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50章毁容,半边脸上都是疤痕

    幻觉,都是幻觉。

    秦霜降听到的那句,根本就没有存在,而且就算是教堂上宣告结婚。也不是那样的问法。她没有结过婚,所以,她不知道。

    真实情况是,左骁将琳琅的手甩下,不否认但也不承认,径直下台,往大厅外走。

    原先能够容忍琳琅的那些骄纵毛病,现在一刻也看不下去。

    “左骁!”琳琅追赶着出来,拖着他的手臂。“我们已经结婚了,真好。”

    这样天真的话,左骁将她推开。“我跟秦霜降。已经领了结婚证。是合法的夫妻了。琳琅,你已经快三十岁了,为什么还这么偏执!”

    “那又怎么样?结了婚,可以离啊。走错的路。折回来重走就好,有什么关系!”琳琅仰着脸,今天的阳光正好,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与所有的如沐爱情中的感受是一样。不想要失去,只愿意索取更多。

    琳琅向来是这样,不顾别人的自私。

    “我顺了你的意,现在能告诉我,秦霜降在哪里了吧?!”左骁是怕琳琅会报复,会对秦霜降不利!

    “骁哥哥,你知道吗?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想象着,等长大后,有一天能与你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你那么宠我,照顾我,我真的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琳琅顾左右而言他,看见肖助理神色慌张地在舱门外看着,示意他处理掉秦霜降。

    处理?怎么处理?肖助理本来性格就怂,只是因为抵不过琳琅,做下那丧尽天良的恶事!

    可以将她推下海!琳琅真觉得这个助理愚蠢至极!左骁都出来了,眼看着就要露陷。秦霜降还能留吗?

    “所以,秦霜降在哪里?”左骁不想听她再旧事重提,眯着眼语气危险的问。

    “骁哥哥,如果当初我没有走,我们会在一起吗?你说,你娶秦霜降的理由是什么?我偏执,难道你不偏执吗?!你现在厌恶我,喜欢她,不过是在怀念我们最美好的时光!我在她这般年纪的时候,难道不天真不可爱吗?那你怎么保证,她到我现在的时候,不会变的跟我一样讨厌!”琳琅将心里所想的,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为什么,你不敢承认!你明明还爱着我!”

    “我问最后一遍。”左骁已经将处大厅外的地方,用目光扫了一遍,在碰到肖助理的时候,察觉到不对。“秦霜降到底在哪里?!”

    可没有找到秦霜降的人影!她穿的裙子那么显眼,别人不可能看不出来她是新娘!

    “我……”琳琅委屈起来,她说了这么多,左骁居然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左骁将她推开,原来是上了这个女人的当!果然是阴险!

    不过,他不敢赌!万一刚才秦霜降在她的手上呢?

    肖助理支支吾吾的,见了左骁都作势要下跪。

    “你什么时候跟琳琅勾结成一伙的。”左骁不打女人,但是男人还是可以下手的。一拳揍到肖助理的脸上,立时口沫带血,牙?断了半截。

    肖助理口中腥甜一片,急忙说道。“秦小姐刚才……刚才在休息室!”

    左骁忙往后面给秦霜降准备的临时休息舱里去,料想在其内的概率应该不大,果然里面空无一人,不过却是狼藉满地!

    门上许多手印,秦霜降的手被消防阀门刮了好几道口子,所以拍在门上,显得十分可怖!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左骁揪住肖助理的衣领,大力地将他提起来。

    肖助理虽然娘兮兮的,但好歹是个成年男子,身高也有一米七五,现下被提的双脚离地,心知如果说了实话,恐怕下一秒被鲨鱼吃掉果腹的,就是他了!“秦小姐上了一艘小船,然后离开了!”

    “离开了?!”左骁迟疑着,地上散落不少珠宝首饰,想来秦霜降也是挣扎了很久。“你们把她送去哪里了?!”

    “不是!左总,您误会了!”肖助理与琳琅交换了下眼神,然后说道。“本来只是想困住她的,可没想到,她在听到宣布你与琳琅小姐结婚时,一怒之下,就乘坐救生艇直接走了。我没有拦住她,所以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没有理由伤害她的,她与我无冤无仇,我要的,从来都只是你。”琳琅适时的进来,表情惨淡,看似要哭了。

    是不是秦霜降误会了什么?左骁连忙通知游艇,现在立即回程,然后靠岸!

    琳琅笑着与左骁一起离开,然后给肖助理一个大大的赞。

    她才不管秦霜降是死是活,只要将左骁的注意力转移,就好!

    “等我找到了秦霜降,再来收拾你俩!”左骁大步往外走,他派人里里外外的将游艇搜查了一遍,发现确实秦霜降之后,狠着脸对琳琅他们说。

    琳琅转过脸去,对肖助理装着畏畏缩缩的模样,用口型问。我这样,像秦霜降吗?

    肖助理噗呲一声笑出来,混合着脸上的血和青紫,狼狈为奸的滑稽。

    琳琅却是乐不起来,左骁几句话从来就没有离开过那个该死的名字,可见,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年,他是真的想要狠心与过去做个了断!

    “她人呢?”琳琅当然不相信肖助理的鬼话,顺了顺头发,毫不在意。

    肖助理深深的叹了口气,带了点内疚和自责。“我把您模仿左总签名的离婚协议书给她,然后她跳海了。”

    “跳海?哈哈哈!太好了!”琳琅没有指使过让秦霜降去死,那么,就是自杀喽?!

    也真是将爱情看得太重,不过,在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就能钓上左骁这样的金龟婿,好不容易领了结婚证又得到离婚的消息,承受不住去自杀的例子,太多太多。

    这么巨大的心理落差,谁也承受不住吧?

    “你这个不孝子!给我跪下!”左家父母听闻了这场闹剧,在宅子左等右等不见左骁回来,打了他的电话,强行让他跟琳琅一起,在见到他的瞬间,还是忍不住破口大骂!“我们左家的名声,全都被你给败光了!”

    “名声能大过活的人吗?”左骁从下午就开始寻找秦霜降无果,已经是焦头烂额!

    甚至开始害怕,她不会是乘坐救生艇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吧?!

    同时在附近海域也进行的搜索,他绝对不希望是这样!

    “爸!您就别生气,我这不是回来了嘛。”琳琅笑嘻嘻的凑上去,蹲下帮老子捶腿。

    这一声爸叫的亲切,左家两位一直想生个女儿,无奈都是蹦跶出儿子,以至于琳琅小时候得到的宠爱比两位亲生的还多。

    可眼下,叫爸爸,似乎有更深层次的意思。

    养女还是小儿媳?左家父母也说不清楚了。

    “你们要是想叙旧的话,请便。”左骁看着家里贴着红纸和挂起的大红灯笼都嫌烦,大步走过去连拉带扯,并脸色不善地呵斥着。“都取下来!”

    “秦霜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的又不结婚了呢!”左母只是听人左一言,又一语,根本没弄明白。

    左骁毫不客气,说道。“琳琅在这儿,让她好好跟你解释。”

    “我想啊,也不仅仅是琳琅的原因。怎么听说婚礼上还放出她的那种照片?行为太不检点了吧!再说了,她的性格那么软弱,别被别人利用了才好。没有一点主见,什么都听别人的,着了道怎么办啊!”左母明白左骁话中的意思,不过这说的也是实话,不过她的意思……

    在人前奚落,刀子嘴,豆腐心。

    “先找到人再说!左骁,你到时候带着那丫头过来,让我好好教训教训。”左母都发号施令了,左骁自然是免跪,而且不用再多言其他,径直离开。

    琳琅不乐意了,她娇嗔着喊道。“妈!”

    左母看了琳琅一眼,新娘妆扮已经卸下,但这几年没看到她,也是不由想念。“你跟我到房间里来,死在外面这么久,还知道回家!”

    养到快三十岁的女儿,还没有嫁人,又跟儿子扯的不清不楚,怎么能让人放心。

    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哪有那么大的福分,岂能不管不问?

    琳琅被左母牵制住,不能与左骁同行,只能拉住他。“骁哥哥,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你夜里等我!”

    左骁大步往外走,他一刻没有得到手下人的消息,就一分一秒难以安寝。

    “关于秦霜降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要不要听,你自己拿捏吧!”琳琅转脸拉过左母,挽着她的手臂,搀扶着往楼上和房间去。

    左骁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如今,秦霜降成了他的软肋,他的命门。

    “啊!你醒了,哟,这醒了也不吭一声,什么情况?”陆少栾咋咋呼呼的,对着秦霜降大喊了几声,着急往外跑,要去叫医生。

    秦霜降只是无力,又不是痴呆,不想理他而已。

    “医生你快看!是不是因为大脑缺氧,现在变成了傻子?或者……植物人?”陆少栾掐了秦霜降的人中,一个指印就出现。

    也不知道傻的是谁。

    “是因为你太吵了。病人醒过来就大概没什么事了,你们抓紧时间办出院手续吧,这床位马上就有新病人来了。”医生检查了下秦霜降的状况,发现还好,没什么大碍。

    陆少栾这才放下心,舒了口气,挠了下头,问。“你真没事了?”

    秦霜降坐不起来,她想一直这么躺下去,也不想说话。眼前这个男人,是在编辑那里为了一套图讨价还价的摄影师,没想到,居然被他给救了。

    “算了,不说话就代表着没什么疼或者痛的。我手头目前有点紧,住院这一天就得好几百,咱还是回去吧。”陆少栾就跟要说单口相声一样,没有人搭理,他自己就能嗨上一整天。

    秦霜降的手脚还是发疼发麻的,她顺从的被扶起来,然后套上一个厚厚的男士长款大棉袄,连带着脚脖都被盖的严实。

    “我送你去哪儿?”陆少栾办了出院手续,然后拿着几张零钱,考虑要不要坐公交车回去。

    秦霜降的眼神哀伤,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能去哪里。结婚这件事闹得她不可能再与左骁在一起,也是给父母丢脸。那裸照,想想就不愿再活下去。

    陆少栾自动闭了嘴,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带她回去。

    这算是什么际遇,正在潜水拍片儿,那天多好的暖阳,从水下往上拍,一边拍着成群的海洋生物,鲸鱼海豚海豹海狮儒艮软骨鱼硬骨鱼虾类蟹类石鳖贻贝文蛤乌贼章鱼牡蛎扇贝珊瑚水母,这么多东西可以取景,他恨不得在海中扎根!

    另一边,居然有个土豪开着游艇来玩耍!这种机会不多见啊!必须靠近了拍拍拍!

    于是,陆少栾不由感慨,人生的缘分果然是奇~

    主角是秦霜降。木冬刚才。

    看不清楚脸,但是那一袭洁白的长纱,在湛蓝色的背景下,被卷动着飘向更深的海域。

    秦霜降的一只手自然下垂,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什么,好像是一叠文件纸,表情恬淡,仰着头双眼微闭,正好一束暖暖的阳光笼罩着她。她的发饰掉落在身边,随着海水的波动发出耀眼的光芒,长长的头发微卷,浑身都是圣洁无比。背景隐隐约约,还是个巨大的豪华游艇!

    这一张照片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任意一样,都不可能成功!

    秦霜降本人都没有看过这张照片,她听陆少栾说起过,在海下拍过她,但是她一点也不想再次回忆那天的情景。明天就要去韩国整容,重获新生了!

    改头换面,再次回到这里来!

    琳琅一身淡紫色套装,为了今天的广告招标,她可是找了非常多的大咖、专业行家还有媒体记者来,一方面是真心想为宣传挑选最好的照片,另一方面,都弄成摄影展了,只要有个相机的都想来拿巨额奖金,这本身就是个极好的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