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如 作品

第081章怀了孕的女人,会变得比较奇怪?

    左等右等,秦霜降还没什么动静。左骁轻轻敲了门,也没有说话,只让她知道,自己就等在外面,不用急。也不用怕。

    隔了好一会儿,秦霜降才脸色有点苍白地出来,不敢看左骁的眼。

    “怎么这么凉。”左骁牵住她,小手冰冰凉凉的,他唯恐她的感冒会加重,想抱起她直接塞进被窝里,却又无能为力。

    躺回床上,秦霜降心情沉重地背过身去。左骁贴上来,在她后颈印下一吻。“晚安。”

    顺手搭在在她仍旧平坦的小腹上,慢慢入睡。

    或早或晚,都要让他知道的。可是。他明明那么期待,超乎寻常的兴奋,又怎么好让他失望?

    秦霜降一夜未眠,早起时,顶了俩硕大的黑眼圈,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没有精神。左骁先是给她测了体温,还好,没有异常。

    但是,她的情绪低落被左骁看在眼里。

    吃罢早饭后,门外有车响动,秦霜降不知是谁造访,没想到竟是几日不见的左念。

    “阿姨!”

    左念冲进来,首先喊的是秦霜降,手里捧着大把的向日葵。“阿姨。这是我去摘的,奶奶说蟹味瓜子仁就是从花盘里面取出的!”

    “哈哈哈。”秦霜降果然被逗乐,她笑着收下花,还没有伸手抱住左念,就被左骁拦住。

    “别乱扑,阿姨现在……肚子里有小弟弟小妹妹。”左骁是看到她不开心,他自己哄人的技术又不行,只能出动左念了!

    一招制胜,左念出手,没有哄不好的姑娘,暖的老少通吃啊!

    “哇!”左念夸张地张大嘴巴,他高兴的两只腿忙不停地绕在秦霜降身边,跑来跑去。“是两个吗?是小弟弟和小妹妹吗?”宏池序扛。

    “两个一次生的话,有点辛苦了。”左骁想了一下,秦霜降这样的瘦弱。两个小孩一起闹腾起来,那怀孕可有的受了。

    左念只顾着傻乐呵,他大概知道当妈妈是辛苦的,但具体什么体验,他还是不知,也就不能体会。“真好,真好!”

    “那个……我,我先去画画了。”秦霜降见一大一小父子俩开心的劲儿,心里就更加难过了。她不敢告诉左骁,其实她没有怀孕。

    昨天夜里去洗手间,就发现大姨妈造访。当时心里委屈难受的哭了一场,又害怕左骁发现,所以待了那么久没出来。

    说要孩子的是自己,好不容易令左骁同意生小孩,这喜悦还没有持续几小时,就惨遭破灭。

    终究还是要说的吧。但不是现在。

    秦霜降行尸走肉般到了小阳台,画具摆放的整整齐齐,她削了十来支铅笔,心情才稍微平静一些。

    “爸爸,是不是……怀了孕的女人,会变得比较奇怪?”左念愣着看秦霜降机械地削铅笔,然后在纸上涂涂画画。

    左骁也搞不清楚了,是心里有事还是怎么回事?怀了孕之后,体内的激素水平发生变化,容易暴躁,易怒,生气或者哭泣。

    这是医生给出的解释,所以对家人的建议就是,陪伴和让她尽量排解心中的情绪,防止抑郁。

    得。一大一小搬着藤椅过去,仨人全挤在小阳台上,这样算陪伴吗?

    “阿姨,你画的好好看哦!”左念真心实意地夸赞着,眼里闪动着崇拜的光亮。

    秦霜降摸了摸左念的脑袋,苦笑着说道。“左念今天不用上兴趣班或者补习吗?”

    “不用,我的功课不用担心哦。”左念讨好地看了爸爸一眼,这样是不是很乖?

    “那……”你们也不要像是监视犯人一样地看着我好吗!秦霜降心里也是无语,她是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找到一个合理的措辞和描述,然后告诉左骁,她怀孕,只是空欢喜一场。

    左骁看着外面的天逐渐晴朗,一连几天的阴霾被驱散,说道。“霜降,画完这个小人,咱们出去散散心吧。”

    小人……

    人家画的是漫画不行吗!秦霜降泛起无力感,《如果时光倒流》这一系列的还没有画完,她每每有感而发时,就会将手账上的趣事放上去,充实内容。

    “好哦!我想去爬山!”左念举双手赞成,野炊或者是钓鱼,多好玩啊!上回,他们在草丛里,还找到一只小刺猬呢!

    爬山?这俩人兴致勃勃地,秦霜降也不好拒绝。她收了画笔,也许等到大家心情开阔时,再说也不迟吧。

    “你别开车了,让司机送。”左骁肯定是不能开的,他又不放心秦霜降的身体,昨天还有孕吐和头晕的反应来着。

    秦霜降除了开的慢之外,没别的问题。“不用吧,不然到了山脚下,咱们去玩了,司机还得等着,挺麻烦的。”

    “我在给司机打电话,你不能开。”左骁很坚持,秦霜降的车技不行是一方面,他也不想让她累着。

    “不用不用!”秦霜降夺过来,她已经有大半年的驾龄了,再加上又没有怀孕,干嘛要特殊对待!“我可以的!你不相信我吗!”

    左骁不想令她不悦,又咨询了医生,说是……在怀孕的早期注意休息和营养就好了,正常的开车散步都没有问题。

    “那……”有医生这样保证,左骁也不好再说什么。

    “麻烦阿姨了!”左念弯腰鞠了一躬,帮保姆阿姨提了餐盒水果还有一些零食和水放到车后备箱。

    秦霜降看左念日渐活泼,心里也舒畅了一些。她开惯了左骁卖给她的二手保时捷,也就不换车了。

    “啦啦啦!”左念坐在儿童座椅上,打开车窗,欢乐地唱起了歌。

    他从小就害怕孤单,一直期望着妈妈能回来。可是妈妈回来之后,发现并不能填补想象中的不安定感,反倒是阿姨能给予他母亲般的关爱。本想着能跟爸爸和阿姨一起快乐的生活,可又传来非亲生的消息,他想与爸爸亲近,却怕被嫌弃。

    所以,如果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他……嗷嗷,想想就开心的不得了!

    “喜形于色,哪有男孩这样沉不住气的。”左骁见他欢欢喜喜,出言提醒。

    左念扁着嘴,他在班上都是板着脸呀!

    “好啦,左念这样已经很好了。你觉得别人都像你,少言寡语整天不笑啊。”秦霜降打抱不平,左念能这样高兴的时候不多,怎么忍心打击一个孩子呀!

    “那你笑吧。”左骁知错就改,不再管。

    “……”左念再也笑不出来,他别过头去,哼了一声。

    这对父子俩啊,秦霜降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他们家住在远离城市的郊区,盘山公路上要上还要下。为了安全起见,她开的又慢又平稳,整条路上什么行人和车辆,她一面心里想着怎么跟左骁坦白,另一面看着前面冗长的一段连续急转的下坡路。

    “对面来了车,速度慢点,让道儿,让他先过去。”左骁知道她开车经验不足,也就出言指导着。

    “嗯。”秦霜降点头,想要去踩刹车,却发现刹车似乎……

    不灵了吗?怎么会!

    她又抬起脚,慢慢踩下去。

    就在这样的尝试过程中,被人动了手脚的保时捷冲在下坡路上,速度不减反倒增加。

    “减速!快减速!”左骁有点着急,以为她踩错了,将油门当做刹车。“你别着急,会车还有一段时间。”

    现在刹车,来得及!

    前面来的是一辆重型卡车,盘山路本就窄,秦霜降急的快要哭出来。“刹车……坏了!”

    “什么!”左骁还没有来得及想对策,只见对面的卡车猛然加速,直直地往他们车上撞来!

    不对!

    这是有预谋的!

    左骁快速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现在身处在一辆失控的车中,只能听天由命!

    秦霜降被那卡车突然开启的连续闪烁远光灯照耀的睁不开眼,她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心悬到嗓子眼,疯狂地鸣笛声刺破她的耳膜,左骁和左念的性命都掌握在她一个人的手里!

    她只能孤注一掷!

    “秦霜降!”

    轰地一声,两车相撞,秦霜降眼前白光一闪,在坠入黑暗之前,似乎听见了左骁的怒吼还有左念的惊声尖叫。

    卡车冲出山边护栏,悬空之后翻滚着往山下坠落。而那辆保时捷……

    呜呜嗡鸣的救护车声,交通警察正保护事故现场,调查事故原因。

    左骁在短暂的昏迷之后苏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医院,身边有医生和护士在做检查,他尝试着睁眼看抢救室里的时间,他们是九点出发,而现在不到十一点。“医生,我没事。”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这样严重的相撞,你只受了皮外伤。”医生做了简单的包扎之后,左骁只有额头上有擦伤和被碎片擦到的小伤口。“不过,还不能排除轻微脑震荡。”

    左骁掀开薄被,他腿上还有正在流血的伤口,但这些都是小事。“我的妻子呢?”

    “这……”

    “她人呢!”

    这是万幸吗?!左骁清晰的记得,秦霜降在最危急的时刻,将方向盘死命地打了方向!她想让自己所在的位置,撞击卡车,来保护他和左念!

    她想干什么!左骁气的不行,他踉跄地往抢救室外去,秦霜降呢!

    “送来的时候,就只有您和一个小孩。”护士连忙跟过来,扶着他。虽然伤势不严重,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是血肉也疼啊!

    左骁的瞳孔放大,只有他和左念吗!

    “小孩子只是吓到了,因为座椅弹出了安全气囊保护了他,所以……”

    “哇啊啊啊!”

    左骁循着声音找到了在隔壁擦药水的左念,他哭的一脸泪花,整个人处在惊恐状态。

    秦霜降呢!

    “爸爸!”左念吓得扑入左骁的怀里,他一声声地哭着,浑身颤抖。“阿姨!快去救阿姨!”

    他分明看到那一瞬间车的行驶方向变了,卡车结结实实地撞上他们的车,车窗碎裂,碎片飞溅,强烈的冲击力令阿姨立即被挤在一个狭小撞瘪的空间里,瞬间趴在安全气囊上,车头被撞偏后,刹时冲上山体,再次撞击后终于停了下来。

    血,全是血。阿姨的头上身上好多好多的血!

    左念哭闹个不停,左父左母也得知这个消息,匆忙赶到了医院。

    左骁一刻也不敢耽误,他轻轻在左念耳边说。“别怕,阿姨救了我们,现在爸爸要去救阿姨。你不要哭,等爸爸回来!”

    很显然,有人在针对秦霜降!目的是什么?左骁一猜就知!

    “琳琅!琳琅!”左骁打给琳琅,竟然没有人接!

    他气的眼眶绷紧,牙关紧咬。快速让人查琳琅现在人在哪里,又拨通了左霆的电话!

    “我们离婚吧。”纪繁薇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她好不容易在左氏的办公室等了三天,才终于等到左霆。

    左霆看着眼前温柔娴静的她,她什么时候这样有勇气了?离婚?她想用离婚来挽留自己吗?“别闹了,我给你买了珠宝,是限量的珍藏版。正要回家送给你的,没想到你先来了。”

    每一次,都是用礼物来哄住她。她喜欢这样的方式吧?那,这一次,也不例外。

    “是吗,正要去找我?”纪繁薇笑了笑,将耳边的短发掖在耳后,露出圆润小巧的耳垂。“既然你就是要回家的,我们就在这里,把离婚的事谈一谈吧。”

    “下次吧,好吗?”左霆走过去,想揽住她,却被躲开。“乖,我还有事。”

    “嗯,我也有事。”以前的每次,纪繁薇都是为了挽救破碎的婚姻,委曲求全,接受他那一些小恩小惠。

    她物质吗?如果要说物质的话,左霆给他那些情妇的,比自己多千倍百倍!

    “所以,我们就快点说正题吧。”纪繁薇将笔帽拧开,语气平平淡淡。“你在外面已经有了家,我也祝你们百年好合。”

    “你什么意思?”左霆觉得,这事儿似乎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了。难道是,她来真的?“什么叫有了家。”

    “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法庭上见。”关于证据,纪繁薇已经全部搜集完了,只是不想撕破脸皮让左霆难看。大家私底下签了协议书,彼此好好生活,对谁都有利。“这么多年了,你放过我,我也该……放过你了。”

    纪繁薇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口一阵阵地发疼,她向往一路走到白头的婚姻,却半路没了窝囊的勇气。

    “薇儿。”

    左霆还没有说完,桌上的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琳琅。于是,猛地站起来接听了。

    他能看到,纪繁薇也自然能看见。

    “你说什么?秦……”

    秦霜降现在在她手中?!而且还快要死了?!

    左霆一愣,却被纪繁薇打落。

    “够了!你跟琳琅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左念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三个就好好的去过日子吧!签了协议书,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路!”纪繁薇还是克制不住的会吃醋,会在意。但是随着关系的终结,她想,这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纪繁薇!你才是够了!”左霆大为恼火,他正要听琳琅说在是要取秦霜降的眼角膜,就被她打落了!

    “你……”

    纪繁薇也气的发抖,为了琳琅的一个电话,他竟然跟自己这样说话。

    “好,我签了。你能如愿是吧?”左霆看也不看,刷刷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姓名,一式三份,他全部都签了。“行,我现在可以走了吧?纪小姐!”

    纪繁薇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儿,她等着左霆重重地甩上门,才哭了出声。

    结束了,全部都结束了!

    左霆根本都没有看到协议书上写的什么,那是梁遇北亲自起草并写成的,上面写道,因为左霆是婚姻的过错方,所以,他名下的所有房产和拥有左氏的股份,全部都由纪繁薇所有,作为精神损失!

    在他签上协议的那一瞬间,左霆,离成为穷光蛋不远了。

    左骁在医院里怎么可能待得下去,救护车去的时候,已经说过说是就没有看到驾驶人。左骁想要找到事故的目击人,或者是能找到秦霜降的痕迹,哪怕那么一丝也好!

    “我们现在跟着左总的,但是琳琅小姐不知道在哪里。”

    响起时,左骁燃起一小簇希望,然后破灭。“跟紧他!另外,盯住国内有名的那几个眼科医生,看动向!”

    左骁心里最害怕的最恐惧的,就是秦霜降跟琳琅的配型是合适的。如果这件事背后有推手,有预谋,那就一定是琳琅所为!

    *****

    下沉,所有的东西都在下沉。秦霜降感觉不到痛苦,她身上冷冰冰的,一直在往冰窟中坠下去。前半生的种种,像是过电影一样地在脑中回旋,快速地一帧帧,以第三人的视角,超然物外地观看着。

    从刚刚发生的开始,她头上全是鲜血,顺着流到衣服上,染湿了半边。还好,她现在一点也不疼,能清楚地看到自己是怎么撞到,后脑重重地磕在座椅上,然后往前趴着……

    这一幕太可怕了,秦霜降赶紧略过,脑子中飞速地旋转,到了她跟左骁吵架的那天。

    “哼!”她在闹别扭,而左骁有些不安。

    如果那时候,她知道生命就剩下几天的光景,还会跟他吵架吗?

    秦霜降像是悬在半空中,她看到左骁的手想伸出来抱住她,却被自己躲开。他小心翼翼的那种神情,令秦霜降想哭。

    左骁,我这样……是不是快要死了?

    为什么我能看到之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还是以灵魂的方式?

    回光返照吗?

    秦霜降哭都哭不出来,她已经没有感官了,又怎么能表现喜怒哀乐?

    外界的一切,她都无法感知,听不到声音,不知道被人触碰,甚至是被手术刀划上口子。

    回忆里有好多的场景,她好像看到儿时的自己,那么小小的一点,记忆力从来都没有过的,怎么现在反倒能看见?

    好多个小朋友,大大小小的都在一起。低矮的房子,很多个上下床的房间,一桶桶的饭菜放在大院子里,秦霜降似乎是有两三岁的样子,她比较迟钝,呆呆傻傻地坐在椅子上,不敢哭闹,眼巴巴地看着一个陌生的男人。

    秦霜降疑惑着,这是谁?她二十多年里,从来就没有见过,怎么会在临死的时候想到他呢?

    难道是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事件吗?可是,她完全没有印象!

    “以后,他们就是你的爸爸妈妈了。快,叫爸爸妈妈。”陌生男人跟秦爸秦妈握了手,然后将秦霜降抱起来,让他们看看。“这是我们孤儿院最乖的小女孩了,从来不哭。”

    小小的她不敢说话,一双眼睛里满是泪水,因为说了她不会哭,所以她忍着。因为太害怕,以至于裤子都尿湿了。

    “乖,你是我们的乖女儿,不怕不怕。”

    秦霜降看到年轻时候的爸爸妈妈,他们……怎么会将自己丢在一大群孩子里,然后带她回家呢?

    孤儿院?什么意思?

    这是记忆最开始的地方,也是在她清醒时候从未想起过的事情,秦霜降眼前没有黑暗和白天,就是混沌的一片,也许,她刚才走过的就是黄泉路,看透一生,然后该走向奈何桥。

    果然黄泉上是孤单寂寞的,父母不是亲生,爱人终将失去,就连孩子,她也没有来得及趁着短暂的青春年华生一个。

    所以,等会儿到了奈何桥,她一定要喝上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转世投胎。

    “立夏?”

    秦霜降觉得自己被一阵风吹着,飘飘荡荡,竟然看到了死去多时的秦立夏。

    “姐姐,你也有今天啊。我可是,等你等得好辛苦啊。”秦立夏怀里抱着满身是血的孩子,她面目狰狞,骨瘦如柴。

    秦霜降一生坦坦荡荡,没有做过亏心事,唯独对不起的,就是妹妹。她知道,妹妹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下,学习不好被爸爸妈妈骂,不会跟爸爸一样画画,脾气暴躁,在叛逆的阶段,没有得到良好的指引,才导致人生如此悲剧。

    “立夏,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是在地下太难过了吗?”秦霜降看不到自己是什么样子,难不成,也如同秦立夏这样?

    哦不,秦霜降转念一想,自己肯定会更加难看吧,毕竟是被车撞死的,那惨状……

    “啊!立夏!不要!”

    秦霜降还没有想完,秦立夏就抱着孩子,快速地冲到她面前,血盆大口张开,露出可怖的尖锐牙?,空气中全是血液的腥臭味道!

    “她……她好像动了一下。”有个护士看到病床上的秦霜降,身子轻微地动弹了一下。

    琳琅走过来摸索着对准秦霜降的身体踢了一脚,呵呵笑道。“管她死不死的,她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会不会……”太残忍了?这个护士于心不忍,她是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又不是屠夫!

    琳琅已经约好了眼科医生,她一刻也等不及了,秦霜降的眼睛,她势在必得!

    “我,我去联系下麻醉师,看怎么还没有来。”这位护士家中欠了高利贷,但是不知道怎么被这个失明的女人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医院,地方偏僻简陋,仪器很少,设施什么的都非常缺。

    这个失明女人的意思是,取完眼角膜,快速冷冻保存起来,然后就回到他们医院里,做眼角膜的移植!

    那躺在病床上受了重伤的女孩呢……怎么办?她如果得不到救治的话,很快就不是被拿走眼角膜导致眼盲的问题了!而是,她一定会死!

    失血过多,加上头部受创的脑外伤,不可能自己痊愈的!就这种状况,得送到重症监护室!

    多耽误一秒,可能下一秒,她就没有生命迹象了!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她真的……下不去手。她紧张又害怕,好像是在古代中杀人性命的刽子手一样,走出房间外,给自己的同事打了电话。“喂,言言,你帮我带饭,行吗?”

    “哇?你不是要减肥吗?行啊,我正要去买饭呢。”护士小丫头口中嚼着糖,刚给病人挂上药水,就接了电话。

    “我要吃最辣最辣的,哦对了,今天夜里我还有大夜班,别忘了咱们要打牌呢。”护士手心都出汗了,她看见失明的那个女人,正对着病床的女孩,恶狠狠地说些什么。 =

    她祈祷着言言能冰雪聪明一点,发现自己言语中的不同寻常。

    什么?她肠胃不好,一点辣椒都不能吃的啊!吃到就会胃痛死!再说了,今天大夜班也不是她啊!早上他们排班的时候,她还特意看了的。还有啊,值夜班打牌是什么鬼?!怎么可能!

    护士小丫头皱着眉头,她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你在哪里啊,为什么上午不来上班。”

    “你考我啊,我不跟你闹了,绕口令有什么不会的,八百标兵奔北坡,上次你说的那个医院啊,二甲都评不上呢。不说了,你快点啊。”护士眼看着那个女人要对无法动弹的女孩动手,她连忙挂了电话,走进去阻止。“这位女士,请你冷静一点。如果她现在就死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的。”

    医生怎么还不来!琳琅将火发泄在秦霜降身上,她看不到秦霜降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只是知道气息微弱,濒临死亡!

    太好了!她死了,自己重见光明了,这个世界重新美好起来!

    护士小丫头再贪吃也明白这件事的意义重大,她抖着手,想到新闻里各种妙龄少女的离奇失踪和死亡案件,慌乱着在护士站转悠了好几圈,然后终于想到,赶紧……报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