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28章自杀

    “霜降你先别急,你现在在家吗?要不,我过去找你。”林子辉从睡梦中彻底清醒,唇角扬起一丝笑。

    左骁这个人,传言中的冷面阎王,听起来是个不敢得罪的主儿。可也有传言,他那里软弱无力,是个不举极品男!

    林子辉推断,秦霜降打这通电话,一定是受了左骁什么冷落,尤其是深夜里,原因自然是可想而知。

    果然是印证传言啊!

    “不用,我想着你们之前便认识,所以想问问,他……他家里面的情况,比如有没有前妻或者留下孩子之类的。”秦霜降只能信任林子辉,她忽然有种可怕的念头。

    莫非自己在不知情非意愿的情况下成小三了?

    从未见过他的父母家人,闪婚果然是极其有风险的。

    林子辉白手起家没什么靠山,但由于平日温文尔雅客气有礼,倒也结交了一些朋友。让秦霜降冷静后,问清楚事情大概原委,便要了左骁私人座驾的车牌号,请人查探。

    秦霜降一方面等待林子辉那里传来的结果,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好似深宫中的怨妇,要么就在往tvb老牌宅斗剧里的委屈主妇发展,心里嫌弃又不安。

    三个小时不到,林子辉就亲自来接秦霜降,带她去左骁所在的医院。

    越接近事实的真相,秦霜降越忐忑不定,她要了楼层和病房号,坚持自己独自去。

    从急救转到骨科,左骁也是忙了一整夜没合眼,他盯着眼前一言不发倔强的男孩问。“夜里不睡觉,去爬房顶,嗯?呵,怎么没摔死你?!”

    约摸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咬着嘴唇,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臂和腿都被打上石膏夹上夹板,头皮被缝了十来针,缠上厚厚的绷带。

    这伤看起来就吓人,所幸,内脏器官没有受损。是保姆听见树枝桠被砸断的声音,跑出来看见一脑袋血的小少爷,当时就给吓得七魂散去大半,赶紧叫救护车,通知左骁。

    受了这么重的伤,男孩竟然是一句哭喊也没有。

    左骁拿他没办法,在病房里转了几圈,恶狠狠地对男孩说。“你可能不知道,死了的人可以去很多地方,善良的人会上天堂,作恶的会下地狱,还有的……”

    “我知道,你这种人,死了会永世不得超生!”小男孩猛地一抬眼,毫无俱色地看着左骁,表情冰冷的与他如出一辙。

    闻言,左骁浑身一震,就连在场的保姆护工都害怕会有一场疾风骤雨。

    秦霜降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但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这是他的孩子,他居然……有孩子!

    “是啊,我这种人……死了,才能跟跟你们母子相遇不到……”左骁不怒,反而语气愈加平淡。“死很容易,左念,你要知道,活着是最难的。况且,你母亲是在地狱呢,你做的坏事儿顶多算捣蛋,呵呵,从屋顶跳下去大概会跟我一样的下场。”

    叫左念的男孩沉默着,小脸上的刮痕清晰明显。

    “你出来!”左骁对着保姆说道,转身要走。

    左念像是能预感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挣扎着站起来,大喊着。“不关张阿姨的事!是我自己偷偷趁她睡着爬上去的,你惩罚我吧!”

    “小孩可以不懂事,但是大人不能。左念,我今天就教一教你,什么叫做责任!明明是你做了错事,后果却要由张阿姨来承担!”左骁有点意外,看了那个平淡无奇的保姆一眼,带她到走廊。

    秦霜降吓了一跳,忙躲进楼梯间里,尖着耳朵听。

    “左先生,全都是我的错……”张阿姨四十多了,从左念一出生,都是她在照顾。

    “书房里要按照我给的书单放,一些妖魔鬼怪类的书和电视节目都不要让他看,免得他说出奇怪的话。”左骁很平静,话语里也无甚温度。

    张阿姨大感意外,忙不迭地答应着。

    “还有,让人去把他床上的抱枕和玩偶拿来吧。”左念极度没有安全感,这左骁是十分清楚。

    可是他无法面对这个孩子,长得与她那么像,一言一行,都恨不得在召示他们曾经的相爱。

    怕黑又孤单,抱着他熟悉的玩偶会好一点吧?

    左骁疲惫的想着,挥手让她去陪左念,自己独自一个人坐在凌晨空无一人的走廊座椅上,按着额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霜降靠坐在地上,这事实让她难以接受,她从未想过自己会一夜之间从灰姑娘变成富太太,更不愿意相信还成了别人的后妈。

    这孩子的妈妈,去了哪里?秦霜降强迫自己理智一些,她在与左骁领结婚证的时候,看他那一栏填的是初婚,从未有过婚史。

    那么自己这是后来者居上?生了孩子的女人他都能抛弃,那为什么是自己能成为他的妻子?

    “琳琅……”左念变成这样,你会不会怪我?

    左骁多希望他能阳光开朗,活泼可爱一些,可是……

    思念这东西,要么没有,要么就一发不可收拾。

    秦霜降与他一面墙之隔,听着那呢喃细语般情人的呼唤,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琳琅是谁?她没有力气起身,她不知道这个男人还有多少秘密,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被命运紧紧扼住,与他捆绑在一起,将要何去何从。

    离婚吗? 盛似旧爱:

    秦霜降被自己脑中闪过的这个念头给惊到,她追崇的婚姻是一生一世,要走到白头!

    外套里的拼命震动,秦霜降接起来。

    “霜降,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就在楼下,有什么事……”

    秦霜降唯恐被左骁发现,挂断电话后就往楼下走。

    她不想跟林子辉提左骁的私事,这是尊重。一路看着街上沉睡的景致,问他。“你到底是因为什么,非要与立夏分手?”

    他们男人所做的任何事,都是脑门一热且没有理由的吗?

    “因为我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一段真爱,终于明白真正喜欢的人是谁。”林子辉将车停在路边,转过脸,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如果我说是因为你,你愿意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