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51章陌生的美丽

    秦霜降的那张照片很快就一路过关斩将,直接被装在大信封里,呈递到评委的手中。

    如果能拿到第一名,那么就不仅是帮秦霜降弄个鞋拔子脸了。顺便能再好看上一些。

    左骁早已不在左氏任职,他不过是受到邀请,也毕竟是左家的一分子,膝头坐着左念,两人看着台上展出进入决赛的照片,评论着。

    “都很小儿科啊。”左念跟小大人儿一样,穿着黑色西装,打着淡紫色领结。

    他不喜欢这个颜色,但是被琳琅逼迫着母子装。

    琳琅笑着过来,坐在左骁身边。“看你人小鬼大的,这拍的难道不好吗?”

    “拍沙漠下暴雨。大海亲吻鲨鱼。黄昏追逐黎明,那才厉害呢。”左念不以为意,他跟着秦霜降,再加上看到的书籍上都是大家大手笔。自然是看不上这样的小打小闹。

    “哟,左念这么有品位呢。”琳琅摸着他的脑袋,伸手挽住左骁。

    左骁避开,冷冷的看着台上。有些不耐烦。

    谁获胜了,对他来说没有分别,他清楚地知道琳琅为什么要策划这样的一个摄影比赛,不过是制造噱头。所以,无论有无选出好的作品,就都已经成功了大半。

    助理慌张地过来对琳琅耳语,急急忙忙的。

    左骁没听,但那声音钻进他的耳中。“琳琅小姐,有人拿着您的照片,要不要黑幕?”

    琳琅的照片?左骁猛地站起来,看琳琅那样子是不知情的,她们长得像,莫非是秦霜降?

    他喝止住助理,问道。“什么样的照片,拿来我看!”

    助理支支吾吾的,看琳琅的指示。可琳琅当下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他就实话实说。“是在海中的一张婚……婚纱照。”

    海中?婚纱?!

    左骁已经等不及助理来回折返,径直与他一起去取照片,另一面留住摄影人,火速调查!

    陆少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请进左氏大厦的办公室,被人毕恭毕敬的端来茶水。

    被那么宽广的海水淹没,她还穿着失踪时的那件婚纱,她手腕上的那颗红宝石发出耀眼的光。左骁?头猛地发酸,原来……她真的是坠入海中!她还好吗?她……

    “陆先生,请问照片上的女人现在在哪里?”助理好言好语的询问着,这么久了,左骁手下的人,全部都知道,货真价实的总裁夫人不见了!

    陆少栾知道秦霜降来头不小,但没想到会跟左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自己这么不经她的允许,就直接带了照片过来,会不会给她引来大麻烦?!

    她的心情才刚刚平复,马上要迎来新的生活,自己真是帮了倒忙!

    陆少栾心里这样想,嘴上就打起了哈哈。“啊,有时候我仰头要拍一拍天空,难道还要管那一朵云飘向哪里?”

    哐的一声,门被打开。陆少栾喉头发紧,来人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面上没有表情。

    左骁手里捏着照片,捏的那样紧,指节都发白了。“陆先生,你可以不回答上一个问题,我只问你,她……还在不在?”

    最后那句,左骁几乎克制不住,有些沙哑,甚至带了哽咽。

    陆少栾从他眼里看出焦急担忧还有深情,挠着头站起来。“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

    “拍照片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左骁见他这态度,大概明白秦霜降还活着,心头的大石就落下。“能以这样的角度拍,应该是在浅潜,身上戴的有氧气罐。可视距离在20到30公尺,如果你想救她,完全可行。如果不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在你面前死去,见死不救,就不会内心有愧?虽然不用你负法律责任,但是道德这一关,你过不去的。”

    左晓很少说这么多话,他在平复情绪,努力将呼吸频率降到正常。

    陆少栾脑袋上的头发都快被秃噜完了,他很为难。这个男人,就是秦霜降心里的那个人吗。“左先生……”

    “已经找到住址了。”

    有人过来与左骁说了这么一句,左骁立即下达指令。“保护好陆先生,不要让其他人接触!”

    其他人,当然指的就是琳琅!

    破旧到如同难民营一样的房子,左骁站在楼下,心里的感受简直难以形容。这几个月,秦霜降就是住在这里吗?

    她没有收入,她的银行卡没有一分钱的消费,她要怎么存活下去?

    为什么不回来找自己?是在怪他没有第一时间拯救她吗?

    秦霜降正在收拾东西,陆少栾给她买了两件羽绒大棉袄,终于是女士的了,再加上毛衫和内衣,一个箱子足够。她蹲的久了,站起来时有点头晕,扶着小小的窗口,往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猛然她眼角的余光扫到,楼下出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是……左骁吗?!

    秦霜降心下一惊,又赶紧掐了自己手臂一下,疼!这不是梦!左骁真的找来了!

    她伸手摸了自己的半边脸,触目惊心的疤痕还在,不行!她不能这样见左骁!

    “啊!”住在套间隔壁的女人,正在换衣服,撞上了秦霜降的突然闯入。

    “对……对不起。请……帮帮我。”秦霜降往她床上一躺,用大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盖的严严实实。

    真是稀奇了,一起做邻居这么久了,听她说话还是头一回,原来不是哑巴啊。

    “喂,你还没有说怎么帮呢。”那女人尖着嗓子问,难不成是他们小两口吵架了?

    秦霜降还没有回答,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停到套间大门口,犹豫了一下,对着敞开的大门敲了两声,很礼貌。

    屋子里静悄悄的,有一家是做早点铺生意的,现在还没回来,剩下的租客就是陆少栾和这个女人。

    “请问,有人吗?”

    这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女人拉开门一看,啧啧,是个超有魅力的男人呢!又扭头看自己床上那个装死的家伙,啧啧,真是运气好,怎么小鲜肉和成熟男,都勾到手了呢!

    打探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左骁自顾自地进了陆少栾的房间,一进去,他就感觉到有种莫名其~

    “左总,这次我们广告的宣传画,是特意邀请了知名的画家寒霜再临。她的态度很傲慢,表示只能给初稿和线稿,所以,拿来您过目。”助理将文件夹递给左骁,最近他们家总裁瘦的厉害,脸色也不如以前那么好。

    冷,也是冷到了心坎儿。

    再红,左骁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对文艺圈不熟,知道的一些画家还是唐伯虎之类,只觉得寒霜再临这其中一个霜字,有莫名的好感。打开文件夹一看,里面除了有线稿之外,还有画家的照片。“呵,如今的画家们,都是靠一张脸来吃饭吗?”

    “这个……”不好下定论,长得好看不好看,卖画也能靠这个?

    是个美女,在人群中都很出众,但左骁不感兴趣。他接着往后翻去,隐隐感觉,这线稿的手法,和秦霜降画他的右手和画鸡蛋的很相似,难道画家们都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由她的编辑牵头,想请问左总,夜里有没有空,赏光一起吃个饭?”助理看着左骁似乎是有兴趣的样子,这才敢大胆说出。

    “去,我做东。”左骁已经很久没有出去应酬了,鬼使神差,居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