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35章陌生人发来的照片

    左骁冷眼看着她,像是看在自己身上恶心蠕动的腐肉般,十分干脆地松手,将她丢在地上。

    秦立夏摔得结实,但不死心,手指顺着他的小腿往上盘桓,动作挑逗熟络。

    “就这点本事,还敢来送死?”左骁无动于衷,等到那个妖媚的手臂缠上自己的大腿上,抬脚将她踹开。

    正中秦立夏胸口,她闷哼一声,倒在一边咳嗽着。

    左骁不再管她,秦霜降这个时间还没有回来,她去了哪里!

    “姐夫。”秦立夏再接再厉,反正都已经没脸没皮了。她翘着臀爬过去,直接用胸脯上的四两肉去磨蹭,挤压。“我姐姐那么没用情趣,是不是在床上,就跟死鱼一样?”

    在床上是什么风情?左骁并不知晓,他还有点好奇,为什么一母同胞的姐妹,会相差这么多。

    “要不,姐夫试试我吧?”秦立夏浑身躁动,她的体温高了起来,烧的脸颊通红。

    左骁看了秦立夏一眼,她身上穿着姐姐的长裙,鲜红色的嘴唇娇艳地快要滴出水来。他一把掀翻秦立夏,扣着她的脖子将她按在地上,凑过去低沉地对着她说。“你信不信,今天我让你死在这里?”

    秦立夏以为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并不懂左骁的洁癖。那声音钻进耳朵里,撩拨起腿间的一片湿润。“好啊,人家……”

    左骁不愿意听她的浪言浪语,收紧手指,看她脸色涨到不正常的紫红,眼神由妩媚到惊恐,两腿无力地蹬着,终于放开手。“你这条贱命,我还不稀罕收。”

    秦立夏吓的半死,在那一瞬间,她窒息到呼吸不了,真的以为会活不下去!

    “滚!”左骁铁青着脸,再不愿搭理。“等着!衣服留下!”

    秦立夏赶紧脱了裙子,拿起自己的湿衣服,不顾得穿上,连滚带爬地往门外跑。

    左骁对着桌上的饭菜狠狠踢了一脚,玻璃杯和碗碟全部掉在地上,碎成一片。他拨打着秦霜降的电话,却一直传来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的提醒。

    “肖助理,秦小姐人现在在哪里。”左骁打开窗,带着潮意的寒风呼啸进来,吹散屋内的香水味道。

    “啊?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她进去喝咖啡,然后就……”

    左骁挂了电话,盯着细细密密的雨帘牙关紧咬。她居然骗他,如果说是与妹妹一起过生日,那刚刚滚出去的是哪个贱人!

    秦立夏哆哆嗦嗦地站在楼梯口不知道干什么,等大雨过去,还是等天明来临?

    “哟,这个妞不错啊。”三四个喝的醉醺醺的男人驾着车从门口过,正巧看见秦立夏。“嗨,小妞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秦立夏反感地别过头去,他们的言语充满下流。“要你们管!你们有病吧!”

    “呵呵,这妞儿嘴还挺厉害啊!”车子停下来,壮汉摇摇晃晃地下来,勾着秦立夏往车上带。“让哥哥们试试,你的小嘴,是不是真的很厉害!”

    “啊!你们放开我!”秦立夏意识到危险,往后退让着。

    可是,她一个弱女子,满脸带着荡漾的春意,怎么可能抵挡住三个强有力的男人!

    “别急啊,身上这么软,啧啧。”有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另一个人更加肆无忌惮,将手伸进她的裙子内。“啊呀,还这么湿!让哥哥们好好疼你!”

    好几张嘴一个劲的往秦立夏脸上和脖子上亲,冲天的酒气,让她痛苦地挣扎。

    很快,车子碾着水往远处疾行,而秦立夏,在那车内。

    等待她的是什么?正是她所期待的,一整夜遭受陌生男人的羞辱,根本不能想象的可怕!她,意识渐渐模糊,流下悔恨的泪水。

    左骁打开灯,在残羹和玻璃碎片中,看到秦霜降留下未完成的画作。

    淡淡的笔触,勾出修长的指节,那手像是要抓什么东西,却落空。食指关节处,有一颗小小的痣,左骁低头看自己正拿画的右手,一模一样的着生位置,不由心中一动。

    她与自己说话,习惯低垂着眉目,原来是在审视和观察吗?还真仔细,很逼真呢。

    左骁坐下来,将画细致对折,放进口袋。不过是一张速写纸,丢了她也不会找的。

    嗡嗡嗡。

    包里震动了,是工作号。

    来自陌生人,一般这都是工作合作伙伴会留的号码。左骁想,可能是自己忘记存备注。

    【图片】

    一张秦霜降的裸照,赫然出现在眼前。

    左骁登时红了眼,他不可抑制地站起来,立刻回拨过去。那边的人很谨慎,发了信息就立即关机!

    “秦霜降!”左骁愤恨不已,她是落入坏人之手,正有危险,还是……

    他努力平静去看那照片,秦霜降的表情恬静,香香甜甜地睡着了。

    林子辉!

    左骁明白了,原来她的有约,是与林子辉!所以,她才会睡得那么安心和踏实!

    “林子辉去了哪里?”幸好左骁早就派人盯住林子辉,他的声音冰冷到可怕。

    “下午去了位于城郊的度假屋。”那边汇报着,然后补充。“不过,左霆先生也在那里。”

    左霆?!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左骁一刻也等不了,火速下楼开车,不管是哪一个男人,他都想活生生地撕了他们!秦霜降,你不要以为你顶着一张与琳琅酷似的面容,我就可以无条件无限制的容忍你!

    她果然跟她的妹妹一样,骨子里下贱无比!

    秦霜降慢悠悠地醒过来,房间只有她一个人,她揉了揉太阳穴,感觉这一觉睡得很沉。也许是山里的空气很新鲜,让人呼吸都畅快了起来。

    林子辉不知道去了哪儿,她看了下桌上的,显示时间是凌晨4点。

    这几天正好是生理期,大姨妈来的第二天,是她痛经厉害的时候。秦霜降捂着下腹往洗手间走,疼的脸都白了。

    哐当一声,她似乎听见什么声音。

    左骁带着一身的寒霜冲进来,简直是破门而入。一层只有客厅餐厅和阳台,她一定是在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