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无常 作品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红衣大僧正!

    恋上你看书网 a ,最快更新我的邻居是女妖最新章节!

    ……

    此时,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王焱身上。尤其是湿婆神女,淡蓝色的眸子直视着王焱,那表情,就像是看一个纵横天下的江洋大盗一般。

    这一下,该不会是引狼入室了吧?

    “哈哈,哈哈”王焱在众目睽睽下,尴尬地笑了起来,“喂喂喂,你们都是什么眼神?别把我当成了贼一样防着好不好?我可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老实,本分!

    湿婆神女好悬没给他的笑话给噎死,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去,警告冷笑说“火焰之子,少跟我嬉皮笑脸。你要敢打湿婆神眼的注意,就小心出不了印国。更何况,神眼被供奉在了神殿之中,周围都有厉害的法阵防护!你可别到时候不小心死在了法阵之中。”

    “不会不会,我宁愿多拍拍神女殿下的马屁,说不定您老人家一高兴了就答应我的要求了。”王焱耸肩呵呵一笑,心下却是微微有些惋惜。

    湿婆神眼啊,如果那东西是真的,那就是当年湿婆大神留下的第三只眼睛了。王焱用来炼制次神器战甲的材料,都是来自于魔神分身的材料。

    理论上来说,那是半神级的材料。而湿婆神眼,可是正儿八经的神级材料。甚至,那极有可能是湿婆大神身上最值钱的核心部位。

    此物已经不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而是举世罕见。如果有相应的辅助材料和炼器技术,说不定能直接炼制出神器来。

    “哼!”湿婆神女警惕而冷笑道,“希望如此。”

    “唔?”雷轰看出了一些问题,以疑惑的眼神看向了王焱。

    “没事没事,就是想求嫂子帮忙办点事。”王焱耸肩笑道,“这事你就别管了,这是我们两个事情。”王焱可不想利用兄弟感情,来给湿婆神女施压,逼迫她答应帮自己炼制次神器。

    这即为难了雷轰,又强压了湿婆神女,毫无意义。

    兄弟就是兄弟,可不是拿来利用的。

    情愿自己死皮赖脸一点,也不能去为难自家兄弟。

    雷轰脸色一暖,无须多言语已经明白了王焱的想法。兄弟就是兄弟,这份感情他懂心头自然是暖暖的。

    湿婆神女的眼神也稍微好看了些,老实说,如果雷轰硬要逼迫自己给王焱炼器,她也会勉为其难地去做。只是,那样心头会非常不开心。

    没想到,王焱竟然没有用雷轰来镇压自己,这让她的情绪稍稍好了些,淡然地瞥了一眼王焱“你好好表现,别给我惹是生非,说不定我还会出手给你炼个装备。”

    “多谢神女殿下。”王焱嬉皮笑脸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湿婆神女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好端端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出来,怎么一下子就变了味道呢?不过此时,也着实不是和他理论这些的时候。

    她转身对来人颔首道“宗秀,昨晚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之前出现的那个阴阳怪气的人,自然就是东瀛超级自卫队的闪耀新星——“神之娇子”安培宗秀了。在青年大会上,他的表现异常耀眼夺目。

    若非在和王焱的针锋相对下,被王焱强势镇压了一把,成就了王焱名震世界的盛名。否则,他还真的是当今天下年轻人中的第一人。

    此时的他,依旧是穿着一套阴阳师传统的狩衣,手持折扇,衣袂飘飘。只是比起了那年在青年大会上,他更是多了几分邪异妖媚和阴阳怪气。

    尤其是他身上的阴鸷之气,比起当初青年大会上更是浓郁了数倍。让人多看他一眼,就会感觉浑身不舒服,如芒刺在背一般。

    “哪里哪里,神女殿下的招待已经让在下很满意了。”安培宗秀慢条斯理地摇着折扇,拱了拱手说,“更是承蒙神女殿下恩情,得以一窥湿婆神眼,当真是万分荣幸。”

    他彬彬有礼,显现出了阴阳师的传统风范。

    可是在王焱眼里,这安培宗秀就是喜欢装腔作势,搞得自己好似真的天神的儿子一样。忍不住出言招呼说“哟哟,这不是宗秀吗?原来你也在啊。好久没见,好久没见,不知近来可好?”

    我本来就在好不好?刚才和你说半天话了。还有,什么宗秀不宗秀的,我和你很熟吗?

    安培宗秀嘴角一抽搐,脸上的阴鸷气息更重,冷冷地盯着王焱说,“火焰之子!承蒙你的关照,我倒是过得不错。”他的眼神微微敛起冷芒,看得出来,他仿佛是在压制心头的怒火。很显然,他不想在这种时候,和王焱直接起冲突。

    “那就好,那就好。”王焱耸肩笑了笑,对着他身后的几人说,“哟,有几个熟人啊。那个圆智大师,好久没见。唔,泓印和伊东横一也在啊。”

    王焱嘴里的圆智大师,自然就是那穿着一身红衣,犹如得道高僧般气息的老头了。他便是东瀛密宗赫赫有名的红衣大僧正圆智,实力达到传奇级。

    只是他的一条右胳膊已经不见了,宽大的红色袖管下空落落的,脸色也变得更加憔悴而戾色十足。他一见到王焱,脸上的戾气就没有消散过。

    想当初,东瀛密宗根据传承推断,佛国遗址会在贡嘎山出现。他们凭借着举国之力,耗费了百年光景的谋局,结果到头来竟然给王焱摘了桃子。

    非但他的爱徒泓正惨死当场,就连他自己在任务失败后,准备逃逸回东瀛时,竟然在东海被炎尊截住,斩了一条胳膊。

    还扬言,他圆智这条命,留着给他徒弟王焱亲自来收。

    自打那一次之后,他圆智在东瀛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时至此时,更是需要屈居臣服在安培宗秀之下。这一切,都是火焰之子和炎尊师徒造成的恶果。

    红衣大僧正圆智,又岂能对王焱不恨?

    只是此时王焱已经达到了传奇级别,真正的战斗力恐怕还在断了胳膊的他之上。若想亲自报仇,恐怕已经无望。然而心中的那份仇恨,却始终萦绕在他心中未散。

    “火焰之子!”红衣大僧正圆智挤出了几个字,“我们总算又见面了。”声音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阴冷。

    ……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