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20章谁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总裁们的夜生活也是蛮艰辛的,秦霜降如此想,到了门口终于明白左骁的用意。

    门被换成了高档的密码锁,跟简陋的出租房对比,就如同穿了带钻镶金边的袜子,却从破鞋里露出来。

    她的记忆力还好,按了数字进去,屋内摆设都没变,但这锁是什么时候换的,房东同意了吗!

    很显然,有人进来过。秦霜降捡起地上自己丢的饮料盒,有点不好意思。

    作为一个独居的单身女性,有时候对整洁状况不需要那么的严格要求。

    秦霜降这一天吃的饱睡得足,钻进被窝里毫无睡意,她想给左骁打个电话,但又无话可说。

    重点是,她也没有机会打电话,根本就没有号。

    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好久,秦霜降突然发觉,那串数字难道是他的生日?

    总裁居然是……处女座啊!她一个记仇的大天蝎,表示很嫌弃。

    在深夜被左总指派去搜集房源信息的肖助理,无语问苍天,回来之后拖着残病的身躯马不停蹄地为秦霜降鞍前马后。“秦小姐,您看这里,离cbd商圈不远,购物嗨皮什么的都特别方便。”

    “太吵。”秦霜降抬了抬墨镜,拒绝。

    “那这个,后面是一大片的绿色庄园,空气质量全城最优!”

    “蚊子多。”

    有钱人的选择权利原来这么多,秦霜降几乎都快要习惯了端着装着的感觉,但见肖助理苦大仇深的样子,也不好再耍他。“你们左总,喜欢什么样的。”

    “您喜欢什么,左总就喜欢什么。”肖助理这马屁拍的非常好,捧来热饮。“您最爱的红豆奶。”

    秦霜降狐疑地接过来,尝了一口。“太甜了。”

    “怎么会呢,按您以前的口味多加了奶的。”肖助理忙讨好道,脸上堆出了花。

    “以前?”秦霜降皱了眉,以前他们认识吗?

    肖助理自知失言,赶紧噤声。

    “呃。”秦霜降本就不是会为难人的性格,她尴尬道。“对不起啊,其实我是跟你比较投缘,见你阳光大方,并不是与你做对。”

    “不不不!秦小姐言重了。”肖助理不敢再看她的脸,想到她与她的不同,才认真回答。“我们左总不挑,您选的,他一定同意。”

    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秦霜降才不好抉择。可能是长姐的缘故,她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尤其是以后要共度一辈子的人。

    “左总……真的喜欢我这样的?”秦霜降不确定,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大馅饼会砸到自己头上。

    肖助理叹了口气,勉强一笑。“您要是再任性一些,会更喜欢。”

    所以,老男人就喜欢青春有活力的么?那他跟立夏会不会真的在同一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秦立夏一肚子的火气乘火车归来,被记了近五天的旷课!此时愤恨地出了站,给姐姐打电话。

    “姐!”

    姐妹间心有灵犀,正巧想到。秦霜降苦笑了下,听她那边的噪杂。

    “你来接我好吗?我没现金了,而且林子辉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秦立夏一个穷学生,父母给的零用钱都不够,奢侈生活基本是靠林子辉的。

    秦霜降感觉头疼,她好不容易让自己沉迷在与左骁和谐相处的甜蜜假象里,又被狠狠拉回现实。

    不能不管,只好委托肖助理驱车跑一趟。

    秦立夏喋喋不休,漫长乏味的旅途本就是被左骁强拉回家的,但没想到左总架子那么大,不怜香惜玉,不善始善终!

    “你到了学校要及时地补上落下的课程,不要再贪玩,期末考试要保证及格才好。”秦霜降不得不教育她两句,这丫头从中学时就不好好学习,好不容易考上个末流学校,再这么玩闹下去,能否毕业都是个问题。

    “知道了!”秦立夏坐着豪车,怎么都心里不平衡。妈妈让她带了很多腌渍的酸梅和杏干,说是姐姐喜欢。

    都偏心!为什么都那么爱护姐姐!

    “感情的事情,你自己把握,我并没有资格说你。”秦霜降看她极其不配合的样子,想发火又很无力。

    但这话到了秦立夏的耳朵里,就成了强烈的炫耀。她原来以为林子辉自己开了家公司就很厉害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左骁才是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她自认比姐姐长得好看,而且还招男孩子喜欢,凭什么左骁不娶她!“哼!”

    秦霜降强忍着,还是没有再教训她,心里已经是十分不悦。

    “秦小姐,到哪里?”肖助理感觉到两姐妹之间的不和,询问着秦霜降。

    “万象广告公司!”

    秦立夏抢先回答,她倒是要看看,林子辉到底在搞什么鬼!

    秦霜降依了她,但必定是不会上去的。放下秦立夏后,她就让肖助理送她去学校。

    帮立夏请病假吧,她是姐姐,应该能作证,虽然摆明了要欺骗老师。

    肖助理的响了一下,他毕恭毕敬地接起来,然后说。“左总让您去他的办公室。”

    “好。”那就是有事了。秦霜降很温顺,请假的事就先作罢。 360搜索  盛似旧爱 更新快

    极简格调的全实木桌椅沙发,秦霜降有点不自在地等候着,刚送她进来的秘书看她的眼神很奇怪,被探究的感觉并不好。

    好在左骁并未让她等太久,从会议室出来后,径直回到办公室,一脸寒霜地开口。“什么时候去医院?”

    “啊?”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问话,秦霜降都没想到是什么意思。

    是说婚前检查吗?那得两个人一起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我现在是失业状态,随时待命。”

    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出,秦霜降只是觉得,从家里回来后,两人的关系好像比以前更近一步了。

    “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左骁踱了好几步,才咬着牙狠狠地看她。“你心里应该清楚,谁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那一夜,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秦霜降脱的确实是干干净净醉得一塌糊涂,但左骁理智清醒,做没做,他当然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