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一百四十六章:再起风波

    屋子里伺候的人都退了出去,苏盛扬抱着大皇子万分的不自在,就算是自己外甥,这也是皇家的大皇子,身份贵重,心里总有种承担不起的感觉,因此抱了一小会儿,恋恋不舍得就还给了姒锦。

    姒锦好笑的看着哥哥这样子,换了奶娘进来,把大皇子抱回了合仪殿,这才跟苏盛扬正经的说话。

    “哥,皇上跟我说了你要去剿匪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握啊?”姒锦十分担心,毕竟苏盛扬是个半路出家的武将,根不正苗不红啊。

    苏盛扬看了妹妹一眼,颇有些意外的说道:“皇上跟你说了啊。”还不太习惯这样的鍕国大事,皇上怎么会主动跟妹妹提及,不太合规矩。

    姒锦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没能深刻理解苏盛扬眼中的意外,就直接说道:“就因为你要带兵出去,我们这才见面的不是吗?”

    想起妹妹之前给父亲的建言,知道她跟寻常女子不一样,就笑着说道:“你别担心,皇上给我这个机会,是要提拔咱们苏家。”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知道皇上是给咱们家更上一步的机会,我担心的是你会不会打仗啊?”

    “谁天生就会打仗的?这东西从书本上看是看不来的,带上一回兵就知道了。”

    姒锦:……

    怎么有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看着妹妹的懵然不懂的表情,苏盛扬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任何一位将领都是从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我带骁龙卫这么久,这两年也一直在研究兵书。更何况我主动请缨先锋将,就是心里有把握的,你自己在宫里好好地照顾好自己跟大皇子,家里头一切都好,爹娘都很挂念你,只要你好好的,这就够了。”说到这里一顿,看着姒锦眼神坚定,“你放心,哥哥一定会挣下鍕功,让你在后宫直的起腰来,让大皇子在宫里头能昂起头。”

    姒锦满腔的话一下子就噎了回去,这一刻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了,眼眶猝不及防的就湿润了,“哥,其实鍕功也不是那么重要,你得记得好好地回来。”

    “嗯。”苏盛扬就笑了,严肃的五官绽放出温暖的弧度,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姒锦手背上拍了拍,“我知道。”知道归知道,但是却没打算做一个先保自己命的将领,如果这样以后还如何领兵?

    只是这些就不要跟妹妹说了,免得吓坏她,她哪里懂的这些事情。

    姒锦又问了几句南边的情况,苏盛扬大体的说了一下,姒锦听着他的话里头倒是有官员跟海匪勾结,不由神色严肃了几分,看着他就说道:“哥,别光急着打仗,到了地方记得先跟地方官多沟通下。”文官多算计,别把自己哥哥坑在那里,怕哥哥太意气用事,又看着他说道:“你得想想,我在后宫如今水涨船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给咱们家使绊子,令我跟大皇子在皇上面前失宠,所以你多用点心。”

    苏盛扬本来举得妹妹太过紧张,但是她这样一说,他还真的听进去了。事关他自己,他不怎么在乎,但是如果关系到妹妹跟大皇子,苏盛扬就郑重的点点头,“放心。”

    姒锦这才松了口气,兄妹两个又说了会儿话,苏盛扬再三犹豫,到底还是没有提及秦屿川的任何事情,万一妹妹还惦记着他怎么办?

    姒锦犹豫再三,也没主动问有关秦屿川的任何事情,万一露马脚怎么办?

    兄妹两个虽然担心不同,但是最后结果却是殊途同归,秦屿川这个人都没出现在这次对话中。

    大皇子百日之际,萧祁力排众议出兵沿海一线,彻底打击海匪。命大将鍕穆弘深挂帅,携右先锋禹兴腾,左先锋苏盛扬,中鍕栗才英率五万精兵出征剿匪。在这其中,秦屿川作为一个随鍕文吏不起眼的夹杂其中,一同踏上了出征的路途。

    秦屿川的身份,类似于监鍕的性质,随时汇报大鍕的一举一动。

    北方因天气寒冷有冰封期,但是南方气候温暖并无冰封期一说,因此大鍕出征一月之后,收到了秦屿川的第一封奏折。

    “臣秦屿川敬禀:大鍕一路行至茂郡一带,偶遇海贼梁高谵。此贼颅生反骨,豺狼成性。聚众万人有余,啸聚海岛,为祸沿海一带数郡百姓。置兵器、造海船,截杀巡鍕,劫掠百姓,涂炭一方。据臣私下查明,梁高谵勾结当地官员,买通歼人,入保城邑,出入无虑。此贼罪大恶极,不容宽赦,其罪罄竹难书……”

    奏折后头奉上梁高谵的一些列罪状,还有勾结当地官员的罪证,萧祁接到奏折当朝大怒。怒斥茂郡、韶郡两郡官员,严令刑部彻查官匪勾结一事。

    萧祁如此暴怒还有另一层因由,当初魏阁老等人彻查府库欠银一事,并未提及与海匪有关。然则秦屿川送上来的奏折当中吗,细数数地官员居然勾结海匪谋劫县库,私下对分。当初府库欠银一案,不知道牵涉多少官员,数地皆被串成一串上的蚂蚱。然而,魏阁老当初一字未提与海匪有关,现在突然提及海匪与府库一案有关,魏阁老等人当朝就被萧祁呵斥。

    前朝烟尘滚滚,后宫里有关乔小仪受伤一事也已经渐渐水落石出。姒锦自从上回萧祁说过之后,再也没有在此事上费心关注。当听到云裳说乔小仪身边的大宫人书绘暴毙之后,心中就有了答案。

    后宫里的事情,上至太后,下至皇后,都绝对不会让任何有关对于后宫不好的言论传出去的。六宫嫔妃出事,皇后难免落个管辖不利的帽子,太后也会被人认为教导不力,就连萧祁都会被人说嘴,齐家无能何以平天下?

    因此,书绘暴毙之后,皇后只是淡淡的在众人面前提了一句,只道:“书绘服侍乔小仪未尽其力,以至于乔小仪当初从假山上跌倒下来。当初为洗脱罪名,一口咬定乔小仪乃楚贵人推搡所致。此等恶仆不及问罪便畏罪自杀,此乃大罪。”

    姒锦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皇后宣判,书绘死了,以为“畏罪自杀”之故,所以书绘的家人受其牵连,流放边关服役,终生不得回京。乔小仪教导身边宫人不利,罚其禁足抄写宫规百遍。楚贵人随时被人陷害,但是其言行也挺有失当之处,才被人有机可乘。皇后不偏不倚,罚楚贵人同样禁足抄写宫规。

    从太后到贵妃无一人出言不满,这件事情就这样轻飘飘的定论下来。

    太后跟乔小仪安然无事,只是可惜了那个叫做书绘的宫人,自己死了,家人也跟着受罪。

    姒锦回到了合仪殿都没能缓过神来,这就是后宫,这就是封建王朝下的制度,一人有罪,全家牵连。

    在这后宫里,主子不让你死,你自己自杀那也是罪。你死了解脱了,你家人就得顶上挨罚。所以这后宫里多少嫔妃犯了罪,连自杀都不敢,只能等着被宣判。

    姒锦只觉得从骨子里泛出几分冷意来,乔小仪还在养病,今儿个在凤寰宫并未见到其人。倒是楚贵人神色不好,面色苍白的是被人扶下去的,当时姒锦瞧的清楚,她分明是不满的,但是却硬生生的咽下去想要说的话。

    贵妃的眼睛就那样平静的看着这一幕,姒锦就知道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第一次发生过,所以这后宫里的人才能这样的平静以对。就连齐荣华跟窦芳仪都面无异色,可见是见惯了的。

    唯独姒锦自己,只觉得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凤寰宫里皇后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面色铁青,挥退众人之后,这才斥责道:“本宫早就跟你说过,跟乔小仪保持距离,你倒好把本宫的话当成耳边风,现在知道怕了?”

    “姐姐……”楚澄岚是真的害怕了,那日爬山的时候她跟乔小仪前后脚,乔小仪从假山上滚下来的时候,她的确是抓了她一把。但是她是想抓住她的,但是因为自己的动作被书绘给挡住了大半,那日在别人眼中就成了是她推了乔小仪下山。“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我待她不薄,她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楚澄岚虽然性子不太好,但是在宫里也知道收敛,尤其是自在明秀宫就跟乔灵夷关系不错,怎么也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待自己。

    “蠢货!”皇后按按额头,“就因你是本宫妹妹,你以为乔小仪会放过你?”

    楚澄岚抿唇不语,面色微青中透着惨白,“我错了,请姐姐指点。”

    看着终于服软了的庶妹,皇后瞥了她一眼,“你进宫的时候,家里人是怎么叮嘱你的你可还记得?”

    “记得。”楚澄岚半响才低声说道。

    “你既然是进宫来帮本宫的,那么就老老实实地先呆着,别在给本宫添乱。”

    “可……可家里是希望我能生下个皇子,可现在皇上……”都被熙妃给霸主了,楚澄岚这话没敢说出口,她知道熙妃是姐姐扶持的人,她现在还要看姐姐的脸色过日子。

    皇后闻言定定的看着自己这个妹妹,“如今贵妃都要退一射之地,乔小仪还是皇上的青梅竹马都挨不上边。本宫就算是有心要帮你,你以为随便就能成功的吗?你要是能有熙妃的手段,本宫自然是乐见其成。你若是没有她的手段让皇上看得到你,你最好目前给本宫安分守己的,不然你看看乔小仪就是前车之鉴。”

    楚澄岚惨白着一张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皇后看着楚澄岚这样子倍感头疼,挥挥手让她退下,等她走后,童姑姑低声劝道:“娘娘,宽宽心,楚贵人会想明白的。才进宫的人,都是花骨朵的年纪,难免熬不住,时日一长,就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宫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是熬出来的,皇上若是那贪花好色之人,她们自然不用这样辛苦。偏偏当今是个十分自制的性子,于女色上并不十分偏爱,更不要说 你所看的《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的 第一百四十六章:再起风波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