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182章挣扎只是徒劳

    “那这样和离婚有什么区别呢?”

    方致远的这句质问,轰地一下在周宁静的脑子里炸开了。

    她愣了半晌,才道:“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

    “我说什么了?”

    “你说什么了,你说你要跟我离婚!”

    “宁静,要离婚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那我为什么要离婚呢?”周宁静注视着方致远,“你说啊,你说我为什么要离婚?”

    为什么……

    方致远苦笑:“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互翻旧账,互揭伤口的地步了。”

    “要不是你和柏橙乱搞,我会提出离婚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已经道过歉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什么试离婚,我就不该和你试离婚。是啊,你说得对,我们现在还不如离婚呢!早点离了,大家各过过的,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是啊,皆大欢喜!和我离了,你就可以和你的娘炮上司双宿双栖了!”

    周宁静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在颤抖,她举起手,想狠狠给方致远一个耳光。

    方致远凑过脸:“来,不是要打吗?你打吧,你也不是没打过我!”

    周宁静抽回自己的手,坐到沙发上,泪水瞬间涌出。

    方致远看到她这样,心里也不好受:“宁静,你说我们俩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呢?前面有几次,就叶枫的事,你给我很多建议,我特别受用,也很感动,我还以为我们能回到过去,我们可以重新把日子过好了……可结果呢,又是因为学区房,每一次都是房子房子房子,我头都大了。你就不能暂时先放下这一切,好好支持我创业吗?等我公司做好了,挣够了钱,什么样的房子买不到?”

    周宁静完全没在听方致远说话,只是喃喃:“这和离婚有什么区别呢?这和离婚有什么区别呢?原来你在这等着我,你早就想和我离婚了……我就知道你和柏橙还没断,你们怎么可能断呢?”

    “别这样,宁静……”

    “离吧,我们离婚。明天就去民政局。”周宁静缓缓抬头。

    ……

    待酒席散了,安汶和柏橙送走了众人。

    安汶才拉了柏橙问:“这半年我忙的脚不沾地,眼里心里就只有闹闹,一直没怎么过问你的事,你跟我实话,你和方致远是不是又闹出什么来了!”

    “安汶,你还是别过问我的事吧,算我求你了。”柏橙半开玩笑。

    “我听说他们俩离婚了?”安汶想了想,又道,“不对,是试离婚,对吧?”

    “是是是。你看,你不都知道吗?”

    “柏橙,他们试离婚什么的,你没参与吧?”

    “我参与什么了……这个建议是陆泽西提的,又不是我!要是我能做主,还什么试离婚啊,直接离婚不还一了百了吗?我看方致远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放不下周宁静吧。我确实是喜欢他,很喜欢,恨不得明天就跟他结婚。但他要是放不下周宁静,我就算最后跟他结婚了,又怎么样呢?你没听说过张爱玲的白玫瑰红玫瑰啊,我现在最起码还是方致远胸口的朱砂痣,挺好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一点,柏橙,做人不能太自私。况且这里里外外都是同学,有些事,好做不好听,最好呢,咱别做这样的事。”

    “好了,你赶紧回家吧,折腾了一天,你不累我还累呢。”柏橙露出些不耐烦来。

    安汶无奈,本还有很多话想说的,可看柏橙这样,哪还会听她的?

    等方致远再回到菲斯特的时候,大包厢内便只剩柏橙一人了。

    只见她端着杯酒,正自斟自饮。

    “他们都走了?”方致远问。

    柏橙摇晃着酒杯,点点头:“要喝点吗?”

    方致远坐下:“喝。”

    “你怎么了?没事吧?”柏橙从他的口吻里,觉察出了什么。

    “她要跟我离婚,明天。”

    柏橙一听这话,都快喜极而泣了,她喝尽了杯子里的酒,这才稳住了,慢慢问道:“离婚……你都想好了?”

    “由不得我想了。”

    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到了这一步,他还不想离?

    柏橙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你还是再想想吧。喝完这杯,我得走了。累了一天,想早点回去休息。你要还想继续在这喝,我让他们给你弄几个菜。”

    “柏橙……”

    柏橙笑着站起来:“致远,离不离是你的事,我给不了你任何建议,也不想影响你的判断。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在。”

    ……

    周宁静还在办公室,她又找出了放在电脑里的离婚协议书。

    再次修改、校对,打印了两份,摆在自己面前,都签上了名字。

    事到如今,她不想再犹豫了。

    她隐隐的,还有不甘心,还有对方致远的不舍,可这一切,似乎并没有意义。

    从柏橙回冇城开始,周宁静和方致远的婚姻就变了味。

    也许,身为方致远的“第二选择”和“备胎”,她当初决定嫁给他的时候,就应该要想见今天这样的后果。

    都说婚姻要磨合,可是,方致远本就对她的稀薄的爱,哪经得起生活琐碎的碾压?

    而生活这艘小船,也早不是她能控制的了。几个浪头打过来,早已迷失。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徒劳,包括试离婚。

    离了吧。

    明天就离。

    ……

    冇城人民医院,临终病房。

    明远等来了儿子明杭,他抓住儿子的手,表情瞬间平和。

    明杭的母亲刘素织静立一旁。

    明杭转头,和刘素织四目相对。

    从母亲的眼睛里,明杭读到了她想说的话。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明远即将永远离开他们。

    “妈,你也过来。”明杭轻声。

    母子俩一人抓着明远的一只手。

    明远的意识已不是很清醒,嘴角却始终挂着一丝笑容。

    明远走得很安详,是按照他的意愿,平和地离开人世的。

  你所看的《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的 第182章挣扎只是徒劳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