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无情水Android客户端

棠如 作品

第019章婚房

    “你看起来是个好学生的样子,大一公共课学幸福婚姻三要素,还记得吧?”左骁看她脸颊上的红晕,不可察觉地嘴角一抿,这么不经逗的话,似乎还很有趣。

    秦霜降讶异着,支吾几句。“是这么学了的,但……忘了。”

    “xing爱,责任,理想。”

    “……”与话题终结者聊天需要强大的心理支撑,明明是一本正经,但为什么结合着前后的语境,就这么让人遐想连篇呢。

    “对的,你没有听错,第一要务是xing爱。”左骁仍旧是满脸认真的开车,没有半分戏谑。

    好像真的是,理论基础貌似还挺正确的。

    但再精准,秦霜降也不可能就这个话题与他深入的聊下去,脑筋一转,问道。“诶你……”

    “不过我不强求,按你的意愿就好。”左骁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跟人用商量的口吻了,一时间不太习惯。“嗯,你说的什么?”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大一学的哪些公共课。”秦霜降歪着头,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用意,只是想从那个令人脸红的尴尬里跳脱出来。

    这次换左骁无法接话,他不可能这么早就暴露自己查了人档案和户口这事儿。

    气氛一下子就又变沉闷,秦霜降也并不后悔,与他这么聊着算是个良好的开端,但谁也没规定能跟喝咖啡一样无限续杯呢?

    本来两个人差距就够大的,频率不对也是正常。以他在社会上行走多年,什么样的话接不上,多半是不打算说的。秦霜降暗想了一下,跟老男人的交流果然是……诶不对,他多大年纪?

    或者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号码,电子邮箱,微信微博,qq等联系方式,一个也没有。就连写信,都不知道要寄到哪里。

    所以,新世纪的女性与未婚夫联系都依靠喊话或者脑电波感应么?

    秦霜降想来想去没有头绪更是在回忆中没有找到线索,干脆从后座抱着靠枕,塞上耳机,鼻息萦绕着特有男性荷尔蒙的好闻味道中,眼皮越来越沉。

    她可真能睡,所以皮肤才那么好?左骁对化妆不懂,猜想着从昨天夜里到现在连续共处近二十四小时,也没有看见她拿出个镜子补妆什么的。

    天生丽质吧?

    她也是,从大学期间就一直有人追求,当然与他在一起之后,还不乏爱慕者。

    秦霜降长得那么像她,美的不出众,但耐看。

    伴随着清浅的呼吸声,左骁有种错觉,她就是她,如此的久别重逢,恍如隔世。

    凌晨三点的时候到达b市,秦霜降醒来发现车内开着灯,驾驶座位空无一人。她吓了大跳,这还是在梦里?

    左骁在车外站着抽了好几支烟,脚边散落着未燃尽的烟蒂。

    “呃……”秦霜降理了理头发出来,一时语塞。他的脸上竟有难以名状的忧伤,浓的如同这夜色,化不开。

    左骁表情冷了下来,侧脸对着她,等她说什么。

    “早上好。”

    这蹩脚的搭讪方式啊!秦霜降恨不得打晕自己,然后躺下就当没发生。

    “这个地段的房子,你喜欢吗?”左骁下巴一挑,示意她往远处看。

    秦霜降顺着他的视线,倒吸一口凉气。三层的别墅,摘满她全身的各种器官卖了也不够吧!“这个……”

    为了伪装她的没见识,也为了强装淡定,秦霜降微笑着。“还行,你决定就好。”

    “这里,就做我们的婚房吧!虽然你知道我对物质没什么要求,但是我们的爱巢还是要越大越好!这里远离闹市,价格呢还算是地道。呐,你付首付我来还房贷好喽!”那时候的她,天真无邪,是他整个世界的阳光。

    不过,也很有眼光,当初事业刚起步的左骁决然买下,算超值的投资了。

    “进去看看吧。”左骁拿出钥匙,锈迹斑斑的铁门上锁已经很难打开。他对准猛踹了一脚,大门轰然弹开。

    如果不是那串钥匙,秦霜降还以为他们要擅闯民宅。前面应该是留作当花园的,坑坑洼洼杂草丛生,很久没有人打理。

    一阵阴风吹过,秦霜降打了个哆嗦,她往左骁背后靠了靠。“这里……不会闹鬼吧?”

    左骁没有回答,这栋房子不知道装修保持的怎么样,水晶灯亮了一瞬后灭了,只看到外面的框架尚好,里面厚重的尘土和发霉的味道,让人十分不快。“也许会。”

    “啊!”秦霜降脚上踩了什么,尖叫一声,扑入左骁的怀抱。

    借着月光,左骁也不确定这里是不是有老鼠之类的。“算了,我送你回去。”

    “我……我怕。”秦霜降后背沁出一层冷汗,紧紧地搂住左骁的腰,闭着眼发抖。

    左骁纵容她放肆,牢牢地牵住她的手往外走去。“我在。”

    简单又坚定的话,秦霜降没来由的安心,她手心全是汗,总觉得踩进这屋子里,心虚的厉害,好像是抢了别人的什么东西,那么的不踏实。

    “不喜欢的话,等休息好了让肖助理带你去看看新的楼盘。”

    是注定的吗?永远不能被当做婚房的诅咒。

    “不是,不是不喜欢。”秦霜降坐好后仍觉得后怕,她关上车窗,一眼都不想再看。不过,她想到刚才左骁的神情。“你……喜欢这里的吧?”

    喜欢吗?最先是因为她的喜欢而喜欢,后来,成了习惯。

    她走后就再也没有进去过,就连今天,都不知道为什么带她来这里。 =

    “你猜错了。”左骁冷冷的说,调转车头,往市内行驶。

    错了么?不喜欢的话,为什么买下,为什么不卖掉,为什么又在这样的黑夜来缅怀!

    秦霜降就好在,她从不根据自己女人的第六感来判断什么。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反正,这段婚姻他是主导。

    到了秦霜降租住的小区楼下,左骁说出一串数字。“0917。”

    “啊?什么?”秦霜降一愣,没反应过来。

    左骁没有解释,直接开了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