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于墨 作品

第348章 敢抓本尊的女人(9)

    我错愕的看向刘怡然,满脸的惊讶。

    不是吧,辰哥哥喜欢我?怎么可能啊?

    “小然,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我怎么没感觉到辰哥哥喜欢我?”我深吸口气,压下惊讶,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知道啊,那么明显,虽然我以前没拍拖过,但是也看得出辰哥哥看你的眼神跟看别的女孩的眼神不一样的,看你的眼神特别温柔柔情,看别的女孩就很冷淡的眼神了。”刘怡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呃,不是吧,我怎么感觉都一样啊。”我挠了挠头发,真的是很不对劲,我竟然完全没发现,随后,我又找出论据,“如果辰哥哥真的喜欢我,那他也不可能在留学的这四年来,音讯全无啊,如果喜欢我,那他也肯定会跟我告白吧?”

    “拜托,你以为辰哥哥这么稳重的人,会在你读高中的时候跟你告白?然后拉着你一起早恋?要是你高考因为早恋然后考不上理想中的大学,那光禄叔不打断你的腿啊,辰哥哥既然喜欢你,就绝对不会做耽误你前程的事情。”刘怡然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看我的眼神颇有在看白痴的眼神似的。

    “那我考上大学了之后,他就可以跟我告白了啊,那咋没听他说?”我继续觉得这不可能,他要是喜欢,怎么会忍得下思念不联系我?

    不都说嘛,一个男人如果喜欢一个女生,就看他平时联不联系嘛,如果那男的一天到晚每日里都联系,那表示那男的会喜欢女生的,最起码,那男生在联系女生的时候,他是心里面有想到女生才会联系嘛。

    反正,如果男生一年到头都不联系,那可以表示,男生是绝对不会喜欢那男生的。

    “这就不清楚了,或者他有他的原因吧,我也以为等你考上大学后,辰哥哥就会跟你告白,谁知道,竟然得到的是他出过留学的消息,当时呢,我也以为他会跟你告白后让你等他回来,可没想到,他竟然完全没跟你透露任何他喜欢你的信号出来,我也是醉了。”刘怡然摇了摇头,分析道。

    “所以这么说来,其实辰哥哥喜欢我只是你自己的猜测是吧,他有没有亲口跟你说他喜欢我?”我觉得看眼神是看不准确的,还是亲口说说的比较准确。

    “他没跟我说过,但是我都说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喜欢你。”刘怡然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估计那时候你看错了,吓死宝宝了,我现在可是名花有主的女人,可不想再去沾惹那些杂七杂八的桃花了。”我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

    “切,你说你名花有主,你男人是谁?突然蹦出来的男鬼嘛?”刘怡然朝我嗤笑一声,显然完全不信我说的话。

    “还真的是男鬼,咳咳,那个,小然啊,我想着我也不该瞒着你了,我打算,把他带到你跟叔儿面前,让你们认识认识。”我轻咳了一声,有些而警戒的看着刘怡然,往后缩了缩,就怕刘怡然听到我的男票是个男鬼之后,她会压过来暴揍我一顿。

    我是做好了万全准备,一点刘怡然要扑过来了,我马上就跑。

    “你说什么?告诉我我刚才听到的都是假的?”刘怡然眼睛一瞪,朝我看过来,一脸严肃的朝我问道。

    “你先别急着上火,先听我慢慢说嘛。”我连忙把怀中的抱着举到面前,把脸藏在抱枕后面,露出了一双眼睛,小心翼翼外加可怜兮兮的软着声音朝刘怡然说道。

    “好,你快说。”刘怡然深吸口气,似是在压抑住要爆发出来的情绪,她伸出手,拿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后,恶狠狠的看着我,“还不快说。”

    “好好好,我说我说。”我十分委屈的叹气,唉,不就是交了个男鬼做男票嘛,咋就这么恶狠狠的对我凶,从刘怡然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下次我叔儿听到我的男票是男鬼的消息后,那绝对是比刘怡然更加火爆的,心酸啊。

    “你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家出现了一个能够抵挡我的鬼术,还能控制我不能动的美男鬼吗?”我朝刘怡然问道。

    “嗯,记得,然后光禄叔不是在你家给你摆好了驱鬼阵吗,那你怎么还能跟那个男鬼勾搭上,竟然还让他成为你的主?要是被光禄叔知道,你就洗干净的狗腿奉上把,看他不打断你的腿。”刘怡然一听,又开始上火了。

    “停停停,你再认真听我说嘛。”我连忙喊停,然后继续说道,“其实,叔儿的驱鬼阵,对商渊那家伙一点效果的都没有,他还是一样可以自由进出我家哦。”

    “什么?他竟然连光禄叔的驱鬼阵都不怕?”刘怡然一听,一脸惊诧,“他是什么厉鬼?”

    “别说叔儿的驱鬼阵他不怕了,就连阎王都对商渊礼让三分。”我一提到这个,就感觉十分骄傲啊,有个这么厉害的鬼男票,我赫然觉得自己十分有眼光啊。

    “那只厉鬼就叫商渊?”刘怡然皱起了眉头,说道,“那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只知道他是古王国的一个君主,死了千年了,一直没去投胎,至于其他的,我让商渊自己告诉你跟叔儿。”因为很多事情我不知道商渊能不能够说,倒不如直接让他去跟叔儿小然说比较安全保障。

    “你就对他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跟他好上了?你说,你跟他有没有发生关系了?”刘怡然把我从头看到脚,目光似箭的,朝我问道。

    “没有啦,我可是洁身自爱的好姑娘,他也是个正人君子,没有强迫我做那种事情啦。”我连忙摇头摆手。

    “那还不错,说明这只厉鬼还是有可取之处,要是他现在睡了你,那绝对别想着光禄叔会同意了,其实光禄叔可是十分传统的人,婚前不能发生x关系是他的原则。”刘怡然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但是依然没办法接受我的男票竟然是个男鬼的事实。

    我不禁暗自庆幸,呼呼,幸好我每次差点擦枪走火的时候,都及时的打退堂鼓没有在进入一步,不然的话,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