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梧桐斜影 作品

第144章真是情人比老婆好啊!位兔兔的巧克力加更合并

    警局里,陆弈城和孙局交涉,“人先放了再说,反正你们破案的水平,你们自己清楚,一时半会儿是解决不了的。”

    孙局摸着额头的汗渍。瞪了眼陆弈城,“你就知道为难我,谁体谅我了?这事儿说大了人命关天的事情。”说完,孙局探着头到陆弈城的面前,“你知道那个姓万的女人是谁吗?”

    陆弈城摆手,“我不管她是谁,我只要听你们破案的结果。会所的员工,难道你们的案子没有一点点进展就这么把这些人给关着?还有我老婆,今晚我必须领回去,家里还有三个娃了。”

    孙局和姜处俩人等陆弈城的怒火消停了点后才说:“你,不能乱了阵脚,不就是把你那小媳妇给关两天嘛!好吃好喝伺候着了,你还是想想如何解决掉医院那两位了。”

    汪翰急匆匆进来对孙局和姜处点了个头。“事情是挺棘手的。”说着,他拔下耳机把手机递给孙局长,“我家老爷子电话。”

    孙局长接听完汪翰父亲的电话后,微微蹙眉站了个非常标准的站姿,说:“明白、明白、明白,属下这就办。”说完看了看汪翰,那货丢二郎当的趴在陆弈城的耳朵上嘀咕着什么,对着孙局长摆手。表示不接了。

    孙局收完线看向两位,说:“上面说了,可以担保,但是你们的人随时到局里协助调查,但是……”

    陆弈城蹙眉。“要留一个人?”

    孙局长点头。“正是。”

    陆弈城一听就想掀翻桌子的节奏,可是他还是压下了情绪,说:“这个,好商量,您现在让人过去到会所里做详细的记录统计,明天正常营业,所有参与打砸抢的顾客,给我统统抓起来,你们审不了了就交给我和汪二来审。”

    汪翰挑眉。“这个活儿我顺手的很。”

    孙局长邹眉,额头的汗渍始终没停的滴着,她怎么能够头不大了,两头都是爷好咩?医院里那两只都是有身份的人啊!便瞪了眼汪翰,“你小子不捣乱会死吗?赶紧想想把谁留这里了堵住那帮人的嘴再说。”

    汪翰一个邪恶的坏笑,对孙局长说:“他们还有个合伙人叫杨晓晨,半个小时后到达机场,您不妨可以让人给从机场直接抓到这里来。反正她就一个单身没娃没什么,家也在蓝槟开发区那边没什么事儿。”

    “噗~”陆老大直接就被汪翰那货给逗笑了,瞪着他,“你确定你不会被人拉进黑名单?”

    汪翰挑眉,“不一定。”

    孙局长此刻愁得想撞墙,可是这两位爷还有功夫在这里扯嘴皮子。他蹙眉看着汪翰,一本正经道:“你小子可别忽悠我,刚刚提供的那条线索实属?”说着看向陆弈城。

    没等陆弈城说话,汪翰大手一挥,“这事儿多大了,人命关天啊!孙叔,我以一名职业军人的素质和高级首领的人格向您保证,的确如此。”

    陆老大现在闲闲的看着几人也不说话,他现在就是只要把他家小米放回家,把那几个无辜的员工放了,其他人,汪翰都这么说了,管他什么事儿了。反正汪翰有的是办法了。

    边上负责调查此事件的姜处长对局长大人说:“的确还有个合伙人,叫杨晓晨,正在瑞士回江城的飞机上……”

    孙局长一听,“那还不赶紧去机场抓人来。”

    陆弈城直挑眉,怎么觉得孙局有点像他的气势了,不过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敢说出口,估计孙局直接把他家小米关个十天半个月再说了。

    汪翰唇角掀了掀,对孙局长竖了个大拇指,“孙叔英明,不过此人还是交给我来替你们审吧?那女人顽固不化,你们的人不行。”

    “滚,警局是你们玩家家的地方吗?”孙局一听便怒了。

    汪翰站的笔直笔直的对孙局长敬了个礼,“不交给我,你这事儿根本就没有头绪,你这老头子一点都不领情。”

    孙局长摆手,“一边待着去,人抓来了再说。”

    杨晓晨和姚峰一起都来了警局,而看到的是店里的人都在挨着录口供。安小米和lily俩都在里面便问陆弈城,“那,店里谁看?”

    “你们的店快砸的差不多了,开什么门。”陆弈城说完便对孙局长他们说:“赶紧弄弄结束,重点不在他们这里,在医院。”

    孙局长开门见山,对三位负责人非常官方的口气说:“事情在进一步调查处理当中,包括你们店门口的打砸,都在处理中。这几天你们人要做到随叫随到,配合警局调查此事,明天工商、质检部门也要进入调查。现在你们三人当中留一个就行了,其他人都可以先行回家了。”

    三个女人当然是争先恐后留下了,这个时候是考验他们三人最团结的时候,可是陆老大却对局长大人飞去了几把大刀眼,说好的留杨晓晨的,可是他怎么可以征求她们的意见了。

    杨晓晨瞪了眼安小米,说:“是这,反正我们这属于刑事案件,我留下来配合孙局的工作就是了。”说着,她看向孙局长说:“我想您的人不会对我动粗吧?”

    孙局长使劲摆手,“不会不会,杨小姐严重了,刑事案件调查清楚就是了,再说我们是文明执法的,哪里需要严刑逼供了。”

    杨晓晨点头再看看安小米,说“听见了吧!人家又不会对我严刑逼供,你担心什么了。我留下来看看案件的过程和会所里的细节,说不定会起到什么好的作用了。你回去要照顾三个娃了,完了和lily配合医院那边的事情吧!”

    时间不等人,医院里她们两位老板还未曾谋面了,事发到现在都是季哲和汪翰在处理。

    鉴于杨晓晨要留下来配合调查,姚峰紧紧皱着眉心看向孙局长,说:“孙局,我姚峰,她是我~未婚妻……”

    “前妻好不?老兄,这里怎么可以说假话了。”汪翰不紧不慢的拆姚峰的台。

    姚峰由于紧张杨晓晨受罪所以也不顾及场合和身份了,瞪了眼汪翰,“管你屁事。”

    出了警局,安小米对会所的员工说:“我和lily先去医院安慰下患者和家属,然后再去会所门口看看。你们都回去好了,大家都放心这事儿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的,不会有事的。可以正常上班的时候通知你们,这几天的工资一分不少照发。”

    陆弈城听完安小米的话,说:“是这,所有员工和你们老板一起去会所门口,给那些闹事的一个说法,完了你们各回各家,等候上班的通知即可。”

    安小米看向陆弈城,“我觉得先去医院看看比较合适。”

    陆弈城揽着安小米的腰,“听我的,医院有季哲在处理,先把门口的事儿解决了。”

    “一米晨晓”女子会所门口,一群没了形象的富太太们一听说老板来了哗啦把安小米围了起来,就差手指头戳进她的眼睛里了。

    “我说安总,你看着一幅良家妇女嘴脸怎么可以做这种黑人的生意了,赶紧给我们退钱……”

    “就是的,看着人五人六的,竟然做这种伤天害理的生意坑人了,退钱、退钱……”

    “……”总之各种喊着退钱的,动手的,挽袖子的,一点平时的高贵样儿都没有了。

    有个五大三粗的胖子,听说是个乡下来的暴发户,由于在老家乡下种地、养殖发家后就和她老公来江城做大生意了,如今有钱了,也挤进了江城的名流圈子可是自己的身材一日肥过一日,老公有了钱就到处朝三暮四了。所以土豪肥婆就被圈子里的几个富婆领着来了“一眯晨光”减肥、美容。

    安小米对于这位带着泼妇性格的肥婆记忆忧心,第一天来就双手叉腰,说:“小安啊!你只要把我变得和你的腰一样细,今天姐姐就给你扔个一千万。”

    那时候,安小米笑着说:“姐姐,这魄力真是让小安受教了,不过您要减肥咱们就得签署一个减肥的协议了,今天不急着砸这么多钱的。”

    肥婆是店里最大的会员了,三次后,她对各方面表示满意,人虽然粗线条了点但也热心,觉得自己满意又给他们介绍了好几个富婆来消费。

    而偏偏出事的时候,肥婆就在隔壁的房间里蒸减肥瘦身垫。这下不得了了,她本来就泼辣,是江城贵圈里出了名的悍妇好么!

    悍妇挽着袖子,指着安小米的鼻尖,“小安,我可告诉你,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的。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先把我的一百万给我退了,还有我那几个姐们的都退了,咱什么都不说。不然,哼哼~”悍妇哼哼了一声看了看其他几位妇女。

    安小米一出声解释,一帮子女人就恨不得指头戳进她的眼睛里,还有动手打人的动机。

    几个员工和lily心跳到了嗓子眼里,看着一脸匪气的陆弈城,lily吞了口唾沫,“陆总……”

    陆弈城一个手势示意她们几个不要说话,他在观察那个悍妇和她的同伙。那个女人叫贾春梅,他早几年就听说过,江城上流圈里的泼妇,但是此人比较讲义气。

    眼看着悍妇就要把安小米给推到了,陆弈城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进人群里,长臂一伸将安小米揽进臂弯里,看着悍妇和几位老贵妇,看似非常的绅士风度对她们微微颔首,其实眼里已经是戾气满满的了。

    如神帝般的男子突然间降临在几位老贵妇的面前,径直使得她们惊呆了那么久,久的是有人喊了声,“你们大眼瞪小眼就可以解决问题吗?赶紧退钱,我们什么都不听。”

    陆弈城观察到是悍妇在领头,便对着她微微颔首,“贾女士,好久不见。”

    贾春梅多少是听说过贵圈了几位神龙不见其首尾的年轻新贵后辈可畏,而其中以京城四少之一的陆弈城很少参加他们那些无聊的晚宴什么的,即使参加也轮不到她这种肥的跟猪似的老女人近身说话的机会。

    后来,听说那个有两道通吃能耐的某人就是“一米晨晓”小安的老公,又有人说是情人,总之个各种版本都有。

    人家结婚、生娃,他们自认为自己很土豪的贵妇了,其实在陆弈城的眼里就是一群浅薄的无名小卒而已,才不邀请他们了,所以对于这神奇的传说不完全清楚。

    不过对于贾春梅那样的老贵妇们只关心钱和脸,男人能否彻底拴住,家能否守住全靠老脸和身材了,可是实在拴不住了老公的人,钱得有吧!

    一百万了,她们自己用去了一些,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他从中能得到的好处,贾春梅自然心里明白的很。反正她有的是人罩着了,怕什么。

    贾春梅肥的吊在胸前的下巴动了动,看着陆弈城不知道说什么了,被惊呆了秒秒钟后才,“呵呵~”笑了声,“这不是京城四少陆先生吗?”说着对身后的一群女人说:“食天下的老板。”

    陆弈城敛了敛眼帘,“还有一个身份是安小米的丈夫。”他把后面的丈夫两个字要的极重,而且提的极高,足以全场的人听得到。

    贾春梅的肥膘又一次由于吞口水而动了动,“陆总,是这样子的……”

    陆弈城一直揽着安小米的腰护在胳膊底下生怕被哪个不长眼的个伤着了,凤眸微眯看向贾春梅,看的女人往后退了几步。

    而陆弈城却伸出一个阻止肥婆说话的手势,说:“如果查出来会所里所用的材料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么你们的钱双倍奉还,如若没有,你们依然要求退钱的也照样退还。如果现在事情没有查出来真相的时候要求退钱的、打砸闹事的暂时都交给警局统一处理。钱,一分不少。”

    陆弈城说完看着贾春梅,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说:“贾女士,要我替你给苏总打个电话到警局去保全吗?”说完,陆弈城往贾春梅的跟前贴了几步,“不过,估计苏总这个点儿正在给您那小儿子庆生吧!您可真是宅心仁厚的~这都可以不管不顾却帮着别人瞎闹腾,不知道苏总知道后会做出如何反应了?”

    贾春梅听着陆弈城的话,脸色起初由羞红变得发白,到最后的铁青。

    陆弈城嘴里的苏总就是肥婆的老公苏易发,人如其名,精明老狐狸一枚,曾几次想找陆弈城打上关系可惜无路可投。

    现在找了个小三儿,不久前生了个儿子,陆弈城刚刚在包围圈外面的时候收到休息,贾春梅的丈夫苏易发正在他们的食天下旗舰店里给小三的儿子庆生了。

    悍妇贾春梅当然爱面子了,年轻的时候陪着老人吃苦打天下,如今有钱有地位了可是她只生了两个没用的女儿,所以重男轻女的苏易发的众多情人当中的一个生了儿子,她这又肥又悍的泼妇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可是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了,现在陆弈城都知道了那么圈子里估计很多人都知道了吧!

    贾春梅豁出去了,反正她现在必须的有条路子,在苏易发不得已的时候还会想起她这有利可图的正室而回家求她。

    如此一想,贾春梅挺了挺腰板,看着陆弈城,“陆总,我可是摸爬滚打过来的人,你不要拿进局子来吓唬我,这事儿本来就是你们的错……”

    陆弈城显然耐心已尽,起初他之所以那么说想着把贾春梅拉过来,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便对着包围圈外的姜处长一个手势,“凡是参与在这里滋事、挑衅,打砸抢的人悉数带走。”

    一群有身份的老贵妇就这么被警察给扭到了警局调查。亚大乒技。

    金海岸的家里,陆弈城一脸黑线的进了大门,安小米小跑着跟在陆弈城的身后。

    一楼的客厅里传来安妮和安安的咿呀笑声,听着也是其乐融融。

    安妮抱着安安在走来走去的转着,像极了一个温暖的母亲,在看到陆弈城时愣住不知道说啥了?可是当她看到陆弈城身后的安小米时,愣了下不过很快就对佣人说:“快快快,给先生和夫人盛饭菜。”

    陆弈城由于生气,路上接了一路的电话,此刻脑子里是各种凝团,所以进门也没搭理安安,更加没搭理安妮,直到听到安妮说话,他才眯了眯眸子,看向安妮怀里的安安,再问道:“你怎么回江城了?”

    安妮说:“这不是听说你们家里出事了就赶回来了嘛!”说着看向安小米,“小米没事吧?”

    安小米除了第一次见安妮的时候对她有点好感外,自从三只萌娃庆生那天,安妮第一次到金海岸来。那一次安妮看她的眼神太复杂了,那种,怎么说了?就是女人的第六感觉,觉得她的眼里除了嫉妒还有某种说不上来的东西,使得安小米把那种说不上来的东西定义为杀气,今天几个月后再次见面,那种感觉太明显了。

    虽然安妮对陆弈城说话的时候始终是柔软的,温婉的,对乔锦年老两口、对孩子们都是很好的,可是,作为女人,她觉得不对?! 360搜索 :闪婚惊爱 更新快

    安小米眨了下眼睛,“没事,这不是好好的么!”说着走近安妮接过安安,说:“给我抱抱。”

    一脸黑线的陆弈城此刻看着对他挥舞小手的安安而已不那么匪气了,伸手,“来,粑粑,抱抱~啵啵~”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几口,逗得安安咯咯地笑,一副父女情深的画面,任谁看了都会羡慕!

    安小米怀里的女儿被陆弈城抽走后,她只好笑着看向安妮,“哎?婶儿和叔叔他们了?陆健和陆康了?”

    安妮笑着用下巴指了指楼梯,说:“在楼上,一群人安顿俩个家伙洗澡睡觉了,就安安不睡,就要坐这里玩儿。”

    安小米笑着说:“安安,习惯她爸爸了,弈城不在的时候闹得我想吐,真是情人比老婆好啊!呵呵~”

    已经抱着安安进了餐厅的陆弈城喊道:“谁有情人了?”

    安小米皱着鼻子,“当然是你了,把你小情人哄睡着了哦!我上楼去看看那两个家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