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49章拿着离婚协议书结婚

    秦霜降羞红了脸,她的柔韧性被这几天的拉伸运动调教的还不错,尤其在左骁捏着她大腿时,白皙的脚趾蜷着。还能一个劲儿的蹬他厚实的胸膛。

    “别胡闹。”那力道自然是不足为惧的,不过是猫儿的小肉垫子抓挠一样。

    秦霜降有些带气,眼下他与琳琅私自约会的事还没有算清楚,又被带上床,行那档子夫妻之事。“胡闹的是你。左骁,你记清楚,你可是有妇之夫,要遵从夫道!”

    左骁有些好笑,这都是哪里来的理论。“好,我遵。”

    “那你从不从?”秦霜降觉得,也在这个时刻。左骁是好说话的。

    “从。”左骁果然是在床上床下两幅脸面。说什么他都搭理。

    秦霜降倒是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顺自己的意,温温柔柔地搂抱住他强劲的腰杆。“我有点担心婚礼的事情,我们低调些,只请家里面的人。还有要好的朋友,行吗?”

    左骁将她的腿直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直接将她吻的透不过气。“你只需要美美,其他都不用想。”

    秦霜降还想说什么。左骁已经蓄势待发,抬高她的臀,或轻或重的按揉试探。

    明明昨天夜里还要分房而睡的,明明是要吵架的,怎么一觉醒来……就,就被……干了个……爽?

    填补了昨夜没有睡好的空缺,秦霜降直到下午三点才满足,早饭午饭一并剩下来,左骁早去了公司,听保姆说秦霜降已然起床,电话便打了过来。

    “补好觉了?”左骁问,想象着她像猫一般的轻叫着求饶,又激动了起来。

    “唔。”秦霜降嗓子有点哑,喝了杯温蜂蜜水才好些。“你不用回来接我,告诉我地点,我自己去。”

    “也好。”左骁嘱咐了两句。说是外面似乎要下雨甚至是下雪,多穿件厚外套,会派人去陪着。

    “你……夜里会有应酬吗?”秦霜降唯恐被琳琅拉了去,问。

    “应付你一整夜都不够。”左骁故意逗她,然后正色道。“有饭局,不过推了。”

    秦霜降这才喜笑颜开,吃了拌饭后休息一会儿,左骁派的车也正好到家门口。

    几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身着职业套装,将秦霜降请过去,一面量了肩宽体长,一面问。“秦小姐,您看这个尺寸合适吗?”

    秦霜降立时想起今晨量尺寸的方式,红着一张脸,看也不看,直说合适。

    坐下来抿着花茶,又被询问花纹细节,还有花瓣蕾丝之类的,是否需要调整。

    “这个……”秦霜降有点好奇,很别致的样式。

    “嗯,这是设计师设计的头纱,除了传统的蕾丝覆盖外,上面这里是刺绣拼凑的,到时候配合您的头饰和发型再加些固定。”

    秦霜降点点头,脑中灵光一现,送给左骁的结婚礼物就有了!

    有快一年没来这儿了,她的母校是百年名校,附近也是商业街遍布,闹中取静。秦霜降还有几个同学在继续上学读研,她算是结婚早的。

    买完后正要付款结账,小店里竟碰上熟人。

    “霜降,我有事跟你谈,能抽出时间吗?”林子辉表情很颓废,原先的意气风发,不知何时变成这般潦倒的模样。

    秦霜降是有些时候不见,看他似乎真的有事,不好约吃晚餐,便与他一起提着东西,回到校园里走走。

    落叶乔木树枝上光秃秃的,结络草枯黄,在竹林边有晨背的石椅子,面朝湖泊,憧憬未来。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吧?”林子辉看着一对情侣,正背靠着背的看书,艳羡不已。

    秦霜降坐下来,不搭腔。手里是林子辉刚刚买来的热饮,浓重的香蕉汁味道,好闻,但是她不会喝的。

    只对香蕉这一种水果过敏,吃完后胃部会抽着发疼。

    可是,林子辉忘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对秦霜降的了解并不多,脑海中的标签上,不过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傻姑娘。

    “我们都怀揣梦想,毕业后我用东挪西凑的资金开了间小小的公司,起步阶段,也多亏了你来帮我。”林子辉在她旁边坐下,距离不远不近。“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也牺牲了非常多,如果不是回来帮我,你的画展就能成功举办了。”

    “也不全是因为你,不用自责。”秦霜降淡淡的说着,不愿再旧事重提。“子辉,生意场上有起有落是很正常的,想开些,然后努力做到自己该坚持的,也不要太勉强。”

    她与他共事过,大概知道他想成功是如此的心急,也会不择手段。当初那个画展,什么都谈好了,林子辉那么失魂落魄,苦苦哀求自己,如果她不帮,就没有人能帮他了!

    “可是,霜降,有人在恶意整我。”

    “不会吧?”整他的话,有什么好处吗?不过是个勉强维持十几个人生计的小公司,没必要。

    “左总,他在针对我。”公司的运营在长时间内一直处于亏损,好不容易秦霜降拉来了左骁的近千万投资,左骁确实诚信的如约注入资金了,可没想到,他竟然让那些钱,瞬间血本无归!

    左骁这么狠,损人不利己的事儿,他也干!

    这千万,对左骁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是林子辉救命的钱,怎么能一起给砸了呢!

    秦霜降不懂这其中的内情,如她所说,生意上的事,本就是不懂的。

    “真的,是不是他知道了咱们的关系,然后要害我?”林子辉急了,一把抓住秦霜降的手。

    “放开!”秦霜降左右抽不开,比他还急。“你不要胡说了,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不要讲这种会令人误解的话。”

    “我知道,是我的错!霜降,我求求你,你帮我劝劝左总,让他放过我吧。”林子辉也顾不上骨气不骨气了,眼下高利贷就要到期了,他的性命就全在秦霜降手里捏着!

    秦霜降气的踢了他一脚,这才甩开手。“我从来不参合他工作上的事情,你是错了,找错人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还喜欢了那么久!难道你连一点旧情都不念吗?”林子辉拦住,不让她走,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人生在世,谁没喜欢上几个人渣和贱男呢?幸好,她已经走出来了。

    秦霜降深深为自己的少女时代感到羞耻,想走又突然考虑到一个问题。“不管贫穷还是富贵,你都应该对立夏和孩子负责任!”

    “什么?孩子?”林子辉一愣,完全不知情。为了表示自己的痴心,解释道。“自从我发现自己真正爱的是你,我就再也没有碰过她!那都多长时间了!怎么会有孩子!”

    不是吗?秦霜降从来不知道妹妹还有别的男朋友!

    “不是左总的吗?我好像听她讲过,就是你过生日的那天夜里,被……”林子辉腾地想到那时候,他带秦霜降去山中度假屋,秦立夏肯定是有动作!

    不管是不是真的,总之先把脏水泼他头上!

    “可能,左总把立夏当成是你了。”林子辉想了想那个情景,编造着。木叉夹巴。

    秦霜降心底一沉,她记得那个视频,上面显示的地点确实在自己家里,而立夏穿的那条裙子……确实是自己的!不过,好像在生日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过那条裙子了。

    左骁回的早,正与左念一起搭飞机模型。俩父子只有在做正经事的事情,才能如此的步调一致。

    “你跟立夏,到底有无关系?”秦霜降刚一进去就问,也不顾孩子仍旧在场。

    “左念,你去楼上拿咱们已经拼好的给阿姨看。”左骁拍了拍左念的小屁股,让他上去。“快点。”

    秦霜降抿了抿嘴唇,当着左念的面说这个,是不太合适。

    “又是谁在你面前说了什么了?”左骁靠在沙发上,闲适不已。“你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就这么容易听信别人的话,自己没有判断力吗?”

    “你曾跟我说,说你对女人没有办法。”秦霜降也是燃起怒火,他难道就不是别人吗?这话,是在讽刺自己没有主见?此后的种种,不都证明,他行!

    不仅行,还很行!

    “跟我吵你智商还挺高。”左骁哼了声,然后说。“在林子辉面前,就任他碾压,拿捏?”

    “……”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见了林子辉的?

    “首先,秦立夏这种女人,多远都能闻见一股狐狸骚气,还是成精的那种。如果不是你的妹妹,我根本不稀罕记她叫什么名字。”左骁站起来,走到与旋转楼梯附近,对着在楼上探头探脑的左念,训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儿不听。”

    哒哒哒的小脚步声就进到卧室了,偷听这么快被发现。

    “其次,该听谁的不该听谁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有视频!”

    “你有什么视频都不管用,我看都不用看,大概什么内容就清楚。如果不是有心之人,你那个破出租屋,值得谁装针孔去拍?”左骁干脆一次性将话说清楚,这丫头,要么再笨一些,只能躲在他的身后,要么就再聪明点,不要有事没事进别人的坑儿。“我有没有感觉,是分对象的,能管住下半身的男人不多了,你要好好珍惜。”

    “……”教训自己一顿,还连带着夸夸自己。秦霜降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但也完全没有解决问题。

    “林子辉求你帮忙,你就帮吧。”左骁大步往楼上去,顺便宽衣解带。“不过,我这现在有点堵,你说几句软话,说不定就好了。”

    他什么都知道!秦霜降也是无语了,看来林子辉说的也不全是空穴来风,她甚至有点相信是左骁故意去整他。

    秦霜降故意教左念画鸡蛋,足画了近两小时。左骁很沉得住,等她回到房间来,躺的赤身裸体。

    “……”这什么情况,裸露癖好吗?秦霜降捂着眼,转身说。“我走错房间了。”

    “回来。”左骁声音带着磁性,慵懒无比。“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

    “什么?”秦霜降去浴室,换上睡衣后出来。“你穿上衣服,好好说话。”

    “坦诚相待,有什么不好。”左骁身上的肌肉匀称,隐藏着巨大的爆发力量,那里的形状巨大,只在休息状态,就已经很可观了。“你教左念画鸡蛋,自己怎么不画。”

    秦霜降深切觉得自己看走了眼,这人明明是一个披着冷漠外表的大灰狼,简称闷骚!

    “到底什么好消息,关于什么的?”秦霜降好奇,他说的好事儿一定比自己想象的要好。

    “你们老秦家的好事儿,三喜临门。”左骁长腿一伸,舒展着肌肉。“画不画?”

    “……”秦霜降都不敢直视那里,画什么鸡蛋啊!

    鸡蛋和……那个,明显就是不一样好吗!差了一个字,怎么差别这么大!

    “忽然困了,等想起来再说这事儿。”左骁将被子一裹,作势要关灯。

    “画!”

    我画还不行吗!他这么恶趣味,就当是免费的躶体模特了!

    画架在房间的露天阳台上摆着,秦霜降去取了纸和笔,趴在床上,白了他一眼。“可以开始了。”

    左骁得逞的笑了,将被子一掀开,跟左念画的鸡蛋构造完全不同的那里,露了出来。“我岳父岳母来了之后,参加完咱们的婚礼,留着玩一天,紧接着是秦立夏的婚礼,还买一送一,你说说是不是三喜?”

    “啊?”秦霜降呆了一下,问。“立夏?跟谁啊!”

    “当然是你的老同学,林子辉了。”左骁见她咬着下唇的可爱模样,下腹一紧,果然是冲击视觉!

    “……”秦霜降当然看到那变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哦,你……你别动了。”

    “是它要动,不是我。”左骁表情还是淡漠的,这时候要是随手来支烟多好。可惜,上次秦霜降呛到咳嗽之后,他就戒了。“我这个做姐夫的,自然会包上大红包,你说是不是帮他?”

    “可是……”这样听起来虽然很好,但又有什么不对的样子。秦霜降手上动作不断,笔刷刷地在纸上画着。“可是,子辉说,立夏的孩子不是他的。”

    听着那亲密的称呼,左骁就来气,子辉叫的很亲热啊!为什么叫自己,就是左骁左骁的!连名带姓!有这样叫老公的吗!

    想到这里,左骁他直接将秦霜降捞过来,按在床上。“我说是,就是!”

    管她孩子谁的,狗男狗女不都一个样!

    秦霜降的速写功力了得,只几分钟的时间,那轮廓和长短粗细,就全部跃然纸上,很有弹性和饱满的感觉,引人燥热。仿佛下一秒就活灵活现起来,九浅一深!

    那纸和笔被床上激烈翻滚的两人踢下去,床腿儿节奏跌宕的摇摆,撞击声水声沉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一直持续到天明。

    “新郎来了!快快快!”

    甜蜜的日子终于到来,秦霜降觉得一切都不真实,她提早两天就到了海边的别墅里,目前已经梳妆完毕,被女同学争抢着合照之后,有人惊呼着。

    快抢红包啊!左骁出手这么阔绰,这些伴娘团们的好处还能少了?

    秦霜降无限感慨地看着左骁对自己的爸爸妈妈行礼,再款款走向自己。“霜降,我来了。”

    终于等到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无名指上,就再也不孤单!

    她不敢哭怕花了妆,不敢笑怕拍出来的照片不够淑女,还在调整表情时,左骁一把抱起她。“快走吧,船上有好吃好玩儿的。”

    白天的婚礼选在游艇上进行,夜里传统的要在家里跪拜公婆。想起来今天的行程,如此充实!

    秦霜降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一路的红毯铺沿,直到游艇边。

    边上的人撒着花瓣,一声声的为他们祝福。秦霜降映照着暖阳的柔光,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光彩,搂着左骁的脖子,恍恍惚惚地觉得寒冬,是最美的季节!

    今天大概是左骁这辈子笑的次数最多的一天,游艇上准备的豪华和丰盛的自助餐,像是一场盛大的聚会,更是一场浪漫的婚礼。

    秦霜降跟着左骁敬了一圈的酒,一口没喝,全被左骁挡了。“你……你别喝那么多。”

    “这种日子,我必须喝多。”左骁搂着她的腰,脸上的喜悦表现的不加掩饰。

    “祝哥和嫂子白头到老,百年好合啊!”有个公子哥走过来,与左骁打小玩惯了的。“哥,你跟琳琅这么多年了,终于修成正果了,恭喜啊!”

    左骁的瞳孔立马收紧,冷冰冰地说。“这是我的妻子,秦霜降。”

    “啊……”那人不明就里,但看他这副模样,心知是认错了人,慌张的立时道歉。“认错了,唉怎么回事,真的,哥,我不是有意的,最近我眼瞎,在街上还把我妈给认错了,您见谅!”

    紧接着,灰溜溜地告辞。

    秦霜降心里突突直跳,她的确是好几天没有再听到琳琅的消息,此时听见这个名字,没有来由的心慌。“我……去下洗手间。”

    “我陪你。”左骁放下酒杯,但迎面来了好几个生意上的重要合作伙伴。

    秦霜降对着他们礼貌笑了笑,说道。“不用了,你招呼客人吧。”

    “别太久,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左骁答应了,游艇的保安方面,他有信心。

    秦霜降提着长长的裙摆,回到属于自己的一间舱内,她不敢去公共的洗手间,人多,鱼龙混杂的,只有回到这个暂时的休息室,用私人洗手间。可惜,婚纱的裙摆太大,进去之后,顿时显得空间有点狭小。

    刚一进去,门立马就从外面被锁上,秦霜降一惊,走过去透过门上的小窗,看见是肖助理,原来是虚惊一场。“肖助理,这是我的房间。”

    “秦小姐……对不起了。”肖助理的话听不清楚,但看见他的口型,应该是这个意思。

    秦霜降打了个激灵,不对,他这是什么意思!秦霜降跑过去,猛地拍着门板。“肖助理!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还要赶过去参加婚礼!”

    肖助理快步离开,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肖助理!喂!有人吗!来人啊!”

    外面的音乐声,还有人声喧哗声,根本就没有人会发现,新娘不见了。

    琳琅穿着一模一样的婚纱礼服,佩戴的饰品和发髻都没有差别,半垂着头,装作在宴会门口迟疑。

    “准备去找你的,快过来。”左骁不疑有他,亲昵的挽着她,将她引到两位老者面前。“这是我的恩师,这次不远万里漂洋过海而来,我们敬一杯喜酒。”

    目光矍铄的老者,看了眼新娘,有些探究。

    “之前去美国探望的那位是我的妹妹,这是我的妻子,秦霜降。”左骁解释着,知道他眼中的深意。

    他在美国留学的是,琳琅曾经去找过他,当时的两人,已经是恋爱关系了,所以……举止亲密了一些,再加上现在的婚礼,难免会让老师误解!

    婚礼的妆容本来就画的夸张,加上秦霜降和琳琅长得相貌极为相似,所以根本就难以区分。

    老者笑了笑,说道恭喜。

    年轻人的事,感情来的快,去的也急,身边的人换来换去,或走或留,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作为亲朋好友,只能是笑着祝福了。

    闲话家常客客气气的说了几句,琳琅原先就是认识这位老师的,现下还得装作秦霜降的模样,又蠢又笨!

    左骁怎么会选择与她结婚?简直是……

    不过,会不会就是左骁想用结婚来刺激自己回国?其实他心里真正放不下的,还是自己?

    琳琅想到这里,嘴角的笑,就抑制不住了。

    很快,有人来请新郎和新娘去稍作准备,婚礼在良辰吉时,马上就要开始!

    琳琅一点也不担心会被人认出,她早就试探过了,听说秦霜降有个多年的男朋友林子辉,回国后第二天就去了他的公司,没有想到,秦霜降的同事们都将她当成了秦霜降,这说明什么?

    那么熟悉,共事过的人都认不出!

    据肖助理的可靠消息称,左骁与秦霜降认识,不过几个月,人家十来年的老同学都分不清楚,琳琅断定,左骁一定不知道!

    呵呵,左骁,你真是一点没变!明明是爱我的,为什么还要装作对我已然断情绝爱?

    世上千千万万的女人那么多,怎么偏偏就找了个跟我长一样的女人来娶?

    你还说不爱我?你还说能忘了我?

    秦霜降在狭小的舱房内,她敲着门,手都发红发肿,她期待着左骁能发现自己不见了,想象着他在多么焦急的找自己!

    明明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怎么就跌入地狱呢!

    没有人回应,秦霜降只得在房间里转悠,她的包还有,不知道交给哪个伴娘了!就没有一个人能来帮帮她!

    “左骁!左骁!”

    她扯着喉咙来喊,虽然希望渺茫,但是总好过自己在这里绝望等死的好!“左骁!”

    左骁皱了皱眉,看琳琅端起一杯果汁,抿了一口。

    她不是从来不喝香蕉汁的吗?

    琳琅察觉到他的眼神,学着秦霜降受惊小兔子一样的表情,无辜地压低声音,好像很委屈。“端错了。”

    “别紧张,有我在呢。”左骁搂住她,将她带到自己怀里,轻轻地吻上。

    他……居然会对秦霜降这么温柔吗?琳琅心里的仇恨之火更加凶猛,她本来想着秦霜降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替身,现在看来,这个人留不得!

    左骁亲吻的时候,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心里像是有什么疙瘩。“不过,你夜里胃疼的时候,可别可怜兮兮的钻我怀里。”

    是对香蕉过敏吧,上次在左家老宅里,见她推脱不过,只尝了一点点水果沙拉,没想到回去之后竟然疼的冷汗涔涔。吃了扑尔敏缓解之后,第二天他就去问了医生,以后都不能再让她吃了。

    不过,刚刚那是因为这样的场面没有见识过,会手足无措吧?

    琳琅气的几乎要颤抖,她勉强笑着往左骁怀里倒去。

    左骁的胸膛还是那样的坚实有力,可为什么会去抱别的女人!

    特意邀请来的主持人邀请他们二位上台,没有走红毯的,只是简单的说几句,左骁将那些繁琐的安排全部都去掉,宣告一下结婚就好。

    这也是秦霜降的意愿,流程太复杂她记不住,而且也……在大庭广众面前,觉得不好意思。

    平平淡淡就是幸福,左骁与她的想法是一致的。

    就在走上台阶的那一瞬间,左骁忽然拉住身边的琳琅,稍稍提起的裙摆下,那条长腿光洁没有痕迹。

    “秦霜降?”左骁扣着她的手腕,慢慢地收紧,然后牙关紧咬,隐藏着可怕的冷意。“琳琅,你闹够了吗?!”

    秦霜降的腿经常被磕磕碰碰,留下一些青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左骁欺负她,秦霜降看着性格沉静,实际上一急起来,完全不顾她自己。

    在出租屋里碰到桌角,在现在的家中磕洗手台和楼梯。

    以至于,他们在行夫妻恩爱之事的时候,左骁不敢令她跪趴着承受,生怕会弄到瘀伤引发疼痛,只会心疼地将她捧在怀里,将她的身心填满。

    所以,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秦霜降!

    “呵呵,没有。”琳琅也不管大家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反正又不是她的婚礼。

    不能据为己有,就尽管破坏好了。

    左骁岿然不动,声音低低地传进她的耳中。“敢动秦霜降的一根汗毛,你应该清楚会有什么代价。”

    “哟,还真动气了哦。”琳琅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娇滴滴地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骁哥哥,你一点没变。在谈判这方面,我可是专家。”

    左骁刚想挣脱开,就听见秦霜降的伴娘团尖叫着。“嗷嗷,霜降,真的好浪漫哦!新郎好帅!”

    他不能……这是他与秦霜降的婚礼,琳琅与秦霜降长得那么像,加上浓妆艳抹,根本就没有人能分清楚!

    太讽刺了!难道真的要与琳琅就这么完成婚礼吗?!

    “琳琅,当初是你要走的,现在回来做什么?”左骁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逝去的爱和恨,不如就一并死在回忆里!

    琳琅在他的怀抱里,拼命的汲取着温度,这个男人在她离开之后,真的找了一个替身,而且还是心甘情愿的喜欢上!

    左霆说的没错,左骁已经变了心!

    琳琅心痛是真的,但她的不甘心让她红了眼。“左骁,秦霜降现在在我的手上,你打算怎么样?”

    “琳琅!你敢!”左骁只与琳琅碰过一次面,而且那次他们连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谁知道她会突然来这么一招!

    原来秦霜降的预感是正确的,她的害怕,她的无助!

    “我有什么不敢?我连儿子都可以不要,我自己的血肉都可以抛弃,左骁,你说说,我还有什么不敢的?!”琳琅呵呵的笑起来,那个女人该死!她接近自己的儿子,还妄图让儿子认她当妈妈!

    在左骁面前,对左念体贴温柔!

    而在人后呢?她回国的第一天,就得知左念生病了,赶过去医院,竟然看见秦霜降在呵斥左念,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她还将水泼在他的身上!

    秦霜降,你的戏未免演的太足了!

    左骁被她言语中的决绝给惊到,诚然,现在秦霜降在她的手上,如果真的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后果难以挽回!“琳琅,你想要什么?”

    “我啊,呵呵。”琳琅笑的可怖渗人,一身的洁白婚纱礼服,竟穿出地狱恶魔的感觉。“我想要你哦。”

    “我……想要你。”

    秦霜降也曾这样说过,左骁还记得她红着脸,声音细不可闻的模样。

    “现在,你跟我办这场婚礼,不然,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左骁,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前日里,我那里还送进来一批蛇,上好的蛇宝宝,还没有开过荤呢,呵呵呵!”琳琅是在左家里长大的女人,她从小受到的熏陶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秦霜降在舱内找到救生阀门,用管子那一边带金属的疯狂地砸着,一边求助地呼喊。“来人啊!左骁!快来救我啊!”

    门锁咔哒一声被打开,肖助理慌张地进来,外面的气温低,他脑门上全是汗水。“秦小姐,冒犯了!”

    “滚开!”秦霜降意识到危险,她踢掉高跟鞋子,往肖助理头上扔去,被避开之后,手边没有什么武器,却被长长的裙摆绊住,一下子摔倒了。

    肖助理拖着她站起来,一步步地往舱控管理室挪动。

    “为什么!肖助理!你为什么害我!”秦霜降绝望了,婚礼已经开始,所有的宾客都集中在那个聚会的大厅,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左骁!”

    秦霜降嗓子喊到疼痛,被肖助理捂上嘴,猛地丢在游艇舱控管理室。

    这里有一个狭小的舱口可以看见婚礼现场,秦霜降的嘴被胶带封住,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对不住啊,秦小姐,这是咱们家左总的命令!”肖助理擦了擦汗水,这样的缺德事儿以后还是少干些为~]  更新快

    不!她要离开这里!是生是死,只要她能离开!

    肖助理急了,这外面就是汪洋大海,她真的不要命了吗!“秦小姐!”

    秦霜降手里紧紧的握着离婚协议书,纵身往外一跳!冰冷的海水瞬间就将她吞没,如同无数次在梦中梦见过的那样,泅渡不出,无人救赎!

    他们的相遇,就是一种错误!她如今落入琳琅之手,只有一死,才能逃开折磨!

    腥咸的口水灌进她的口鼻,很快就意识丧失,在那之前,她分明听的真真切切。“左骁先生,你愿意娶琳琅小姐为妻吗?呵护她照顾她,宠爱她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左骁,这不是你对我的承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