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12章 消失的前夫

    婚丧嫁娶皆有礼数,冇城尤其。所以,当安汶一身黑衣、头戴一朵白纸花出现在徐家时,徐父、徐母都惊着了。因为,徐子文的现妻陈虹也是这副打扮。从背后看,两个女人差不多的细瘦身量,长发皆挽在脑后,哪哪都撞到了。安汶扎扎实实跪在了徐父、徐母跟前,徐母刚止住的泪又涌了出来。这泪,有一多半是急的。

    陈虹没说话,徐子文的姑姑过来扶她坐下,轻声嘱咐:“那女人就喜欢闹事,你越把她当回事,她闹得越厉害。咱只要不踩她,她觉得没趣也就走了。”

    安汶当然不会走,她是来守灵的。被鲜花簇拥着的棺木里,躺着的是她的前夫,明天,他就会被塞进焚化炉,变成一盒子灰。在他化灰前,她必须见到一个完整的他,手脚齐全,脑袋还在脖子上的他。她凑到跟前,要好好看看他。没人拦着。徐父和几个主事的长辈反应迅速,已开过临时会议,决定只有三个字,由她去。毕竟,这一回不比她当年大闹徐子文和陈虹的婚礼。人都没了,她再作还有什么意思?

    可能是因为僵硬,近180斤的徐子文看起来缩水了一个尺码。脸变得立体了些,被横肉盖过的鼻梁恢复了高挺的姿态。双眼紧闭,倒也安详。就像,就像是睡着了。安汶伸出手去,越过那些鲜花,想摸一下他的脸。陈虹突然过来,一把拉住安汶的手。陈虹什么也没说,她什么也不必说。对徐子文,她有完完全全的主权,她可以行使这样的主权,哪怕,他已经没了。安汶抬眼看了看陈虹,也不说话。

    刘易斯走了进来,他费解地打量着安汶。然后,大踏步过来,拉起安汶就往外走。安汶扭动着身体,反正怎么都不愿意离开。灵堂里一片寂静,本来在哭的几位,皆屏气凝神,没敢再出声。刘易斯拦腰抱住安汶,扛着她出了灵堂。

    “为什么?”刘易斯确定锁好了车门,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安汶。

    “什么为什么?”

    “你来参加明天的葬礼,我没意见。可是今天晚上”

    “这么说,我做什么还要征求你的意见喽?”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没兴趣知道你的意思!开车门,我要下车!”

    “安汶,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那里面躺着的 你所看的《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的 第12章 消失的前夫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80后离婚潮:再见,枕边人》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