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52章吸引霸道总裁攻略

    左骁助理口中傲慢的,不是秦霜降,而是她身边那个喋喋不休的双马尾姑娘。

    “我跟你讲,这些个男人啊。都是一样的套路。怎么吸引人家的注意,你学着点。”小喵她是美院大三的学生,秦霜降招来的助手,算起来也是与秦立夏一般大的年纪,现在的小丫头啊,个个都跟人精一样。

    “哦?比如呢?”秦霜降接了个游戏背景和人物设定原画的活,得了空,也搭她两句。

    其实说到秦立夏,预产期应该是到快夏天吧?她是立夏生的,正好生个宝宝也是在差不多的时节,挺好。

    秦霜降一直有往父母卡中汇款。如果妹妹过的艰难。应该也会救济她。

    只是,她在左家,过得好不好,秦霜降都不好去打听了。

    “就是这样啊。非常高冷的拒绝总裁,然后总裁会说,很好,女人。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再接着,总裁就请你吃饭,邪魅霸道地说,女人,坐上来,自己动!”小喵常年浸淫各类经典穿越红色谍战爱情故事片,见秦霜降不信,口若悬河的说着。

    很快,秦霜降的叮咚一响,小喵凑过去一看。“哇,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总裁果然上钩了!他要请你吃饭耶!”

    “不去。”秦霜降断然拒绝,她很少抛头露面,一般都是小喵或者是编辑代劳,就连签售这样的活动,都从未举办过。

    她害怕自己。突然一下子暴露在公众的视线里,活得那样不真实,会被看穿。

    “去嘛去嘛,这个左总,很难约的!”小喵很郁闷,秦霜降都推掉多少次机会了。要么是大家明着暗着变相相亲,要么是正儿八经的谈事情,她都会是俩字。

    不去。

    秦霜降眉头一皱,手上没捏住,画笔抖动着掉到鞋子上,大红色的颜料沾满纯白的裙角。“左……左总?”

    “是啊,黄金单身汉,据说没有结婚,也好像是结了又离了。反正,现在单着呢!所以啊,我跟编辑这么一合计,又掐指一算,他命里缺你啊!”小喵掰着手指头,跟个阴阳先生一样,在秦霜降身后念念叨叨。

    没有看见秦霜降表情里的哀伤,也自然不懂她的难过。

    “别胡说了。”秦霜降弯腰捡起来,幸好没有涂到画上,不然又得重新来。她很少在人前提自己的感情经历,那并不是谈资,也不是光彩的事。

    小喵帮她将排笔洗干净,再换了一支型号大小一样的递过来,不时夸赞两句。“嗯,这个颜色配的很好,继续。”

    嘴里让秦霜降继续,实际是她也在继续八卦。女人一旦闲起来,绝对是为八卦事业毕生献身。

    “难道你跟陆少栾……哎呀,你俩也就剩一层窗户纸没有捅了!整天各种社交网络上秀恩爱,闪瞎眼啊。”小喵代为管理秦霜降的个人微博,原先的名字没有改,仍旧是何以别离久,但是底下却带了v,认证是新锐美女画家。

    只关注了一个人,陆少栾的何以少团栾。

    这关系,大家都懂得。

    秦霜降懒得解释,她跟陆少栾,是合作关系,是亲密的朋友,是无间的战友!只关注他一个人,是因为其他的都不认识,回复和评论会看,但她不知道要怎么答谢厚爱。

    “所以,是哪一个左总?”秦霜降根本就没有在意这个丫头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她只问她想知道的。

    “左……哎呀,这个我倒是真是不知道名字呢。要不,我现在问问?”小喵抓起,就要开始拨号。

    “不用,我知道了。”如果是左霆,碰上这样的小姑娘,肯定当场就调戏起来。秦霜降抿着嘴想到左霆的样子,能让交流后还不知道姓名的,只有左骁了。

    不去的话,拂了他的意,也诚如小喵所言,这位可是个难约的主儿。

    可如果去……

    一直快到赴约的点儿,秦霜降还没有想好。她最终决定……让小喵代自己去。并且问左骁一个问题,为什么是她。木状以巴。

    “我们家寒霜啊,正远在天涯海角找灵感,所以派我来了。”小喵一点不怯场,她就这一点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多大的场面都义无反顾。

    比只会缩在壳子里的秦霜降,好多了。寒霜,是秦霜降出来闯荡江湖的代号,什么作家啊画家啊都是用这样的艺名了,我们寒霜大大也有一众的狂热粉呢。

    “哦?”他们这文艺界的事,果然很难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左骁对这顿饭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没有喝酒,只是简单聊了聊合作的意向。

    小喵只知道吃,她反正就是一个原则,有钱赚有饭吃,人生就圆满了。“哦对了,我家寒霜啊,委托我问左总您,为什么是她。”

    左骁不由食指屈起,往自己薄唇上一抿。

    这么多年了,问这样问题的,她是第二个。一年前,秦霜降像是受惊的小鹿般,细密的睫毛扑扇着,无辜的问。“为什么是我?”

    那是在遭遇自己的突然求婚,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种反应,真的很可爱。

    左骁想起来,心中有点悸动。临了也没回答小喵的问题,不是当事人,什么都隔了一层。

    饭局很快就结束,小喵仗着自己年轻又是打着秦霜降的旗号,当场与左骁签了长期供稿的合作书。高兴是自然,不过春雨来的急,她出门时,没有带伞。

    左骁必定不会亲自送她,只说让她稍等片刻,会有人来接。

    小喵也是不好意思,她拥有一辆电动车,就好像是拥有了整座城市。来去自如,在人潮中也可以穿堂而过,多么惬意和自在!这跟她的有些交通靠走的同学们相比,确实是高端了一小点,坐豪车什么的,想都不敢想。

    “霜姐,你来接我好不好?下大雨了。”小喵向秦霜降求助,说好了要代表秦霜降保持高冷范儿,结果没有成功,吃的太撑了加上……眼看要淋成落汤鸡。

    秦霜降叫了计程车,着急地往她指定的地点赶。连衣服都顾不得换,头发披散着,完全是家庭妇女的装扮。

    她以为他们都散了,可没想到,潮湿的发缕黏在脸边,秦霜降双眼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尴尬地低头,掩饰自己狂乱的心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呃。”经过考察,好像这位左总不是一般的总裁。小喵也是剑走偏锋,非要让他们见见不可。“左总,这位就是我们家寒霜。”

    出此下策,都是为了谁啊!

    “寒霜再临?”左骁挑了挑眉,跟自己脑海中那个丰乳肥臀的性感尤物完全不同。她素面朝天,裙子上沾了不少油彩……

    跟风传的冷艳美人……差别有点大啊!

    再说了,前一秒不还在天涯海角找灵感,怎么现在就咫尺眼前?

    秦霜降不敢看他,更不敢说话,他瘦了很多,看上去也不似以前那么凌厉和灼灼逼人,她下意识地将围巾往下巴上一裹,触手是细腻的肌肤,她才放心了些。

    那道疤痕从脸上,长到了心里。她垂着头,不知该怎么应对。

    “那个……我家寒霜啊,不太会说话,左总您见谅啊。”小喵拉了她一把,却没想到秦霜降手上一丝力气也无,伞没有握住直接掉了下来。

    密集的雨点打在秦霜降头上脸上,她的长发在来时就被淋湿,脚下像是生了根,半步也挪不动。

    左骁跨步走到她身边,将伞捡起却没有递给她,问。“你怕我?”

    离的这样近,秦霜降几乎要克制不住地扑到他的怀抱,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许久没有闻过,还是熟悉。她连忙背过身去,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这背影……

    左骁是站在伞外,伸长了手臂,将伞笼罩在秦霜降的上方,他任由雨淋着,觉得这背影令人心疼。

    小喵不知道这俩人在演什么哑剧,疑惑地看着他们之间,似乎有种前世有缘,今世相牵的错觉。

    “左总……”

    还好有正常人提醒,左骁回过神来,抹去脸上的雨水,不是疑问而是通知。“我送你们回去。”

    小喵再也不管她那个带着俩猫耳朵的电动车了,率先冲上去,抢了后座,然后招呼着左骁的助理坐在她旁边。

    助理不敢动,这得多大的雄心豹子胆,敢情是要拿左骁当司机的节奏?

    左骁保持着他良好的绅士风范,替秦霜降打开副驾驶边的车门。秦霜降不愿与他离得太近,自己坐在后排。

    这个距离,适合偷看,和偷偷的想念。

    小喵自告奋勇的说了画室的地点,然后正要说秦霜降的家庭住址时,被掐了一把,噤声。“那……那就送到画室,麻烦左总了。”

    画室是在11楼,秦霜降住在12楼,多大的区别?!

    秦霜降已经懒到宅到连下一层楼都嫌累的地步,恨不得每一天都窝在这两点一线,拼死拼活的画画。

    他的发精心修理过,很帅气。衬衫的肩膀处,被雨水浸透,湿了一片,也还是那么有力的样子。似乎能隐隐看到手臂的肌肉贲张,秦霜降回忆了一下,这手臂,以前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将自己搂抱起,用各种姿势,公主抱或者是单肩扛。

    这样只能看到他的后脑,秦霜降调整了下坐姿,然后斜着能瞄到他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那手指灵活的很,以前就喜欢在自己赤裸的身体上,煽风点火,撩起热度,偏偏他还弹奏钢琴曲一样的优雅。

    左骁老早就觉得有道视线一直在追随着自己,他眼角的余光看着车内后视镜,果然是这个叫寒霜再临的女子。

    到了地点,左骁止住两位女士下车的动作,他自己先下来,到后备箱里拿了把大伞,因为家里有孩子,所以全部的伞都换上是双人型号加大的。他撑开伞,再替她们打开车门,将伞递过去。

    这样,就不会被雨淋到一分一毫。

    秦霜降微微点了头,算是道谢,她往大楼里去,身后传来左骁的声音。“为什么不能是你?”

    这句话,太过熟悉,与那年他的答案一样。

    “什……什么?”秦霜降心跳猛地一停,难道他认出自己来了?!

    声音夹杂着雨声,左骁听的不太真切,他耐心的解释了。“你不是委托来问为什么是你吗?这是我的答案。寒霜再临,合作愉快。”

    秦霜降一瞬间有点失望,可再仔细想想,到底是希望他认出来还是不希望呢?她向来嘴笨,此时更是失礼地没有回应,直接走到楼里,跑去按电梯。

    好在小喵留在后面将客套话说的圆满,才进楼,就发现秦霜降乘的电梯根本就不等她,早已数字跳跃,到达十一层。

    秦霜降走的急,是因为……

    她爬上画室里的大飘窗,扶着窗棂,探头往下看。

    所有的车辆和行人都缩小了很多,那俩卡宴开了好两年也没换,于是一眼就能认得出来。秦霜降这样解释着,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车旁边的那个人。

    还没有好好正面再看看他,或者像是新结交的朋友一样,互相问问工作情况,和……家庭婚姻。

    秦霜降对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她有点后悔没有以一种好的姿态,酷酷的,高冷的,就像是小喵设定的那样,重新出现在左骁面前。

    左骁目送小喵进去,那个寒霜再临已经到了十一楼吗?他缓缓抬起头,吓得正在楼上偷看的秦霜降赶紧撤回脑袋,捂着胸口背靠着窗户。

    心知他看不见自己,但还是……像做坏事被逮了个正着的小孩子。

    “呼,怎么不开灯嘛,黑乎乎的。”门也没关,小喵伸手将大灯打开。

    “别……”

    秦霜降连忙阻止,她没有开灯,一来是时间紧急她赶着要偷看,二来是……

    果然,左骁等的就是这个,他看着十一层刚刚亮起的灯,知道了具体的位置。

    “干嘛啊,你上窗台上做什么?”小喵好奇地凑过来,想知道她要干什么。

    秦霜降拉了窗帘遮挡,趁机继续往下看,那俩灰色的卡宴,顺着街扬长而去。

    就这样……走了吗?

    好吧,不然呢?难道期望他对一个才“刚刚见面”的女人,就感兴趣到什么地步?

    秦霜降自我对话了一番,掩盖住复杂的情绪,从飘窗上跳下来。“你先去睡,今夜我把这张图赶出来。”

    还真是掉到钱眼里去了,小喵打了个呵欠,圾拉着拖鞋,往洗手间去。

    就这么跟左家扯上了关系,秦霜降也是没有料到的。她接画的原则不多,几乎都是小喵制定的。

    三大原则,价高,不违法,不乱纪。

    “人物肖像,接不接?”还是会考虑到秦霜降个人的兴趣和意愿,小喵看了一眼工作号上的单子,问。

    秦霜降没空理她,半杯果汁还没喝完,放在手边已经很久了。

    “女人,穿衣服的,说是生日礼物。”小喵走过来,撑着腿看她差不多完成的画。“正好这个画完,我帮你处理细节,那边会有人来接。”

    “……”秦霜降像是个陀螺一样,被抽着,连轴转。

    其实,她例假来了,肚子很痛,恨不得趴在床上拱在被窝里,歇上一个星期。

    有专车过来接,秦霜降一言不发的上去,然后一路的景色……越来越熟悉,什么情况?!

    她连忙给小喵发了消息,问。谁给的单子,带我去哪儿!

    小喵从来没有见过她用感叹号,这表明左家老宅一定很奢华吧!她的手很快,回复着。当然是左家了,给人老太太画张画像,顺便参加生日宴会。唉,我倒是想去,但是不够格啊!

    “……”秦霜降无语了,这个丫头怎么总想把自己往左家这个火坑推?

    不过,扪心自问,她真的……不想去吗?

    原来是左母的生日,在秦霜降的印象中,那是个爱憎分明的老太太,说话底气很足,掷地有声,而且经常护着自己。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她内心里,是感激的。

    因为如果左母对那时候的秦霜降不满,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让她在左家过不下去,可是左母没有。

    还没有帮她过过生日,这张画,算是生日礼物吧。

    秦霜降这样想着,心里就平静下来。

    但是……自己的打扮太土了好吗!白色衬衣淡蓝色的牛仔裤,在加上个风衣外套。

    左家的佣人都比自己穿的有品位吧!

    硬着头皮到了左宅,整容技术就是好,没有人认出她来,也没有人将她错认成琳琅。

    “哼,这送的什么盆栽啊。还能拿出手当贺礼吗,走走走,抬过去扔了。”琳琅在前院指挥着,看从车上运下来的奇形怪状的花草,神色不悦。

    秦霜降咬了咬牙,大方地走过去与她打招呼,身边有人介绍着说。“少爷请的画家,到了。”

    “你好,我是寒霜再临,你可以叫我寒霜。”秦霜降伸出手,与琳琅的一握。

    琳琅在工作上还是女强人的模样,干练地说明了情况,然后客气让人领着秦霜降进去。

    老太太正在大榕树下,与三个女人打麻将,其中有一个,秦霜降认得,是大嫂。

    她的气色还挺好,在精神病不犯的情况下,是个富太太的标准模板。

    秦霜降一一打了招呼,再次见到这些熟人,她心里有说不上来的亲切感,尤其是亲切的左母,她差点就哭了。

    “需要我坐着不动吗?”左母放下手中的牌,问秦霜降。

    秦霜降鞠了一躬,微笑道。“不用的,您说想画什么样的姿态就行。”

    “哈哈哈哈,这姑娘真是大本事,好,就画个像二寸照片那种的,我正常笑着。”左母打量了秦霜降一眼,看的秦霜降直发毛,然后扭过头去,抓起一张牌。“哟,胡了!”

    除了大嫂外,另两个客人都笑起来,夸着今儿她运气好,儿孙孝顺,果真是财运皆广的话。

    秦霜降在一边摆好画架,很快就准备好,仔细的画起来。

    “说什么儿孙孝顺啊,唉,也就我这个大儿媳听话点,能在我身边陪着解闷。”左母看秦霜降真是如她吹嘘的那样,不用自己摆造型,也就随意地继续打麻将闲话家常。

    大嫂剪了短发,温温柔柔地回着。“妈妈不嫌弃我就好。”

    “诶对了,咱老姐妹说句实在的啊,小儿子和女儿,怎么就还没想着要成家呢。”有位客人问道,应该是与左母关系甚好的牌友。

    秦霜降赶紧竖起耳朵,什么意思,小儿子和女儿分别没想着要成家,还是各自没有成家?

    “小儿子我倒不担心,勉强不来。主要是……你们都帮着打听打听,谁家有合适的公子,给我家琳琅介绍着。这丫头啊,在外面几年漂泊惯了,我总怕我死了之后,就没人管她了。”左母说的很实在,不论亲子还是养女,都是她手心手背的肉。

    秦霜降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至少左母是阻止琳琅和左骁在一起的。而且,还打算将琳琅快速给嫁出去。

    “妈妈,你怎么这样说呢。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不许了啊。”大嫂柔柔的说着,一点也不像当初凶狠帅秦霜降耳光的彪悍样子。

    几人正说着,有小孩子哒哒的跑来,毕恭毕敬地跪在左母面前,磕头行礼。“奶奶!祝奶奶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哎呦,真乖,快来,奶奶的赏钱拿着。”左母高兴了,捏着左念的脸蛋,拿出早就备好的红包。

    “谢谢奶奶!”左念从来都这么乖,秦霜降看着都想抱抱他。

    “他们这样闹着,你还能安心的画?” 盛似旧爱:

    要是秦霜降脑子转的快一点,就能想到,左念来了,左骁肯定是在旁边的。可没想到左骁竟是先来看她的画,撑着手臂在画架子边,这么猛然一出声,吓得秦霜降一跳。

    而且……

    她实在太过惊慌了,动作幅度太大,踢翻了画架,又忙着与左骁一同去捡的时候,两人的手指碰到一起。

    触电般的感觉,左骁并没有缩回手,抓住她的,与画一起拾起来,说。“果真是一流的画家,只不过,胆子有点小。”

    经此动静,大家都看向这边,左念走过来,好奇地看着秦霜降。左盯盯,右瞅瞅,很随意的说。“从前我阿姨也很会画画的,不知道你画的会比她好吗?”

    正好,秦霜降蹲下来,牵着左念的小手,就这么避开左骁,她微笑道,声音压低。“左念,等下我帮你也画一张,比比看?”

    左骁眸色加深,警觉道。“你怎么知道,他叫左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