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暗香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七章:最珍贵的礼物

    萧祁轻轻拍拍儿子的背,“你跟着姜姑姑先回去,父皇一会儿回去陪你。”

    闹脾气的小孩子是不会听劝的,再懂事的孩子也有任性的时候,昱琞难得闹脾气,就是不肯松手。皇后在一旁劝了两句,一点都不管用,再要多说两句,这小家伙都要哭了。

    “父皇,一起走。”昱琞贴着他父皇的耳朵都要哭了,扭着身子不肯下来。

    萧祁本来还想在这里守岁到子时,听了儿子委屈的小声音,心里叹口气,这娘俩这辈子就是来磨自己的性子的!

    可能是因为上回萧祁跟姒锦闹别扭之后,两人好几天没见面的关系,自从那回后,昱琞就特别关注他爹的行踪。每天一定要见面,尤其是睡前的故事会一定要是亲爹讲。每天都要抱一抱,不抱不幸福。现在他困了,讲故事的人怎么能不走呢?

    小家伙不乐意了。

    姒锦在那边看着,知道儿子肯定又耍脾气了,只得站起身来走过去,不行她就带着儿子先走。

    “母妃陪着你回去好不好?”姒锦哄儿子,伸手就要去抱他,这样的日子里,还是别折腾了,她都能感觉到这大殿里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跟烙铁似的,滚烫滚烫的灼人。

    “不好!”昱琞不撒手。

    姒锦黑了脸,这熊孩子,咬牙低声说道:“你跟不跟我走?”

    看着母妃生气了,小家伙有些怕,一偏头躲进父皇的脖根儿里,闷声闷气的说道:“我要父皇一起走,我要抱抱,我要听故事。”

    “我给你讲故事,我抱着你好不好?”

    “不好,你不是父皇。”

    平常听话的孩子,撒泼耍熊起来,真是令人招架不住。姒锦这回是真的气到了,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顿时口气严厉的说道:“你跟我回去,不然母妃生气了。”

    “你冲他发什么火儿啊?”萧祁觉得自己儿子受委屈了,不就是讲个故事吗?不就是抱抱吗?转头看着皇后,萧祁就道:“这里就交给皇后了,等会儿朕再回来。”守岁也是大事儿,不好撇开凤寰宫。

    姒锦:……

    狗咬吕洞宾!

    她是为了谁啊!

    不过她要不要跟着走啊?

    姒锦犹豫的功夫,萧祁走了两步看她没跟上来,就皱眉说道:“愣着干什么呢?”

    “哦。”姒锦就抬脚跟了上去。

    姜姑姑等人急三火四的拿了大氅过来给姒锦系上,从头到脚包裹严实了。那边管长安也带着人把皇帝给包严实了,一手抱着任性撒娇的儿子悟在怀里,另一只手牵住了姒锦,就往殿外走了出去。

    众人愣愣的起身恭送,皇上这就走了?

    皇后笑着对大家说道:“咱们继续,大皇子闹觉,皇上爱子情深,把孩子送回去后还是会回来的。”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提起写精神来,又想着熙妃也跟着走了,大约是不会回来了,这岂不是更好的机会?

    一路回了颐和轩,路上寒风凛冽,姒锦罩着风帽,手里抱着暖炉,等到走回了颐和轩脚底板已经冰凉了。萧祁抱着半眯着眼睛强忍着睡意要听故事的昱琞去了偏殿,姒锦在这边脱了大衣裳,拆了头发,换了松软的常衣,脚底下踩了暖炉这才觉得缓过气儿来。

    姜姑姑端了碗姜汤过来,“娘娘,先喝碗汤暖一暖驱驱寒意。”主子肚子里可能又有了小皇子,自然是不能大意一分的。

    姒锦不愿意喝,就道:“换杯热的乃子过来吧,给皇上也备一盏。”还是喝点牛奶吧,御膳房那边有专门养着的奶牛,并不缺这个,姒锦每天都会跟昱琞喝一盏。

    姜姑姑无奈的把姜茶端了出去,很快的又端了热牛奶进来。

    姒锦抱着小碗,一口一口的喝着,快见底的时候萧祁这才过来,抬头看着他就问道:“睡着了?”

    萧祁点点头,在姒锦身边坐下,手里就被塞了一碗乃子,他不太爱喝这东西,总觉得有股子膻腥味。天寒地冻的,喝点热东西暖胃,也就没拒绝,端过去三两口就吞了下去。

    “你现在要回凤寰宫那边吗?”姒锦看着萧祁问道,抬头看看时辰,“距离子时还有一个多时辰了,要不你先歇歇再过去?”

    萧祁晚上喝了点酒上头,正有些头疼,就点点头。

    “那把大衣裳去了吧,这样也休息不好,等你走的时候再穿上就是。”

    萧祁又点头,姒锦平常最不喜欢穿大衣裳,总说板的人难受。慢慢的他也跟着她习惯了穿松软的衣裳,起身任由姒锦把外头的大衣裳去了,靠在软枕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疏散开了。

    “又过一年,这是我在宫里第四个年头了。”姒锦叹口气,一眨眼就这么多年了,快的就好像昨天才穿来一样。

    “是挺快的。”萧祁跟着姒锦往窗外看,侧头看她一眼,笑了笑,“当初你还那么小的一个。”说着比划了一下她的身量,“现在咱们儿子都有了。”

    姒锦也跟着笑了起来,“是啊,像我这样年纪小进宫的真是少见。不过要感谢皇后娘娘慧眼识珠,你看我现在跟新进宫的嫔妃比一点也不差。”年龄上没被人拉下,资历上却深了不少,稳赚!

    许是想起两人才初相识的时光,姒锦掰着手指说道:“那时候我整天害怕,就怕不知道自己哪个地方又惹你生气了,你那时候脾气可臭了。”

    “明明是你脾气不好,倒是来说我,三天两头给我脸色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

    “倒打一耙说的就是你。”姒锦不服,到底谁脾气大啊,满口胡言。“想起来真是很难以想到,那时候是怎么忍受你的坏脾气的。”

    萧祁:……

    倒打一耙的到底是谁啊?

    “一眨眼也这么多年了,回头想想就跟昨天一样。”

    “再过几年,然后再过几年,然后再过几年,儿子慢慢长大,我们就慢慢老了。”姒锦难得感怀一把,“到时候你就该嫌弃我一脸褶子了。”

    说着说着又拐弯了,总能拐到这种令人哭笑的话题上。

    “我不嫌。”

    姒锦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然后就笑了,靠在他的肩膀上,点着他的掌心,“我送你一个新年礼物吧。”

    “难得,什么礼物?”萧祁笑了,倒是有些期待她能送他什么。

    “我送你的是世上最珍贵的礼物,独一无二。”

    萧祁笑,“在哪里?”

    “在这里。”姒锦拉过萧祁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这里可能又有了一个宝宝,不过还要等些日子才能确定,但是我有种感觉,他就在这里了。”

    萧祁一愣,一时没回过神来,放在姒锦肚子上的手都不敢使力了,“的确是最珍贵的礼物,最好的礼物。”除夕之夜,万家灯火,他们又多了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

    伸手把姒锦小心翼翼的抱进怀中,“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嗯,我知道。”姒锦靠着他,看着他一脸的笑容,觉得孩子真是世上最好的存在,他会让两个人的关系更紧密,会让一个家庭更加温暖,他们是这世上最有利的纽带,将两个人紧紧的圈在一起。

    高兴过后,萧祁就要宣太医,立刻神经紧张起来,看着姒锦就说道:“你早该说,这样就不要去凤寰宫了,坐了一晚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日子还浅着呢,感觉不到什么,你别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萧祁瞪了姒锦一眼。

    很快的院正大人又赶来了,扶了脉之后,一张脸笑成一朵花,“皇上,娘娘,虽然脉象还不是很明显,不过应该问题不大,再过半月就能确诊了。”

    萧祁十分严肃的说道:“熙妃上一胎就是你照看的,这一胎朕还是交给你。”

    院正大人立刻说道:“微臣一定尽心尽力。”能不干吗?不能啊。既然不能只有使劲表忠心了。

    凤寰宫里管长安亲自来跟皇后传信,皇帝不过来了,熙妃娘娘刚查出来有孕云云。

    凤寰宫里瞬间安静下来,皇后面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可真是大喜事儿,熙妃为皇家开枝散叶,皇上陪着她也是应该的。”

    众人自然是一片恭贺声起,管长安一一记下,对着皇后恭敬行了一礼,这才告退出去。

    熙妃又有孕了!

    还真是送给大家一个惊喜的新年礼物啊。

    贵妃看着管长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殿门口,熙妃已经生下一个儿子,肚子里这个如果又是个皇子,这后宫里还有谁能与之比肩?等到生下还在晋位份的话,皇上会封她什么?

    四妃之位跑不了了。

    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到底有几分真心,就不得而知了。

    “熙妃娘娘真是好福气。”彭明薇低声轻叹一声。

    站在她身边的乔灵夷闻言看了她一眼,想要说什么,眼睛闪了闪又咽了回去,转头看向了王婧韫跟李蕴琇。

    两人脸上倒是都带着笑容,也有几分欢喜,乔灵夷不用去想都会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熙妃又有身孕了,皇上自然不会一直呆在颐和轩守着她。上一胎的时候,熙妃正赶到皇上忙着国务无暇后宫,这才趁机占了便宜。而如今朝政已经渐渐上了轨道,不会过多的牵连皇上的精力,在这样的情况下,熙妃有孕到生产过后几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皇上还会跟上回一样?

    没有人会相信。

    就连乔灵夷虽然鄙夷别人有这种想法,但是她自己也忍不住的去思量。

    皇上正直风华正茂的年岁,怎么可能守着怀了孕的熙妃一年呢?上回因着国务的关系,这次……

    人人的心思都浮动起来。

    这个除夕夜的守岁,还真是令人难忘啊。熙妃果然是最会找时机刷存在感了,不仅大皇子会挑日 你所看的《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的 第一百七十七章:最珍贵的礼物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