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22章一个人的等级

    点了杯拿铁,秦霜降并不想喝,捏着小银勺顺时针搅动着。

    “你跟左总不适合,他这个人……”林子辉是没有打好腹稿的,在差点脱口而出之际,笑了笑。“他与我们不是同一个年纪的人,而且相差不小。”

    说客观事实的话,就不显得自己意图太过显露吧?

    他的个人信息,是秦霜降所不知晓的。她垂着头,一言不发。

    “霜降。”林子辉伸手想要抓住她在桌上的手,但被不着痕迹的避开。“我是不忍心你受到伤害,之前那次,是我的错,我真的一点都不能弥补吗?”

    之前那次,是指什么?

    秦霜降以为他说的是在出租屋内,对她的侵犯。

    而林子辉说的却是,将她送给左骁的那次。

    “过去的事我不想提。”因为有些注定就是要遗忘的,何必一直折磨自己。秦霜降想知道的,林子辉一点没说,废话倒是成堆。她很烦躁,想离开。

    林子辉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忽然会对自己这么冷淡,她不是喜欢着的吗!还有,她为什么要辞职?

    自从跟那个左总接触之后,她就变得不再像她!

    “刚才我是情急之下才说的,我不想让你嫁给左总,我想保护你!”林子辉急切的想证明自己是为她好,更是想到刚刚她从左总办公室出来,现下就对拒绝与自己交谈,所以一定是左总说了什么。

    秦霜降咬着下唇,有些不信。“是你说的?你……你跟他说什么了!”

    “你就那么紧张他?”林子辉顿时心下发狠,他换上一副受伤的表情。“什么都没有说,你们有什么矛盾,他要赖在我的头上?”

    想来也不会,左总怎么会与他有什么交集呢。

    秦霜降便信了,本就不愿再见他,此时如何也待不下去。“我去立夏那边看看,你们吵吵闹闹,都冷静几天吧。”

    一出店门,秦霜降就看到肖助理鬼鬼祟祟地假装擦车,嘴里吹着口哨。

    “是左总让你跟着我的吗?”

    这个伪装太低端了,一眼都能看穿。

    肖助理挤出一个大大的笑来,邀请她上车。“秦小姐。”

    秦霜降站在他身边,用手遮挡下额头,看眼前高大简洁的写字楼。“今天左总见了谁呢。”

    “那太多了,毕竟我这个级别,还管不得。”

    秦霜降搞不明白刚刚冲自己冷言冷语的人到底是什么想法,真有那个所谓的谣言还是,他后悔了,不想娶了。

    “秦……秦小姐,您这是生气了?”肖助理连追了几步,从车内拿出几个大罐子。“这是您妹妹带的东西,要不,我送到您楼下?”

    杏干?糖渍青梅??

    这么酸的东西,谁会喜欢啊!

    秦霜降当然是拒绝他相送,自己提了死沉的大口袋,一步步往前挪。

    不对!为什么突然要给自己带这些?这不是孕妇要吃的吗?

    难道……秦霜降心中有种可怕的想法,是妹妹传的?可为什么?!

    还未等肖助理汇报秦小姐情绪不对,左骁就先给他发了指令。随她去,不用再跟着她。

    今天这是怎么了,姐妹俩一起失恋?

    接下来的一周,秦霜降照样吃饭喝水,洗澡睡觉。唯一的感觉,世界仿佛回到自己最孤独寂寞的那会儿,清静是清静,只是心不安宁。

    没人来找麻烦,没人冷冰冰的对自己说话,也没有人强悍霸道地带她去尝美食。

    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复而又沉静在普通的日常生活中,乏味单调。

    “日落而息日出而作,你喜不喜欢,这样的唯一?”

    莫名其妙的,秦霜降就想起那个无月无光的夜,他对自己说的话。

    是不是生活的本质大抵没差别,不同的是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他那么别扭,既然知道是个误会,何必与他斤斤计较?

    毕竟处女座的男人是需要呵护的,秦霜降想来想去,他俊朗的身影一直挥之不去,不如就……顺心去做自己想做的吧!

    是夜七点整,秦霜降穿着棉布长裙,加了个外套,站在左骁公司楼下,在秋风中守成了望夫石。

    头顶上的光亮一盏一盏的熄灭,秋天天黑的早,再加上加班的人不多,越到后来秦霜降越没有信心了。

    他不会早都下班了吧?

    硬着头皮进电梯,循着上次的印象找到左骁的公司,然后……

    大门都关了是闹什么!

    值班室里探出个头来,嘿嘿一笑。“小姐,您找谁?”

    “……”秦霜降吓了一跳,礼貌地问道。“请问左总……”

    “都下班了,我们公司啊,福利待遇好,从不加班。下午四点半下班,热了有降温费,天冷有暖气费,年底双薪,奖金……”

    得,遇上话唠了。

    秦霜降忙告辞,心里的失望快要漫出来。

    孤单寂寞是可以分等级的,一个人落枕而眠,一个人走走停停,一个雨中撑伞,一个路过转角,一个人……

    “诶,这里还有人!”

    不过是去下洗手间,回来差点被收了餐点。

    一份黑椒牛排,一份红酒,一份烤翅,一份蜗牛,一份奶油蘑菇汤。

    靠窗的位置排了很久的队才抢到,秦霜降勉强说服自己,一个人的生活也没那么糟糕。

    不过是被一场虚幻不切实际的婚姻梦想给欺骗了,不过是错误地对一个不熟的人抱有希望,不过是施舍了自己可怜的爱情憧憬。

    秦霜降你看,长得好看的男人,都是会蛊惑人的。他连号家住哪儿都不告诉你,哼,不说别的,就连姓名!全名是什么都不清楚!

    就知道姓个左!

    秦霜降喝的有点多了,她恍惚又要高呼单身万岁,回家时,顺道在小区门口便利店买了七八灌啤酒,她不管时间,反正自己是一个人。

    背后有冷箭一样的目光,什么情况?

    秦霜降都进了楼道,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有异常。她犹豫着回头,左骁的灰色卡宴大摇大摆地停在那里。

    看样子,也停很久了。他脚边没有烟蒂,也许是扔到垃圾桶。秦霜降其实没有证据证明他等的时间,但第六感就是安心。

    秦霜降慌着将手里的袋子丢到一边,局促地站着。

    左骁大步过来,还是一副面瘫脸。“去哪里喝酒的?”

    “没……没喝。”

    秦霜降吞了吞口水,但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嗝。

    本来因为醉意,脸颊就带点红,现下更是尴尬到快滴出血来。

    左骁弯腰将那兜啤酒捡起来,提在手上,走在前面进了电梯,就跟家长领了犯错的孩子一样。

    狭小的空间只有他们两个人,秦霜降闻着自己身上的淡淡酒味恨不得想去死一死,她用手扑扇着扇风,扭过脸看电梯里贴的广告。

    左骁一挑眉,单手勾了她肩膀处的衣服。“天凉了。”

    “啊,是呀。”秦霜降干脆背过身去,状似认真的看着那些。

    全城最低,一平米一万,秒杀价。

    “这个户型很难看。”左骁顺着她的视线,故意说。

    “啊?啊,是呀。”秦霜降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忙不迭地点头。

    电梯很快就到了,左骁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带她出来。

    秦霜降甩开手,快速地跑到门边按了密码,连鞋都不换,冲进洗手间,洗脸刷牙,喷香水!

    这是个交谈的好机会,秦霜降不愿意被误会,很快就收拾好自己,淡定的出来。

    桌上摆着已经打开的啤酒,左骁很没有架子的席地而坐,坐在小毯子上,长腿伸了老远。

    “既然这是你适应的交流方式,那就客随主便。”左骁端起来,与另一罐碰了一下,喉结上下滚动,魅惑十足。

    秦霜降看的脸又热起来,口干舌燥地走到他对面,坐下时,醉意涌上,膝盖磕到桌角。“嘶……”

    她抱着腿揉了揉,问。“你等很久了?”

    左骁没回答,就那么看着她。

    “我是说,你在楼下等很久了吗?”秦霜降等了一会儿,他没有回应,拿了另一罐喝了小口,并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我……其实我,我今天在你公司的楼下等了很久,从下午还是什么时候,反正我趁天快黑的时候去的,不然太丢脸了。”

    “为什么丢脸。”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难道说了这么一通,不应该是问为什么要等他吗?!虽然接触不多,但秦霜降深知面前这位冷场的本事,自顾自的又喝了一口,说道。“不过,我去的时候,你们都下班了,一个人都没有。”

    “值班有保安。”

    “……”

    话题到这儿,果然是令人心肝脾肺肾都纠结到一处去。秦霜降带了点气,咕嘟咕嘟地喝完,忿恨地站起来,将自己背的包一下子扔过去,砸在左骁腿上。

    酒壮怂人胆,如果她此时清醒,一定不敢。

    也不疼,包里有东西的样子。

    左骁静静地看着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你看!”秦霜降将包拉开,里面粉色的,白色的,数十个小盒状物体。

    左骁嘴角抽了抽,她居然带着一整包的验孕棒,跑去……喝酒?“嗯,很有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