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51章摊上大事了

    在派出所里,柏橙见到了陆泽西。

    “怎么还惊动你了?”陆泽西脸上有几处红肿,努力睁大眼看着柏橙,听声音倒没什么大事,中气十足。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柏橙关切。

    “柏橙,你放心吧,餐厅的损失我会赔的。”

    “那都不重要!”柏橙顿了顿,问道,“你干嘛要跟他打架啊?听我们店长说,你和他就为一瓶酒,至于吗?”

    “你认识他?”

    “他是菲斯特的常客,又是冇城出了名的富二代,我能不知道吗?”

    柏橙口中的富二代就是陆泽西前妻的现任,叫田凯。

    今天晚上,陆泽西和田凯在菲斯特大打出手。陆泽西倒还好,不过田凯人在医院,伤得不轻。

    墨墨也在,她带着西亚整形医院的律师,在陪陆泽西做笔录。从墨墨口中,柏橙才知道陆泽西、田凯和潘瑜之间的关系。

    毕竟是在自己餐厅出的事,柏橙想去医院看看田凯,陆泽西一把将她拉住了。

    柏橙大概猜到两个男人的过节是因潘瑜而起,只是陆泽西自己不说,她也不便过问。

    “我只是代表餐厅去探望慰问一下他,多余的话,我不会说的。”柏橙说道。

    陆泽西这才点头道:“谢了。”

    怕是内里原委多有不可告人之处吧。柏橙记起那个夜晚,自己在大街上遇到酒醉的陆泽西。他平日里那副不羁的面孔下,竟也藏了沮丧、萎靡和疼痛。如今想来,大概正是因为潘瑜和他之间的那段过往。人人都有未能痊愈的伤疤,何必去撕开呢?

    高中时代,柏橙和陆泽西的交集是因为方致远。她也曾疑惑,性格几乎完全相反的陆泽西和方致远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一个桀骜、狂妄,看着无所畏惧,另一个则内敛、低调,活得小心翼翼。哪怕过去了12年,他们还是一样。

    看这情形,方致远怕是还不知道陆泽西和人打架的事?被陆泽西伤得不轻的田凯人正在一家私立医院,店长的描述虽然有些添油加醋,但包厢门口的狼藉和地上的血迹告诉柏橙,陆泽西摊上大事了,何况对方是有权有势的田家。

    田凯的张扬跋扈柏橙很是有些看不上,但不得不承认,人家确实有嚣张的资本。弱肉强食,本是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和田凯做包工头起家现在已然是房地产商的父亲相比,柏橙的父亲柏树林最多是个爆发户。

    别看陆泽西跟没事人似的,这会儿心里恐怕也在打鼓吧?

    通知一下方致远,至少,让陆泽西显得不那么孤立无援。柏橙犹豫着要不要给方致远打个电话,却记起周宁静已经回冇城。思来想去,给明杭发了个微信,简单说了一下陆泽西的事。

    方致远身侧,周宁静已经脱下睡裙,她紧贴着他的身体。可不知怎么的,她的皮肤微微发凉,他只感觉到一阵心悸。他很想回报她的热忱,可当他把她压在身下的时候,却渐渐疲软。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动作变得温存了许多,柔声抚慰。

    过后,周宁静躺在方致远怀里,软绵绵说着说:“致远,昨天我说话语气有点重,是我不对。”

    “没事”方致远抚摸着妻子的脊背,“说起来是我不好,辞职的事我不该瞒你的。”

    “既然已经辞职了,这一篇就算翻过去了,接下来,我们还是应该计划一下以后的事。”

    “宁静,其实我”

    这时,床头方致远的手机响起,电话是明杭打来的。

    一听说陆泽西出事了,方致远二话不说就要出门。周宁静虽然有些不高兴,但还是送丈夫到了楼道口。

    “有事给我电话,早点回来。”她微笑着。

    已经下楼梯的方致远回头,昏黄的感应灯下,周宁静批衣而立,身形显得有些清瘦。他竟生出几丝懊悔来,辞职的事应该早点告诉她的,也不至于闹出后面的事。

    “嗯,你快回去睡吧。”方致远也是一笑。

    陆泽西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明杭想办法联系到了墨墨,才知道他已经做完笔录回家了。于是,明杭、方致远、老巴便急匆匆赶往陆泽西家。

    是墨墨把陆泽西送回去的,到家后,他那嬉皮笑脸的劲头全都没了,颓颓坐着,喊着要酒喝。

    “还没喝够啊!我看今天这事,就是酒闹的。”墨墨的语气带着点怒其不争。

    说起来,这场架还真是一瓶酒引起的。

    晚上,陆泽西在菲斯特请老齐和韩国hl的人吃饭。席间老齐说起一种白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就是冇城本地产的五谷烧。老齐之前喝过几次,觉得口感不错。问了服务员,说酒是有,只是存货就剩1瓶了,而且隔壁包厢的客人已经预定这瓶酒。

    陆泽西才不管是谁预定的,给了点小费,当即就跑让服务员把酒拿过来了。

    酒还没喝完呢,就听到包厢门口有人吵起来了。陆泽西出去看,只见有人在为难刚才那个服务员。听起来,对方还喝了不少酒,正借着酒劲装疯卖傻呢。

    “哥们,你这是干嘛呢,为了一瓶五谷烧,至于吗?”陆泽西实在看不下去了。

    那人转头,陆泽西一看,正是田凯。

    “我说,该服软还是得服软,能私了是最好的。你听到没有?”墨墨推了陆泽西一把。

    “疼!”陆泽西的后背被田凯踢过一脚,不碰还好,一碰就隐隐作痛。

    “你也知道疼?知道疼就不应该惹事!你和田凯的关系本来就挺复杂的,这下更说不清了,谁知道你们是真的因为那瓶五谷烧,还是因为潘瑜。你还记得是谁先动的手吗?”

    田凯只是推了陆泽西一下,先动手的是陆泽西,新仇添了旧恨,他当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想的就是把田凯往死里弄。

    你所看的《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的 第51章摊上大事了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