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183章未及说声再见

    冇城民政局,离婚登记处。

    方致远和周宁静坐在等候区的长椅上。

    他们前面,还排着不少人。

    这是他们第二次来这,上一次,是老巴和海莉离婚那天。真有意思,相隔不过大半年,上回来劝和的模范夫妻,这一回,他们自己来办离婚手续了。

    横亘在生活中的那些问题,他们解决不了,也疲于解决,除了分开,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决定离婚,还未前来办理手续前,这之间短短数日,两人不是没有犹豫过,尤其是方致远。

    在独山村参加明远葬礼期间,他给远嫁东北的妹妹方清云打了电话。妹妹比他还悲观,还在和婆家斗智斗勇,顽强抵抗,拒不生二胎。

    方清云只道婚姻无趣,只恨自己心肠太软,还恋着丈夫的一点半点温存,孩子呢,又还小……如此种种,是想离却又不能离。等妹妹吐槽结束,他才提起自己即将和周宁静离婚。

    方清云那头愣了半晌,才道:“到底还是要离……行吧,爸妈那边你也打个招呼,你放心,你打完招呼,思想工作我来做,我能说通他们的……孩子跟着嫂子是对的,一个是为孩子好,再一个,总要为嫂子想想……当妈的要没了孩子,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方致远听完妹妹的话,自是感慨,回冇城后就回了一趟老家齐镇,当面跟父母汇报了离婚的事。

    儿子儿媳闹离婚不是一两天了,方富老两口是有思想准备的。再看儿子,日渐憔悴,如果离婚真的能让他解脱,离了也罢。加上方清云又及时劝慰于大敏,哥哥是如何出轨在先,如何不占理,即便打官司也无胜算,反弄得颜面尽失等等,再顺着说下去,说房子还可以买,哥哥以后也一定会再成家……

    于大敏嘴上多有抱怨,骂骂咧咧,却见方致远一脸颓然,想来他心里也不好受,只强忍了。

    于是,于大敏这一肚子心里话也只能跟女儿说,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在电话里,她一会儿指责儿子,一会儿又痛斥没露面的儿媳。待她的气撒完了,忽然问起柏橙的事。

    “妈,哥这还没离婚呢,你怎么……”方清云有些哭笑不得了。

    于大敏义正言辞:“这不是马上就要离了吗,要他真的和那个叫柏橙的情投意合,两人互相喜欢,那不是挺好吗?哎,妈还听说,听说这柏橙家底很厚,人也聪明漂亮,哪样不比周宁静强?”

    方清云听得直摇头,难怪都说千万别把婆婆当妈,这周宁静和哥哥离婚,也就意味着于大敏和她的婆媳关系即将结束,她和方家今后唯一的交集就只剩小周子了,离别在即,这于大敏对周宁静竟无半分不舍,甚至已经在给哥哥物色新的对象!

    方清云有些生气,只道:“那个叫柏橙的我又不认识!妈,你这也太那什么了吧,嫂子这就要和哥哥分开,和咱们一家人的缘分也是尽了,你就没有一点半点舍不得她?”

    “周宁静是个好儿媳,但是,她对我和你爸啊,不知怎么,好是好,但总是生分,我挑不出她的理,但也没感受到她的情分,这样的儿媳,你叫我怎么跟她亲近?我倒是想亲近呢,她给机会了吗?

    方清云唯恐激怒目前,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叮嘱于大敏放宽心,一切都会好起来。

    至于周宁静这边,虽不说心如死灰,却也不愿再做无谓挣扎,她告诉自己,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再心软,也不能再受任何人事的影响。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决定离婚的事她是谁也没告诉,包括王秀芬和周宁海。

    周宁静即将和方致远离婚的事,海莉是从老巴那里得知的,约周宁静出来谈了一次。见周宁静离意已决,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本该劝和,可这段时间,眼见周宁静和方致远的裂痕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多,无法弥合,也无从调解,她海莉一个外人,还能说什么呢?

    此时,离婚登记处的这对夫妻,沉默着,等待着。

    周宁海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进门。

    他看到了方致远和周宁静,迅速挂断电话,冲了过来:“都想好了?”

    那两人没说话。

    “要不是婶婶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这事呢!还没办吧,没办的话,就跟我走!”周宁海继续道。

    周宁静站起来:“哥,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都想好了。”

    “宁海哥,你怎么来了?”方致远也站了起来。

    周宁海皱眉道:“婶婶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来救火的。你们决定离婚,我能理解,但婶婶就不一样了,办手续之前,总要先跟老人家说一声吧,玩什么先斩后奏!”

    “我说了……我跟我妈说过的。”周宁静只是狡辩。

    “要不是她早上发现了你们俩的离婚协议书,你会说吗?”

    “哥,我之前没说,就是怕她瞎操心,”周宁静递过离婚协议书,“你看,我们连离婚协议书都签好了,就等敲钢印、领证了。这领了证,就都自由了,挺好的。”

    “那致远呢,你也想好了?”周宁海问道。

    周宁静指指离婚协议书:“他要没想好,能签字吗?”

    周宁海接了过来,看了几眼,刚才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了些。

    协议书上写着,房子和孩子都归周宁静,方致远按月给小周子抚养费。

    其实,从方致远出轨到现在,这对夫妻互相折磨已久。打过无数离婚官司的周宁海,对堂妹和堂妹夫这段婚姻的结局是早有预判的。他担心的无非是堂妹今后的生活。

    看着协议书上方致远的签名,周宁海抬头对方致远,给了他一个肯定和赞许的点头。

    “估计还得排一会儿吧,这几年吧,年底办离婚的特别多。好些在外地工作的,户口还在冇城的,都赶着 你所看的《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的 第183章未及说声再见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