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5章好久不见

    白苏无语,不再说话。

    侧头看过去,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袖口一枚亮晶晶的袖扣,随着他翻书的动作上下闪耀。

    他的表情虽然淡漠,可是五官精致,鼻梁高挺,眉眼深邃,倒是很养眼。怪不得人家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曾经她也很喜欢看江子言看书的样子,和陆易城不同,江子言是那种温暖的男人,不热烈,可是却如涓涓细水一样连绵不绝。

    那是她曾经黑暗岁月里唯一的光芒,可是这道光芒再也不是她的了,也或者是从来就不是她的。

    车子很快便停了下来,宋叔下车帮白苏打开车门,“少夫人,我帮您打辆车吧?”

    白苏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你先送少爷去公司吧。”怎么说她也在这里住了十几年,深知这里很难打车,而陆易城又一副我很忙的样子,她哪里敢耽误他的工作。

    宋叔劝了几句,见她很是坚持,就同意了。

    陆易城一直埋头看他的文件,对他们的决定毫不在意,于是车子很快便开走了。

    白苏站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开始慢慢的往前走。

    虽然这里打不到车,可是往前走的话,就有一个公交车站,以前她经常坐那班车,包里还有ic卡。

    刚走几步,有一辆车在她的身边停了下来。

    “好久不见,白苏。”江子言打开车门,斜斜的倚在车边,一脸讽刺的看着白苏,那是一张曾经无数次给予她温暖的脸。

    可是想到他刚才在白家说的话,白苏心里一痛。“我们不熟,姐夫!”

    江子言眸色一变,低头看见白苏手里的公交卡,随即嗤笑一声,“你是不是以为攀上陆家就能麻雀变凤凰了?可现在看来麻雀就是麻雀,永远都成不了凤凰。”

    “与你无关!”白苏说完,转身就要走。

    他一抬手拦住了她,“或许,我们还可以和从前一样。”

    闻言,白苏回头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她从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江子言,你觉得还可以回到从前?”

    “当然,只要我愿意。”

    “谢谢,不用了,我没那么下贱!”说着,白苏一把推开他的胳膊。岂料,江子言顺势抓住了她的手,一个转身,将她压在了车上。

    “放开我,江子言,你这样让我觉得恶心。”只是他的力气很大,白苏越是挣扎,他抓的越紧,根本动弹不得。

    空出一只手,江子言从白苏的颈间抽出了一条链子,笑道,“看起来你和我送的项链更熟,对吗?”

    那是一条银色的铂金项链,坠子上是爱神之箭,他送她的的时候说,这条项链代表着爱神的祝福,叫她好好带着,爱神一定会保佑他们。

    曾经的美好,现在想来却是万分的讽刺,想到他和白悦薇的情深意切,她只觉得万分的恶心。

    趁着江子言分神之际,白苏一抬头,狠狠的撞向他的下巴,他吃痛,放开了她。

    快跑了几步,白苏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项链,狠狠的丢了回去。

    “谢谢姐夫曾经的厚爱,这条链子还给你!祝你和【姐姐】,白头偕老!”说完,她转身就跑。

    项链的金属链子将她脖子上的皮肤擦破了,火辣辣的疼,可是她却似浑然不觉。

    有什么比认识了十几年的人突然变得你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更加可怕?一直跑了很久,白苏才停下来。

    用力的擦掉脸上已经变得冰冷的泪水,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从现在起,忘记江子言,从此以后只为自己好好的活着。

    等她回到陆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公交车线路比较多,走走停停的,正好她也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没有在意时间。

    家里人都已经吃完了晚饭,各自休息去了。虽然被忽视了,可这也让白苏松一口气,至少不用面对二婶的冷嘲热讽了。

    于妈倒是说给她留了晚餐,热一下就可以了,不过她也没什么胃口,就直接回了卧室。

    一推开门,白苏就愣住了。

    大大的落地窗前,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那里,感觉到白苏进来了,他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我的陆太太,终于舍得回来了?”

    他的语气平淡,甚至比平时相比更柔和一些,可是白苏却感觉到脊背一凉,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在这间卧室里蔓延。

    这是她成为陆家的少奶奶之后,陆易城第一次进这个卧室,也是他们俩个人第一次单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