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草莓青青 作品

倾城祝福,盛世婚礼【全文大结局】

    “哥,你这样不对。”燕子挣扎着,想下来,可容谦的手,似乎钢铁般固在她腰上,怎么也挣不开。



    洛少帆一个闪身,正好挡住办公室门口,细长的眸子,隐隐闪烁火焰:“容谦,燕子已经三十岁了。韧”



    “三十岁又怎么样?”容谦淡淡反问,“三十岁也是我妹妹。”



    “……”洛少帆脸儿抽了抽,“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女人。”



    “是呀,哥,我是洛洛的女人,你不可以拆散我们!”燕子尖叫着。



    洛洛的女人?容谦唇角扯了扯,这语气,压根不是燕子平时的语气。容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斜睨洛少帆:“看来,你拐女人的水平,倒是越来越厉害了。”



    洛少帆笑了笑:“不客气!”



    容谦颔首:“你确实不客气!”



    “哥,你可以客气点儿。你们已经不客气很多年了,应该客气了。”被扛在肩头的燕子拼命摇头。呜呜,哥这样把她扛回去,不会真地把她送到哪里,然后让洛少帆找一辈子吧!



    那怎么可以奋!



    这会儿,跟在后面的乔云雪也到了。



    “容谦,我们谈谈。”洛少帆这头低得还是好多滋味。但一想到燕子,也就不由自主低了头。



    “以后再谈,别让大家看着好笑。”乔云雪指着外面,瞧人家孙秘书看得可有味儿了。



    看到孙慧饶有兴味的表情,洛少帆挡住门的手,不知不觉松开,细长的眸子,几分焦虑,却不敢用强——瞧他老婆还在容谦手上呢!



    “不让开?”容谦的声音低沉沉的。



    凝神数秒,洛少帆含笑让到一边:“让,谁说不让,在下就是有点舍不得大舅子。妹婿我晚上一定过来拜访。到时,请行个方便,开个方便之门。”



    容谦来不及说话,燕子先欢喜地笑了:“洛洛,今晚一定要来啊!”



    听着燕子粘乎乎的话,乔云雪忍不住揉了揉胳膊——虽然已经阳历五月底,她忽然觉得到了腊月的天气,寒得鸡皮疙瘩一大把。



    “一定。”洛少帆扬高声音。



    可这时容谦早就走远了。燕子的声音越来越小。



    乔云雪没有马上跟上去,她静静凝着洛少帆:“真领结婚证了?”



    “真领了。”洛少帆含笑看着她,“云雪,我和燕子不能当一辈子闺蜜。对我不公平,对燕子更不公平。”



    “但你们悄悄领证,对容谦不公平。”乔云雪凝着他,“燕子是他的命根子。你把他的命根子带走了,连说都不说一声。就为这个,容谦有理由让燕子一辈子看不到你。”



    洛少帆的笑容,慢慢凝固了:“云雪,容谦的命根子是你。”



    眸子一热,乔云雪静默了。爱情和亲情,怎么能相提并论。



    “你晚上过来再说吧!”乔云雪轻叹,“司徒澜愿意给你开门再说。”



    “希望得到云雪的帮助。”洛少帆含笑的眸子,有淡淡的无可奈何,“云雪,这都是情不自禁。我以前绝对想不到,我会有一天喊你大嫂。”



    “……”乔云雪默默别开眸子,“你喊得不尴尬,我听得尴尬。”



    她转身向外面走去。



    “我希望得到云雪的祝福。”洛少帆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十分真挚。



    乔云雪停了停,没有回答,又大步朝向走去。



    洛少帆终于收回眸光,转身回了办公室。公司的事,他如今倒确实不用担心了,现在担心的,是晚上去容家的事。



    今晚如果不能进去容家,说不定,这个臭屁容谦,真会让他再也见不到燕子。就算爬墙头,他也得爬进容家。



    乔云雪要进去电梯的时候,被江琼拉住了。



    看着江琼握紧她手腕的手,乔云雪倒是愣了愣——洛云城不在的这几年,江琼老得太快了。



    “江阿姨?”乔云雪微愕。



    “来,我们谈谈。”江琼有些尴尬,但一双眸子更显迫切,她拉住乔云雪,“坐坐。”



    江琼鬓边的白发有些灼乔云雪的脸。平心而论,就算她当年对她不假辞色,但也是太在乎自己儿子的缘故。复云雪现在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多少理解江琼的患得患失。



    因为,乔云雪也觉得,自己一对宝宝也是世上最漂亮最可爱的,谁也比不上。谁要害她的宝宝,她一定跟谁拼了。



    不知不觉坐到一起,乔云雪浅浅绽开个笑容:“江阿姨现在还在公司帮手?”



    “还不是那两个老不死的在捣乱,我早退休了。”江琼情不自禁叹息,“云雪,我是郑重和你道歉。”



    心中一动,乔云雪没有作声。看江琼这情形,是十分接受燕子。



    江琼瞅着她,眸子湿润了:“燕子这丫头,因为她的身体,我在今天以前,多少是不乐意的。可是你瞧,她多识大体。为了少帆,为了龙基,第一次主动出现在公众面前,悄悄召开记者招待会



    tang。我都感动死了!”



    “哦。”乔云雪静默。



    看她平静,江琼有些尴尬:“但实话吧……少帆相过那么多亲,云雪才是最适合少帆的那个……”



    “阿姨,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乔云雪别开眸光。



    “我提这事,是和云雪表明我的歉意。”江琼哽咽了。



    乔云雪凝着她。



    “云雪,我们以前有调查过那起车祸。”江琼艰涩地别开眸子,“是他大伯的主谋。这车祸不是为了对付你,而是对付少帆。为了龙基,他们要少帆的命。我和少帆发誓,绝不能让他得逞。他想要龙基,我们绝不能让龙基落入他们手中。这是公道,也是为了心中那口气。我时刻提醒少帆,绝不能让龙基落入他大伯的手中。云雪,如果说少帆对不起你,更是我们做长辈的对不起你。少帆不坐稳龙基董事长的位置,迟早一天会被人害了。你和少帆谈恋爱的时候,龙基不安稳的因素太多,我不能让少帆有任何行差踏错。”



    “哦……”轻轻一个字,乔云雪没有更多话。毕竟,这些事已经久远。而她,现在夫妻相爱,儿女成双,比较容易淡忘那些不开心的事。



    “我真心悔的,就是苏青兰找上门来的那次。”江琼抹着眼泪,哽咽着,“这时的龙基,比以前已经好多了。少帆也明白心中的最爱是你。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接受了苏青兰。我就是要让他大伯知道,就算他害少帆,我们还有天鹏。他害也没用,龙基后继有人。现在想想,我多后悔呀!我放弃了最后一次机会。”



    乔云雪没有作声,显然,江琼不知道,洛少帆最后还放弃过一次她。但显然,洛少帆放弃的原因,却还是江琼说的——不能让龙基落入洛家大伯手中。



    洛家,一直不太安稳。



    “现在,他好不容易看上个女人。”江琼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万万没想到,少帆这次居然中意燕子。我知道云雪尴尬,可是,求云雪了,给他们一些祝福吧!”



    乔云雪沉默不语。



    “云雪,你不祝福他们吗?”江琼声音渐渐小了,心中的不确定,让她显露焦虑之色。伸出手臂,似乎要拉住乔云雪,可看着她淡淡的神色,又缓缓缩了回去。



    “我要走了,容谦还在下面等我。”乔云雪站起身来。



    “云雪……”江琼急了。也站了起来,焦虑之色几乎覆住整张脸。看到乔云雪要迈开步伐,江琼忽然身子一矮,跪了下去,“云雪,就算我求你了!”



    “江阿姨,你……”乔云雪大吃一惊,一把托住江琼的胳膊,“你这是干什么?要是少帆看到,他得多难为情!江阿姨,你起来!”



    “云雪,你就答应我,祝福他们!”江琼鼻子一酸,泪珠滚落,“云雪,我江琼何曾求过人!”



    乔云雪托着她,就是不让她跪下去:“江阿姨,他们已经领证,我祝不祝福,有什么关系?”



    “你祝福他们,他们才会真正幸福!容洛两家的恩怨,希望你能帮着解呀!”江琼哽咽着,“要不然,每个人心里都有阴影。云雪,你现在幸福,要是能分给少帆和燕子一些幸福,那多好呀!”



    她不知道洛少帆他们会不会有阴影,但她心里确实有点阴影。不是太压抑,但一想起,有郁闷……乔云雪无奈地瞅着这个一心护子的母亲,忽然松手,转身离去。



    她不能给江琼保证。



    因为,对洛少帆和燕子的祝福,她确实有点说不出口。这不仅仅是洛少帆和燕子的原因。如果没有洛海华,她可以祝福。



    她没有回头再看江琼。



    飞快踩进电梯,下楼,看到容谦已经带着燕子离开。一楼大厅的前台小姐交给她一个钥匙:“容先生说,请容太太坐宝马回去。”



    看来,容谦是急着把燕子先逮回去了……



    坐进宝马,乔云雪好大一会儿没移动半分。



    容洛联姻呀——



    好久好久,乔云雪才回过神来,她踩上油门,回家。



    平日宁静的容家,此时却有些喧闹。司徒澜的咆哮,几乎震得别墅地动山摇。



    但是,他并不是在恨燕子恨铁不成钢,而是在骂江琼生不出好鸟来,把他纯真的女儿拐了。容谦看着司徒澜发飚,无可奈何!他还真没本事把一个怀恨的老人劝服。



    “爸,小心身体。”乔云雪也只能这样劝着。



    洛云城死了,许多事,反而再也改变不了。



    “气死我了!”司徒澜压着心口,大步向楼上走去,“我天天守在门口,看那个小子怎么拐我的燕子。”说到做到,司徒澜搬了把椅子,坐到燕子房门口。



    “爸——”容谦和乔云雪啼笑皆非。这样能么?



    燕子确实有三十岁,不是孩子。



    想了想,乔云雪敲门,试探着喊:“燕子,我进来了?”



    “嫂子,不许进来。”燕子生气,“你们不许我见少帆,我也不见你们!少帆是我爱的人



    ,是我的老公,凭什么我不能见他?”



    “你现在不能出现在洛氏。”乔云雪轻劝,“等龙基股票稳定再说。”



    龙基股票稳定的时候,洛家大伯应该已经从龙基出局了。大局已定,这老狐狸也只能徒叹奈何!



    “洛氏是少帆的,凭什么我不能去。”燕子气咻咻的,可思路比任何时候都清晰,“我需要少帆,少帆也需要我。我们是一体的。你们不许打扰我。等你们什么时候让我见少帆,我就什么时候出来。”



    “……”容谦拉过乔云雪,“让她独自安静下。”



    晚点等她平静下来,再跟她谈,会明白的。



    “不能闷在房里。”乔云雪依然敲门,“嫂子和你谈谈。”



    “我好好的,不要嫂子劝。”燕子的语气,认真得不得了,“嫂子应该去劝劝云岩,快点和向红枫沟通。等过几天,向静的案子一开庭,向红枫就会回美国了。云岩到时哭都来不及了。”



    这丫头,这时比任何时刻都精明。



    乔云雪丧气。容谦的脸,仍然淡淡的,转身回书房了。



    “唉,燕子!”司徒澜感慨。他合上眸子,打算就在燕子的门口坐住不动。



    别墅里恢复宁静。乔云雪下楼来,交待方姨一声:“方姨,每过一个小时送点吃的给燕子,看看燕子。”



    这会儿,司徒澜和他们夫妻,全部得罪燕子了,大概也只有方姨这个局外人,还能和燕子交心。



    “云雪,我明白。”方姨多睿智的人,笑了,“容先生哪里真会对燕子不好。大概也是担心燕子。燕子会明白的。”



    因为早几天前就答应青青和悠悠下午去游湖,乔云雪出去了。



    但不管怎么说,容谦没松口,燕子就气闷。司徒澜守在门口,倒和没守一样,燕子连眼睛都不会朝外面瞥,似乎真铁了心,和家里人冷战。



    事实上,燕子正在想办法出去。



    看了看三楼的高度,燕子伸伸舌头——她这小身板,可挑战不了三层楼的高度。



    有来电,燕子拿起来,嘟起小嘴儿:“洛洛,哥棒打鸳鸯。我出不来啦!”



    “等我晚上过来!”洛少帆平稳的声音,不经意就让她的心儿安稳了,“我会和容谦好好谈谈。燕子,我们偷偷结婚,他生气才正常。”



    “可是——”燕子眼睛有些酸,“我答应了天鹏晚上去接他,一边开家长会呢!少帆,如果我第一次就食言了,天鹏以后都不喜欢我了。”



    原来她急的是这个,眸子一热,洛少帆只觉一颗心,瞬间装得满满的:“我会通知家里的阿姨去。燕燕,我会和天鹏解释。”



    “可是……”她怎么可以对小天鹏食言嘛!第一次答应小朋友的事,绝不能食言。



    “等我。”洛少帆的声音,温和轻缓,“我最多六点就过来。燕燕,我们一起和容谦谈。”



    “那……好吧!”燕子说。可是,坐在那儿,想着自己的事儿想着洛天鹏那双细长的眸子间,对她的企盼,那颗心儿,再也淡定不了。她得想办法,赶去开家长会。



    看看时间,已经快四点了。她拉开-房间门。



    司徒澜如临大敌,站了起来:“燕子……”



    “我上洗手间。”燕子说,大摇大摆地从司徒澜面前经过,去了洗手间。



    看不出燕子有什么异样,司徒澜又看他的书,一边坐守。



    燕子不两分钟就回了卧室,支着腮帮发呆——唉,爸坐在门口,她怎么出去?来到窗口,看着三层楼高,燕子不由眨眨眸子——她的小心脏,可应付不了这么高。



    习惯了安静的燕子,司徒澜坐在门口一下午,也不觉得异常。方姨每一个小时都会送点东西上来看燕子,也没发现异常。到了快五点的时候,方姨开始给大家做晚饭,不再上来。乔云雪带着孩子们也回来了,看到司徒澜依然在门口坐着,便带了孩子们去拼智力游戏。



    终于,夕阳的余光映上红墙。



    洛少帆来的时候,正好六点。如他所料,他进不了容家的大门。不过没关系,他把车开到围墙后面,刚好停在水泥柱子旁边。然后踩上车顶,就跳进去了。



    等保安听到防盗铃声过来时,洛少帆已经坐在容谦面前:“我要见燕子!”



    “燕子在楼上。”容谦面色淡淡,万年不变的不疏不亲的态度。



    这么痛快?洛少帆反而一愕——其实自从燕子从美国回来之后,容谦就一直这么不冷不热。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反对还是赞成,真邪门!



    洛少帆果然去了三楼。看到司徒澜,洛少帆唇角扯了扯:“爸——”



    “你爸是那个没人味的洛云城。”司徒澜怒,声音大得很。



    然后,吼过的五秒后,大家都诧异地看着燕子的房门——房间里的燕子怎么没有声音?燕子才不会让洛少帆这样被吼!



    洛少帆一下子推开-房门:“燕子?”



    房间里空荡荡的。



    “燕子?”司徒澜惊诧莫名。他一直没动,怎么可能看丢燕子。



    答案很容易就出来了,燕子居然胆大包天,用自己几条长裙子串成长绳,滑到二楼,从画室里跑出去了。



    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溜出别墅的。



    “洛少帆——”一直淡定的容谦,这会儿怒了,一把抓住洛少帆的胳膊,一拳头就打了过去。



    洛少帆也没有时间计较拳头,早打电话:“王老师,有人来接天鹏没有?”



    “有啊!”王老师说,“天鹏他妈咪过来开家长会了,两人刚刚离开,应该快到家了。”



    洛少帆挂了电话,无奈地看着容谦:“燕子去接天鹏了!”



    “哼!”容谦货真价实的鄙夷。父子一起拐他妹妹,不怪燕子这么容易被拐!鄙视!



    乔云雪从宝宝房间里探出头来:“燕子的宝马,还在下面。我去接吧!”



    容谦颔首,眸色变厉,凝着洛少帆:“我们是得好好谈谈。”



    “确实。”洛少帆含笑,“我特意过来找你谈谈。”



    两个大男人,看起来都平静,可火山马上喷发的感觉,非常强烈。两个地产界多年的对头,默契地先后进了书房。



    乔云雪开着车去接燕子去了。



    可不到十分钟,容谦的手机就急促地响起,传来乔云雪焦灼的声音:“洛家的保姆没有接到燕子他们。马上报警,燕子带着洛天鹏上了辆出租车。那出租车不对,我现在正跟着。你记住车牌号……”



    一切都陷入混乱中。容谦一边报警,一边大步下楼,洛少帆紧紧尾随而上。分头去堵车。



    那辆出租车确实不对。外形是出租车的样子,可出租车司机居然戴着大墨镜,而且把车开向相反方向。



    一开始,燕子和洛天鹏兴高采烈,没有发现异样。等发现异样,已经上了车。而这车拐向郊区。



    “你想干什么?”燕子急了。



    可没人回答她。司机似乎是个木偶,不关心她的话。最后,他们被带到交区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锁起来。然后,那个司机离开了。



    乔云雪下车,忽然微微一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洛海华什么时候跟在她后面?



    心口有点窒息,乔云雪无视她的存在,悄悄潜进工厂,她自认为掩饰得很好,可没想到,刚打开燕子那间房的门,只觉背后被人一推,整个身子都往里面趴去,正跌倒在燕子身上。



    “嫂子?”燕子大吃一惊,却立即响起第二声惊呼,“洛姐姐你也来了?”



    乔云雪愕然转身,却发现洛海华居然也被推进来,然后,门被锁了。



    她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原来有人在暗暗守着。



    “妈咪,干妈,姑姑。”洛天鹏礼貌的打招呼。



    燕子轻轻抱着天鹏,微微摇头:“现在好了,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哪里。”



    拿出手机,乔云雪拨号码,可过了半天,她默默放下手机:“你们打电话试试。”



    洛海华和燕子这才匆忙拨电话。



    “没有信号。”燕子声音涩涩的,“这个地方居然是信号死角。”



    就是,这是桩预谋的行动。这地方是信号死角,偏离大道,旁边也没有居民,根本无法求助。



    “唉——”洛海华轻轻叹息。显然,她在后悔刚刚没早点打电话回去,告诉方位。



    乔云雪默默站开,离洛海华远些。



    正说着,有人进来。可洛海华似乎还真有两下子,把人打出去,反而把门往里面反锁住,不让人进来。



    见乔云雪远离自己,洛海华涩涩地别开眸光:“好歹我也练过防卫工夫,多少能帮点忙。”



    乔云雪已经拉着燕子到一边去了。可瞅了燕子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剩下长长的叹息。



    “嫂子,我知道错了啦!”燕子哽咽了,“可是,如果你们不逼洛洛和我,我也不会上别人的车了!”



    乔云雪紧紧凝着燕子的脸儿。那张纯净的脸,不知什么时候浮上淡淡的忧愁……这是她不知愁的小姑子么?眸子一热,乔云雪紧紧拥住燕子:“傻燕子,你还看不出来么,你们结婚了,可容谦一句生气的话也没有。你哥是愿意你们在一起的。只是,洛少帆必须要拿出十二分的诚心,风光把你娶回去才行啊!他有责任打动爸的心,让两家的恩怨消释。”



    “是吗?”燕子眸光灿亮,可那喜悦,只是瞬间的事。小脸儿又耷拉下来,“可是嫂子不乐意。”



    心中一塞,乔云雪默默抱着燕子,声音轻轻地,只有燕子能听到,“燕子,我讨厌和洛海华做亲戚!非常讨厌!”



    燕子先是愕然,慢慢的,她紧紧搂住乔云雪的脖子:“对不起,我误会了,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乔云雪轻轻搂住燕子,“燕子,听到你和少帆在一起,我确实心里不好过。那是



    说不出的感觉,有种淡淡的失意。也不看好洛少帆,能在洛家面前好好保护你。但是,看到你昨晚的举动,鼓起勇气站在媒体面前,我想了一天……”



    乔云雪笑了,淡淡的笑,声音低低的:“燕子,我看开了。这世上的缘分,太神奇,想躲都躲不了!”



    燕子轻轻笑了,也轻轻地搂住嫂子,另一臂,轻轻搂住小傢伙。可她眸子一闪,笑了:“洛姐姐本来也是去接天鹏的吧!真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洛海华脸上浮起淡淡的尴尬:“看在你昨天帮少帆的份上,我也不能让你被人害。”



    乔云雪静默,心底涌动,是的,燕子昨晚那个举动,不止救了龙基,更不知不觉改变了许多格局。如果不是燕子,今天江琼也不会那么动情,和她推心置腹……



    燕子轻轻叹息:“到底是谁要这么干?我得罪谁了……不过,嫂子,我终于明白了,哥为什么不许我接触媒体。”



    瞧,她才面对媒体不到一天,人就被拐了。而且,现在这情况,压根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情况吧!”乔云雪轻轻拥紧燕子,“时间拖得越久,你哥他们就越能找到我们。”



    “可是,那些人把我们扔到这里干什么?”燕子困惑,“他们应该把我们绑起来才像话嘛!”



    “也许,他们看到我们人多,打乱了他们原来的计划。”洛海华淡淡地。



    乔云雪静静地看着窗外:“也许,事发突然,他们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办,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



    “我不管了,我得等洛洛来救我。”燕子闷闷地看着不锈钢门窗,知道出逃无望,她默默抱紧洛天鹏,哄着小朋友,“好啦,妈咪保护你,别怕!”



    本来郁闷,听到燕子这娇娇的声音,却偏偏透露几分霸气,乔云雪倒笑了。



    洛海华也在笑。



    笑声相撞,两人不约而同地交换个眼神,又飞快别开。



    燕子看着两人尴尬的场景,拼命想话儿:“洛姐姐,舒渔呢?到底回来没有?”



    “回来了!”洛海华的声音,淡淡的惆怅,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看着的是乔云雪。



    “回来了?”乔云雪轻轻重复着这三个字——舒渔回来,不可能不来找她。可是舒渔至今未露面。



    洛海华平静地看着窗外:“他在画画,说要闭关一个月。”



    乔云雪没再作声,如果是为画,这倒是舒渔的作风。就算是以前,舒渔都会闭关几个月不出来。她当初从西藏回来的时候,正值舒渔闭关的时候。否则,也许她真会和舒渔合伙结婚。



    只是合伙而已。她对舒渔,一直停留在闺蜜阶段,永不逾越。可是洛海华呢,到底对舒渔是什么感情……



    天色已经暗了,这里没有灯。幸亏是夏夜,有点星光。洛海华把手机掏出来,设置好亮屏,放在那儿,权当一个希望。



    “洛洛……”燕子喃喃着,“你得快点找到我们啦,要不然,你老婆孩子都饿死啦!”



    乔云雪轻轻拥住燕子。燕子一直娇养,何曾受过这样的惊吓。还能这么安静,应该是洛天鹏的功劳。因为小天鹏的存在,激起燕子的母爱,也激起那种独一无二的勇气,她必须坚强地保护少帆的儿子。



    母爱无愄。



    容谦和洛少帆跟对了方向,却没办法跟对具体位置。出动了警方,但要及时找到,就不容易。



    洛少帆的车,忽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



    “怎么了?”这么重要的时刻,洛少帆怎么可以退后。容谦皱眉打电话。



    “我去找他们。”洛少帆的声音,隐隐焦虑。早一点找到她们,早点有希望,可绝不能盲目寻找,那只会担搁时间。



    容谦挂掉电话,深思数秒,在下一个转弯处,也倒回180度。



    两人先后进了洛家大伯的家。



    看到洛少帆,洛家大伯似乎一惊。看到容谦也尾随进来,洛家大伯的眸子,闪烁得格外厉害。



    此地无银三百两。



    “两位来是……”洛大伯声音倒还镇定。



    容谦先笑了:“我专程拜访洛老,要不要开个房地产公司。我们京华关心新生的房地产公司。”



    容谦语气淡淡,洛大伯却有了汗意——容谦这意思,想在这里开-房地产公司,就别想得罪他容谦。



    容谦淡淡一笑,他的话已经说完了。下面的事,洛大伯自己看着办。



    洛少帆显然没有容谦这般淡定,他直接挑明:“大伯,好坏都在大伯一念之间。”



    “少帆……”洛大伯微微不悦,“你这是什么意思?有客人呢!”



    “不算客人,是亲人。”洛少帆倒洋洋笑了,“不管这人承不承认,我都是他妹夫。”



    洛大伯的脸微沉,却什么也没说。



    “我终是给大伯留了退路,可显然,大伯不需要我留。”洛少帆语气微凉,“如



    果大伯不想负刑事责任,知道怎么做……”



    洛大伯拧眉看着他。



    洛少帆细长的眸子几乎眯成一条缝,眸光冰冷:“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他随意从口袋中拿出张相片,声音凉薄:“这种事,本来一揭穿,大伯罪无可赦。可毕竟是我大伯,我不想恩怨代代相传,但如果非得逼我,那么,只好摊牌。”



    容谦听着微愕。



    亲人间的是是非非,自古以来就难以界定。有些事牵一发而动全身,洛少帆对于这件事,采取隐忍态度,在他的立场上未必错,但终究对不起云雪。



    洛少帆定定凝着大伯,声音冰寒:“现在,那可是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大伯一定知道怎么做!”



    说完,洛少帆毫不留恋,转身向外走去。



    容谦也出去了。



    洛大伯久久地凝着那张相片,那是他当年付款给人的场景。那个接受款项的人,是他当年雇来毁坏乔云雪刹车的人。



    “等等——”就在洛少帆跨过门坎的瞬间,洛大伯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也许,她们只是去哪里玩玩,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回家了。”



    “多谢大伯提醒。”洛少帆淡淡笑了。他知道,洛大伯会放人。



    两人一直出了大门,洛少帆才凝着容谦:“承认你是我大舅子,有那么难?你不觉得,我们联手,所向无敌?”



    “你既然知道是你大伯干的,为什么不替云雪要公道?”容谦淡淡地问。



    “这是云雪和你结婚后,我才得到的线索。”洛少帆平静极了,“时隔五年,又没有人证,如何胜诉?”



    原来,洛少帆也是虚张声势,也实施三十六计了……



    淡淡惆怅,洛少帆瞅着穹空:“这张相片,估计也能让他一辈子寝食难安。这世上,有哪个做过亏心事的人,能睡个安稳觉!”



    有理!容谦踩上油门,早回去了。



    确实,不久后,燕子她们全部回来了。



    燕子比洛天鹏还早扑进洛少帆的怀抱:“洛洛,我饿死啦!来,我们一起吃饭。方姨做的菜,又好吃又有营养,还能安神。真的,一点也不骗你。不过你得快点,我哥吃得太快了。他可不会留给你。”



    容谦的手,揉上额头——这是他矜持的妹妹么?这是疼爱三十年的妹妹么?



    太伤感情了……



    “吃了饭,赶紧回去。”容谦大步走向餐厅。



    洛少帆有瞬间地错愕,倾刻恢复,然后也踩着优雅的步子走向餐桌:“燕燕,我们一起吃。”



    “爸爸,妈咪,你们不能慢点吗?”洛天鹏有意见。



    燕子笑嘻嘻地眨着眸子:“天鹏,得快点啦,要不然,火腿肠都要被青青和悠悠抢光了。”



    乔云雪站在后面,脸儿抽得颤颤的——这到底是谁的家?



    连她青青和悠悠的火腿肠,都有人来抢了?



    正在这时,司徒澜下楼的脚步声停住了。他脸色铁青地看着大厅里热闹的人群。



    大厅慢慢静默下来。



    正好又有门铃声。



    燕子嘻嘻哈哈地接了:“哪位……让她进来。”然后,她默默瞅着司徒澜,“爸,江阿姨找你。”



    “不见!”司徒澜怒。



    “我已经让进来了。”燕子想了想,忽然小跑着来到楼梯上,抱住司徒澜的胳膊,委屈极了,“爸,你想,洛少帆把我的便宜都沾光了,我不嫁给他,磨他一辈子,这可太亏了。”



    她忽然停住,瞅瞅洛少帆,然后一把拉住司徒澜往上跑,一直拉进画室:“爸,你想,如果我嫁给他,洛家的财产就是我的了。洛云城要是知道他辛苦大半辈子的财产全是我们容家的,得气得从土里跳出来。”



    司徒澜拧眉。这主意是不错,但是……



    爸,你快点心软啦!燕子扭屁股儿:“爸,你想,洛少帆要是娶别人,得给洛云城留多少个孙子,那太便宜他了。洛少帆就该娶我,他洛家以后就只有洛天鹏一个后代,你看看,多划算。洛云城在地底下都恨。”



    司徒澜的脸,经过青线橙黄绿蓝紫的交替之后,最后恢复平静。



    其实就是一句话,燕子想嫁。而且是已经嫁了。



    唉!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句轻咳。燕子知道是江琼,她踮起脚尖,攀住司徒澜的脖子,亲亲他的脸,然后转身跑了。



    江琼尴尬:“亲家公!”



    “谁是你亲家公!”司徒澜恨。



    江琼转身:“都进来吧!”原来她后面还跟了几个人。



    司徒澜皱眉:“不许进来……”



    他的声音忽然停住了,一双眸子定在那对明朝大花瓶上。价值千万的兰花瓶。价格是小事,而是真正难得。一对兰花瓶,北京故宫那对都比不上面前这对。



    更难得的是,他是古董鉴赏家,一生就爱这个。司徒澜



    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江琼把人叫出去,让他们回家,把门关紧了。她打开送来的礼物:“这张吴道子的名画,我是托了所有亲朋才得到的。这都是我们收藏多年的珍品,特意送给亲家公。价钱是小事,但愿亲爱公看在我江琼的心意上,请接受。”



    司徒澜挣扎得厉害,不舍古董,亦不肯放开心结。



    江琼鼻子一酸,如果这几种东西都不能让司徒澜放开心结,那她真没办法了。心中一急,她居然扑通一声跪下:“亲爱公,如果我还把他爸从地底下拉来道歉,我会这样做的。但是,我实在没办法改变过去。你就不能看在燕子的幸福的份上,放下一点儿。”



    司徒澜惊愕地看着江琼。好久好久,他别开眸光,有些不服气:“洛云城这辈子,唯一做对的事,是娶了你!”



    江琼一愣,热泪盈眶——司徒澜这是可以谈了的意思。



    “起来吧!”司徒澜不屑极了,“让小辈看到,象什么话!”



    “谢谢亲家公。”江琼含泪笑了——她就知道,司徒澜总有被感动的时候。



    如此,甚好!



    对洛少帆这个女婿,司徒澜似乎默认了。洛少帆带着儿子过来,容家上下都不亲不疏的样子。



    一件不大不小的事,让两家关系近了些。那就是,那张相片果然生效了,洛家大伯天天对着那张照片,终是良心难安,成了最大的心病,这一早高血压爆发,中风了。



    听说,现在除了能躺在床上动嘴吃东西,别的功能全部失去。



    这比死更难受。



    而洛家小叔,凭一人之力,而且一直当惯了大哥的跟屁虫,这会只怕再难东山再起。



    “恶有恶报,时候未到。”乔云雪感慨。



    最让人吃惊的是,久久没有消息罗博居然打电话贺燕子:“恭喜!”



    燕子倒愣了:“罗博呀……”她能说什么。罗博居然这么大度。



    罗博微微尴尬:“只要燕子不嫁凌云岩,我都开心,也恭喜燕子!真心祝福!”



    燕子明白了。好多感慨,但不肯把这段话记在脑海里。健忘更幸福!



    可是谁也没有提起,要给燕子办酒席。燕子有些受打击,没人祝福的婚姻,果然有些单调。



    “有本事领证,自然也有本事替自己办婚宴。”容谦冷哼。可爱的妹妹被对手悄悄拐走,一生的耻辱啊,别提多别扭。



    洛少帆当这些话没听到,倒在那儿和燕子一唱一和:“燕燕,是在酒楼呢,还是在郊外?”



    “我要去教堂。”燕子说,“才有新娘的感觉。”



    任两人嘟囔,容谦当没听见。



    “大哥参考下!”容谦不搭话,洛少帆沉不住气了,“这婚礼一定得举行的。燕子可是世上最美的新娘。”



    容谦起身,不冷不热地扔下一句话:“我和云雪都没办,急什么!”



    洛少帆气得拍腿:“容谦,总有一天,我会掐死你!”



    旁边,乔云雪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接,却激动得语无伦次:“舒渔,是你吗?”



    洛少帆不由自主递给容谦一个眼神——你情敌回来了!



    正暗涛汹涌,乔云雪已经拿起包,飞也似地向外跑去:“容谦,舒渔说他新画了好画,画了整整一个月才画完。我去看看。青青,悠悠,看干爹去啦!”



    青青和悠悠一齐来,母子三个还真跑了。



    容谦霍然起身,万年不变的脸,起了微微的怒色。二话不说,跟上去了。可他出来时,只来得及看云雪的车尾巴,卷起尘埃。



    乔云雪在飚车。多少年没见舒渔了?四年?五年?



    那是她最好的闺蜜,可以和他说任何事的闺蜜。舒渔,你真回来了?



    来到油画街,远远地就看见舒渔在那儿。乔云雪这才真正相信,舒渔回来一直不出头,确实是一直在画画。夕阳画廊门口,正摆着巨幅油画。这幅油画,有两米宽,六米长。



    舒渔,果然成了大气磅礴的油画家。



    停好车,她不看画,只看着舒渔,看着那一头长发,看着那粗犷的脸,乔云雪的泪,悄悄滑落。



    舒渔,成了国际知名油画家,可还是那个舒渔。笑容还是那笑容,脾气还是那脾气。



    如此,甚好!



    舒渔的存在感如此强烈,使乔云雪直接忽略掉旁边的洛海华。



    乔云雪慢慢下车,笑了:“舒渔,你怎么可以把画摆马路中间?”



    “哈哈——”舒渔大笑,“这送人的,当然得摆出来。”



    “送人?”乔云雪愕然,“送谁?”



    舒渔的脸,涌上薄薄的红:“云雪,你结婚那么多年,我还没送礼物呢!”



    乔云雪才停住的泪,又悄然滑落。他一去经年,却把这事挂在心头数年。一回故土,连照面的工夫都没有,原来是忙着给她补结婚贺礼!



    她把青青和悠悠拉到面前:“乖,喊干爹!”



    “干爹好!”青青和悠悠可灵透了,立即眉眼弯弯,喜得舒渔哈哈大笑,一臂搂住一个,眼睛红红的,却说不上话来。



    “把画收起来,我要以后慢慢看。”乔云雪笑着。哪能在大马路上秀画呢!真的很不安全啊!



     你所看的《闪婚,亲亲老婆AA制》的 倾城祝福,盛世婚礼【全文大结局】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闪婚,亲亲老婆AA制》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