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30章勾搭左骁大哥

    琳琅,这是秦霜降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她尽可能忽略,但无济于事。

    晚餐席间,众人都客气有礼,话不多,足以令她感觉不自在。

    “抱歉,回来晚了。”一身劲装的男人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大步走进来,不笑尤带三分风流,声音磁性魅惑。

    秦霜降扭过头去,正巧撞入他的眼眸,不禁面上一红。

    “怎么这副打扮?今天家里有客人,你弟的女朋友来了。”左母皱了下眉头,也不多说什么。

    许是自己的名字令人记不住吧,秦霜降站起来,礼貌地略一弯腰。

    “左霆。”他刚从马场上回来,潇洒又剪裁合体的骑服更显得他帅气非凡。左霆对着秦霜降伸出手,以示欢迎。

    秦霜降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的左骁脸色铁青,扣住她的手腕拉她坐下。“吃饭!”

    左家人像是习惯左骁的性子,左霆倒也不尴尬,眉眼带着笑的看向秦霜降。

    如芒在背的感觉并不好受,好不容易吃了个半饱,左骁便有事要与二老商议,她才松了口气。

    豪门内的关系果然都是剑拔弩张的,秦霜降觉得内敛但无处不体现奢华的左家暗藏风波,难道寻常人家里亲情和温暖,都被铜臭所掩盖?

    没有人管她,秦霜降闲庭信步地逛着,深秋的落叶未扫小道踩上去颇有置身自然之感,她喜欢这样的景致,而且惊奇地发现后院有一处壮观的玻璃温室花房。

    玻璃折射着暖橘色的光,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种植着五颜六色的珍贵花卉。秦霜降被吸引,加快步子想要靠近。

    “那是琳琅的,你走开!”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正在暗处斜眼看着她。

    秦霜降一面深觉不好意思,一面有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左家的所有人,都如此爱护着一个叫琳琅的?

    而且她猜想,琳琅一定是个女人!

    “小丫头又发什么脾气?什么你的我的,这位是咱们左家的贵客,不许失了礼数!”

    秦霜降一回头,是左霆。

    他言语虽带着指责,但脸上总是挂着笑,让人琢磨不清他到底心中所想如何。

    守着花房的姑娘道了歉,循着小道很快走远。

    秦霜降忙解释着没有必要,是她到了不该来的地方,不由心中对他生出一丝好感来。

    左霆是左家唯一见到她没有震惊或者露出错愕表情的,而且刚刚还替她解了围出了气。

    “进去看看?”左霆提出邀请,他换了身衬衫西裤,在渐黑的天色里,呈现出一种莫名的善意。

    “不了……”秦霜降微笑着拒绝,如果是禁地,那便不去打扰的好。

    “不好奇琳琅是谁吗?你进来,我便告诉你。”左霆走进去,手上随意地抚弄着一株已开了深蓝色花骨朵的兰草。

    秦霜降很执拗,她不愿接受威胁,站在外面说道。“如果我需要知道,左骁会告诉我的。”

    “嗯,很有道理。那么,他告诉你了吗?”左霆也不强求,掐断那兰花的枝茎,笑着走出来。

    秦霜降无言以对,她抿了抿唇,低下头。

    “既然好奇,那不进来也没关系。”左霆将那兰花往她的发间一别,看她想要取下,阻止道。“赠予美人有何不可,算是我这个大哥给弟媳的见面礼。”

    如此一说,秦霜降就不好拂了他的面子,避嫌地往后退了几步。

    “啧啧,还真是像啊。你知道吗,你与琳琅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左霆哈哈地笑了起来,事不关己的样子。

    秦霜降如遭雷劈,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愤怒,她终于能回答自己半个月前提出的问题。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呢?呵呵,秦霜降心中发寒发冷,一切不言而喻。

    可当时左骁是怎么回答的,他只说,为什么不能是你。而且,她天真的没有再追问!

    原来,这是一场阴谋!她被当成了别的女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左骁在前厅没找到秦霜降,经人指引才过来寻。

    秦霜降不言语,眼神绝望地看着他。

    “我们走!”左骁连招呼都不与左霆打,想直接带着秦霜降走。

    左霆随他们去,只问道。“弟媳叫什么名字?人美想必名字也很好听。”

    “呵,与你无关。”左骁冷笑一声,作势要走。

    秦霜降故意气他,沉着声说。“秦霜降。”

    左骁愤恨地看她,大掌紧紧地禁锢她的手臂,拖着她回到车内,然后连踩几下油门,车速飚的飞快。

    这是秦霜降第一次来左骁的住处,她无心参观,只恨不得时光倒流,到她从未见过左骁的那天。

    左骁一把将她甩到沙发上,没等她呼痛,就欺身压上去。“秦霜降,我是真看走眼了!你勾引男人还很有一套嘛!”

    侮辱性的语言让秦霜降燃烧怒火,她挣扎着,想要给左骁一个耳光。

    可手劲毕竟不如壮实的男人,左骁几乎将她的手腕拧断,背着往上的时候骨节咔咔作响。“还真是下贱!”

    秦霜降气红了眼,拔高声音。“再贱也没有你下贱!”

    左骁伸手撕碎她的上衣,他想不到,秦霜降去左家的第一天,就跟琳琅一样!

    有了他还不满足,还要勾引大哥!

    秦霜降拼命反抗,气的声音发抖。“你对琳琅也这样吗!”

    “你说什么!”左骁的动作停滞,可秦霜降的雪白柔软上已留下或深或浅的几个指印。

    秦霜降并紧双腿不让他得逞,忍着疼想趁这个时机翻身从沙发上滚下来。

    那兰花从发间露出,左骁伸手毫不怜惜地扯掉她的一缕秀发,将花取下。“秦霜降!你好大的胆子!敢动她的东西!”

    秦霜降重重地摔在地上,她的头皮生疼,心里更是痛到翻江倒海。“左骁!我今天就要你一句实话!你说!你到底是为什么跟我结婚!”

    她一个活生生的人,连琳琅栽种的花草都不如!宁愿拽掉她的头发,也要守护那已被折断的兰花!

    他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将才新婚两天仍抱有憧憬的她,活生生地打进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