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74章他行不行

    看陈岚和陆易城的关系很不一般,像是一个亲切的长辈,白苏心里原本的紧张情绪也少了一些。

    在等待的时候,陈岚拉住了白苏的手,“我上次见到易城还是去年了,那时候他还很沉默。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他变化这么大,这都是你的功劳。”

    白苏受宠若惊,“没有,我没做过什么。”

    陈岚很坚持,“就是你,我看的出来,他对你是不一样的。”白苏有些赧然。

    还好,检验报告出来了,陈岚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

    她拿过来看了一眼,随即笑着冲门外喊,“臭小子,进来吧!”很快,陆易城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检查一切正常。我开点维生素给你。两人一起吃。希望你们能尽快拥有一个健康的宝宝!”

    陆易城闻言皱了皱眉,“我也要吃?”

    陈岚看了他一眼,“当然,对了,你也不要喝酒,抽烟也不可以!”说完见陆易城不吭声。她又低喝一声,“臭小子,听见了没!”

    陆易城无奈的扶额,“知道了,陈阿姨!”

    像是在表达心中的不满,他将阿姨两个字咬的极重,陈岚听完之后哭笑不得。

    两人走出去之后,白苏才想起,“你还没检查呢!”

    谁知道陆易城十分的自信,“我还用得着检查?我身体好不好,你不知道?”

    白苏,“……”

    两人走出医院的时候。外面拉横幅的人群引发了骚动。白苏远远的看着白明堂和李兰芝被一群人围在中间。

    一向懦弱的他将李兰芝护在身后,群情激昂,也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只是那一幕刺透痛了白苏的眼睛,曾经她和妈妈在白家承受非人的折磨的时候,他哪怕有一次站出来,或许妈妈就不会疯。

    如果他实在不能站出来,哪怕狠一点将她们赶出去也好。那样妈妈至少不再抱有期待,将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只可惜,他什么都没做。也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做,才会造成如今一系列的悲剧。

    收回视线,白苏弯腰上车。以后,但愿不要再和白家有任何瓜葛。

    本来白苏是想自己回去的,可是陆易城坚持要将白苏送回公寓,才回去上班。

    两人进门的时候,安悦刚从房间里出来。看见她们回来了,她压低声音道,“伯母刚睡着。”

    白苏实在是有些佩服安悦,“她没闹吧?”

    “没有,她和我很投缘呢。”

    安悦说的倒是实话,苏明依确实很喜欢安悦。

    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白苏看向陆易城,“我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陆易城应了一声,却不慌不忙的看向安悦。

    安悦忙会意,“我也走了!”说完,还不等白苏说什么,她就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快速的出了门。

    陆易城走到白苏面前,低头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我走了!白家的事情不会很严重,你不要担心。”

    白家的事情?白苏真心的不想去管,她没想到陆易城让安悦出去是要吻她的。是怕她因为白家的事情难过,所以安慰她吗?这么一想她的心里甜甜的。

    直到陆易城关门走了,她还如云里雾里一样,一切都来得好突然,像是在做梦。如果的是一个梦,她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坐在那里发了好一会儿呆,白苏想起上午换掉了床单还没有换上去。她准备去陆易城的柜子里找一套新的换上。

    陆易城的柜子一如既往的深色风格,基本都是大同小异的。白苏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条不一样的。

    突然,她在角落里看见一床灰色的带着简约线条的床单很特别,于是拿出来换上。

    看惯了深蓝色,突然换了个颜色感觉整个房间都明亮了不少。

    换好床单之后,白苏去看了看苏明依,她还睡着没醒。

    最近她的安全感好像增强了很多,所以才能那么深深的睡着,因为她开始慢慢的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既然她睡着,白苏也不想打扰她,就又回到了客厅。

    好久没上网了,她上网去搜了一下之前那些关于她是私生子以及苏明依是小三的新闻。

    过了好久,热度已退,最后一条留言还是好几天前了。

    现在网上热度满满的全是白家酒店食物中毒事件以及白悦薇和江子言的传闻再一次被扒出来,看来这次白悦薇真的要不好受了。

    往下翻的时候,有人又提及了陆易城和白悦薇的关系。但是很快就有人po了一张照片上去。

    照片上是陆易城和白苏手拉手进妇产科的照片,应该是手机拍的,不过也基本一眼就可以认出两人的身份。

    白苏感叹,网友真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被拍了。

    照片下面的评论是,陆氏总裁夫妇妇产科检查,疑似求子心切。上上状巴。

    一瞬间,关于陆易城和白悦薇的传闻全部演变成了,陆易城到底行不行的话题。

    这个话题一扯出,一发不可收拾。

    下面的跟帖五花八门的,说什么的都有。白苏几乎可以想象到陆易城要是看到这个话题脸色会变成什么样子。

    翻着翻着白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择一城孤独,这不是上次那个说楼上挡信号的人吗?当时她还关注了他的。

    他只写了两个字,“无聊!”还是那么简单明了。

    白苏点他的头像进去,发现他更新了新的动态,“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

    不明觉厉,白苏淡笑一声关掉了论坛。

    晚上陆易城回来之后,脸色就有些怪怪的。

    白苏下意识的就感觉,他是不是看到网上的言论了。不过后来她又觉得自己多想了,陆易城这样的人怎么会逛论坛呢?

    让他把他想象成一个网瘾少年,她还真想象不出来。

    三人静静的吃完晚饭,陆易城遵守承诺陪着苏明依玩剪刀石头布,白苏则是到处收拾一下。

    自从她来了之后,陆易城好像就把钟点工给辞掉了。

    不过也不需要,自己的家还是自己收拾比较开心。

    今天苏明依下午睡得很久,所以玩到很晚才睡。等到把她弄睡着,白苏已经累得浑身酸痛了。

    回到客厅里,陆易城坐在那里脸色臭臭的。

    想起今天他从回来就不高兴的样子,就连刚才和苏明依玩游戏也是很牵强的笑容。白苏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来,问道,“怎么了?”

    陆易城侧头看了白苏一眼,紧接着迅速往前将白苏压在沙发上,白苏惊呼一声忙推他,“别在这里!”他手下一顿,也知道自己太冒失了,起身抱起白苏就往房间里去。

    只是一推开门,他就顿住了。

    白苏顺着他的目光笑了笑,“我新换的床单,你柜子里的都是蓝色,这个比较特别。偶尔换换颜色也挺好的。”

    陆易城皱了皱眉,随即将她放了下来,“谁让你换这个床单的!”

    白苏一愣,“怎么了?”

    “我不喜欢,换一个!”陆易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