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34章那一夜

    儿生母苦,秦霜降给了父母打了电话,那边自然是讲她跟左骁的婚事什么时候办,要注意身体之类的关切之言。

    婚事还没有提到日程上来,秦霜降从内心不希望再见到左家的任何一个人,作为替身,大家很显然都是知情。

    秦霜降其实并没有懂注意身体的内涵意思,若是联系上之前莫名其妙被怀孕的事,就不言而喻了。

    可,她心太大,哪里会明白内里的暗潮汹涌。

    临摹了一半,秦霜降丢下笔,给左骁发了条消息。我夜里不做饭了,在外面吃。

    她内心希望着左骁能说点什么,又担心左骁阻止。

    谁?左骁快速地回复着。

    妹妹。

    多叫些同学朋友,热闹些。左骁嘱咐着,他坐在后座上看收购合同,去临市的远郊打算亲自签署。显得诚意十足。

    成王败寇,他虽冷颜,但总与人留三分颜面。

    若是赶得急,夜里恰能回程。红宝石手串,要是赶不及,当不了生日礼物,也能哄得开心些。

    下午五点,秦霜降如约而至,与林子辉一起,去山顶的度假屋。

    “立夏呢?”多少还有有些不自在的,秦霜降给立夏打过去,得到的却是她现在在上课,等会可能要带寝室的姐妹一起去蹭饭,她们自己做观光直达车去。“子辉,要不我们等等吧。”

    “我上一天班都饿了,咱们先去可以摘新鲜的水果,那帮子年轻人一下课不只等着吃?”林子辉感悟秦立夏真是太懂他,做不成情人,合作着互惠互利,太有默契。

    毕竟是深入肉体的交流过,感情能一般?

    秦霜降原先就不爱多说话,近期又情绪波动,现下在林子辉面前,更是沉默的几乎没有存在感。

    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天看着就要变,浓厚的乌云压得人心底发慌。

    “子辉,我忽然想到家里还有点事,要不我们回去吧。”秦霜降心口扑扑直跳,说不上原因。

    林子辉已经往盘山公路上开去,他微笑着。“你还怕我不成?”

    “也不是……”其实就是。

    原先暗恋着他的时候,守护成了他的背影,就连他怀中经过的风,都觉得弥足珍贵。

    可现在,成了左骁的妻子,无论是从婚姻还是契约的责任上来说,她都要谨言慎行。

    “没事的,左总在外地出公差,不过是一顿饭,他还能管你到这个地步?”林子辉势在必得,她又不能在从车上跳下去。

    印证着秦霜降的不祥预感,度假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心慌意乱,如果这样的相处再提前几个月……

    一个十分老旧的大盒子从屋内拿出,秦霜降局促不安地看着林子辉,不明所以。

    “这里,是我多年的日记。都是些旧东西了,拿出来恐怕你会笑我的吧?”

    林子辉穿着白色衬衫,玉树临风的样子,还真是与学生时候相似。

    “怎么会呢?”秦霜降不明就里,也不便打开。

    林子辉见她没有动作,就自己代劳。盒子里,从小学时候大队长的袖套,到大学时候破损的mp3,更为显眼的是,一大本日记本,还有……

    “这不是我的笔记本吗?”秦霜降拿出那个熟悉的来看,是自己高中时候做的数学笔记。

    怎么会到他那里?

    “是啊,毕业的时候,我去老秃顶那儿要来的。”林子辉笑着说道,老秃顶是他们那会儿给数学老师的绰号,如此一说,亲切感又回来。

    秦霜降放松了些,点点头。“你真是……有心了。谢谢你的礼物,我很感动。”

    得有五年多了吧,还能留着,秦霜降不免对林子辉印象改观。

    “不,真正的礼物,是这个。”林子辉拿出日记本,他连夜抄写然后找人技术做旧的,对照着秦立夏偷取的秦霜降日记本,一一对应事迹,不可谓不用心!

    秦霜降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以此怀念,我的前桌,那个眉目清秀温婉的女子,秦霜降。

    “子辉……”秦霜降不敢看,连忙合好,心脏扑通跳的超速。

    林子辉不说话,用柔情与她对视,颇有孤独的情深之感。

    秦霜降低下头,她不敢相信,可事实摆在面前,她又不得不信。

    “既然是送给你的,就不会再要回来。你是丢了还是烧了,我都不管。”林子辉走到餐厅,系好围裙。“我做饭,你随意吧。”

    秦霜降拿着那本日记,坐在小阳台上,在风雨飘扬中,打开壁灯,借着不甚明亮的灯光,手指轻柔的触摸。

    山里的信号不好,秦霜降的持续性显示无服务,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看着日记本,一点点的勾起回忆。

    “霜降,来吃饭了。”林子辉嘴上笑的阴险,在屋内喊道。

    他怎么可能会做饭,不过是大厨已经备好的,只需要往里面添加上些东西。

    秦霜降尝了几口,味道很好,就是……“子辉,你打给立夏看他们什么时候来,我……有点乏了。”

    头晕沉沉的,手脚都提不起劲儿,秦霜降话音刚落,就往桌上一栽,昏睡过去。

    剂量没有控制住,林子辉还打算与她说一会儿,探听下她与左骁婚姻状况!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秦霜降在完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被慢慢褪去衣服……

    秦立夏走的急,她淋了一身雨到秦霜降家顺利输入密码进入,洗了澡之后换上秦霜降衣柜里的长裙子,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万事俱备只欠左骁回来了!

    凌晨十二点过一分,左骁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他手上的黑伞垂着雨珠砸在地垫上,悄无声息的被吸收。

    家里的气氛有点不一样,具体哪儿说不上来。桌上放着红酒杯和倒扣盘子的菜肴,一个看不清的身子趴在沙发上,长发遮挡住脸颊。

    左骁没有开灯怕吵醒了她,走过去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揽,立时感觉到不对。

    这个女人,不是秦霜降!

    “姐夫……”秦立夏当然没有睡着,她的上衣敞开着,面色绯红地紧紧勾住左骁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