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54章纸里终将是包不住火

    安小米扶着紫藤树的木架站了好久,直到感觉到腿已经麻木时她才迫使自己的重心稳住,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什么时候紫藤树外的毛毛雨已经成了雨帘子,拍打着头顶的紫藤藤蔓,自己早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可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总之脸上水珠子吧嗒吧嗒滴着,指尖隐隐传来疼痛,她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扣烂了木质的花藤木架了。

    此刻的主别墅和外面的活动房、佣人们的宿舍、花园里到处都在找安小米。

    可是正门和一个从来不开的后门都没见安小米出去呀!惊动了一大家子人在找,陆弈城也被乔婶儿叫了回来,可是偌大的一个院子上下找遍了,她就那么几个朋友没人见过她的。

    而紫藤树本来是夏天乘凉、观赏的一个木制的小拱桥状的,几波寻找的人从两侧过都没看见安小米的影子。这个季节的紫藤树下一般是没人进去的,今天又下着雨进去就是湿哒哒的雨水往下滴的节奏,再说这个季节也没有繁密的树叶,即使下面站个人从两侧过去都看得见啊!

    可凡是过去的人都没看见她,原来她就站在那个最大的四角形的大木柱子后面,两侧无论哪一面都看不见她。而找安小米的动静那么大,她却什么都没听见。

    陆弈城已经在院里发飙了,“你们一个个干什么吃的,啊?今天要是把人给我找不出来,你们都给我滚蛋……”

    发飙的陆弈城,精短的发梢上滴着大滴的雨水,顺着他扭曲了的俊颜往下流着。

    管家打着一把大黑色大伞给他举在头顶,被陆弈城。“滚。”一声怒吼,管家手里的大伞掉在了地上的水潭里,溅起一股水花。

    从紫藤树木质拱桥下失魂落魄走出来的安小米就看到了这一幕,她站在一堆人的面前看着陆弈城对他们发火。这要是平时,早都被安小米制止并拉着陆弈城到书房或者卧室训话了。可是今天的她就那么眼无波澜。一摊死灰般看着他们。

    所有佣人,保安、保镖都低敛着眉眼接受陆老大的训斥,而唯独弯腰捡雨伞的管家抬头时便可见了浑身湿透了的安小米,惊呼,“夫人……”

    所有人抬起低眉顺眼的眼眸,每个人脸上都滴着雨水,眼里在看见安小米时却都透露着惊喜,谁也没有一丝怨念。随着管家的一声夫人,陆弈城蓦地转身便看见安小米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长大衣都湿透了贴在了身上可见她淋了多久的雨。

    安小米当然明白眼前的场景是为了什么了,虽然刚才还在的窒息、失魂落魄,心律交瘁致使他没有听见寻找她的动静,可是不等于她不明白,便冷冷的缓缓的开口,说,“都散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陆弈城的方向,可是此刻的他都傻眼了就那么傻愣愣的看着失魂落魄双眼死如灰烬的安小米,心已经彻底沉到了谷底。

    管家和闫子龙对着佣人和保安们一个手势,大家速度的轻手轻脚的离开此地。

    管家这才提醒了下陆弈城,“先生,赶紧带夫人回屋不然会感冒的~”

    陆弈城这才动了动怔愣了的眼皮子,上前一步朝着安小米走进的同时伸出长臂做出一个抱起她的手势。就在陆弈城的长臂神出,弯下腰时,安小米转身径直自己朝着别墅一楼的大门走去,而且还奇迹般走的好好的,根本就没有淋了长时间大雨迹象,更加没有一丁点生气的迹象,说,“回屋,我有话问你。”

    陆弈城这才动了下喉咙抬腿跟上安小米,两人一前一后进屋。此刻家里的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哭的声音大,乔婶儿和乔叔一个月嫂,管家太太、大小佣人们全都在哄孩子,偌大的房间里简直是乱成了一窝粥。

    这样的安小米进了大厅显然是惊慌了所有人,没等其他人说话,安小米径直上楼。

    陆弈城也跟着上楼,两人都没有管哇哇大哭的孩子。

    楼上,安小米站在卧室的门口看着陆弈城,“我要去瑞士看我妈,现在就走。”说完,她直视着陆弈城的眼睛,眼里是冷漠的质疑。

    陆弈城的喉咙动了动,终是一个字都没说出口,须臾过后,他敛了敛眼帘,沙哑着嗓子,说:“小米,先,把衣服换下来,泡个热水藻不然会感冒发烧的。”

    安小米的喉咙动了动唇角一个凄苦的弧度,可是嘴巴张开的同时,大滴的泪珠子还是滴了下来,“陆弈城,为什么骗我?我妈妈她人在哪里…...你告诉我……”

    陆弈城只能担心的看着她,皱着眉心不知如何才可以使她不要这么激动,只是无奈的一声,“小米……”后将她拉进怀里,“听话,先把衣服换下来……”

    安小米狠狠地推开陆弈城,赤红着眼睛瞪着他,大滴大滴的眼泪珠子往下滴着,“别管我……”那一声是她竭斯底里的吼出来的,也耗尽了她浑身所有的力气,缓缓顺着冰冷的墙壁坐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膝盖竭斯底里的,哭喊了出来,“我不要看到你……为什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此刻楼道里是安小米竭斯底里的哭诉声,楼下是几个孩子彼此起伏的哭闹声和粑粑、麻麻声,可是安小米再也听不见他们的咿呀声和嘤嘤的哭声了,她只沉静在自责和悲痛里。

    当安小军赶到的时候,安小米已经换好衣服在大厅里和乔锦年夫妇俩在僵持着。

    这个时候除了乔锦年两口子还可以控制外谁都不敢动她一下子,三个可爱的萌娃,她都不去看一眼只管走自己的。陆弈城是更加不敢靠近她,她只要一看见陆弈城就竭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安小军进来时便看到的是如此乱成麻的陆家大厅里,便上前小心翼翼喊了声,“姐!”上前将她拥进怀里,拍着她的肩膀,“姐……你别这样,听我说,你把孩子们吓着了……”

    或许是安小米闹腾累了,她又淋了那么久的雨水此刻已经在发烧了,靠着安小军的肩膀时安静了下来,只是在浑身抽蓄着。

    站在距离她较远的陆弈城看了眼管家太太乔,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赶紧把姜汤给她端来。”

    管家太太小跑着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上的姜汤冒汗这热乎乎的气,这时候接到陆家电话的杨晓晨和姚峰也急忙赶到了。

    杨晓晨上前接过管家太太手里的碗上前,戳了戳安小米,“小米,把这个喝了,我陪你回家,快点。”

    安小米这才从安小军的肩膀上缓缓抬起脸,伸手接过碗,已经哭哑了的嗓子此刻说不出了话。

    原来她是嗓子哑了,还以为她是冷静了下来,陆弈城的眉心拧的比麻花还要紧,看向那碗姜汤,说,“小心烫着。”声音小的只是在提醒杨晓晨注意点。

    倾盆大雨中,三辆越野车行驶在江城到江岸县城的高速路上。

    安小米和杨晓晨,安小军三人坐一辆车子,前面是闫子龙驾驶,副驾驶座上是姚峰。

    江岸县城里,安明泉一直在乡下老家住着,他们的车子在安小军的吩咐下直接开往方蓉蓉的墓地。

    安家在安平镇给方蓉蓉买了最好的墓地,当地的农村都信风水。所以,安家父母给她找了当地最好的风水先生看了个风水宝地。

    空旷的梯形山脚下,依山傍水,墓地周边打理的整齐干净,但是没有立碑。

    当地有风俗,两口子如果要百年后合葬的话,必须等俩人都百年后才可以立碑,所以,这个合葬的约定是方蓉蓉在的时候和安明泉约定好的。不管是谁先走在是谁的前头都不许立碑的,必须等到对方后才可以立碑。

    接到电话的安家老太太、老爷子,安明泉还有他们的几位叔伯都打着伞来到墓前迎接他们心目中神一般的姑爷。

    可是,大雨滂沱中,安小米穿着一件齐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自己打着一把雨伞,面无如死灰的朝着那座孤零零的坟墓走去。

    走到坟墓跟前的安小米双膝一并,雨伞飞到了几米之外,跪在泥泞的风雨里,除了大滴的泪珠混合着雨水往下流淌,没有任何声音,此刻的她已经哭不出声来了。

    安家的人这个时候才知道她已经在家里闹腾到嗓子哑了。

    安家最具权威的老太太,迈着坚强的脚步在安小军的搀扶下走到安小米跟前,老太太缓缓弯腰在安小米的肩上轻轻揉着,直到她缓缓转过脸抱着老太太的腿,脸埋进老太太的膝盖里,抽搐了良久。

    老太太摸着她的头,嘴唇抖了抖,说,“回家吧!我们都不怪你和阿城的,你妈妈这病在治疗中本来就是有风险的。”说完后,老太太看着那座整齐的坟墓,说:“蓉蓉啊!你也算是了了很多心愿了,在我们安家这么多年了没让你这个城里的大小姐过过一天好日子,还是你姑娘有能耐啊!都让你出国了,你安息吧!好好歇歇吧!”

    安小米当然听明白了,老太太和老爷子怕太多的事情都不知道吧?!

    身后除了安家的人,便是来自江城的一群人,他们都穿着青一色的黑色大衣,此刻整整齐齐的朝着方蓉蓉的坟墓深深鞠了三个躬。

    尔后,杨晓晨才轻轻推了推陆弈城的胳膊,用下巴指了指安小米的方向,“去,把她弄起来。”

    见陆弈城的眼里是担心的神色,杨晓晨蹙着眉,说:“放心,这个时候她不会撒泼打滚的,她知道孰轻孰重的。”把老头子、老太太当场气死了,她安小米可就成了真正的千古罪人了,那么方蓉蓉在安家的好儿媳名誉一瞬间就会成了安平镇的笑话,她这个孙女也就成了安家的耻辱了。

    亦或许安家老爷子、老太太早都知道了安小米不是他们家的血脉,只是源于他们的善良和仁厚,还有顾忌着他们安家在当地的颜面才不把这层纸捅破都有可能的。

    果然,听了老太太的几句念叨,安小米也不再抽搐了,只是肩膀还在不住的抖动着。

    闫子龙给陆弈城打着伞,两人走到老太太跟前,陆弈城对着老太太毕恭毕敬的颔首,沉沉的声线,“奶奶……”

    老太太是明事理的人,“嗯~”了一声,说:“带小米和大家回家吧!”

    “好。”陆弈城弯腰把安小米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当着那么多陆弈城的人和安家的人的面儿再哭闹了。

    只是大雨滂沱中的泥泞之路实在是不好走,老太太被安小军背着,起初老太太还不让孙子背着非要自己走,被大家给说了几句便只好让孙子背着下了山。

    而陆弈城横抱着安小米在怀里,头顶是闫子龙举着雨伞,他担心老大能否走稳了,那么泥泞不堪的小径普通人空手手走不好。好在他们当中大多数都退役军人,所以如此路径对他们来说是小儿科。

    杨晓晨也被姚峰给强行背着跟在他们身后,杨晓晨在姚峰的腿上踢了一脚,说:“你可把我背好了哦!摔着了,哼哼~”

    姚峰在杨晓晨的屁股上捏了一把,“乖点哦!把我自己摔了都不可能把你摔了。”

    “那可不一定。”杨晓晨在他的背上嘚瑟着。

    一行人都小心翼翼到了山下的公路上,便准备上车回安家。

    就在大家都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听见杨晓晨“啊……”的一声尖叫。

    此刻姚峰就差一步到公路上了,可是脚下却被石子拌了下,一个前后左右的大幅度摇摆,好在姚峰的思维是非常敏捷的,首先想着是背上的杨晓晨不能有事,便把重心放在了前面直接倒在了地上,而杨晓晨却被一个大手给捞走了,完好无损的杨晓晨靠着汪翰的胸口错愕的张着嘴巴。

    而姚峰却华丽丽的趴在了地上,要多么狼狈就有多么的狼狈。

    可是这个时候谁敢笑?人姚峰现在可是江城的名人了,明着是城北管委会的二把手,暗着操纵者一个巨大的金融猎头公司,有人推算最多十年不到的时间里,姚峰将会是江城或者b市的第一把最年轻的交椅。

    如此丢脸的一幕怎么可以被人看见,被人笑了?已经将安小米放进车子里的陆弈城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是汪翰捣的鬼才怪,便吩咐几位愣着的人,“还不赶紧把姚主任扶起来。愣着做什么?”

    几人这才回神,“哦!是。”

    随着姚峰被人扶了起来,杨晓晨这才推开满眼都是挑衅的汪翰,也上前扶着姚峰的胳膊,“姚峰,你没事吧?我看看有没有摔到脸。”亚刚来血。

    姚峰一个帅呆了的姿势抹了把脸,看着杨晓晨,“你没摔着吧?”

    杨晓晨给她转了转,“没有没有,你看我身上一点泥巴都没有,没事了,你车子上有衣服没?赶紧换套衣服吧!”

    没等姚峰说话,汪翰闲闲的说:“她当然不会有事了,没看谁在这里了。”说着,那货唯恐天下不乱,对着杨晓晨挑了挑眉,“口水都糊了我一脸。”说着对着姚峰抹了把脸,眼神还特意表示特别嫌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