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于墨 作品

第559章 床上该做的正经事(9)

    刘怡然听罢,也是凝神思索起来。

    “不管是它把你带到她里面去,还是你的梦境在它里面显示出来,但从上次的经历来看,你的梦境是真实的?”刘怡然严肃的问道。

    “对,那次的梦是我前世的经历,而是确实存在过的,而刚才我的噩梦,我问过小球球了,它确定了我的噩梦是未来的预知,也就是说,我未来,会在现实中遇到这种画面。”我也严肃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跟它确认你的刚才那个噩梦是未来你的预知?”刘怡然好奇的问道。

    “它可以通过闪烁的次数来跟我沟通。”我拿过刘怡然手中的水晶球,朝她说道,“我给你试验试验,你就知道我怎么沟通了。”

    刘怡然点了点头,惊奇的看着我跟水晶球,满眼好奇。

    我捧着水晶球,朝它说道:“小球球,这是我的好姐妹,叫刘怡然,她自小就很疼我的,你跟她打个招呼呀,你闪烁三下就当是跟她打招呼了。”

    而我说完后,水晶球用十分欢快的频率,它发出耀眼的紫光,闪烁了三下。

    “哇,原来它真的能跟你沟通啊。”刘怡然惊奇的很,她也朝水晶球挥了挥手,笑着道,“嗨,小球球,你的名字很好听哦,是小七儿给你取的名字吧?如果是的话,你就闪烁七下可以么?”

    而刘怡然话说完后,水晶球果然连续闪烁了七下。

    “你看,我都跟你说了,小球球不会说谎的,我噩梦醒来后就问过它,噩梦里的梦境是不是未来的预知,它给了我确定答案。”我朝刘怡然说道。

    “你做的噩梦是什么,说来听听,看你刚才惊慌失措的恐惧模样,看来你这梦可不是简单的梦,你这胆子大到见到死状可怕的鬼都眼也不眨的,竟然也会有害怕的东西。”刘怡然看向我,朝我问道。

    “我梦到了一堵白墙在流血,也许你会觉得这个画面对于跟死状恐怖的景象比起来很小儿科,但是,梦境中,我就是一种很恐惧的状态,醒来也是恐惧的,我觉得,白墙流血,绝对不是我们熟悉的鬼魂所为,而是另一种我们不了解的怪物所为,所以我才会那么惊惧,因为未知的东西才是会让人深深的恐惧。”我正色的朝刘怡然分析道。

    “你说的没错,白墙流血?这种景象,还真的我也从未听过,更别提见过了,除了墙壁流血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画面没有?”刘怡然皱起了眉头,朝我问道。

    “很长的一个梦,但是,我梦醒之后,只记得这个画面,其他的全都不记得了。”我摇了摇头,这也是我觉得苦闷的事情。

    “我想,墙壁流血不是关键,因为也可以是其他什么东西流血,关键的是,究竟这个流血状况是什么弄出来的,你说不是鬼魂,我相信你的分析,虽然你驱鬼术学的半吊子,但是你对鬼魂的敏感度,确实比任何人都要灵敏,所以你如果在梦中感觉到不是鬼魂,那就绝对不是鬼魂,那会是什么呢?”刘怡然凝神思索起来。

    “我也不知道啊,所以说,我才找你来分析分析嘛。”我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个我还真分析不了,我虽然道术比你厉害,但是很多事情也是完全不知道的,要不,问问商渊?”刘怡然朝我说道。

    “也行,问问商渊去,好歹他也是我的百科全书。”我连忙点头,于是,立刻从床上起来,奔到卧房拿了我的包包里面的手机,再返回到了书房里 你所看的《冥夫,来战!》的 第559章 床上该做的正经事(9)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无情+水) 进去后再搜《冥夫,来战!》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