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芴尘 作品

第十三章 魂梦

    待我赶到,膳房的食物就没剩多少,近来明显感觉体重下降,再这样下去,女扮男装也不需要用白绫裹紧胸部,倒是会越来越像个男子。

    茶馆内,一下午也未见到歌臾身影,也不知这人会是去哪?

    酉时。

    天渐渐暗了下来,夜幕已降临。

    喝茶下棋的人也都走了。

    晚膳过后,前往住宿,远远便瞧见,李陵不耐烦的站在回廊内。瞧见我,便迎了过来,“你可算是回来了。”

    我诧异,这情况不太对劲,他怎么如此有耐心还甘愿在这等。

    “我很忙,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不跟你争辩,我来是告诉你,公孙敖离开余音坊了,这个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李陵把手中物件交托于我。

    “谢谢。”我接过物件,打量了一番,也不知里面是何物?

    “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谢谢呢!”李陵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说道。

    “不走吗?需要我请你留下喝杯茶?”做人得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以及建立在高修养下的所谓原则。

    “我看还是算了,你这也不像喝茶的地方。”不认识李陵的人,一眼看他,便会觉得此人玩世不恭,其实,就是大男孩一个,天真而已。

    “不送!”我笑语。

    进入房间,拆开物件,里面是一支精致的发簪,做工精细,取材还算上成。里面一竹片写到,“劳烦,赋臾兄弟,帮吾转交予念,大恩不言谢!”

    看见物件我就猜,想来他离成将才之路不远了。

    这天是越来越冷了,月亮也不见踪影,连这袍子都不够御寒,余音坊此时也就歌舞坊红楼、酒乐楼灯火通明。

    红楼有大门和后门,后门仅为内部人员开放;当然,走后门才更方便!

    烛光在灯笼内忽暗忽明。

    “公子,就没有别的话想与奴家说吗?”

    “没有。”

    那两人怎么看那么像公子通和念奴娇,太暗了,看不见脸。

    “奴家不要名份跟随公子,也不可吗?”

    “我怕你有朝一日会后悔今日的决定,毕竟......”

    我只是好奇,真的只是好奇,只是这公子话还没说完,就被红楼的花使声打断,“你是月使座下的赋臾,来这有何事?”花使迎面走来直接忽略不远处树下的一对璧人。

    “见过花使,我是受人之托,来找念奴娇姑娘,不多时便会离开。”拱手揖礼道。

    还真是念奴娇,这姑娘很美,走起路来都如此曼妙,“你找我有何事?”

    “这个是公孙让我转交予你。”我从衣袖内拿出用巾帛包着的发簪交予念奴娇。

    “姑娘,收好来。”她眼眸无色,美艳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情绪。待她接过,朝花使揖礼,迈步后退,转身离开。

    摇头叹息,原来是襄王有梦,神女亦有情!

    冷夜,风甚凉。

    凉风残月,独处空谷涧;

    宇空星辰,魅夜似流光。

    几度春秋,觅冬寻踏雪;

    梅花泪沁,枯叶终零落。

    千里弱水,吟亦化虚无;

    彼岸花开,浮尘魂梦兮。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以至于,不知何时会醒来。

    我仿佛堕入无境之地,行走在只有类似镜子般的世界,银白而透明。四周所见,都似幻影,看不真切!

    我木楞的站在那,不知该往何处去?

    须臾,我便听见自己疼痛般低泣,我急切的寻找声音的源头,四周回应给我的还是一片如镜般虚幻。

    “彼岸花开,浮尘魂梦兮......”一低沉而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

    抬头依旧如幻,疼痛般低泣越来越真切,我慌张的低头,却看见在房中睡觉的自己不安地躺在被血水浸染的被褥内,血越流越多,冷,真的很冷,而且很疼!

    我嘶吼着,却发现任凭我如何的嘶吼也没能发出任何声音。不,不可以,再这样流血下去,我会死的。

    谁?谁这个时候可以去救我?我在心底呐喊着,到底谁可以救我?对,公子通!

    可,可我该怎么去找公子通?该怎么去找他?

    公子通!公子通!公子通!公子通!公子通!......公子通!

    时间悄无声息的离去。

    我看着自己疼痛的低泣,一遍又一遍绝望的呼唤着公子通。

    在无境之地挣扎着、嘶吼着、呐喊着、低侬着!

    还是一片空洞,寂静无声。

    我无力的躺在镜之地上,一颗眼泪从我眼角滑落,我缓缓地闭上双眼,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空旷无息,这才是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清!我在哪?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不见阎王鬼差?

    这里除了漆黑空旷,什么都没有!连温度、空气都感觉不到。

    我起身,抱膝而坐。

    “医者,她怎么样了?这都已经三天,为何还迟迟不见醒来?”漆黑空旷传来的声音太过于飘渺扭曲,听得不太清晰。

    “回公子,这姑娘脉象平稳,呼吸顺畅,这命算是从阎王爷那要回了;只因,中毒时日过久,伤及精元;有逢葵水至,内虚失调,失血过多,气血两亏,元气受损才至昏迷不醒,待元气恢复些,便会醒来。”这医者口中的姑娘说的是我吗?

    “有劳医者了。”

    “这两剂药方,分开服用;一剂用来清理毒素,一剂用来调养身体,每三个时辰服用一次。三日后,再问诊开方。”

    “碧落,送下医者;再把药煎好,给姑娘服下。”

    “浮尘魂梦兮......”低沉而苍老的声音悠悠传来。

    迷迷糊糊中,身体倾斜而躺下,意识尽失,沉沉的睡去。

    苕之华,芸其黄矣。心之忧矣,维其伤矣。

    苕之 你所看的《皇后传之子兮赋》的 第十三章 魂梦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皇后传之子兮赋》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