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77章炸了毛的婆婆

    此后一周,陆泽西和墨墨寻找投资人的计划受阻,应该是老齐暗中捣鬼,当下之际,恐怕只有破釜沉舟了。墨墨更是大胆提出由她和陆泽西两人拿下老齐手里的股份。陆泽西对自己的财力并无信心,只觉戚戚,却没有更好的办法。

    如果说墨墨对于一夜惊情的态度,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让陆泽西诧异、无措的话,如今,墨墨迎战老齐的勇气则让陆泽西叹服。墨墨简直是另一个他,不对,确切地说,她是一个升级进化版的他。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女人,有时候,甚至觉着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她。

    周末,方致远从广州回来。在广州的那家油烟净化设备工厂,他初步和厂家达成了协议,接下来需要解决的就是资金问题了。刚巧陆泽西和李成喝酒,李成酒醉后无意中透露方致远要问他借钱。陆泽西很纳闷,难道方致远不知道李成这边是高利贷吗?高利贷能碰吗?那么多年同学、哥们,好得能穿一条裤子,有什么不能开口的,不过三十万,陆泽西他们几个想想办法,总能帮方致远凑到的啊!

    “不过三十万?你说得倒是轻松。你别忘了,我们俩真要拿下老齐的股份,倾家荡产不说,搞不好还得负债累累,到时候别说三十万了,三万你都拿不出来”墨墨笑笑,“大家都是成年人,每个人对自己负责就好,你倒管得挺宽。方致远真的要去借高利贷,那也是他的事。你总说,为了你好是最伪善的话,你现在暗自揣测方致远的行为,在这瞎操心,也有点自以为是了。”

    “哎,墨墨,我发现你这叨比叨的,怎么有点想管我的意思?别说啊,你这架势,还真有点像周宁静。他就是这么管方致远的!”

    “他们俩什么关系,夫妻!我们俩什么关系,我管得着你吗”

    “对啊,我们俩什么关系”陆泽西看着墨墨,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开着玩笑,故意带着点猥琐。

    “滚!”

    陆泽西和老巴、明杭、毛峻几个商量好,大家都凑一点,也不戳破方致远想借高利贷这事,就说是入股了。商量好了,电话给方致远,他在安汶的咖啡馆呢,说是安汶也想入股,正跟他谈着。几个人便陆陆续续到了咖啡馆。

    安汶突然说要入股,方致远难免意外,而陆泽西几个人的举动,更是令他感动。多余的话,大家虽然都没说,可方致远不傻,他在资金上遇到的困难,想必他们全都知道了。只不过人艰不拆

    陆泽西和安汶一人拿了十万,这就二十万了,老巴、明杭和毛峻呢,三个人加起来凑了十万。海莉怀孕了,加上早就辞了工作,虽说和老巴离婚了,但她处在孕期,一干费用,还是靠老巴。这一点,老巴还算自觉。明杭呢,回冇城前就是个月光族,很少为明天考虑,如今父亲又病重,自然也没有多余的钱。至于毛峻,他倒是不缺钱,可在那个家里,他也没见过钱啊,要买什么都是问老妈实报实销,每个月虽也从工厂拿工资,可那点工资还真不够干嘛的。毛峻和胡古月商量过,想动母亲陈华美给的那五十万,胡古月说什么都不愿意拿出来,说什么这笔钱用着不踏实,不能动。这么着,老巴、明杭和毛峻都有些捉襟见肘,又想帮帮方致远,才凑的这十万。

    如此,三十万便凑齐了。方致远自然觉得受之有愧,凡投资都有风险,这些钱说什么都不愿意让他们入股,只说是借,还挨个打了欠条,象征性写上了利息,才稍显安心。他要真是一穷二白,朋友们这么帮衬,这情他自会大大方方受领。但是,他和周宁静明明是有存款的。一边是捂着钱不愿意拿出来给他创业的妻子,一边是不计风险、不求回报,差不多是把钱硬塞给他的朋友们两厢一对比,这颗心是又寒又暖。

    众人收了方致远的欠条,陆泽西才发现刘易斯不在咖啡馆,一问才知安汶和刘易斯已经分手了。这会儿,刘易斯人已经去了上海。唏嘘一阵,气氛变得有些憋闷和伤感。人人都有烦心事,谁又比谁容易呢?

    碰巧程虹送了闹闹来,每个周末,闹闹都会跟安汶呆一两天。孩子越长越像病故的徐子文,陆泽西等人看到这孩子,又都勾起很多高中时代的事来。说着说着,倒变成了徐子文的追思会。安汶听着听着就落泪了,要不是闹闹在身边,还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散去时,大家都是一脸凝重。

    方致远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周宁静还没有到家。她给他发过微信,说她在加班,要晚点回来。孩子呢,被王秀芬带到自己那边去了,家里显得空落落的。他洗完澡,便自顾自睡下了,半夜听到响动,应该是周宁静回来了。她轻手轻脚洗漱了才躺上床,只见丈夫闭着眼睛,也不只是真睡还是假睡。不过,她暂时对这些也不再关心,满脑子想的是今晚和付丽丽她们在sp会所时,她们说的那些话。

    周宁静其实没有加班,而是和付丽丽她们去做sp了。之所以瞒着方致远,是因为他们那几个老同学似乎对付丽丽很有些意见。她觉得丈夫过于武断,那些人的 你所看的《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的 第77章炸了毛的婆婆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