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64章别怕我在

    白苏想到刚才透过门缝看到的那一幕,再联想到江子言的脸色,她突然有些明白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

    真没想到,白悦薇为了和江子言在一起已经疯狂到了如斯地步,如果刚才陆易城没有拦着她的话,那么现在那个倒下的就是自己了吧?

    只不过白悦薇的所作所为早已经让她对她没抱什么希望。所以这会儿倒不是很愤怒,而是担心。

    担心她会不会做出其他丧心病狂的事情,比如伤害【她】

    越想,白苏心里越是不安心,可是显然回去也不可能了,只希望她现在自顾不暇来不及理会她的事情了。

    陆易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白苏自知理亏,更加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陆易城不理她,只自顾自的往前走的飞快。几分钟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吧。

    坐进车里的时候,陆易城冷声警告,“下次不准再来这种地方!”

    白苏看着他脸色难看的样子。心里一松,突然笑了,“你是担心我吗?”

    陆易城白了她一眼,“陆家家训……”

    白苏忙扶额,不用听就知道他会说什么,动不动就是家训。陆家的祖先是不是什么事都不干,编了一辈子的家训啊!

    不过,他真的没来过这种地方?白苏很是怀疑。怎么可能呢?那些富二代不都喜欢泡吧喝酒的么?她有些狐疑的看着陆易城。

    只是不管她怎么看,陆易城都不理她,依旧安安静静的开着车。

    直到最后,白苏也失去了耐心,自个儿一边凉快去了。

    车子开了好一会儿,白苏突然感觉太安静了,伸手翻了翻,一个cd都没有,真是没有情趣。

    不过想想也是,陆易城连个手机铃声都能那么老土,也应该欣赏不了音乐这么优美的旋律吧。

    那就开fm听听好了。想罢,她伸手一按。音箱里立刻传来优美的歌声,正好是白苏喜欢的歌。

    她淡淡一笑,闭上眼睛养神。岂料下一秒,陆易城一个急刹车!

    白苏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顿时往前扑,幸好系着安全带,不然这个时候她早就窜到大马路上去了。也幸好这条路上车子不多,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紧接着,fm里面的歌声戛然而止,是陆易城关了。

    白苏惊魂未定。本来想质问。可是一侧头就看见陆易城眉心紧紧的蹙在一起,鬓边还隐隐带着汗珠。再看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甚至还带着一丝恐惧。

    白苏攸而想起江子言说的话,陆易城爱的人已经死了,是车祸!

    难道和车上的音乐有关吗?所以他的车上连一个cd都没有,连手机都是很传统的铃铃声?

    终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车子里再一次陷入安静的气氛,陆易城不开口,白苏也不问。

    良久,空气中响起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咕噜声,白苏一愣,尴尬的捂住了肚子。

    下班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刚才在酒吧里,那个饮料打开了也没喝。她早就饿了,只是刚才看陆易城心情不好没敢说。

    她红着脸偷偷的观察着陆易城,他依旧静静的开着车,似乎根本没有听见刚才那不雅的声音。

    忍了一会儿,白苏实在有些忍不住了。瞥见陆易城的脸色好像稍微好了一点,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饿吗?”

    陆易城目不斜视,“不饿!”

    他回答的干脆利落,一下子就把白苏堵了回来。

    不过他的态度并没有把白苏打倒,因为从小她就对吃的方面有一种特别顽强的精神,她一直记着妈妈以前说过的话。

    妈妈说,苏苏,多吃点,快点长大。说这话的时候,妈妈脸上带着泪痕,嘴角有淤青。

    当时她也跟着哭,边哭边点头。她也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妈妈不被人欺负,可以自力更生。

    现在她长大了,吃饭不再是为了长身体,而是习惯了。饿着肚子的时候她会觉得特别没有底气,心虚。

    突然,她一怕脑门笑道,“你知道我们到哪里了吗?”

    陆易城没有应她,她干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我大学时候的学校就在这附近,我记得学校附近有个小吃街,那里的东西可好吃了,有酥脆的烧饼,还有喷香的肉夹馍,我最爱吃的就是关东煮了,一次可以吃好几份呢。”

    本来,她是为了诱惑陆易城,可是现在一说起来,她也忍不住流口水了。

    尤其是肚子,更饿了。

    可是陆易城对她的诱惑置若罔闻,根本不为所动。

    听不见?白苏忍不住的凑近了一些,叫道,“陆易城?”

    见他不理,她又往前靠了一点,音量也稍大,“陆易城?!”

    终于,陆易城没好气的往旁边退了一点,“退后,我听得见。”

    白苏撇了撇嘴,听得见你不理人?心里这么说,可想了想冒着香气的美食,她还是笑着退了回去,“所以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吃东西了?”

    “你说呢?”

    “我说可以去试试,你肯定会喜欢的。”白苏游说道。

    “没兴趣!”

    白苏无语,说了半天,等于白说!

    很快,车子便开出了这片区域,想到那些离她越来越远的美食,白苏觉得更饿了。忍不住的肚子又咕噜了一声。

    这一次,她连试探都懒得试探了,反正也没好吃的了。陆易城肯定还是一脸听不到的样子,与其白费力气,还不如静静的坐一会儿,留着力气。

    大概是肚子饿着,白苏觉得今天的路程特别的漫长,等回到公寓的时候她都快瘫了,饿的浑身没力气。

    一进门,她就钻进了厨房。

    只不过厨房里的食物十分贫瘠,早上安悦送来的只有米和面,鸡蛋不多,已经用完。

    纠结的看着那点可怜的食物,白苏考虑着该不该出去买点呢,外面门铃响了。

    响了好几声,没人去开门。她探头看了一眼,陆易城也不在客厅。

    认命的去开门,竟然是送外卖的。

    白苏本来还以为叫错了呢!因为太快了!她根本没看见他什么时候打的电话。等问清楚才知道,原来陆易城早就定好,如果没有另外通知的话,每天晚上这个点他们都要按照他之前给的菜单送菜过来。

    原来他一个人住的时候是这样对付吃饭的,还真是奢侈。

    不过,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要是哪天陆易城真的不想吃饭,那她又会陷入今天的窘境,所以还是尽快买点东西回来备着吧!

    白苏将碗筷摆好之后,陆易城还是没出来。想了想还是要去叫一下他,毕竟是他点的东西。

    站在门外叫了一声,没人应。敲了敲门,房间里依旧没有人应。伸手拧了拧门锁,她才发现,是锁上的。

    不在家?这半夜三更的他会去哪里?

    肚子适时的又响了一声,白苏决定不管他了,先吃饱了再说。先给他留了一些拨到盘子里,然后才端起碗开吃。

    菜色虽然不是白苏特别喜欢的,可是不得不说口味不错,难怪是陆易城经常光顾的店。

    吃饱之后,陆易城还是没回来。白苏洗了碗,将留下的菜放好,又将客厅留了一盏小灯然后便回房间去了。

    一开门,她就被惊艳了。

    她都忘了,陆易城定的床今天送过来,他们今天都不在家,看来是陆易城叫家政阿姨帮她收拾的了,想想,他还挺细心的。

    洗完澡之后,她迫不及待的躺上去试了试,很舒服。

    白苏看着这张梦寐以求的大床,心里突然暖暖的,感觉陆易城讨厌的毒舌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心情好,睡眠质量也好。白苏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一觉醒来就是大天亮了。

    想起昨晚陆易城没回来,她翻身下床,没有洗漱就往客厅走去。

    客厅里很安静,一切都和昨晚一样,连她特意留着的小灯都还亮着,他还没回来!

    带着一丝希翼,白苏又走到陆易城的卧室门口,转了转门锁。还是锁上的,他真的没回来!心里隐隐的生出了一丝失望。

    拿起手机打个电话,可是那段很快挂断了。想到昨晚的事情,她自嘲一笑,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些多余了。

    吃完早饭之后,她打了个车去公司。上班高峰期依旧热闹非凡,不过因为她出门的比较早,倒也没迟到。

    到公司的时候才八点钟,大厅里人数不多,偶尔有来得早的人经过。

    白苏没有停留,径自上了楼。

    正如所料,总裁办公室也是铁将军把门,陆易城也没在公司。拿出包里的钥匙,白苏开门进去。

    陆易城的位子空荡荡的,显得办公室更大了似的。

    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走神了,白苏笑了笑。她怎么会这样?

    放下心思,她开始了每天的固定打扫。

    打扫完了之后,她鬼使神差的去煮了一壶咖啡。刚好遇见安悦去温牛奶,看见她的咖啡,她同情的瞥了她一眼,“陆总一大早就喝咖啡啊?”

    白苏摇了摇头,“不是,是我!”

    安悦一听,以为是她喝的,立马皱眉,“一大早喝什么咖啡,对皮肤不好。还是喝点牛奶吧!”

    说完将她手里的递了过来。

    白苏失笑,“我不喝,我随便煮一下。”

    安悦抽了抽嘴角,“随便煮一下?用来看吗?”

    白苏脱口而出,“听说可以心情好。”说完之后她自己也愣了一下,讪讪的笑了一声,端着咖啡走了。

    回到办公室,白苏将咖啡放在桌边,又拿起了手机开始发呆。

    之前老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今天却觉得时间超级漫长,白苏想看来以后还真不能起得太早,不好熬啊。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

    白苏急忙看过去,只见陆易城迈着大步踏了进来,身后是方嘉赫,两人正在讨论着什么。

    白苏条件反射的噌的一声站起来,眼睛亮亮的看着两人。“早!”

    似乎太过于热情了,陆易城意外的瞥了她一眼,随即嗯了一声。方嘉赫则是笑的十分妖娆,“你也早!”说完,他们又继续讨论刚才的话题,而白苏则是放下心思,拿起之前的预约名单整理起来。

    很快,方嘉赫就出去了,陆易城继续埋头忙着自己的事情。

    白苏不时的抬起头,有些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陆易城侧头看向她,“如果你想查岗,那就不用开口了。”他竟然又知道。

    白苏闻言,干笑了两声,“我只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喝点什么?”

    陆易城心下了然,随即摇头,“不必,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白苏的错觉,总觉得经过昨晚,两人之间的距离比之前又疏远了一点似的。

    恰好,手机上的提醒响了,白苏看了看收回心神,公式化的说道,“陆总,5分钟后有一个市场部的会议。”

    陆易城应了一声,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叫道,“拿着东西跟我一起去吧。”

    白苏抬手指了指自己,“我?”

    陆易城看了看周围,“除了你,这里还有别人吗?”

    说完,他拉开门走了出去,白苏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也拿了个笔记本跟着去了。

    走了好几步,她才想起。市场部会议,无外乎就是说这次的新产品推广了。难道陆易城已经知道昨天她去市场部支招的事情了?

    他们两人赶到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准备好了。

    白苏跟着陆易城走进去之后,发现根本没有她的位置,只能站在陆易城身后。

    陆易城也没管她,坐下之后直接道,“开始吧!”

    紧接着就有人开口说道,“陆总,关于这次的衷情系列推广计划,经过仔细研究,暂时做出了以下几点设想……”

    那人说着,就有人起身将做好的计划书分发给每个人,恰好,又没有白苏的份儿。

    白苏看过去,说话的那个人应该是市场部的经理,听说是公司的元老级别了,跟着陆老爷子一路走过来的,虽然忠心耿耿,但是行事过于保守。陆秦就在他旁边的位置坐着,见白苏看过去,他冲她笑了笑。

    白苏也礼貌的点了点头,再然后就发现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她。

    她皱了皱眉,紧接着听见陆易城问道,“白秘书,你在想什么?”

    白苏忙看向他,“陆总!”

    “刚才张经理的推广计划,你觉得怎么样?”

    问她?不仅是白苏惊讶,整个人会议室的其他人也都很惊讶。当着这么多市场部精英,去问一个新来的秘书计划书好不好,简直就是不给面子。

    不过他们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脸上还是不敢表达出来的。

    白苏只觉得那些人看她的眼神虎视眈眈的,十分不善。尤其是刚才发言的张经理。

    她已经得罪了一大帮女人了,现在难道连男人也要得罪光吗?

    想了想,她笑道,“挺好的!”

    陆易城轻笑一声,“那你说说看哪里好?”

    白苏:“……”哪里好?她也不知道。灵机一动,她想起昨天和陆秦提的方案,信口说道,“当今社会,快餐经济。当然是找明星代言效果最好。”

    “那你说,找谁呢?”陆易城问道。

    白苏硬着头皮说道,“前两个月热播的电视剧女主角,庄慧茹小姐现在风头正劲……”

    话没说完,张杨嚯的一声站起来,“我不同意,那个庄慧茹正有绯闻,还是……”和陆易城传的,后半句他没好意思说出来。

    顿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陆易城,“她现在的形象不适合我们公司的产品。”

    张杨说完,陆易城略作思忖,再然后他回头仰视白苏,“既然张经理不同意,这件事情就交给白秘书负责吧!务必尽快落实下去!”

    陆易城一说完,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随即爆发出一阵议论。

    这是什么情况?直接架空了张杨!要知道以他和陆老爷子一直走来的情分,以前他做任何推广计划,基本都可以说了算的。

    突然,张杨轰然起身,言辞有些激烈,“陆总,选代言人可以,但是不能换个人吗?这件事情董事长知道吗?”

    元老就有这一点不好,倚老卖老。

    陆易城眼神凌厉的看了他一眼,“现在公司的事务全权由我负责,散会。”

    说完,他不再理会任何疑问,起身出了会议室。

    白苏努力消化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以及和之前的一切相联系。突然意识到她在无形中已经被卷进了一个圈套。意识到这点,她的心里隐隐有些凉意。

    紧走了几步,她追上了陆易城,两人一起进了专用电梯。

    门一关上,白苏就脱口说道,“陆总,这件事情我觉得我无法胜任,您还是交给别人吧!”

    她的语气有些生硬,陆易城顿时轻笑了一声,“生气了?”

    白苏别开头,“从一开始你就是故意的吧!故意在我面前打电话提起新产品的推广,把我引导这条路上来,你想干什么?”

    陆易城满意的看着她,“倒不是很傻!你昨天不是已经想清楚了吗?这样做对久远有百利无一害。”

    他说的倒是事实,可是——

    白苏问到,“为什么要利用我?”

    “不是利用,是共享!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久远在我手里,肯定要发展出新的生机。张杨的思想太古板了。”

    “公司里比我适合的人很多,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

    陆易城:“说是这么说,可是能帮我一起对抗爷爷的只有你啊。”

    他说的也许是事实,可是白苏还是有点难接受,“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帮你呢?”

    “因为……”他粲然一笑,“你在追我啊!”

    白苏:“……我现在不追了可以吗?”

    “晚了!”

    说完,电梯门叮的一声开启,陆易城率先走了出去。

    白苏想到刚才张杨的表情,只觉得头大。好不容易取得了陆老爷子的信任,可是现在又被陆易城带沟里去了。

    下午2点钟的时候,陆易城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带着白苏出了久远。

    白苏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然后又发现车子是往老宅的方向去的,就更加明显了。

    看来是张扬的小报告成功了,他们现在就是回去接受惩罚的吧?

    倒是陆易城,一脸的淡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明知道老爷子不会同意,改变或许会伤筋动骨,可是他还是要去变。不得不说,很有胆识。

    白苏被他的淡定传染,也稍稍好了一点。

    两人刚从车库出来,就被人直接带去了祠堂。

    白苏也是第一次知道,陆家这个宅子里还有祠堂这样传统又可怕的地方。

    这间屋子位子老宅的主屋背后的一个小花园深处,古色古香的,一眼倒是看不出什么好坏来,可是走进去之后才感觉到阴森森的,而且屋子里没开窗户,也没有点灯,黑洞洞的。

    更加让人心惊的是,大夏天的,也有凉气嗖嗖的往身上窜。

    两人刚站定,就听见威严的声音在前方不远处响起,“跪下!”

    白苏吓一跳,眯着眼睛看过去,只见黑暗里隐隐显现出陆老爷子的轮廓。

    “爷爷……”白苏还是试图解释一下,结果身旁的陆易城一声不吭的就跪下了,看来与他来说这种事情是家常便饭了吧?见状,她也只好闭嘴跟着跪了。

    跪下之后,她以为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结果陆老爷子起身走了。再然后,身后的大门就关上了。

    原本就黑漆漆的房间更加黑了,简直伸手不见五指。白苏努力的睁大眼睛,可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陆易城?”她叫了一声,陆易城没应她。

    紧接着她又叫了一声,“陆易城,你回答我……”这一次,她的声音里明显带着哭腔了。

    陆易城终于应了一声,“你有幽闭恐惧症?”白苏颤抖着声音嗯了一声,只觉得浑身都凉透了。

    黑暗中,陆易城沉默了一下,随即放柔了声音道,“我在,别怕。”

    他的安慰并没有给白苏带来实质性的帮助,反而让她更加害怕了。她能听见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可是却看不见。

    她伸出手想要感受,可是却怎么也摸不到他在哪里。上找向亡。

    越是如此,她越是害怕。

    “你在哪里?”终于,她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她的语气十分可怜,和平时与他斗嘴时的样子简直就是两个人。虽然陆易城看不到她的脸,却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她现在的表情。

    心下突然就生出了一丝不忍,凭着她声音的方向往前走了两步,一伸手就触碰到了白苏僵硬的后背。

    她似乎将整个人都埋进了膝盖里,蜷缩成了一个球状。

    感觉到他的手,她突然坐正身子。下一秒,一双手将她准确的往前一带,她整个人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