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64章开心了吗?

    陆弈城在icu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安小米一直抱着安安在v病房的沙发上坐着,她除了在安安的背上轻轻拍着也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询问两人具体发生了什么就给变成了这样。

    安安给吃了退烧药后睡了一觉醒来,烧倒是退了可就是一直抱着麻麻的脖子蔫蔫的不哭不闹。找医生给看了看也什么症状,早上家里乱成了一锅粥。急匆匆抱着安安就走了奶粉什么都没拿。

    安小米这才想起了很多事情,看向季哲他们,说:“家里门给踢坏了现在还大开着,安安的奶粉也没拿……”

    季哲吩咐闫子龙,“你带几个人过去找人给把门修好,杨总人了?”

    杨晓晨瞪着季哲,“这里,这么大个人都看不见。”亚匠华弟。

    季哲瞥了眼杨晓晨,“去楼下孕婴店里给安安先买桶奶粉回来。”

    杨晓晨看了看安小米,说:“这样,我跟着闫哥他们去小米家里,给她拿套衣服,再给安安拿件衣服和毛毯来。”

    安小米走的时候就穿了套在家里的棉质家居服。当时抱了陆弈城,血渍糊了她满身,虽然他的家居服是那种红色带花纹的,可是此刻看着那还是那么血腥又诡异。安安也没包个毯子什么就那么给跟着救护车到医院来了。当时都吓傻了,她早都把冷这个字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汪翰,说,“我去买奶粉。”

    安小米这才问了句,“二哥的头怎么受伤了?”

    大家都看了眼杨晓晨。杨晓晨赶紧拎着大衣和包包跟着闫子龙走人。

    身后,汪翰慢悠悠说:“被一个二逼泼妇误伤。”

    杨晓晨跟着笑的哆嗦着肩膀的闫子龙身后,肺腑,你才二逼,你们全家都二逼。

    修好门的同时。杨晓晨也把家里的血腥场面给清理干净收拾整齐。这才带着衣物赶来病房。

    他们到的时候,安小米他们也被通知陆弈城可以转回病房正常休息了。点滴还在抵着,血浆也还在输着,推车上的陆弈城再也没有了平时的飞扬跋扈,脸色苍白,就连嘴唇都是煞白的。

    男人眼睛闭上时,剑眉平平的,眉心也是舒展的。刚刚做完手术,陆弈城的上身没给穿衣服就顺着肚子缠了一圈的纱布。精壮结实的胸肌和宽厚的肩膀都在外面裸露着。

    所有人都在医生的指挥下把陆弈城抬到病床上,各种安排,大家都听得点头如捣蒜,唯有安小米抱着安安傻傻地站在沙发跟前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安安一直都不愿意说话,也不要叔叔、阿姨抱抱就搂着安小米的脖子,此刻看着被人抬到病床上的陆弈城,奶声奶气的叫了声,“粑粑~”

    这一声粑粑叫的所有人眼睛都红了,而那个人却没有任何反应的睡着。

    安小米揉了下安安的头捂着她的背,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说,“乖~粑粑睡着了,粑粑睡醒来和安安玩儿好不好?!”

    “好~”安安又乖乖的靠着安小米的肩膀,柔软的小号手抱这麻麻的脖子,眼睛滴溜溜的看着白色房间里那么多人把她的粑粑搬来搬去的,在做什么?

    安小米一直抱着安安保持着一种姿势站着未动,什么时候眼泪滴在了安安的脸颊生,小家伙不会说话只是抬手抹了下麻麻的脸,“哇~”的一声大哭了,嘴里不主的叫着,“麻麻~粑粑…….”

    陆弈城在听到孩子哭声的时候睫毛动了动,苍白的嘴唇也抖了下,像是想张嘴说话。

    边上一直在观察的医生,说:“用棉签沾上水给把嘴唇润一润,嘴巴太干了。”

    安小米这才有了点动静,抱着安安,上前对正在拿着棉签的护士,说:“我来吧!谢谢~”

    安小米抱着安安坐在陆弈城病床边的凳子上,对安安,说:“宝宝,不哭哦~手手也别乱动哦!粑粑,一会儿就可以和安安玩儿了!”

    安小米沾了点水刚刚放到陆弈城嘴唇上,汪翰那二货就说,“麻烦,直接来个人工的不就完了。”

    “呃~”病房这么严肃的地方好么!更何况现在是如此低气压的时候,人陆老大还木有彻底清醒了。

    等到陆弈城一切安置妥当了个,季哲才对杨晓晨说:“杨总,你带汪二去换下药,把伤口给清理下,让这边的大夫给看看要不要再开点药。”说完,季哲还顺带的瞪了眼杨晓晨。

    可是这事儿本来就是她杨晓晨弄得她没有理由不管人家汪翰的,便出门找汪翰。

    可是汪翰正在走廊的凳子上接电话,“没事,好着了,嗯,刚刚吃过药了……”说到这里,汪翰看见杨晓晨出来了,便对着电话,说:“让你担心了,那,等我回来带你去挑样礼物以表谢意?”

    电话分明就是闫雪冰的,其实后面那句矫情的话也是不用说的,只是在看见杨晓晨时那货就这么故意说了出来。

    见汪翰收完线了,杨晓晨才巧笑兮兮的说:“那个,季哲说让我带你去换下药,清理下伤口……”

    没等杨晓晨的说完话,汪翰,起身皱着眉心显然是一脸的不高兴,淡淡的瞥了眼杨晓晨,“季哲说的?”

    杨晓晨点头,“是啊!”

    汪翰瞪了眼杨晓晨,“这里的军区医院我闭着眼睛都找得着路,不用劳烦杨总了。”

    杨晓晨瞪了眼汪翰扬长而去的背影,“蛇精病。”

    身后的季哲说:“杨晓晨,你大爷的到底会不会说人话了你?还是你在故意玩欲擒故纵?”

    杨晓晨吞了口唾沫,“我惹你了吗?这几天真是不顺的很。”

    季哲把杨晓晨给拽到旮旯拐角处,指着她的头,吓得杨晓晨直往后仰头,季哲才说:“你?和汪二,等,陆好了,我在收拾你俩,现在,去陪着汪二看病去,没一个省心的。”

    杨晓晨瘪着嘴,“呃~怎么听着你好像特别省心似的,倚老卖老真的好吗?”杨晓晨嫌弃的推了推季哲,“您老人家赶紧离我远点,好好对lily就是最大的省心。懂?”

    季哲瞪了眼杨晓晨,“要你操心了,我家小丫头那么听话,我对她不好还指着对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好吗?”季哲说完离杨晓晨远了点,说,“杨晓晨,跟你说真的了,你得赶紧拿出个态度来,不然,汪二真的是顶不住压力极有可能和今早咱们看见的那个女孩子闪婚。”

    杨晓晨敛了下眉眼,说:“季哲,你,你们了都想多了,我还真的没有对汪翰有什么想法,所以他和谁闪不闪婚与我的态度一丁点关系没有。”

    季哲微微蹙眉,“原因?”

    杨晓晨此刻淡定的不得了,眼睛看着不知名的地方,说,“因为,没心、没肺,也没资格。”

    躲在暗处的汪翰此刻跟个鬼影似的突然冒出,“有没有资格我说了算。”说着便把杨晓晨拎了起来顺着楼梯而下。

    光线不是很好的楼道里,杨晓晨被汪翰扯得跌跌闯闯的乱晃,她推搡着他,嚷嚷道:“你个神经病,拉我去哪里啊?”

    汪翰直接揪着杨晓晨到后楼没人的地方将她抵在冰冷的墙角,双臂撑在她的头顶,“为什么拒绝姚峰?”

    杨晓晨吞了口唾沫,“要你管。”

    “嗤~”汪翰嗤笑了声,低头唇角擦着她的耳垂,说,“听说,你给姚峰喝了安-眠-药~”他的声线里明显带着笑意。

    杨晓晨咽着唾沫,说:“你,你别压着我,好冰~”

    汪翰提着杨晓晨的肩膀一个转身,他靠着墙壁,杨晓晨靠着他,长臂圈着她的腰使她动弹不得。

    杨晓晨的脸被他压在自己的胸前,她只能闷着声,说:“你放开我了,我去看看安安他们~”

    汪翰一只大手直接附上杨晓晨的头,说,“他们有好多人看着呢!我也受伤了,而且还是拜你所赐,你难道就一点的愧疚都没有吗,嗯?”

    杨晓晨咽了口口水,“那,你放开我,我才可以带你去看医生吗?再说,你不是不稀罕我带你看的吗?你自己不是去了吗?怎么偷听我和季哲说话。”

    汪翰使劲压住杨晓晨试图要抬起的头,说,“我不偷听就不会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我现在不会对你做什么,显得我汪翰趁虚而入,但是你给爷听好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汪翰的女人。有没有资格只有我说了算。”

    汪翰向来是个嘴上痞兮兮的那种痞子少爷,实质上跟女人说个爱啊、喜欢之类的话,绝对的的回别扭死他,只是那位爷从小到大都被女人对着他说喜欢、爱,给惊吓习惯了。

    这不第一次自己亲口对一个女人表白吧!竟然就是那么个台词,就那,某人现在那张麦色的俊颜已经成了酡红色,更重要的是他都不敢让杨晓晨抬头,不然他此刻的囚太全都会被那个死女人看见的。那他汪二爷还要不要在圈子里混了。

    杨晓晨闷哼道:“你不是都有女人了吗?”

    汪翰在杨晓晨的屁股上狠狠扇了一巴掌,“爷,还不是拜你所赐。”那家伙说着就不老实了,那顶起的异物在杨晓晨的小腹狠狠挤了挤,“我一直都怀疑这里什么都没有,就姚峰那个傻帽还相信。”

    杨晓晨使了所有力气推开汪翰的胳膊,这才瞪着他,“你,你臭不要脸你。”转身就走。

    汪翰跟着她,“美女,走错了,左边的门。”说着就拽着杨晓晨走。

    这次杨晓晨也没没有和他嚷嚷只是瞪了某人一眼低声道:“臭不要脸。”

    汪翰无所谓的回敬了一句当下被人说烂了的台词,“只对你不要脸。”

    当汪翰和杨晓晨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饭盒回来的时候,病房里间的门关着,外面接待厅里的沙发上坐着季哲他们抱着安安在玩儿。

    杨晓晨赶紧放下饭盒,搓了搓手,对安安伸手,说:“安安,来给干麻麻抱好不好啊?”

    安安现在倒是不烧了就是鼻涕眼泪的在流,小家伙扑进杨晓晨的怀里就指着那扇禁闭的门,奶声奶气的咿呀道:“粑粑、麻麻……”

    杨晓晨问季哲,“醒了没?”

    季哲敛了敛眼帘,“应该是醒了,就是不说话,现在不清楚。”

    “哦!”杨晓晨明白了,这么几个大男人把安安抱出来是想把空间留给他们俩人的。

    其实陆弈城真正的清醒过来已经是八个小时后了,昏暗的灯光下,陆弈城抖动了下睫毛,在他缓缓抬起眼皮子的同时手动了动,触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使他彻底醒了。

    安小米睡的并不沉,在陆弈城轻微的动作下她便倏地抬起了头,两人的目光在昏暗的灯光下重合!

    陆弈城平躺着目光是朝下的,而安小米是趴在他的病床边上的,所以目光是朝上的,此刻,他的眼里是对她的心疼、质问、总之复杂的情绪都在他的眼里;而安小米的眼里除了氤氲就是质疑……

    房间静默了许久,安小米眼里的氤氲最后还是没能受得住自己控制而变成了水珠子滴了下来,滴在了陆弈城的手上。

    他喉咙动了几下,也终是没扭得过安小米,动了动干涩的嘴唇,“哭、什、么~用我的命~赔你妈的命……你,还,不开心…….”

    安小米腾地站了起来,可是由于那样爬的太久整个人的身子都麻木了,这猛地一起来差点给背过去摔倒。而陆弈城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衣襟使她直接趴在了他的胸口,吓得安小米“啊……”的一声尖叫,“伤口,你疯了,呜……”

    安小米的嘴巴被他堵住,虚弱的闷哼道:“伤口~在肚子、上,这里~是内伤……”

    安小米流着大滴滚烫的泪珠子,咽了口口水,“你,你别动~我叫医生来看看~呜……”

    安小米被那家伙的举动吓得要死只好乖乖不动的被他在嘴唇上狠狠地啃咬了几下,可是由于身体太虚,他倒也没把她咬疼,只是那么摁着她爬在他的胸口,听着他错乱的快速的心跳声。

    陆弈城只觉得她的眼泪流的越来越多,整个人紧张的趴在他的胸口,便抬起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擦了擦,虚弱道,“开、心了吗……?”

    安小米哭着胡乱点头又摇头,“伤口,陆弈城,你放开我……小心碰着伤口了~”

    陆弈城摁着她的后脑勺,“那,你,说……开心~了吗~嗯……?”

    安小米这次是彻底的点头,哭的打着嗝儿,“嗯嗯,开,开心,你,你快点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