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第九十四章:半路截人

    烛影摇红,茶香弥漫。

    姒锦顾不上还在榻上倾倒的茶盏,就看着灯光下萧祁正在给她抹药膏。冰凉的触感覆上手面,顿时觉得一片清爽,火燎般的感觉退去了很多。侧面的萧祁五官如刀削般犀利,恰逢他板着脸一副生人莫近的气息,越发的有种致命般禁欲的you惑。

    姒锦觉得自己真是没救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欣赏男色。

    哎。

    萧祁虽然低头着,但是还是能感觉到眼前的人那双眼睛盯着自己的灼热气息。一时心头缓了缓,想来她也不是不思念自己的。

    将药膏放在炕桌上,萧祁又看了看她的手掌确实没什么大事,如她所说那茶已经不是很热了。心里松口气,面上却不肯显露分毫,敷完药也不再去看姒锦,就直接做到一旁,一副君子无欲无求的凛然模样。

    姒锦:……

    皇帝这种龟毛别扭的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的啊?

    “皇上,您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姒锦总不能真的任由这种情况蔓延下去,只得开口找话说。

    “爱妃这是不想看到朕?”萧祁挑眉。

    “当然不是,您误会了,臣妾万分荣幸能看到皇上。”姒锦连忙说道,拿出十二万分的心思去哄这混蛋,“只是臣妾知道皇上去皇后娘娘那里了,想着娘娘大病初愈,皇上纵然要留下的,所以这才……”把门关了。

    “是吗?爱妃真是体察上意。”

    “皇上过奖,过奖。”

    姒锦自然听得出萧祁话里的讥讽,他这样说自己又有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自己满后宫里的吃醋撒泼吗?一这样想,姒锦就乐了。

    萧祁看着姒锦居然还能笑得这么灿烂,脸就更黑了,“这话很好笑吗?”

    对上萧祁忽然逼近的俊脸,姒锦心口砰砰直跳,忙不迭的往后仰仰头。心里不由泪流满面,这厮一定知道自己对他的脸没有免疫力!

    看着姒锦往后躲,萧祁伸手将人给圈了回来,一双眼睛盯着她看,“爱妃……这是厌了朕了?”

    尼玛,这真是好大的一顶帽子,姒锦觉得自己头太小,实在是不敢承其重。这厮也不知道那里受了气,却来她这里泄愤,这字字句句的就是抬杠的节奏啊。

    她忍!

    “爱妃怎么不说话了?”

    说你妹!

    “那就是被朕说准了?”

    准个屁!

    再让他说下去,谁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姒锦算是看出来了,这人心里不痛快,一定要拉着自己一起不痛快!她心里还不痛快呢,尼玛的做了后宫嫔妃还不能和离已经够委屈了,一根黄瓜是公用的她也劝着自己看清楚事实也忍了,这厮还不依不饶的,纯属欠揍!

    说什么都不管用了,姒锦心一横,抬头就咬了上去!

    让你说话噎死人!

    萧祁没想到姒锦居然敢上口咬人,只觉得唇上刺痛,淡淡的血腥气在口腔内弥漫开来。血腥的味道,似乎是唤醒了两人这段日子的疏离,姒锦是狠了心的要给自己出口气,咬出了血也不肯松口,一用力,就把萧祁推倒在榻上!

    让你嚣张!

    萧祁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被个女人压在身下的处境,一时惊呆了,就这呆愣的功夫,姒锦不管不顾的又咬了上来。

    外头管长安听着屋子里的动静,一时呆了脸,这动静可真够大的。转头看着云裳还跟傻子似的站在那里,就推了推她,”这里也不用咱们伺候了,可是要扰你一杯茶喝,这跑了一天,口渴得紧啊。“

    云裳还能说什么,引着管长安去了角房,那里早有小太监烧着不灰木的火炉子,炉子上的大铜壶滚着热气,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水雾缭绕的屋子里,也有了几分烟火气。

    听人说一场酣畅淋漓的xing爱,能释放人巨大的压力,姒锦以前不觉得,不过这会儿躺在榻上跟条死鱼一样喘着气,只觉得心口的熊熊怒火果然已经熄只剩点渣了。说起来姒锦能这样快的心里就痛快了,说到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萧祁碰了她之后,还没碰别人呢。现代女人嘛,再怎么无所谓,其实心里还是很在乎忠诚度的。她做不到皇后那么大度,能推着自己丈夫取消老婆那里。也做不到贵妃那样锋芒毕露的争宠,她现在唯一想着的是,在皇帝碰别人之前,能生个儿子就好了,这样有了儿子立足,她也能跟皇后一样不在乎了,爱去哪玩儿去那儿,一辈子不同床也没关系啊。

    反正公用的她不稀罕。

    整间屋子已经不能看了,两人的衣裳扔得满地都是,大榻上的绒毯半落在地上。炕桌也被蹬到一边去了,歪歪斜斜的倒在那里。只有头顶上的那盏宫灯还依旧如初,旁边萧祁也为喘着气,伸手摸摸唇角,明儿个上朝都是个事儿,被人瞧见怎么好?

    一代帝王的威严,只怕都要摇摇欲坠了。

    姒锦扯过半拉绒毯盖住身子,坐起身来,抬脚就要下榻。

    “你做什么去?”萧祁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问道。

    “要水。”姒锦也没回头,疯过之后,忽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反正她的眼睛是不敢看萧祁那微肿的唇,只要想想明儿早上早朝……她就抑制不住的得意,让你欺负我,明儿个就让你丢人!

    看着姒锦背对着他抖动的双肩,萧祁还以为她哭了,坐起身扳过她的肩膀,一看,在偷笑呢!

    萧祁:……

    晕黄的灯光下,两人四目相对,姒锦眼中的笑意挡也挡不住,萧祁面色微寒,却也没板住脸很久。自打上回两人貌似有些不欢而散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些说不出的诡异,怔怔的反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有些话不能说,心里明白也不能说。

    萧祁大手一伸,将姒锦拉了回来反压在身下,一双虎目凝视着她,开口说道:“恩科过后,迁丁司很快就能开始行动,若是顺利的话,年底之前就能成功迁一批百姓去绝户郡。如此一来,明年秋收之际,就能见到成果了。”

    姒锦有些傻眼的盯着萧祁,就他们这样chiluo相对如此暧昧的情况下,你说这些国家大事符合气氛吗?

    萧祁看着姒锦瞪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以为她一时不明白,想了想,又多说了几句,“等到初现成果,你父亲便有了政绩。”

    姒锦恍然大悟,这就是能升官的节奏了,是大好事,可是跟现在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看着姒锦还是不懂,萧祁第一次发现他一直以为聪慧贴心的女子,居然还有这样呆萌可爱的一面,好不然就不想跟她说明白了。她父亲升了官,在朝中就算是立稳了脚,那时候她在这后宫里虽然对上皇后贵妃还略逊一筹,但是对上别人却不用觉得矮一截了。

    男人的功劳,就是女人的脸面。这后宫的女人,靠的是娘家的颜面。像是姒锦这般全心全意靠着他的,只有这么一个罢了。想到这里,忽然也不愿意她想的那么清楚了。

    心里却盘算着,若是明年年秋时她能给自己生下个孩子就更好了。到时候,娘家立功升官,而她产子算得上是双喜临门,就更能名正言顺的晋升她的位份,给她自己想给的荣耀……

    姒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压着自己的美男子,居然……居然就这么出神了……

    难道古时的皇帝在榻上的时候,都是这么深井冰吗?

    正想着,又看着原先脸黑能跟锅底一较长短的皇帝,忽而笑的宛若三春桃花。以看脸为终生追求的姒锦,一时又把握不住,如此良辰美景,美人在怀,还是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

    更深夜长,发呆可不是什么优良传统。

    第二日,姒锦醒来的时候,萧祁已经更衣完毕准备上朝去了。管长安听着帐子里有了动静,头也不敢太的带着进来服侍的小太监倒退出去。说起来熙婉仪就是爱吃醋,醋性大的很,在这颐和轩里,也不许宫女给皇帝更衣。亏得他这些年伺候皇帝练就七十二般武艺,宫女的职能也是顺手拈来不在话下。

    “醒了?”萧祁听到声音转头,就看到帐子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来。

    姒锦的眼睛一直盯着萧祁的嘴巴瞧,随即转开眼神,距离五六步还是能看得很清楚的。不过皇上上朝,高坐在御座上,下头的群臣想来是看不太清楚的吧?

    瞧着姒锦咕噜噜的大眼睛转到一旁,萧祁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大步走过来,蹲下身子齐头看着姒锦,伸手在她的唇上轻轻一抹,“今晚,等着。”

    看着萧祁那霸道邪魅一笑,不由得浑身一抖,这是要报复回来的意思?

    笑起来真好看啊,不过,再给姑娘笑一个走啊!

    姒锦半趴在床头,瞧着萧祁龙行虎步离开的背影,心口又跳个不停。大清早就放电什么的,太不厚道了!

    等到萧祁离开后,云裳等人这才进来伺候。姒锦想着满屋子里的情形,不由得缩回帐子里装鹌鹑。哎,被人看到这满屋狼藉,其实怪不好意思的。

    姒锦完全低估了古人的接受度,在她们看来这样才好呢,证明主子多受宠啊。躲在帐子里的姒锦,自然就没看到云裳等人面上的欢快的笑容。

    起床、洗漱、更衣、梳妆,等到这一套忙完了,花容这才进来低声说道:“主子,奴婢出去的时候听了一个消息,说是昨晚皇上来颐 你所看的《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的 第九十四章:半路截人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现代白骨精穿越:皇家小娇妃》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