测量体温后,对汪翰说:“二哥,那你们俩先聊着,我去刷碗了。”

    汪翰点头,说:“行么,今天外面太阳不错,我推陆去外面走走吧!”

    安小米说,“好啊!那我给他拿外套,你们去走走好了。”

    医院的后花园小径上,汪翰推着陆弈城慢慢走着,直到一个人少安静的地方,阳光完全可以照到的草坪上,汪翰扶着陆弈城坐到木凳上。

    汪翰对着陆弈城挑了挑眉,“你也太小气了吧!怎么就不找个生活护理了,让你老婆刷碗、做饭、打扫,你丫的还真舍得。”

    陆弈城折腾了让爽歪歪的唇角掀了掀,“没事,我有分寸着了,让那臭丫头吃点苦头看她以后还敢给我使什么幺蛾子,哼。”

    汪翰撇嘴,“到底是显摆你性福了还是嘚瑟你致妻有道了,趄~”

    陆弈城瞪了汪翰一眼,“说正事,你别告诉我你日理万机的是跑来只单单看我的。”

    汪翰深呼吸了下,一脸严肃,摸了根烟但是看了看到处贴着禁止吸烟的标示又将烟装回口袋里,说:“我得回去了。”

    陆弈城第一反应是没反应过来来汪翰的那句,“我得回去了”的意思,第二反应才反应过来,看着汪翰,“是最后的机会了?”

    汪翰点头,“是的。这次是老中青,三代全体出动,再不回去就彻底把我的军、权,职位,军、衔全部消掉,打回地方一次性给完退役的费用。老爷子就直接把我逐出汪家事小,我这辈子就彻底的玩完儿。”

    陆弈城眯了眯眸子,“你大爷的当时不听我的非要为了那个死女人那么冲动了,还好,上面都给你保留着军籍和档案,回去顶多就是个降级处理。”

    汪翰蹙眉,“首长说了,只是休假。算算这么多年了也就是这次晃荡了半年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够一个职业军人的假期。”

    陆弈城第一次不可思议的看着汪翰,良久竖了竖大拇指,“还是你汪二爷,牛逼!那就滚回去呗!”说完,那货挑挑眉,“原来你是来和我告别的。”

    汪翰瞪了眼阴阳怪气的陆弈城,“那你以为了?”

    陆弈城靠着木质椅子的靠背,“人,搞定了吗?”

    “搞定个p。”汪翰爆了句粗口,说:“md姚峰几天不见了,李尚禹和姚家都动用了武警了差点把江城翻过来了。”

    这几天陆弈城住着院又远在笼城,姚家的事情又没人敢给对外发布谣言,所以他和安小米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一听,陆弈城才缓缓点头,“那,后来呢?找到了吗?”

    汪翰点头,“找到了,在江城的省医院重病去住着了。”

    原来,平安夜那天晚上,姚峰出了梅梅国际后就驾车出了江城,连着几天都联系不到。

    接着陆弈城他们家又在笼城发生了这么一出戏,结果杨晓晨他们就杀到了笼城。

    等他们回到笼城后,李尚禹也就是姚峰的风投公司合伙人把她堵到楼下就给揪走,一起去找姚峰。

    当时的李尚禹还对杨晓晨放出狠话,姚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拉着杨晓晨给陪葬。

    最后连同b市和姚峰曾经服役的部队,还有他和杨晓晨结婚的地方巴黎的一个小镇都找了也没有找到。当时李尚禹还不敢给姚峰父母说姚峰失踪的原因。

    结果是人也找不到了,姚峰的母亲已经住进医院里了,当时杨晓晨吓死了。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杨晓晨冷静了一个多小时后说,她带着几个人去一个地方看看,但也不敢保证他在那里。

    杨晓晨带着李尚禹还有汪翰以及几个警察,去了他们当年上大学军训时第一次野外训练的一个地方。

    也就是距离江城几十公里外的狮子山,那一此是他们第一次野外越野训练,也是他们大学军训时唯一的一次野外训练,教官门都特别的小心谨慎,生怕出了什么叉子,都是天之骄子们,出了事他们谁都担当不起。

    可就是偏偏喜欢给姚峰教官找事儿,捉弄他的杨晓晨给出事了。

    杨晓晨为了和姚峰单独呆一起故意崴了脚丫子,姚峰拿她没办法只好蹲在地上把杨晓晨给背着。

    不过当时的姚峰心里清楚,她是故意崴的脚,而且根本就不严重的,只是为了和他搭话而已。作为一个教官他怎么看不懂杨晓晨的心思了,可是他不背着她,杨晓晨就坐地上眼泪吧吧的揉着脚丫子不走。

    为了不和大部队落下距离,当时姚峰说,“我背你到了山下就自己走,不许耍赖。”

    杨晓晨满口答应,当时到了山下快和大家会和的时候,杨晓晨却耍赖,看着姚峰,说:“那,你做我男朋友吧!不然~不然我就不走。”

    姚峰没搭理杨晓晨转身自己走了,对杨晓晨丢了句,“无聊。”

    杨晓晨就一屁股坐地上,“啊……”一声尖叫,姚峰转身一个箭步窜到她的跟前,“怎么了?”

    “蛇。”杨晓晨胡乱指着草丛深处说道。

    姚峰瞪着杨晓晨,“你走不走?”

    当时姚峰的眼神和表情特别的冷,但是看在情犊初开又性格开朗,敢爱敢恨的杨晓晨眼里那就是酷毙了、帅呆了!她吞了口口水伸手,“那,你拉我一把嘛!”

    姚峰嫌弃的一把将杨晓晨给提了起来,可是她却牛皮糖似的黏了上来,“吧唧”在姚峰又冷、又黑、还又酷毙的侧脸上给亲了一下,撒腿就跑。

    如今想想,杨晓晨想死掉的心都有了,估计谁的青春都没有她那么疯狂了,她估计是所有女生中的极品了。

    就那么想着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带人去那一带找。那边如今开发成了农家乐的好多小型的旅馆,在一个被大雪封了的农家乐里终于找到了姚峰。

    那家人发现姚峰的时候,他手里捏着一对对戒躺在他家门口的大雪里几乎冻得僵硬了。

    听到此,陆弈城仰天长叹,“看来这世间还真有tm的真爱啊?!要这么多人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吗?!”发表完感叹的陆弈城看着汪翰,“那,这么说,你彻底没戏了?”

    汪翰蹙眉,“不知道。军令如山,至于女人嘛~看缘分吧!实在~等不到那个人了,就奉了家里的旨意,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娃,也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