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如 作品

第076章所有出轨的证据

    左骁睡得迷糊,他努力睁开眼,睫毛扫动着眼睑,细微的触觉令他发觉头昏沉不已。“好。我知道了。”

    “这不是你知道不知道的问题!”秦霜降以为他说能回来就是医生已经诊断他全好了,静养就行。“不行,你快起来!”

    左骁躺着不动,就那么枕着她的大腿,闭目养神。“退烧了就好。”

    “万一伤口感染了呢!不明原因的,我得送你去医院。”秦霜降想抽回腿,又怕他磕着脑袋,将唇贴上他的,果然温度高出很多。

    只是蜻蜓点水般,左骁还没有来得及深入地吻,她就撤离了。“你这是干什么呢?”

    “试你的体温啊!比我的烫!”秦霜降手边没有体温计。她只能这样。

    左骁很不满意。这算什么?!给一点点甜头,就立即不搭理?“你那样不准,再试试。”

    秦霜降不再听从他,她喊了保姆过来帮忙给医院里打电话。然后描述了下左骁的症状,又一面请了家庭医生过来看。

    “左骁,你还有哪里难受?”秦霜降拿着湿毛巾,一遍遍地擦拭着他的脸颊。他的脸,表现出不正常的红晕来。

    “有,特别难受。”左骁竟然有点孩子气,嘟着嘴。“这儿。”

    “别闹了。”保姆和医生都在旁边,秦霜降脸皮再厚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秀恩爱啊。“左骁,你配合一下,生了病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没事。”左骁撑着坐起来,然后往楼上去。“休息一下就好。”

    秦霜降带着人追上去,这么执拗,就不能听话一些吗!“给他扎上针,躺着可能会舒服点儿。”

    左骁不过是想安静地处理点事情,结果弄这么大一阵势,得,病了的人,就听老婆的吧。

    输液里的药跟在医院里的一样,左骁坚决不打退烧的针剂。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没事。

    秦霜降没有办法,请教了医生之后,被告知这个时候体温升高是正常的,用物理降温的方式就可以。

    物理降温?

    秦霜降听了医生细细的描述,然后等大家都离开房间后,坐在床沿儿,问左骁。“现在有好几种降温的方法,不知道你比较喜欢哪一个?”

    左骁将她拉过来,压着她的后脑勺,嘴唇就要凑上去。

    “别……你手上还扎着针呢!”秦霜降有点恼火,将他的手按住,然后双手捧着他的脸。“要亲亲,是吗?”

    左骁没有说话,微微闭上眼,等着她的行动。

    他这样收敛了锐气,真是温柔到一塌糊涂。秦霜降慢慢地触碰,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细心呵护,然后感受到他的呼吸中带着异常的热度,眼眶发红。

    左骁这样一受伤,她都是持续着六神无主的状态,心下着急,怎么都不安宁。

    “左骁,要是受伤的是我,该有多好。”秦霜降细细的吻着,从他的下唇到唇角,移动到眼睛上。“你闭上眼,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吩咐我好了。”

    “改称呼。”

    左骁的要求不多,整天名字名字这样的叫着,一点都不亲近!

    “那……叫什么啊。”在外人面前,秦霜降会管左骁叫我家先生,要真是两个人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好意思。

    左骁在这时不愿意当一个好老师了,他哼了一声。“自己想。”

    “就……”秦霜降贴着他的耳朵吹气,软绵绵地喊道。“老公~”

    “大点声,没听清楚。”这一声叫的,左骁心里舒服极了。

    秦霜降适时地端来温水,里面还放上吸管。“老公,请喝水。”

    “挺乖的,这杯水,老公喝了。”左骁连姿势都不用变,直接喝了大半杯。

    “这就对嘛,如果你不喝,我就会用下一个方法。”秦霜降给他贴了左念发烧时候的退烧贴,然后拧了毛巾保持他手心和脸颊的潮湿。

    左骁眼皮一跳,什么方法?

    “灌肠啊,或者……”

    “秦霜降!你敢!”左骁猛地睁眼,对上她的眉眼弯弯。

    “来,正好张嘴吃水果。”

    “……”

    小孩子退烧贴的药效还是不强,到了时候后,秦霜降将东西取下来,然后换上热毛巾。她小的时候,发烧都是这样处理的。

    一遍遍地将毛巾换下,她不想假以人手,亲自来照顾左骁。

    两个人这样甜蜜日常的同时,左霆已经找到了当年收养琳琅的孤儿所。在那里,有很多个像小时候琳琅一样的孩子,跟她的眼神太像了,孤独又倔强。

    他还记得琳琅第一次去左家时候的情景,怯生生地看着大宅子里的所有东西,新奇又不敢触碰。

    在档案室里,左霆早已与所长打了招呼,所以提前找到琳琅的信息,让他看。

    琳琅的父母死于车祸,没有兄弟姐妹,什么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

    左霆心知是这个结果,只不过前来看时,仍不死心。他还记得,琳琅小时候背书,我亦飘零久,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小小年纪,竟然是一语成谶。

    左霆不会放弃治疗琳琅的眼睛,他今天跟琳琅说要出来,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折回去了。

    在别墅门口的时候,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放轻了脚步,听到里面有人的对话声,左霆示意佣人不要出声,他正好听到。

    “查过了,秦霜降跟您的配型是相同的。”

    “是吗?哈哈哈,那好!”琳琅就知道秦霜降腿上受了伤肯定会在左骁的要求要处理的,所以在医院拿到她的血样还不是很容易的事。

    左骁虽然在左母来的时候就意识到可能琳琅已经采取行动,所以才会着急地出院要回家住。但是,已经晚了。

    “那……小少爷的,还查吗?”

    琳琅没有说话,她眼前黑暗的一片,像是永坠深渊的痛苦,她只能自己救自己。“查。”

    左霆心下一惊,他以为上次琳琅说这个是口不择言,没想到她真的有如此念头。

    突然他口袋里的响了起来,琳琅皱着眉头听到,这好像是左霆的铃声。

    左霆走出去接了电话,那边是左母。

    “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左母的语气很严厉,自己的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让她省心。

    事业算是有成,但是家庭生活真的一团糟。

    “要。”左霆叹了口气,他实在是精疲力尽,公司的股票已经跌到谷底,琳琅的眼失明,还没来得及哄纪繁薇。

    “要就有个要的态度!你说你多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左母在家里孤零零的,她早上亲自送左念去上学,然后回来就开始训儿子。

    带完孙子训儿子,这一天天的,也是够忙。

    “行了,没别的事我挂了。”左霆真是不想多讲,他看着窗外,今天又晚了,还没有监督琳琅吃药,也许就夜里会回去吧。

    “薇儿回娘家了,你要是有心啊,就去亲自给她赔礼道歉。”左母气的不轻,又不能再强扭什么,只好挂了找人去打牌。

    回娘家?她生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左霆没有在意,进到屋内,往楼上去。

    显然那个人已经走了,只剩下琳琅一个人在。

    左霆将外套脱下来,走到她面前。“今天怎么样?”

    “还好。”琳琅露出微笑来,甜甜地仰头对着左霆,虽然她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霆哥哥,你去孤儿院了吗?那里……有我的身份信息吗?”

    后面的那半句,几乎是哽咽着说出口的。

    左霆伸手将她眼角的泪抹去,心疼道。“目前还没有查到记录,所以,还有希望。”

    “霆哥哥!”琳琅扑进他的怀抱里,抱的他生紧。“会不会……我无父无母无兄无姐,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有我。”左霆艰难地说着,猝不及防地被琳琅吻住,带着泪的亲吻,时刻挑战着他的克制力。

    琳琅是下定决心要将左霆拿下,她将手伸进左霆的衬衣里,委屈又可怜地说道。“我的手好冷,霆哥哥可以温暖我吗?”

    左霆胸前的豆子被捏住,冲动如同电流般窜上他的后背,然后被强行压制住。“琳琅,你放手。”

    “我……是不是我看不见了,你就再也不喜欢我了?”琳琅哭着说道,她回忆着,难受着。“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难道你忘了吗?”

    左霆再也抑制不住,他猛地将琳琅按在胸口,急促地呼吸着,下腹一紧,他在艰难地矛盾着。

    “我想,如果我没有跟左骁在一起,而是当初选择了你,是不是就会幸福一辈子!我们有个聪明健康的儿子,我们也相爱着!”琳琅用膝盖状似无意地摩擦着,双眼被纱布蒙住,无辜地手在他身上四处点火。

    “你说……相爱?”左霆将她压在身下,扣住她的手,激动地问。“琳琅,你再说一遍?”

    “我后悔了!我爱的是你!”

    左霆已经没有理智去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了,他像是多年前,第一次与琳琅发生关系时的亢奋,不顾还是白天,勇猛又强烈地占有她。

    窗外,已经有照相机拍着,而左霆,一无所知。

    琳琅大声地不知廉耻地叫着,喘着,她又哭又闹,却任由左霆摆弄。

    在左霆即将释放时,她拉住左霆,咬着唇哀求着。“离婚好不好?你娶我吧,我们重新开始。”

    左霆闻言,脸色大变,立时抽身而出,恍然意识到琳琅的伪装。“琳琅,你……”

    “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琳琅身上的痕迹历历在目,她脖子和胸口的暧昧红痕全部暴露出来,她用薄被裹住自己,一脸恐惧。“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你要知道,除了你,我没有跟过其他的男人!不!你应该知道的!”

    左霆想着,也许自己是太过敏感了,他将琳琅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我知道。但是,我对不起薇儿的,这辈子都还不了。”

    “那你对不起我的!你要怎么算!”琳琅将脸埋在他胸口处,拉扯间,薄被掉落,她故意往左霆那里挤,赤裸裸的勾引。

    左霆这一生中,他最先爱上的,是琳琅。他见琳琅与左骁在一起,嫉妒到发疯发狂,可是琳琅也并不是对他毫无好感的。给他留了念想,带给他希望。

    他会娶纪繁薇为妻,一方面家族联姻他是长子,必须要这样做。另一方面,他想试探琳琅,到底对他有没有意。

    可是,琳琅一切如常,会吃醋会生气,并分辨不出是妹妹对哥哥的依赖,还是情人般的爱恋。

    就在左骁和琳琅婚期前夕,他终于有机会质问琳琅,为什么要在他们两兄弟之间周旋!

    而琳琅笑嘻嘻地问他,大嫂怀不了孩子,是不是因为他跟左骁一样,有毛病?

    左骁有精神洁癖,而且他的人生要按照规划来进来,做那种事,要等到结婚后。他在人前古板而且规矩繁多,坚决拒绝婚前xing行为。

    所以,他在跟秦霜降行夫妻之礼床笫之欢,也是结婚后。

    左霆与他像,但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是对纪繁薇提不起兴趣,都是草草了事,多半是不会顾及到她的感受,自己爽完就走。

    就在那一夜,左霆与琳琅说着超出兄妹范围的话,又在酒精的作用下,突破了界限。

    或许,左霆承诺过会对琳琅负责任,但是琳琅拒绝。她不爱左霆,只是冲动而已。

    谁知那一次就怀上了,琳琅在左家马上就要举办婚礼,她为马上要成为准新娘而紧张,所以例假不准。没想到,还是在医生检查的时候发现的,顿时闹得人尽皆知。

    左骁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已经知道了琳琅的背叛。立即撤销婚礼,将琳琅反锁在一个独门小院中,所有的门窗封死,让她交待和反省。

    曾经相爱的恋人,如今彼此折磨,所有的耐心和感情,在十个月的时间内,消磨殆尽。

    琳琅生下左念,连名字都没有来得及取,跪在左骁面前,求他放她走。

    漫天大雪,左骁不知道是自己心更痛还是琳琅的身体更痛。他许久没有答话,看她坚持不住地倒地,被左霆抱走。

    于是,这成了三个人之间的秘密。

    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左霆疯狂的占有着琳琅,享受征服的快意和享受自己在感情上作为失败者的不甘心,他正值年轻力壮,强行要了几次之后,琳琅浑身虚脱,缩在被子里,虚弱无力。

    左霆去浴室洗了个澡,回到房间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他点起一支烟,靠在床头。“琳琅。”

    琳琅没有答话,她的身体疲倦不堪,但是精神上却是焦虑着。

    “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左霆将她扳过来,看到她脸颊上的泪水。“别哭了,医生说,你哭的话,对眼睛不好。”

    左霆温柔地吻去那泪珠,神清气爽地站起身。“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好吃药。”

    琳琅心里哼笑一声,她刚才说的哪里有半句真话?她后悔了,是后悔在不该招惹左霆。左骁宠人是不留痕迹不动声色的,如果年轻的时候她能懂得,浪漫不是爱,也许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左霆的穷追不舍,鲜花珠宝,好吃的好玩的,哪一个女孩会不心动?

    相对于左骁的木讷和不善言谈,就算真的再给琳琅一次机会,她也会坠入左霆编织的甜蜜陷阱中。

    左霆从别墅出来后,就给纪繁薇打了电话,无人接听?

    “他出轨的证据实在是太多了,当红女星,在校学生,还有不少模特外围。”梁遇北将厚厚的资料放在纪繁薇面前,看她脸色徒然变得惨白。

    纪繁薇只翻动了前面的几个文件夹,心口就被匕首划满伤口,钝痛时不时地袭来。

    梁遇北整理资料是很在行的,根据名字分门别类,分别是开fang的次数和时间。“早该结束这段荒唐的婚姻了。”

    “梁先生。”纪繁薇将文件夹全部收好,放在大袋子里,她知道梁遇北肯定复印的有。“我委托你帮我写离婚协议书,是因为我没什么朋友,如果通过左家的关系找律师,我恐怕会被左霆知道。”

    “嗯,然后呢?”梁遇北有心理准备,毕竟他们十年没有联系。

    大家都变了,不复当年的青春时光,简单又纯粹。

    “不含任何私人感情的,我希望早一点说清楚,对大家都好。”纪繁薇将钱放在超大的信封里,厚厚的一沓。“这是定金,事成之后,会付完的。”

    “好,我明白。”梁遇北送她到事务所的门口,那么大一袋子出轨的文字和照片证据,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谢谢。”

    纪繁薇出来的时候,有些起风了。这个城市的傍晚很美,她无数次抬头看天空,想着今天左霆会不会回来。

    如今,一身轻松。

    他在哪里,睡什么样的女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纪繁薇在市内的街道上逛着走着,手上的袋子非常沉重,像是昭示着这八年来,她的生活有多么不堪。手上被勒出痕迹,她疼,心里更疼。

    结婚后就没有单独在外面吃过饭,纪繁薇不知道新开的店在哪里,不知道有什么好吃的,更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要怎么玩。

    喝酒吗?

    这个时候应景,要来烈酒,最烈的那种!

    纪繁薇在酒吧门口徘徊着,已经有人过来喊她美女。她严格的家教又不允许她这样放纵,在矛盾的心理中,她拨打了目前唯一一个女性朋友的电话。

    “大嫂?”秦霜降将接通,然后按了免提放在手边。

    左骁的烧已经退下来了,他正盘着腿坐在床上,仰头等着秦霜降喂饭。小妻子亲手煮的白粥,再配上蔬菜沙拉和小菜,味道……还好吧?

    可能是他发烧后,味觉丧失,不那么灵敏。反正吃着五星级大厨做的,和秦霜降做的,没有什么区别。

    “寒霜……”纪繁薇鼻子一酸,她一直被叫做大嫂,琳琅这样叫,寒霜也这样叫,她想哭。

    难道她就没有姓名吗?这辈子就非得跟左霆绑在一起吗!

    “嗯,是我。”秦霜降听出她声音的不对,正巧左骁在拉她的手臂,她示意着,让左骁不要说话。“怎么了呢?”

    “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这来来往往的行人,纪繁薇被人一撞,手上的东西散落一地,那人连忙说对不起,帮她捡起来后继续往前走。

    纪繁薇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不住地跟人道谢。

    秦霜降疑惑着,这是什么意思?“繁薇,你……在外面吗?”

    大嫂竟然不在左家?这种事情简直太稀奇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她的行踪就是,左家娘家和疗养院。

    “我想喝酒,你可以抽空陪我吗?”纪繁薇只能约她了,她的同龄人,拖家带口,三十二岁的女人,谁不顾家?

    勺子咬的时间太长了,左骁干脆含住秦霜降的手指,舌头卷起,满意地看到她双颊通红。 -~%%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你来我家吧,正好左骁病了,烦得很,我们一起喝酒吧!”秦霜降是肯定不会出去的,左骁还需要有人守着。但是,她又不能断然拒绝大嫂,她太无助了,言语中透露出悲伤来。

    如果自己不答应陪她喝,她一个人在外面多不安全啊!木鸟协亡。

    “这……不合适吧?”纪繁薇胆子也小,她从小小的牢笼放出来,到大大的世界里,总觉得背后有人在监视,走不出!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家里面宽敞各种酒都有,左骁等下吃了药就睡着了,不会打扰到咱们!”秦霜降报了地址后,又问了纪繁薇身处的商业街。

    纪繁薇对左骁的印象还好,与秦霜降又是几次合作的同盟,于是说道。“那我打车过去,你不用来接了。”

    摆放别人的话,需要带礼物吧?纪繁薇差不多丧失了与人交往的基本技能,带了一篮子水果和大捧鲜花过去。

    而在找钱时,她没有注意到,大袋子里掉出一份文件夹,遗失在花店里,上面写着当红影星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