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78章少儿不宜

    白苏感觉到耳边是一阵呼呼的风声,整个人快速失去了重心,一直往下坠。她下意识的伸手护住头部,再然后,她感觉到手臂钻心的疼痛,紧接着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杜振邦冲过去的时候,白苏已经不省人事了,有血迹从她的衣服里汩汩的渗透出来。

    庄慧茹愣愣的站在那里,显然也被吓到了。

    杜振邦颤抖着手探了一把白苏的鼻息,随即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而身后同样慌乱的工作人员,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报警!”

    庄慧茹闻言浑身一震,不自觉得后退了两步,大概是自己也没料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她只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想过要白苏的命。

    毕竟,她现在的生活不允许她有负面新闻。

    她的生活助理早已经崩溃大哭。也不知道是看见白苏这个样子联想到了自己。还是害怕这件事真的牵扯到警察。

    没工夫理会他们,杜振邦马上叫司机将车子开过来,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白苏弄上了车。

    送白苏去医院的路上,杜振邦才犹豫着打个电话给陆易城,其实他是有些歉疚的。

    陆易城和他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自从5年前那场车祸之后。他几乎要变成一个木头人了,这一次回来发现他变了不少,人也开朗了,想来都是白苏的功劳。

    可是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白苏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省人事。

    只是歉疚归歉疚,电话还是要打。

    他真是后悔,刚才就不该同意让白苏上去,现在只希望白苏千万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才好,不然不止是陆易城,连他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

    手机握着的是白苏的手机,刚才抱她上车的时候从她口袋里掉出来的。而他自己的手机还在现场,根本没来得及拿。

    杜振邦点进去直接输入了陆易城的号码。按了通话键。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名字,汪先生。

    难道不是陆先生吗?杜振邦犹疑了片刻,手机被接通。

    那端是陆易城略带调侃的声线,“想我了?”

    杜振邦内心一跳,忙说道。“白苏她出了点事。”

    果然,陆易城呼吸一窒,“怎么了?”

    “从威亚上面掉下来了,我们现在正赶往镇上的医院……”杜振邦的话还没说完,陆易城就丢下一句,“我马上到。”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

    白苏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右边的整条胳膊像是骨头裂了一样,痛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浑身都像是覆着千斤重物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直挺挺的看着天花板。脑袋里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耳边响起陆易城的声音“醒了?哪里不舒服?”

    白苏侧头看了一眼,原来他就坐在他的病床前,那么安静,她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怕他担心,白苏下意识的摇头,想说没什么了。结果,一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顿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陆易城皱了皱眉,“别乱动!你的手臂骨折了!”

    “哦。”白苏看他不高兴,乖巧的不吭声了。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白苏实在忍不住,又问,“拍摄的事情怎么样了?”

    陆易城没回答她,而是转身拿起桌子上的药,然后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吃药了!”

    白苏一动不动,只眨着眼睛看着他手里的杯子。陆易城也不动,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白苏才委屈的说道,“动不了。”

    陆易城严肃的抿了抿唇,“刚才不是还操心的厉害?现在知道自己动不了了?”

    白苏闷闷的嗯了一声,“不敢再操心了。”

    闻言,陆易城将杯子放在旁边的柜子上,然后拨开包装袋,拿了几颗药在手中。

    又转回去,坐在床头,双手将白苏的脑袋托起。

    她现在左手和右脚都骨折了,他也不敢扶她起来,害怕碰到伤口影响愈合。

    将她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腿上,他命令道,“张嘴!”

    白苏二十多岁的人了,被他这样一伺候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自己又抬不起手,于是乖乖的张开了嘴。

    紧接着,陆易城的手一松,几颗药尽数进了她的嘴里。借着他的手,喝了两口水送药。

    岂料,大概是躺着的缘故,还有一颗药留在口中,现在被水一冲融化的特别快。

    她脸色巨变,大着舌头说,“水,水!”

    陆易城一看手里,“没了。”

    白苏苦的脸都皱到一起去了,吐也不是,吞也不是。

    头顶上的陆易城,突然一低头,准确的含住了她的唇。辗转间他的舌头缠着她的席卷到她的口中,推送着停在她舌尖的药丸。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就听见杜振邦惊呼一声,“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再然后,病房的门就关上了。

    药丸被推到喉间,白苏喉咙一紧,顺利的咽了下去。而他的气息,将她口中的苦味尽数化去,最后只留下了白苏一脸的面红耳赤。

    门外隐隐传来有人争执的声音,陆易城起身看了一眼,皱眉道,“我出去看看。”

    陆易城刚开门出来,庄慧茹就冲了过来。

    “陆总,能不能不报警?”

    陆易城没理她,看了一眼杜振邦,“医生说需要注意什么吗?”

    杜振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调侃道,“医生说,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就像刚才……”

    不等杜振邦说完,陆易城就轻咳一声,“行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闲杂人等一起带走。”

    庄慧茹没想到陆易城会这么无视她,这已经严重的伤了她的自尊心了,可是现在情况特殊,自尊心什么的,也顾不上了。

    她只能厚着脸皮再一次上前说道,“我能见见白小姐吗?我跟她道歉,你们不要报警好吗?”

    这一次,陆易城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庄小姐。”

    庄慧茹眼睛一亮,异常虔诚的点头,“嗯,您说!”

    “道歉的话,您跟警察说吧!如果管用的话,或许他们会原谅你!”说完,他又进了病房,紧接着病房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庄慧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跟着就要冲进去,却被杜振邦劈手拦住。

    “庄小姐,请离开这里!”

    庄慧茹哪肯罢休,要是真的坐了牢,她的冉冉星途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她简直不敢想。 [$].com

    她还想再去争取,警察已经赶到,问清楚之后,按照程序将她和杜振邦以及剧组的一些工作人员都带了回去。

    ***

    陆易城回到病房的时候,吃完药的白苏已经睡着了。那药有安眠成分,可以尽量减轻她的痛楚。上土肝巴。

    趁着她睡着,陆易城给久远集团的法律顾问打了电话,简单的说明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将和英华娱乐解约的事情全权委托。

    挂断电话之后,陆易城也没动,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白苏的睡颜。

    她似乎睡得并不好,五官都纠结到了一起,大概是因为伤口的痛楚,能听见她时不时的叹息一声。

    良久,陆易城低低的说了声,“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