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48章量尺寸

    “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强求。谢谢提醒,我们的婚礼。一定会做到万无一失。”秦霜降心中感念,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自己对琳琅的,妹妹对自己的。

    妹妹是惦记着那么点钱,而琳琅,左骁的身心她都不放过。况且,他们还有个孩子。

    左骁等在偏院前的道边,两人什么话都没有,各有心事地走着,秦霜降想起她第一次来左宅时误闯那座的花房,花花草草都被修剪的极好。

    那她原先居住的房间。或者像秦立夏这样的一个小院子。是不是被时常被打扫,某些人会不会经常去缅怀?

    秦霜降侧过头去,看左骁皱着眉,心不在焉的样子。便不问了。

    “我去公司,你……”左骁明显是犹豫了下,系上安全带时差点扣错。

    秦霜降正低头看自己鞋上沾的寒霜,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没看到他的失常。“我回家,把画画完然后交过去。”

    “嗯。”左骁点了头,出了外环后,秦霜降忽然察觉。“不对啊,方向是不是反了?”

    “……”

    左骁淡淡的回她。“我着急回公司,就一路忘了。”

    “那行吧,你去忙,就放我在这儿停下,我等会儿让肖助理送我。”秦霜降也没多想,那么大的公司需要他坐镇做决策,压力可想而知的会很大。

    “他的车……不能用了。”左骁意味不明的说了句。

    秦霜降想着最好还是今天将画完成,左骁都送给他那么贵重的礼物了,她好歹也买点什么回馈一下。不过,他高端的东西用的多,这点钱能够买什么。不管怎么样,肯定是不能刷他的卡了。不然怎么能体现自己的心意。“哦,那没事的,我自己打车。”

    其实,他的车昨天夜里不还是好好的吗,去酒吧顺畅的很。

    坏了还是怎么了,秦霜降也没问。

    “还是我送你。”左骁在前面环岛的地方,调转了车头,往城郊地方开去。

    秦霜降有些好笑,左念的性子一定是随了他的,偏执的很。“其实,我也可以去你办公室画图哦,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地方,没有椅子坐地上也行。”

    不过是开句玩笑话,左骁手一抖,然后认真地说。“今天不行,下次吧。”

    “你是……怎么了吗?”秦霜降疑惑着,是自己太多心了?他到底跟父母说了什么,如果单单是为大嫂的事,昨天就没有表现出来,今天更是不至于。

    “今天准备谈一笔生意,事情有点多。”依照左骁的性格,不回答也是正常。“今天你画完,会有人帮你量婚纱和礼服的尺寸。”

    “哦,好。”

    想想也是,家庭琐事要管,人的精力有限,哪里能时刻精气神儿足。

    只要瞒着他琳琅回来的事,就什么都好说。她刚下车,左骁的就疯狂的震动着,他接起来,那边秘书问。

    “左总,那边的合作方说临时有事,下午才能再过来。”

    秦霜降做事认真,到家后洗干净手,戴上框架眼镜,恨不得趴在画纸上,专心地描着细细的花纹和发丝。左念在医院观察了三天,抽血又排除了病毒感染,于是被接回来在楼下晒着太阳玩泥巴,偶尔跑到楼上来看秦霜降画画,整个家里安静又温馨。

    临近傍晚时,秦霜降致电编辑,此时发邮件过去还没下班能接收,她又是个电子产品白痴,什么扫描之类的也不懂,只好打了车将底稿带着,打车亲自送了过去。

    “一万也太高了,我们从来没有对照片出过这么高的价格呢。”编辑老练地压低着,抖着那巨幅照片,咔咔作响。

    “小姐,麻烦你松手。我都讲过,不买我找另一家。”文艺青年也是讨价还价,说好了不沾惹俗世尘烟,但大家都要吃饭生活,圣人何在?

    就这单反镜头的保养,取景的艰辛,基本都是辛苦费了。

    “啊秦小姐来了,你看看人家。”编辑笑着迎秦霜降进来,这样的傻白甜实在是太少见了,两千就买了套图。

    大图小图宣传画,再加人物设定图。

    简直划算到全球独此一家!

    秦霜降没想到自己一来就成了活生生的教学实例,只好尴尬地听着编辑讲。“人家可是高材生,优秀毕业生呢!你看看这画的质量,跟大师级的相比,没什么两样。我跟你说啊,这样的,我们开价两千,人家一句话没有,第二天就送终稿过来。”

    那个人站起来,似笑非笑的先是看了看画,然后又上下打量秦霜降。木布央技。

    “呃,扫描这个东西叫什么?或者,我回去再练练鼠绘板,那东西,我总觉得不如纸上来的真实。”秦霜降觉得给人添麻烦了,她本来就是画山水国画的,现下都快要走动漫这一类型,不大适应。

    “没关系,以后欢迎常来。”编辑手脚麻利地扫描完,同样备份,正要发到秦霜降邮箱一份,突然电脑断电。

    “等等。”

    那个人按了插线板,然后对着秦霜降伸出手,强行抓起她的握一握。“大画家,合作愉快!”

    几乎是于此同时,琳琅笑颜如花,对着左骁一伸手。“左总,让你久等了。”

    久等这词从何而来,是指谈合作方案还是……单单指她这个人?

    左骁听到些风声,父母也提醒他要妥善处理家庭内部的关系,说没有思想准备是假,但真的看到鲜活的琳琅站在自己眼前,毕竟是爱了那么长久的人,他还是心跳加速,恍惚像是回到了那年的美好时光。

    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左骁公事公办地叫来秘书,沉着平静。“带左小姐去会议室谈。”

    琳琅笑了笑,离开这几年,岁月对她是怜悯的,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我走的时候,就说过,除了嫁的男人姓左,不然这辈子都与左姓没有缘分了。”

    左骁一句话都不搭她,等秘书来,客气地将她领去。

    这方案,本就不该他亲自谈,只是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如此了解他的作风和想法,是敌是友得先会一会。

    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昔日的……老朋友。

    左骁觉得这间办公室的空气随她一起而去,胸口堵着压抑着,走到落地窗前,打开后,带着冬日寒冽的风,呼呼地灌进来。

    “……什么意思?合作?”秦霜降白生生的手被捏红了,赶紧撤回来背在身后。

    “是啊,这画我出高一倍的价格,怎么样?”

    “四千么?”秦霜降故意气他,看他刚才斤斤计较的样儿,想必是个抠门鬼。

    “不。”那人笑起来嘴角勾起俩浅浅的酒窝,眼睛也眯起。“两万。”

    这账算得跟白痴一样,秦霜降估计他也只能卖卖照片了,就如此还算不清楚,要是做生意得赔到没裤子穿吧。

    “你们快着点,这片儿要不要?”那人转向编辑,献宝般,在秦霜降眼前铺展开。

    从乌市的天到喀纳斯的水,五彩湾的晨昏到天池的云雨,这样的西北密地,如何不让人惊喜和震撼,沧海一粟的缥缈,敬畏壮美的大山大川。

    秦霜降张大嘴巴,她只走过江南的温婉山水,这样的绝美真是第一次见。

    “这是新疆,没去过吧?”

    那个大男孩差不多和秦霜降一般大,他带着阳光的气息,活泼又充满朝气。

    “买。”编辑咬着牙,这个人太精了,行情掌握的一清二楚。

    主编说过,这个长期合作的专业摄影师的画,最高不能超过一万。可没想到,人家要价就是一万,而且不松口。

    “我再添一万,月底结账的时候算在这位小姐稿费里。”那人潇洒的转过头,背着他的大相机,自负地走出门去。

    秦霜降无语了,原来他说的一倍是这么个算法,连姓名都不知,这算怎么回事。

    “文艺青年都这样。”不知编辑是贬还是褒,问了秦霜降署名的问题,然后安抚道。“钱给你你就收着,反正他是玩儿票的,家里也不缺这么点。”

    真是无功不受禄,秦霜降也不好拒绝,更不好再说能不能现将钱取出来之类的话,勉强道了谢,去商场里逛。

    给他买衣服和鞋子都不合适,一来码数不清楚,二来这面料和档次都远远不如左骁那天给自己擦鼻涕的便装,送礼实在是太为难了。响起的时候,她正考虑要不要弄点别出心裁的,比如一大堆糖果?

    事到如今,她在林子辉公司拿到的微薄工资,只剩下这么一点点。

    “你在家里?”

    “啊,我出来交画,然后在买东西。”秦霜降突然想起他会这么问,是让自己在家里等着。“不好意思啊,我忘记要量尺寸的事。”

    “没关系,下次我带你再一起去。”桌上放在已经细化到具体事项的合作方案,意料之中能谈成功,左骁看着自己写下的,刚劲有力的笔迹。

    旁边并排着的是两个潇洒到没规没距的两字,琳琅。

    “嗯,好的,工作别太累。”秦霜降嘱咐着,然后有些娇羞的问。“你……夜里几点会回家?”

    左骁刚要回答,就听见敲门声,琳琅露出个头来,用口型说道。“大家都等你呢!”

    他背过身去,捂住话筒,等身后没有声息,再对秦霜降说。“可能会晚一点,有个例常的庆功工作聚会。”

    秦霜降是识大体的,也有自己生活的方式,和排解孤单的措施。

    更何况,她现在心里藏了一个人,满满的都是支撑的力量。

    夜里快十点,左念早都呼呼入睡了,左骁才微红着眼回来,没等秦霜降替他脱好外套,他就走到一楼的浴室,快速的洗澡。

    “你喝多了吗?自己没问题吧?”秦霜降有些担心了,要是滑倒什么的,磕着碰着了可不好。

    左骁在里面沉默一会儿,然后说。“没事,我今天没有喝酒。”

    那为什么眼睛红红的,天太冷了,秦霜降没有在大门口等,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找人代驾。

    抱着他的外套,准备挂在衣架上时,兜里的嗡嗡地震动着。

    因为是私人号码,消息通知是直接不用解锁,弹出在屏幕上。

    没有备注的一个号码,成串的11位的数字,短信息上面写着。

    再回来陪我喝一杯烈酒走走旧路吧,你还欠我一句,好久不见。

    秦霜降半晌都没有回过神,直觉告诉她,这是琳琅。

    再陪她喝一杯……是什么意思?夜里他们一起吃饭了?

    秦霜降鬼使神差的,将划开,想要删除了那条信息,可解锁的密码……居然不是左骁给她设置的门锁密码!

    他的生日不对,自作多情输入自己的,也不对。

    然后是左念的,不正确。

    她不敢再试,唯恐有保护功能,一下子信息全部丢失。

    “霜降,帮我拿睡袍。”左骁的声音传来,吓的秦霜降差点心虚的丢了,忙塞回他兜里,往楼梯上去。

    脚下不稳,一下子栽倒,腿磕的生疼。

    秦霜降脑中一片空白,左骁瞒着自己已经与琳琅见面了!而且,他完全没有意愿告诉自己!

    脸色很差地将睡袍送进去,没等左骁从水雾中出来,秦霜降就止住他旖旎的想法。“我今天感冒了,怕会传染你,所以你去原来的房间睡。”

    之前秦霜降猜的就没有错,她的房间很大,然后采光和布局都非常好,她估摸着主卧也就是这样。

    没想到还真的是,左骁和左念多住的是侧卧。

    自从两人发生关系以来,左骁就自动的搬到她房间里,跟所有的新婚夫妻一样,夜里的时间不够用,只担心床受不了。

    左骁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秦霜降就自顾自地上楼去,然后将卧室门反锁。

    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争吵就没有断过。冷战还是激烈的肉搏或是言语攻击,每一样都没有缺。

    秦霜降只恨自己一事无成不够优秀,琳琅都找上门来了,她都不敢去质问左骁。

    为什么?

    她怕输。

    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担心着左骁会赶过去赴约,竖起耳朵没听到发动机的声音。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她躺在床上用上网,在度娘里搜索,老公的前女友回来了,怎么办。

    果然网民是伟大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答案都有。

    首先要分类,这个前女友是为什么变成了前。如果是劈腿,那么你老公一定是要狠狠的折磨她,化身复仇天使。这时候,楼主就要注意头顶帽子的颜色了,万一是用床技来比拼,一方面炫耀在她走之后自己身边并不缺人,另一方面让她欲仙欲死,骚言浪语低三下四。

    往下还有众多的类别,秦霜降觉得极其不靠谱,顶多是大家的yy,意见毫无采取的点。

    不过,翻看了好几十页,有一个观点大家都是出奇的认同。

    如果是初恋女友,就算没有旧情复燃,那旧情也一定是未了结的。

    旧情之所以如此称之,关键在于一个情字上。

    秦霜降想起镜子中自己的相貌模样,只得给这句话留个有待考证的评价。四周都这么安静,她闭上眼想象一些美好的事情,蜷缩在被子中,觉得有点冷。

    咔哒一声,有人进来了。

    家里是绝对安全的,秦霜降知道是左骁。

    左骁没有开灯,家里房间的钥匙自然是有备份的,反锁又能阻挡什么。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然后将假装睡着的秦霜降往怀里一抱,揉了两下她的胸口,再老老实实的将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舒服的喟叹了,很快呼吸就变得有规律和平稳。

    秦霜降又急又气,不好与他正面交锋,只好忍受着他的毛手乱摸,等他睡着后,掐着他腰上的嫩肉,正要拧的时候,又心疼了。

    好不容易才睡着呢,这几天一直忙,多累……

    秦霜降搭着他的腰,出其不意的打了个呵欠,竟……也睡着了。

    第二天左骁起来的早,靠在床头看一本书,那书是秦霜降放了书签的,所以就往那之后大略翻动。

    差不多快看完时,秦霜降醒来,张口就问。“你有没有什么事要告诉我的。”

    “有,今天必须要去量尺寸,尽快去试。”左骁将她的刘海拨开,光洁的额头饱满露出。

    秦霜降翻了个身,脊背挺着笔直,坐在床沿上。“还有呢”

    左骁将书合拢,像是谈论天气般随意。“琳琅回来了。”

    秦霜降气结,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一下子这么坦然,就似在嘲笑自己的多心。“你打算怎么办。”

    “今天去量尺寸,这周末去拍照,下一周办婚礼。”左骁又重复道,如果在脑海中对再见琳琅的场景假想千遍万遍,终究还是这样的结果。

    当初是她哀求他放过,撒了手,还能再拥有吗?

    “尺寸尺寸!我知道你什么都有详实的计划!你什么都能够掌控!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我……”我强撑着与她口舌较量,然后还得提防她背地里挖墙角使绊子!什么讯息都得不到,每天睡在自己身边的人,到底是谁的老公!

    左骁被这一通师出有名的怒火烧到,勾了勾她的肩膀,没有回应。叹了口气,然后说。“尺寸这个东西,让你开心舒爽了你不觉得,多少人就为这十二十厘米的事儿,夫妻生活不和谐,你还不乐意了。”

    秦霜降脸都红了,狠狠地别过去。“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你偏要扯些别的!”

    “什么是正经的?不相干的人或者是事,我都不愿浪费时间。”左骁伸手去轻挠她的腰,紧接着上行到咯吱窝腋下,惹的秦霜降克制着不笑出来。

    左骁一看,似乎是有突破口的,一把将她逮住,按在软软的床上。

    “你……你要干什么!”秦霜降看他一脸严肃,想起上次的打屁屁事件,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

    左骁将她的一只脚提起,指腹慢悠悠的滑动着,另一手护着床沿,唯恐她掉下去。

    “啊!”

    秦霜降不可抑制的叫出声,恨不得将脸埋在被子里不出来。

    可惜左骁不遂她的意愿,拿了书签过来,用其上拴着的流苏穗儿,在她脚心转动着。

    “左骁!”秦霜降是真的恼火了,她一面喘不过气的哈哈笑起,另一面是真翻脸。“你不是心虚了,干嘛这么折磨我!”

    左骁一听这话,立时脸色就变了。他压上来,狠狠地咬了一口她的下唇,说道。“我怎么折磨你了?你说的尺寸,如果你不亲自量,我今天就不放过你!”

    什么尺寸!自然是脐下三指,能伸能屈的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