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68章上下其手

    看见白苏这样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江子言的脸色更加黯淡了。

    他不自觉的夸赞了一句,“你变了,比以前漂亮自信多了。”

    白苏嗤笑一声,并没有回应江子言的夸奖,直接问道。“你和白悦薇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已经领过证了吗?她也怀了你的孩子,你现在这样很不负责!”

    江子言闻言,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她根本就没有怀我的孩子,是她骗我的。”

    白苏心底也有些震惊,想不到白悦薇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不过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又何必将自己扯进来,现在闹成这样,也算是白悦薇自作自受了。

    思及此,她转身欲走,江子言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白苏。别走好吗?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被逼的。我一回来你就嫁给了别人,还是你姐姐的未婚夫。她说是你以死相逼,她才成全你的。我……我是因为嫉妒,我才和她在你回门那天演了那场戏。”

    白苏想笑,“就算是你被骗了。那孩子呢?如果你真的没有和她怎么样,你怎么会相信她怀了你的孩子?”

    江子言哑口无言,半晌他才抬起头,“那次,我喝醉了。我……”

    白苏抬手打断了他,“行了,江子言。这些话我不想再听了,你们两个现在闹成这样,对江家和白家都很难看。就算不爱她,但是为了两家的发展,你也应该履行诺言。”

    白苏说的决绝,江子言看着这样的她竟有些愣神。

    良久,他幽幽的说道。“你变了,以前的你胆小,还有些自卑。从不敢抬头和人说话,只有跟着我的时候才变得开朗活泼。”

    江子言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怀念,白苏也有些惊讶,她竟然没发现,短短的一段时间,她竟然变化这么大了吗?

    白苏不自觉的想起陆易城,每次在她低头当鸵鸟的时候,他总提醒她,抬头。微笑。

    在她不自信的时候,他会说,你不觉得自己这个陆太太当的太不称职了吗?

    因为他的要求,所以她在一点一点的变化。

    她淡笑一声,“是吗?不过,我喜欢这样的变化。”

    是啊,很喜欢。从前那个懦弱胆小的白苏,那个连最爱的妈妈都保护不了的白苏,让她永远消失吧。

    江子言看着白苏脸上的笑容,心底突然像是被什么扎了一样。那一瞬间,他深深的感觉到,他的白苏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他这一阵子为了打击报复白苏,而做的这些事情,像是一个可笑的笑话。将他整个人都打击的支离破碎。

    不仅没将白苏换回,反而越推越远。

    他不甘心的又追问了一句,“如果我不和白悦薇结婚,你还会回到我身边吗?”

    白苏摇了摇头,“对不起,不可能了!”

    闻言,他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脚下虚晃了一下,“那好吧,这一次,真的祝你幸福。”

    说完,他有些茫然的走了出去,白苏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

    站了一会儿,白苏也下了楼。

    书房里,陆易城正在和白明堂下棋。白明堂看起来很开心,整个人都有了些光彩。

    这倒是和白苏印象里,那个看见李兰芝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缩进洞里的白明堂不一样了。

    看见白苏回来了,他破天荒的冲着白苏招了招手,“苏苏,过来看看,我记得你也会下棋的。”

    白苏脊背僵了僵,她还记得小时候刚学会下棋的时候,她曾经央求过白明堂陪他下棋,当时白明堂很不耐烦的将她甩开,她跌破了手,棋子也被李兰芝命令人丢掉了。

    所以从那以后她从不轻易在人前下棋。在她最需要父亲的时候,他没有尽到责任,现在她已经不需要了。

    想罢,她脸色沉了沉,口气生硬的说道,“你记错了,我不会下棋。”

    白明堂有些讪讪的笑了笑,“是吗?看来我是真的记错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白苏才发现,原来江子言的父母也赶来了。就在饭桌上,李兰芝提起了婚礼的事情,江家父母自然都没有意见。

    毕竟这件事情,已经让他们颜面扫地。

    虽然她们因为这件事对白悦薇也有些成见,要是普通人家赖账也就算了,可是白家有李兰芝娘家这个后台,也不是好惹的,自然是越快解决越好了。

    白悦薇在楼上没有下来,江子言则是一直沉默的看着桌面,有人问他他就点点头,没有问他他就什么也不说,像个提线木偶一样。

    不表态,但是也没有拒绝。看来他是真的想通了。

    两家定的婚礼订在三天后,时间上确实有些仓促了。不过李兰芝很坚持,白苏心想大概她是害怕再有什么变故了。

    正好,白苏和陆易城相当于两家达成协议的见证人,虽然她们根本不想做见证人。

    一切都弄完之后,白苏和陆易城告辞离开,江家人则是留下商量婚礼细节。

    两家的速度都很快,到了当天晚上,网络上已经开始流传,江家和白家婚礼的事情。

    原本媒体大肆炒作的两人夜店激情,也变成了小两口甜蜜调情。白苏不得不佩服,媒体真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

    和江家婚礼的事情一起热闹的还有她和陆易城的新闻,不知道是不是陆老爷子插手了,网上暂时还没有正面照片出来,只有一张陆易城拦腰搂住她的侧面照,而她的半张脸刚好被陆易城挡个干净。

    白苏正在看照片,陆易城推门走了进来。

    刚才他一回来就去了书房和老爷子密谈去了,他一进来就远远地扫了一眼白苏正在看的照片。

    紧接着就听见他轻笑一声,“你应该感谢我。”

    白苏侧头,“为什么?”

    “因为我帮你挡住了啊,不然你笑的那么丑,现在一定被人骂惨了。”

    白苏嘴角抽了抽,“我觉得你还是在祠堂里待着比较好。”

    陆易城:“对不起,要让你失望了。”

    失望?白苏一愣,“难道庄慧茹的代言爷爷同意了?”

    “当然!”

    “可是,为什么啊?”白苏实在不理解,陆老爷子不是很坚持家规的么?昨天还那么坚持,怎么会突然同意了。

    陆易城失望的摇了摇头,“看来陆太太你对陆家的家规实在是知之甚少,陆家的家规并没有任何一条是说不允许请明星代言的,爷爷不答应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而已。”

    白苏无语,要是陆家的家规有这一条她才惊讶呢,都说了是祖先制定的了,祖先哪里知道明星代言这么时尚的事情?

    皱了皱眉,白苏突然道,“你不会是答应了什么无理的要求吧?”

    陆易城白了她一眼,“怪不得你这么笨,原来是想得太多了,用脑过度。”

    白苏咬牙,过度你大爷!她才不笨呢!

    因为白苏和陆易城都受了伤,所以暂时就住在了老宅没有回去,这边好歹有于妈和佣人可以照顾她们。

    晚饭的时候,二婶一脸的不高兴。

    估计是被打击了,原本陆易城被关进祠堂还被打了,她以为明星代言这件事肯定没戏,说不定陆老爷子还会为此恼了陆易城。

    可是没想到,一转眼风云突变。不仅两人对外公布了,老爷子也妥协了。

    陆易城还真是有手段,要是她家的儿子和丈夫有那种心计,她就不用这么愁了。

    对于她的不满,老爷子恐怕也心知肚明,可是儿子就是那种性子,一向管不住自己的小家,他说了也是白说。

    大概是因为心情不好,老爷子没吃几口就搁下了筷子。

    陆家众人见状,也全都搁下了筷子起身目送老爷子离开。临走的时候,老爷子回头看了一眼陆易城。“跟我来书房。”

    陆易城闻言,上前虚扶了老爷子一把,两人一起走了。

    老爷子一走,二婶白了白苏一眼,也搁下筷子走了。二叔见状,也走了。

    饭桌上只剩下了陆秦和白苏,白苏中午在白家就没有吃饱,所以又吃了一会儿才放下筷子。

    陆秦早就吃好了,也一直没走。看见她搁下筷子他才道,“照片很漂亮。”

    白苏一怔,随即意识到他说的是网上的那些。

    想到陆易城那欠揍的观点,她终是忍不住的笑道,“是因为看不见脸,所以才好看的吗?”

    陆秦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我哥说的?不过他的颜值确实比较高一点。”

    说完,他自己先忍不住的笑了,“我开玩笑的。”上吐引号。

    白苏早就被陆易城打击惯了,大喇喇的回了句,“恕你无罪。”

    说完,陆秦突然收住了笑意,一眨不眨的看着白苏的脸,白苏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我脸上有东西?”

    陆秦这才恍然回神,“没有。”

    “哦,那我先回房了。”白苏说着,已经起身。

    陆秦又叫住了她,“有没有人说你像一个人?”

    白苏回头。“谁说?”

    陆秦又摇了摇头,有些失落的说道,“没有,是我看错了。”

    白苏笑了笑,“你没看错,我不是像一个人,我本来就是一个人。”

    陆秦扶额,“……你真的越来越幽默了。”

    白苏刚上二楼,就看见于妈在她的卧室门口守着,看见她过来,于妈道,“大少奶奶,我能和您说几句话吗?”

    白苏点头,今晚想和她说话的人还真是多,边想着,她推开了卧室的门,“进来吧。”

    进门之后,白苏问道,“怎么了?”

    于妈倒是没有犹豫,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有些事情老爷子不方便跟您说,所以他叫我转达。”

    老爷子不方便说的?白苏心底隐隐的有一丝怪异的感觉。她走到沙发边坐下,看向于妈,“你说吧!”

    “您和大少爷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两人感情也不错。老爷子的意思是,你们可以考虑孩子的事情了。”

    孩子?白苏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和陆易城到现在还是分房睡,从哪要孩子去?

    不过这种事情他们自己知道就好,不能随便说出来。

    她咽了一口口水,“陆易城知道吗?”

    于妈道,“这会儿,应该知道了。”

    白苏瞪大了眼睛,所以刚才老爷子叫陆易城过去是说这种事情?还说她用脑过度,爷爷这不就是在做交换吗?她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见白苏不吭声,于妈叫道,“大少奶奶?您觉得呢?”

    她觉得?白苏暗自腹诽,这种事情她觉得怎么样都没用好不好?

    可是想归想,于妈是老爷子派来的使者,她只好硬着头皮道,“我知道了,你跟爷爷说,放心吧。”

    说完,她自己都有些心虚。

    于妈见状,心满意足的走了。

    推开门的瞬间,白苏听见于妈在外面叫了声,“大少爷。”紧接着,陆易城走了进来。

    他的脸色稍稍有些凝重,进来之后也没看白苏一眼,就直接去了浴室。看来,他也是不愿意的,白苏心想。

    只是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她皱了皱眉,难道——

    真的像江子言说的那样,她爱上他了?很快,她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那样的自大狂!她脑子才没坏呢!

    浴室里隐隐传来水声,白苏恍悟他应该是在洗澡。

    环视了一圈房间,她想起两人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的那天晚上,她睡沙发的事情了,看来今晚又逃不过这个命运。

    她有些怀念陆易城的公寓了,因为在那边她好歹还有床睡。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陆易城裹着浴巾出来了。经过上次的浴室事件之后,他也不让白苏给他拿衣服了。

    正好,她也懒得帮他拿。

    佯装什么也不知道,白苏拿了睡袍去浴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陆易城已经换好衣服躺在床上了。她起身走近了一些,看见他闭着眼睛。他睡得很规矩,特别的规矩,笔直笔直的,双手放在身体两侧。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她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

    看了一会儿,白苏认命的走向沙发,将自己蜷缩进去。本来她身体好好的时候,蜷缩一下已经累得够呛了。可是现在她本来身上的急性荨麻疹还没好全,这样一蜷缩感觉浑身不对劲。

    翻来覆去的滚了好一会儿,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噗通一声。陆易城攸的睁开眼睛,房间的灯没有全部关上,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还留了一盏小灯。

    借着灯光,陆易城再一次看见白苏华丽丽的趴在了地上。

    他索性翻个身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只见她在地上蹭了蹭,似乎发现哪里不对。再然后她往前摸了摸。

    摸到沙发的靠背的时候,她皱了皱眉,一脸的纠结。再然后,她就闭着眼睛转过头,往床边走了过来。

    下一秒,陆易城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的身边躺了下来,然后毫不留情的将他的被子扯走了一半。

    下意识的抬脚,可是还没踹到她的时候,他就看见了她裸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布满了红色的荨麻疹。

    闭了闭眼眼睛,陆易城翻了个身子,终究没有将她踹下去。

    身旁的白苏将被子扯过来之后,又闭着眼睛摸索了一会儿,再然后就越靠越近,最后她一把搂住陆易城的腰,将脑袋顶在他的肩头,蹭了两下便不动了。

    陆易城皱了皱眉,将她往旁边推了推。可是下一秒,她又游了过来。

    最后他只好将整个被子都让给她,她才裹着滚到了一边。只是被她这么一弄,陆易城的睡意全无,煎熬了半宿,到天亮才睡着。

    白苏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窝在一个温暖的怀中,而她自己正上下其手的搂着一具结实的腰身,脑袋顶在宽阔的胸膛上,鼻翼间充斥着清新的沐浴露香。

    她扯了扯嘴角,这是春梦?还真是第一次梦的这么真实!她留恋的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

    可是下一秒,她搂着的那个春梦对象就毫不留情的将她推开了。

    她一睁眼,就对上了陆易城带着愠怒的眼神。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她呵呵一笑,“是你抱我到床上来的?”

    他一说完,陆易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梦游这毛病是本来就有的,还是嫁进陆家才有的?”

    梦游?白苏摇了摇头,“我没有梦游啊!”

    陆易城冷笑一声,“那就是嫁进陆家才有的了?”以为把所有的被子都给她她就不会再靠过来,谁知道他睡着之后还是落的这样的下场。

    看着自己被压得皱巴巴的睡衣,陆易城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昨晚他怎么就起了恻隐之心没将她踹下去的?结果害他一晚上没睡好不说,还被上下其手。

    一想到这里,陆易城的脸色更难看了。

    本来他对白苏倒谈不上讨厌的,可是经过昨晚的事情,又加上昨天老爷子把他叫去,先是说明星代言的事情,然后又说起要孩子的事情,明显这是想拿来作交换的意思,他只觉得脑仁疼的厉害。

    更令人郁闷的事情是,他刚才醒来的时候,竟然对她有了冲动的感觉,并且差一点把持不住,这种认知让他心里很不舒服。气急败坏的下了床,他嫌弃的脱掉皱巴巴的睡衣进了浴室。白苏看着他的背影,一脸的莫名其妙。

    不就是睡了一下么?又没怎么样!

    楼下大厅里,陆老爷子一早上起来就叫人拿来了报纸。经过他昨天的一番设计,今天的娱乐头版果然登的是陆家少奶奶的真面目这个新闻,并且效果很好。看的陆老爷子眉开眼笑的。

    白苏一下楼就看见了这一幕,正好陆老爷子看完了,她就拿过来看了一眼。原来是他们的新闻,照片换了一张看见正脸的,经过了一番修饰,倒也算是郎才女貌。

    新闻内容也写得很正面,都是郎才女貌,鹣鲽情深这样的修辞。

    老爷子心情好,早饭多吃了半碗。吃完饭之后,白苏和陆易城一起去公司。

    现在不比隐瞒身份了,白苏没有在半路下车,而是直接跟着一起开到了公司。一进公司大门,就有员工自发的组织了夹道欢迎。

    没想到会弄得这么隆重,白苏有些不知所措。

    安悦在人群中冲她挤了挤眼睛,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弄得白苏哭笑不得。

    偷偷的看了一眼陆易城,刚才一路上他都沉着脸,明显就是因为早上的事情还没消气。

    她真怕在这种时候,他甩脸子。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有些多余。陆易城脸上没有一点不悦的痕迹,而是恢复了以往的严肃,从容。

    两人穿过人群之后,就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一进电梯,他的脸又沉了下来。让白苏不由的想为他的演技点赞。

    出了电梯之后,方嘉赫就迎了上来,远远地,他张开双臂对着陆易城道,“欢迎出狱。”

    陆易城冷厉的看了他一眼,他忙改口,“欢迎出祠堂!”

    不过,他的见风使舵,没有换来陆易城的停留,他直接越过他就进了总裁办公室。

    方嘉赫看着他身后的白苏,吐槽,“没礼貌,你可不要跟他学。”

    白苏失笑,“早上好。”

    方嘉赫很是受用,“还是你有礼貌,我先恭喜你总算是守得云开了。”

    见白苏不解,他笑道。“早上一上班后勤部就派了人将两位的独处空间打扫的一尘不染,后勤部的老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殷勤过?难道还不值得恭喜吗?”

    白苏了然的点了点头,“不会是帮你打扫吧?”

    “可不是,他们见风使舵的本事你可不知道。”方嘉赫开启了吐槽模式。

    “哦,见风使舵!”白苏看着方嘉赫。

    良久,方嘉赫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哀嚎一声,“你们夫妻两个都不是好人!”说完,他愤愤的转身走了。

    回到办公室,果然和方嘉赫说的一样,到处都打扫的一尘不染的。

    白苏看了一圈,第一次觉得当一个名正言顺的陆家少奶奶还不错。当然,如果老爷子没有叫她生个孩子,会更好。

    后勤部把活都干完了,白苏百无聊赖的现在那里。目光正好看到对面的陆易城,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文件。

    侧脸线条轮廓完美的不像话,下意识的想起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人的亲密靠近,白苏的脸顿时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