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妃 作品

第88章又起波澜

    白苏问完之后,一脸凝重。

    岂料,方嘉赫傲娇的来了句,“你自己猜!”说完,他不顾白苏的白眼,转身就走。

    白苏扶额。这赤裸裸的瑕疵报复啊!幼稚!

    安悦看着这两人一来一往的笑的肚子疼,白苏看她幸灾乐祸,没好气的说道,“你也是,幼稚!”

    说完,她走进办公室,将两人无情的关在门外。

    股东大会开到下午五点就结束了,一年一度的重大任务又完成了一项。

    回到办公室后,陆易城整个人都有些疲惫,白苏又想起方嘉赫说他今天发生的事情,忍不住的问道,“你没事吧?”

    陆易城侧首看了她一眼,“没事。那帮老家伙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年股东大会都要闹一出。”

    说完,两人又沉默了。

    不一会儿,白苏看了看腕表,开始收拾东西下班。

    她一边收拾,一边在心里盘算着今天要去买点好吃的回去,庆祝庆祝。

    本来,她想问问陆易城回不回去的。可是想了想又沉默了。

    她总觉得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经过了被陆秦昏迷拉住手那件事情之后,重新变得尴尬起来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却又无法亲密到像在普罗旺斯的时候那么好的地步。

    最重要的是,陆易城根本没有想打破这份僵局的意思。

    她拿起包包说了声,“我先走了!”

    “嗯!”

    走了好几步远。白苏还在想。幸好没叫他!

    岂料,身后的办公室门被人关上了,紧接着陆易城跟着她走了出来。

    两人一起进了停车场,白苏朝着自己的车走去,陆易城紧随其后又坐进了副驾驶座。

    “你怎么?”白苏讶异。

    “一起回去啊!”

    “你怎么不自己开车?”

    陆易城思索了几秒钟,一本正经的说道,“为了你这样的马路杀手不再破坏社会和谐,我决定最近都会亲自指导你开车的技巧。”

    白苏,“……不劳你费心!”

    “应当的。开车吧!”说完,他自顾自的又闭上了眼睛。

    白苏本来想叫他起来的,可是看见他好像真的很累,这一天以来他真是逮住时间就睡觉的节奏。

    叹了一口气,她伸头过去,帮他系安全带。

    由于车子的空间限制,她这样靠过去,几乎整个人都贴到了他的身上。

    要是平时陆易城早就醒了,可是今天他也没醒,显然是睡熟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干嘛去了,累成这样!

    为了不吵醒他,白苏尽量让自己的车子开得平稳一点,不过现在刚好是下班高峰期,车子太多。

    白苏精神高度紧张,难免会有急刹车的情况。

    每次急刹车她都会下意识的看陆易城,还好他的表情一直都没什么变化。

    半个多小时后,她才开了一小半的路程。刚好附近有家超级市场,白苏将车子开进去停好,然后上去买了一些拿手的菜。

    等她回来的时候,陆易城已经醒来了,正看着前面发呆。

    白苏将菜放好,一打开车门就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

    手一抖,白苏问道,“你醒了?”

    “嗯,再不醒我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坏了。”

    白苏赧然,“抱歉,下班高峰期。”

    闻言,陆易城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白苏懒得和他置气,发动起车子就走,后半程路上的车流量明显少了一些。

    加上陆易城在一旁“指导”白苏开得还算顺利,只不过她的车技再一次被嘲笑的体无完肤。

    就在陆易城再一次嫌弃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像个鸡爪子一样的时候,白苏强忍住心里的怒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陆易城挑眉,“愿闻其详。”

    “我在想,刚才在公司的停车场我为什么没有把你一脚踹下去!”

    “幸好你没有,不然你就不怕明天一早公司就会充斥着诸如,陆总与其夫人适应新环境,在停车场车震激烈导致滚下车这样的话题。”

    白苏,“……你这是剽窃我的语录!”

    陆易城失笑,“我有做相应修改,只能算是借鉴。”

    两人回到公寓的时候刘佳已经做好了晚饭,白苏又坚持将自己买来的菜做上,一家人开始吃饭。

    吃完饭之后,陆易城说还有工作要做,就先走了。白苏有意陪着苏明依说话,结果苏明依上来就问,“你们俩吵架啦?”

    白苏顿时冷汗涔涔,“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赖在我这里不走?赶紧回去!”

    “我只是想陪你聊聊天!”

    “我不需要,你们小两口培养感情去,再不走,我要生气了!”

    白苏,“……”欲哭无泪,有个亲妈真的不容易啊!

    白苏回去的时候,陆易城正在洗澡。她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胡乱翻了一个娱乐频道,她就开始发呆。

    其实苏明依也没说错,他们算是在吵架吧?只是他们吵架的有点奇怪,别人吵架都是心和面不和,而她们是面和心不和。

    心不和,面再和有什么用?

    正想着,陆易城已经洗完澡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露出大长腿。

    看见白苏在沙发上坐着,他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被赶回来了?”

    白苏白了他一眼,丢下遥控器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回来,陆易城正在看娱乐新闻。白苏第一次看见他看这个台,还真是毁三观,以往他不都是看财经新闻的么?

    随意瞄了一眼,这是一个电影节的颁奖典礼,正在颁的是最佳导演奖。

    本来白苏正准备走的,突然听到了候选人有杜振邦的名字,她顿时来了兴趣。

    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白苏也加入了观看。

    结果不出所料,杜振邦拿了奖,说获奖感言的时候,杜振邦说,要感谢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这个奖要送给他。亚叨在划。

    白苏突然想起陈岚上次说,陆易城曾经的梦想也是当个导演,她下意识的看向他。

    只见灯光下,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并无伤感,看来他已经从梦想不能实现的失落中走出来了。

    老式的电话铃声适时响起,陆易城接起来就先说了句,“恭喜。”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又说,“我可看见了,回来你就把那个奖杯给我搬过来,我现在去开瓶红酒,提前给你庆祝!”

    白苏看着他们突然有些羡慕,她就没有这样的朋友,生死与共的!

    不打算耽误他们朋友叙旧,白苏起身回了房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苏已经睡迷糊了,感觉到旁边的位置微微的陷进去,隐约有红酒的香气传过来,再然后她也睡着了。

    早上,白苏醒来才发现,原来昨晚陆易城真的睡在她旁边。

    不过他睡觉很老实,两只手也放的笔直笔直的,丝毫没有一点点狼狈感。大概是昨晚喝了酒又睡得晚,他这是第一次比她醒得晚。

    仔细看了一会儿,白苏发现他的睫毛很长,像个女孩子一样。偷偷地和自己的对比了一下,她突然有些挫败,她的睫毛没有他的一半长。

    看了一会儿,白苏照例换好运动服下去锻炼。

    虽然现在暂时不用备孕,但是她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锻炼,每次锻炼完之后都感觉浑身舒畅。

    股东大会在昨天结束后,陆老爷子就正式向董事会提出了正式升职陆秦为副总的要求。

    由于前阵子陆秦在陆易城不在公司的时候,代替完成了几件比较成功的业务,董事会也没有太大的意见。

    一个星期后,陆秦正式从市场部的副总办公室搬到了17楼的副总办公室。

    这一个星期,陆易城每天都跟着白苏上下班,美其名曰要给她指导车技,其实就是变相的折磨她。

    白苏站在茶水间的咖啡壶前,默默地碎碎念,被陆易城每天荼毒,她自己都快要以为自己的手是鸡爪子了。

    咖啡慢慢的散发出香气,在壶里翻滚。

    白苏忙拿出杯子倒好,安悦过来了。“上次和我们公司合作那个导演你知道吗?”

    白苏点头,“怎么了?”

    “中国第一狗仔你知道吗?”

    白苏摇头,“你就别卖关子了!”

    安悦一副看土包子的眼神看着白苏,“早上他的app发了照片出来,是一周前在颁奖典礼之后,拍到杜振邦和庄慧茹一起亲密相拥回酒店的照片。”

    “什么!”白苏愕然。“是不是弄错了?怎么会是庄慧茹?”

    安悦撇了撇嘴,“应该不会错吧,毕竟那个app每次爆绯闻都是一爆一个准的,再说了,那些名人不都是那样,不稀奇。”

    白苏皱了皱眉,越想越不可能。

    杜振邦虽说看起来不是很靠谱,但是相处一段时间之后白苏看得出,他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他不是喜欢周乔吗?

    会不会是庄慧茹又在搞什么阴谋啊? [ 首发

    白苏边想,一边往办公室去,她得去跟陆易城说说去。

    安悦在身后叫,“哎,你的咖啡忘了拿!”白苏愣是没听见。

    直到走到办公室门口,白苏才想起她的咖啡忘记拿了,还好安悦给她拿过来了。

    两人在办公室门口交接的时候,听见方嘉赫正在和陆易城说,“刚才4s店打电话回来,你的车子已经不能修了,建议低价处理掉重新买新的吧!”

    紧接着就是陆易城的声音,“哦,你看着办吧!”

    “你也太拼命了吧?要是那天你撞死了,我看怎么办!”

    白苏心里一紧,陆易城什么时候出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