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斜影 作品

第141章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方蓉蓉的手术结束后直接被送进了高危病房进行观察,如果没有不良反应就完全可以送到因特拉肯镇的疗养院进行疗养恢复了。

    恢复疗养期间留一个人就可以了,他们住的是瑞士顶尖的皇家级别的疗养院,安全措施一流,医生和医疗技术一流。当然,费用也是一流的高。

    就在陆弈城和安小米他们抱着三只孩子跟瑞士那边的朋友交代方蓉蓉的后期恢复疗程的时候。陈紫函在两位保镖的簇拥出了江城机场。

    其中一位年纪较小的男子上前拉开一辆已经泊在停车位的车门,对陈紫函毕恭毕敬道:“初晨小姐请。”

    陈紫函上车后,取下墨镜,微微蹙眉,“他怎么没来接我?”

    副驾驶的男子说:“对不起初晨小姐,林总正在和人谈事情不方便来接机。”男子说完便吩咐司机道:“老张,直接到皇家盛典大酒店门口。”

    陈紫函一听皇家盛典几个字便邹起了秀气的眉心,“他怎么能让我住进皇家盛典了……”

    男子说:“初晨小姐稍安勿躁,这是林先生的安排,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陈紫函只好闭嘴不言,她接到陆弈城倾巢出动的消息后就给已经回国的林一横请示,她要回江城。

    所以林一横专门从上海赶到江城来和她汇合的,而他这次直接大摇大摆的选择住在皇家盛典大酒店。

    可是。陈紫函的想法不是回来耀武扬威的,她把陆弈城的路线已经全部弄清楚了,在他们不在江城的这几天,她先去看望陈绍斌然后再陪同林一横秘密见一个人。

    尔后在陆弈城和安小米回到江城的时候她就刚好前往瑞士见方蓉蓉。

    这些行程和事情及细节她都计划好了的,可是林一横这么一弄,不出几分钟陆弈城就知道她在江城了吧!

    皇家盛典的西餐厅里,竟然是林一横和连颢在谈事情。

    林一横的众多女人当中唯独这陈紫函是得宠时间最长的,坚持了半年之久。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听说林一横为了陈紫函把他那个不分场合就大闹场子的正室已经收拾了好几次,而且谈生意不避讳基本上是走哪儿带哪儿,唯独这次回国没有带她回来。

    看得出来陈紫函在林一横的面前也是如履薄冰,每一步都非常的小心翼翼,唯恐惹怒了他。那么她的保护伞也就没了。而林一横大不了再找一个替补就是了,反正他有的是钱,不缺找不到女人。亚叨名技。

    一出电梯就知道是西餐厅被包场的节奏,安静的只有那潺潺流水般的小提琴曲的演奏。陈紫函在门外微微蹙眉愣了一小会儿,那种悠扬的曲子如昨日重现,而实际上她已经离开大半年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越走越远再也回不来了。

    当然,她也明白今天的包场不是为了迎接她的到来。昨晚她告诉林一横自己的想法时,明显的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悦。可也只是须臾后便说,“那好吧!你回来吧!我明天一早就去江城,在那边等你。”

    如此一想,陈紫函抬脚跟着林一横的保镖进了西餐厅。

    只见偌大的餐厅里只有林一横和一位惊艳又矜贵的男子,而那男子的身边坐着一位年纪稍大但气质和风韵都无人能及的女子。

    陈紫函愣在了门口,那个男子她确定自己没见过,可是那个侧脸的女子万一认识怎么办?所以,她紧紧咬着唇犹豫不前。

    面对着门口的林一横起身不高不低的声音,“函函,愣着做什么,过来给你介绍两位朋友。”

    陈紫函这下是想躲也躲不过去了,便咬唇走了过去,好在那位气质非凡的女子她并不认识。

    连颢在江城的贵圈里是神龙不见首尾的人物,或许陈紫函听过其名并未见过其人,而陈紫函对于连颢来说是个无所谓的人物,抛开市长千金的光环和大街上的众多女人一样,所以他也没有惊诧的目光更没有鄙夷的看不起她。

    而那位女子只听林一横介绍名为连雪,两人都是点头打过招呼就坐。

    林一横继续和连颢谈事情,陈紫函和连雪低头吃饭,偶尔为两位男子切块牛排,倒杯红酒。

    陈紫函算是听出来连颢和林一横谈话的内容了,连颢收购了江城的金海岸码头及输运。想向世界码头大亨之称的林一横求取经验在国内、江城第一家走内陆港口运输和旅游开发,学习欧洲的管理运营模式。

    陈紫函无意瞥了眼林一横,而与此同时林一横也在看她。

    林一横明白陈紫函眼里的东西,所以并没有当场答应给连颢任何承诺,只是泛泛地说:“连少,今晚到你的码头去玩一把?”

    连颢挑眉,“求之不得。”尔后看了眼一直从头到尾不说话的陈紫函,再看看林一横,“不过~有陈小姐陪伴就不用连某人给林少安排美女了吧?”

    陈紫函抿嘴淡笑,看向林一横,说:“我,可以回避!”

    林一横看了一眼连雪,说:“美女就给你自己留着慢慢享用好了,今晚我和函函包下你的三号游轮的顶层,有重要客人。”

    连颢点头,“好。”

    送走连颢他们,林一横直接拉着陈紫函去了房间,一进门便将她直接压在地毯上就开始宽衣解带。

    陈紫函也没有拒绝,她好像越来越痴迷林一横带给她的那种快感了,一场翻云覆雨过后,陈紫函搂着林一横的脖子,气若游离的说:“一横,我下午想去看我爸爸。”

    林一横看着她媚眼如丝的眸子,唇角邪笑,“今天下午?你确定可以?”

    陈紫函瞪了林一横一眼,“反正我就是这么安排的。”

    林一横意犹未尽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好,你先休息会儿,一会儿我让人送你过去。”

    陈紫函到了荷兰后才知道自己的竞争有多大,在她完全了解了林一横的林氏家族后她更加知道,即使给林一横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女人都不知道挤破了多少女人的脑袋了,她当然知道她成不了林太太,这种林一横给她的荣宠和机会不会持续多久。

    所以这大半年来,陈紫函没少下功夫,总之功夫不负有心人,林一横真的对她比对别的女人好。

    但是,她也明白不能得寸进尺,要懂得进退有度。在林一横抛弃之前得有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才可以,钱就是关键。其他的,听说凡是和林一横分手的女人都是乖乖拿着钱滚蛋的,死缠来打的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而她不但想要钱,还想要在她得宠期间让他帮她完成两件大事,可是奇迹的是她发现了林一横的一个秘密,他在替代他的家族产除陈义家族的世家体系和关系网。

    所以,整陈烈就根本不用她自己费吹灰之力,那么扳倒陆弈城,把安小米和方蓉蓉踩到脚底下,她还是得见一个人。

    如此一想,陈紫函抬起柔若无骨的手指在林一横的胸前画着圈圈,“一横,我们晚上要见得客人很重要吗?那,我是不是得好好打扮下啊?”

    林一横蹙眉,“打扮那么好做什么?”

    陈紫函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当然是给你林大少撑面子了。”说完,她撒着娇,娇滴滴道:“除非,你不打算带我去喽?”

    林一横继续手上的动作,“怎么可能少了你,今晚要见的人……”林一横在她的胸前狠狠地捏了下,“也是你想见得人。”

    陈紫函在林一横的首先写了个穆字,看向他的眼眸,“嗯?”

    林一横在她的屁股上捏了捏,“既聪明又笨的,你说……我该再怎么好好疼你一顿,嗯?”

    陈紫函故意憋着嘴,撒娇、饶讨、讨好林一横,“哎呀!你这人,让人家好好休息会嘛!还要去看我爸爸了。”说着她就拉下了满是愁容的脸,可怜兮兮道:“住这里,谁知道会不会被人算计了呢?!”

    林一横捏了捏陈紫函的鼻尖,“放心,你只要处处听我的安排,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就怕有些人不往进钻,我林某人可是布了个大大的网呢!哼~”

    陈紫函猫咪般窝在林一横的怀里,说:“这个我当然的听你的了,可是,就是不知道穆少会不会和我们合作了。我爸爸的事情当时和他闹翻脸了,还有一点特别的难办。”

    林一横看着陈紫函的眼睛,“一丝一毫都得告诉我。说?什么?”

    陈紫函说:“穆少是陆太太的前男友……”

    “哈哈~”林一横一声大笑,“早都调查过了,女人如衣服,在利益面前,前女友算什么。”林一横说这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顾忌她陈紫函的感受,他不是不明白一个如此身份的女人听了他这话的感觉,可是那又怎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罢了!他林一横在她陈紫函身上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听几句难受话又如何了?!

    不过表面笨笨的稀里糊涂的陈紫函心里明白的很,她还是娇做难过的给林一横撒了个娇,“哎呀!你这人把话非要说的这么透明吗?人家会心碎的啦!”

    林一横这次并没有顺着她的外笨,而内心及其有

    潜质的狠毒和心机往下走,而是看着不着寸缕的陈紫函,表情瞬间跟谈判桌上衣冠楚楚的林一横似的,实则此刻的林一横也是未着寸缕的,说:“你一会儿看你父亲的时候,拿着录音笔,借机问问他的案件中穆靖宇最能使我们拿得住的把柄,还有你父亲和陈义家族关系密切时,关于陈家的一些拿不上桌面的东西,对我、对你都非常的有利。”

    陈紫函敛了敛眼帘,点头,“可是,一横,穆靖宇的母亲的意思是不能连累了她儿子,意思很明显是借我们之手扳倒陆弈城即可。”

    林一横,“哼。”的一声,“她一个惊弓之鸟而已,游戏规则不是她说了算而是我,是我林一横。”

    陈紫函抿了抿唇斟酌再三说,“可是,要是把穆靖宇暴露在陆弈城的明面处的话,她答应我的事情一件都会没了不说,还会连累到你的一横。”

    林一横蹙眉,“黎文慧女士答应给你什么了?”

    陈紫函敛着眉眼,弱弱的无辜的说:“也没什么了,就,就是给我一笔养老金而已了~”

    林一横在陈紫函的柔软上狠狠捏了一把,“我还整天夸你是公主出身就这么点出息啊?我林一横的女人,哪一个缺钱花了?

    郊区的劳教所里,陈紫函和陈绍斌隔着玻璃墙,拿着听筒。

    陈绍斌看似气色很好,他第一句话便问陈紫函,“死丫头,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了?我这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了……”

    陈紫函看了看不远处的小预警,便对着陈绍斌一个乖巧依旧的笑脸,甜美的声线,叫了声,“爸爸!”

    接到季哲电话的陆弈城,听完季哲的汇报后,微微蹙眉,片刻便说:“你先不要出面,晚上让人给林一横和陈大小姐送上一份大礼,你给看着安排好了,记着一定要把戏演好了。”

    正说着,京城里打进来的电话,陆弈城微微蹙眉,对季哲说:“我这里有个重要电话进来,你先去着手办吧!”

    陆弈城收了季哲的线后接进来的是陈义和陈夫人的电话。

    接听完陈义的电话后,陆弈城说:“我知道了伯父,明天我和小米直接到达京城就好了,见面了再详细说。”

    安小米见陆弈城接了几个电话后脸色特别的不好,便上前看着他的眼睛问道:“怎么了?不会我们走了两天就发生什么事了吧?”

    陆弈城揉了把安小米的头,“现在就让改签下证件,我们和孩子飞往京城。”

    汪翰由于刚刚下海经商,在江城的“埔寨”小吃即将开业,再着姚峰和杨晓晨整天腻歪在一起他看着都烦便带着安小军先回了江城。

    杨晓晨和姚峰还要在瑞士玩几天,也就顺便在照顾几天方蓉蓉他们。 [$].com

    送他们一行人离开的时候是瑞士的夜晚八点多,正好到达就是翌日的上午。

    看着回国的航班起飞,姚峰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拉着杨晓晨的手,“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杨晓晨嚷嚷道:“哎?姚峰,你干什么啊?你要带我去哪里啊?我对伯尔尼不熟悉哎!”

    姚峰招手,来了俩出租车,他拉开车门把杨晓晨塞进去,自己弯腰坐了进去,对司机报上地名后才对杨晓晨说:“去了就知道了。”

    美丽的类似于夜巴黎的广场,灯光闪烁人并不多,可是随着喷泉和烟花升起的时候,人渐渐多了起来。

    杨晓晨仰着头看着美丽的各式各样的烟花,竟然忘记了她和他已经被人群包围了起来。

    姚峰已经将她搂进怀里,声音极度温润,“喜欢吗?”说着一条冰凉的项链戴在了杨晓晨的脖颈上,双眸如星空般璀璨,看着杨晓晨的眼睛,说:“我用了一百一十一个弹壳做的项链,晓晨,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