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23章结婚

    秦霜降郁闷了,他真的不明白自己要说什么吗?眼前是三十多个验孕棒,他竟在说创意的问题?!

    “是这样的,我是买的正规品牌验孕棒,正确率是在85%到95%。由于你可能还要说有一定的误差,所以我就分早中晚深夜清晨,一天五次的测。距离上次我们吵架,过去了七天,所以,这里是三十五只。”秦霜降信心满满,这下子他没话说了吧?

    左骁看了看,眉峰一挑,正要开口。

    “等等!”秦霜降截住他的话头,清点了一下。“对的,前天我摔了一跤,那个就掉马桶了,我不好捡起来,就扔了。嗯,三十四个,没错。”

    左骁的目光转向那个小小的洗手间,门口的防滑垫看起来质量不是那么的好。

    “好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它们都是一道杠,我根本就没有怀孕!”秦霜降也不知道自己在较什么真,挺起胸脯,一脸你错了你误会我了的表情。“现在换你说。”

    左骁不言语,静静地继续盯她。

    “一道杠是没有的意思,这个还需要我跟你解释?哦对,你是个男人,没用过。”

    秦霜降摸了摸头,表示能够理解。

    “我能看懂说明书。”左骁觉得自己再不说话,她就真拿自己当脑残了,也是为了防止她再说出什么惊人的常识。“我不明白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吵架了。”

    我们这个词,听起来十分受用。

    秦霜降蹲下来,将东西收拾好,打算做出恋爱中女人该有的姿态——那就是傲娇。

    左骁不擅长打破沉默,也是冷战的个中好手。他一反常态,伸手摸了摸秦霜降的脑袋。“乖。”

    秦霜降这种模样,像极了摊着肚皮晒太阳的小动物,软软的,也有点萌。

    “……”秦霜降抬起湿漉漉的眼,抿着嘴问。“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委屈的样子,令左骁不忍,将她拉扯着,跌落到自己怀里。她的体温因为酒精的缘故偏高,淡淡的香味遮盖住酒气,左骁的掌心下,是女性特有的曼妙。

    秦霜降十分期待他要说些什么,与他距离近到呼吸交融,她极力屏住,脸烧的旺。

    “早些睡。”左骁收回手,摸了摸鼻子,并将身体往后。

    有些……尴尬的地方,尴尬了起来。

    “你只是想对我说这个吗?”秦霜降撑在他身侧,俯着问他。

    左骁不甘于人下,干脆捏着她的手臂,带着她轻易地站起,然后一手绕过腿弯,一手环着脖颈。“我说,你该睡觉了。”

    这个指代的太明显了,你,而是我们。

    秦霜降在内心嗷呜一声,这个公主抱简直超出了她对左骁能偶尔浪漫的要求。她恨不得摇着尾巴,在屋顶上蹦跶一圈儿。

    柔软的被子被贴放好的心,听着左骁在外面收拢空啤酒罐的声音,秦霜降再没什么遗憾,翻滚了几下,就满足睡着了。

    左骁也是平息了好一会儿,让自己的冲动消退,才进她的房间,她在从家回来的路上就一直这么能睡,吃饭想吐,症状太让人怀疑了。再加上林子辉故意告知他秦霜降辞职的消息,还给出理由,因为怀孕。

    他清晰的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还不爱他,选择同意结婚,无非是寻找一个救赎。

    所以,他的不信任,难道不应该吗?

    刚才她问,是不是等了很久。

    久吗?不过是七年。她走之后,这七年里,漫长又艰辛。

    好在,秦霜降来了。

    左骁帮她关上灯,从柜子里拿出枕头和被子,蹑手蹑脚的出去。

    也许,秦霜降问的,是今天夜里等的时间。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每天差不多这个时候,他都在楼下等着,看看那盏亮着的灯,心里就没有来由的安宁下来。

    命中注定?

    只不过是今天错过了,也许在某一个转弯,某一个路口,某一条街巷,擦肩而过。

    左骁躺在狭窄的沙发上想,她这个假孕的症状,还是要去体检的,就……天亮去吧。

    第二天,秦霜降在刷牙的时候,才猛然间回忆起昨夜喝的微醺,然后摔人一身验孕棒的事情来。

    她差点要疯了,满屋子乱窜确定左骁走了之后,松了口气。

    不过……他什么时候走的?!昨天?

    高级的门锁果然体现了它承载的人民币分量,开锁一点声息也没有,于是左骁有点意外地看到那个淡泊如水的女子……

    蓬头垢面,咬着牙刷满口白沫,睡裙肩带有一只滑到手臂上,那裙正堪堪往下坠。

    两个人面面相觑,彼此不相信,这是事实。

    左骁反应还是快速一些,他提着早点进到小厨房,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将粥倒进瓷盆,还有蟹黄包和虾饺。满意的听到身后咚咚咚的跑步声,先是进了房间。

    先换衣服这个策略,也没见得有多好。

    几分钟之后,脚步迟疑着,估计是在观察自己。左骁假装很忙,摆起了面点拼盘,根本无暇顾及身后发生的事。

    果然,那脚步迅速地贴着墙角,一路飞奔进洗手间。

    咦?!

    秦霜降恢复平日里极为淑女的样子,出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的脚垫换了,还是什么绣花图样的。

    不会是……真的手工刺绣吧?

    她怀疑自己眼瞎,蹲下来仔细抚摸,刚才来来回回踩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一脚,得好几百吧!

    秦霜降开始痛恨资本主义的腐败,正要捧着放到卧室时,左骁清了清嗓子,阻止这二逼行为。“过来吃饭。”

    “嗯。”秦霜降差点又失态了,脸上微笑着,大方地过来。

    没有餐桌,她微薄的工资还租不起有那么多格局的房子,于是俩人还是在昨夜喝啤酒的地方,仍旧……席地而坐。

    和和平平地吃了顿早餐,食不言寝不语,这一点俩人都做的很好。

    秦霜降想起他之前说过,也许会下厨但拒绝洗碗的言论,就自己堆叠好碗筷,毛手毛脚地去厨房。

    站起来的那么一下子,力道大,而且考虑到左骁的大长腿,桌子又往她这边推了推,一点不意外的,膝盖又撞上桌角。

    她几乎可以称为撞士了,浑身总出现一些磕磕碰碰出来的青紫。

    不过……

    怎么不疼?

    她都准备好吸气了,疼痛感觉没有袭来还有点惊奇,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桌角被包了边,厚厚软软的弧度取代了原先的尖锐。

    左骁适时地抬起手腕,示意她看时间。“今天行程很满,快去洗碗。”

    “嗯!”秦霜降不再多想,忙冲进厨房,拧开水龙头,麻利地做起家务。

    碗洗了一半,她才想起来这个逻辑问题,脑袋伸出厨房,冲着那个正在翻看什么资料的左骁喊。“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啊,不用管我的。”

    “不行。”左骁看她绑在后脑的辫子随着动作摇晃,心也跟着一起起伏不定。“我的计划里,有你。”

    “……”

    秦霜降被这霸气劲儿给闪回洗碗池,没办法,左骁这人,天生不适合聊天。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秦霜降穿着黑色的外套,她不喜欢那么张扬的颜色,围巾也是暗格子。

    左骁皱眉看了她的装扮,然后再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没什么特别的事,走吧。”

    两个人都穿的不怎么喜庆的话,拍结婚照没关系吧?

    而且,还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情侣装!

    等到了行政大厅门口的时候,秦霜降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你跟我说清楚,这是要做什么。”

    “结婚。”左骁就俩字,也不解释,就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不是!你等一下!”被温暖的大掌包裹住,不得不承认确实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但是也不能不经过人同意吧!“你还没有……”

    “免得夜长梦多,再说了,你不是已经答应过么?”左骁脚步不停,很赶时间的样子。

    是的,他一直很忙。

    “不过……”没有鲜花气球,没有钻戒,就连个简单的求婚都没有!

    嗡嗡嗡。

    左骁口袋的震动,他接起来,听了两句,说。“我在忙,会议延后……”

    秦霜降知晓他雷厉风行的做派,也明白早晚都要走结婚这个程序,更加清楚自己是无法左右他的决定,只好说。“两个小时。”

    “会议延后到下午,文件现在传给我。”左骁挂断电话,然后找到办理婚姻登记的窗口。

    那自己要做什么?秦霜降完全没有经验,傻乎乎地看着左骁拿出两个小纸袋,里面分别是他们的证件和户口本。 盛似旧爱:

    等等?!

    什么时候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跑到他那里去的!难道……在家里的时候,妈妈就把户口本给他了吗?!

    “过来,填表。”左骁领到两叠纸,随意地递给秦霜降后,开始拿出,接收文件。

    事到如今,秦霜降只得就范,她一笔一划地填好自己的名字,下一项就卡壳了。

    “左……左总,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包办婚姻都没有这样的了吧,秦霜降压低声音,唯恐引来别人的嘲笑。

    左骁愣了一下,然后咬着牙,冷到极点的回答。“左骁。”

    “骁字……是怎么写的,嚣张的嚣吗?”这个信息可不能填错,秦霜降十分谨慎的,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