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271章道葵

    王俊辉手上沾满了鱼先生的血,可却看不出什么毛病来。

    徐若卉却是在旁边道了一句:“王道长,他刚才用舌头舔了一下那些血,好像是在匕首的刀柄上下了蛊,我体内的血母有些反应,不过不是很强。好像不是毒性很强的蛊。”

    王俊辉被人种了蛊,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可能吗?

    难不成那鱼先生除了修道,还兼修巫蛊?

    王俊辉虽然知道自己被下了蛊,可看起来并未表现的多么惊慌失措,而是取出一块毛巾把匕首的柄和自己手上的血擦干净,然后左手捏了一个在自己的右手和匕首的刀柄上分别点了一下。

    做了这一切,他又对徐若卉说:“这匕首上,你看下还有蛊种吗?”

    徐若卉身上有血蛊,自然是什么蛊也不怕,就毫不忌惮地把匕首拿了手中感觉了一会儿说:“没了!”

    王俊辉点头,让徐若卉把匕首还给林森。

    看着王俊辉这么淡定,我们这边其他人早就慌成了一团。王俊辉是我们这些人中最厉害的,如果他丧失战斗力,那我们肯定没有办法阻止宗门那些人的胡作非为了。

    说实话,我们上山的时候虽然想着要提防的宗门的人,可却从来没想过他们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害我们,当然我心里也绝对没有生过要害他们的心思。

    看来我们还是大意了,也难怪之前高俭良为什么那么紧张,非要我们快点赶路,原来他早就知道宗门的人抢先的话,肯定会耍花样。

    王俊辉让我们不要慌。因为刚才徐若卉说了。这蛊的毒性不大。

    听了王俊辉的话,鱼先生就挥手,让他手下的人住手,没有对我们发难,然后笑着说:“刚才时间匆忙,又要瞒过你们的眼睛。我自然是下不了什么厉害的毒蛊,所以只能下一些威力不是很大,又不容易被发现的偏门蛊虫,不过……”

    说到这里鱼先生“呵呵”一笑道:“不过你也别太小瞧了它,我下的蛊种叫‘道葵’,是修道者的克星,因为他专吃修道的元气。他要是在你体内待上一个月,保证你的元气被吃个干净,然后变回一个普通人,当然如果一个月内,你们要是找人给他拔蛊的话,他损失的元气还是有机会补回来的。”

    鱼先生说这些话的样子看起来分外的狡诈,可见他这些话也是半真半假,只是那部分是真,那部分是假,那就不好分辨了。

    王俊辉看着自己右手,过了一会儿就道:“在我变成普通人之前,我先把你变成普通人再说!”

    说着话,王俊辉掏出自己的铜钱剑,然后飞快捏了一个指诀怒道:“你阴狠狡诈,没有半点善心,根本不配作为道者,道行该废,你当着我的面即二连三地伤害我的朋友,已经碰到了我的修道和为人双重底线,所以,你,该死!”

    王俊辉是动了“杀心”!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王俊辉自从身上有了那个乾坤颠倒的道印后,脾气和性情逐步开始变得有些像青衣邪道了。

    不过那鱼先生的确有些该死!

    王俊辉的那一番话说完,鱼先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大笑了起来,我感觉他都要快笑的岔气了才对着我们道了一句:“该死?我从小到大不知道多少人说我该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杀了我,可结果呢,他们不是命太弱被我克死了,就是本事不济死了在我的手下,你,一个入门的天师而已,仅凭着一腔愤怒就说我该死,就想杀我,太愚蠢了。”

    鱼先生本来还是笑着的,可说到最后语气开始变得极为暴怒。

    很显然,因为煞目给他带来了不少痛苦的回忆。

    不过我们是没有兴趣去听他那些悲催的往事的,世界上比他过往痛苦但却比他善良的人比比皆是,痛苦的回忆绝对不是一个人变坏的理由。

    我们两队人严阵以待,可我们这边现在能打的人就只有我、王俊辉和林森,徐若卉和李雅静两个女人打架肯定不行,贠婺还是小朋友也不行,高俭良腿受了重伤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打架了。

    三对十七,这实力有些太悬殊了。

    就在这个时候,古魅忽然从金牌里钻出来,然后挡在我的跟前道:“初一,这些人根本不配作为修道者。”亚肝司技。

    古魅一现身,鱼先生就“呵呵”大笑说:“好身段,千年古魅,哈哈,果然,如果把你养成人……”

    说着那鱼先生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贱笑。

    看到那笑容,让人忍不住想着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

    说着鱼先生忽然收住笑声道:“听着,那古魅是门主想要的东西,谁要是能抢过来,那门主肯定重重有赏,其他人的话,女人留着,男人杀了!”

    一听说要杀人,宗门那些道者也愣住了,显然这也是有些超出了他们做事的底线,看来宗门的道者不都是鱼先生那么变态的。

    见那些道者不动手,鱼先生就冷哼一声说:“你们都不想活了吗,忘记我跟你们说什么了,你们身上的蛊,如果在出山之前不拔除的话,那就死路一条,再说了,这深山老林的,你们杀了他们就说是出任务的时候他们自己死掉的,谁会细究?”

    原来宗门的其他道者也是被鱼先生用“蛊”做要挟给控制了,这么说来他们中许多人也不是真的坏,而是为了活命而已了。

    听到鱼先生那么一说,那些道者就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法器,眼看着是要跟我们拼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飘来一大片极厚的乌云,接着一股滔天的阴气从天而降,把整个寨子笼罩了起来。

    鱼先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咦”了一声道:“难不成那阴兵鬼王要跟我们搏命了?看来这只古魅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啊,那我就先把她收了再说!”

    说完鱼先生摘下自己的墨镜,然后扔到一遍,接着双手合在一起捏了一个奇怪的指诀。

    再接着我就看到他双目的血丝变得更红,更粗了,原来是眼白居多的眼球变成了血管充斥的血红色,而在那血红色的眼球下有一个黑漆漆的鱼眼珠,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古魅看到那眼珠之后,不由扭过头,好像很讨厌看到那双眼似的,古魅的脸上也是挂满了厌恶之色。

    捏完了指诀鱼先生身上的气势就猛增了好多倍,王俊辉看了看道:“神通顶级的天师,怪不得这么嚣张。”

    王俊辉深吸了一口气,也开始捏手诀,身上的气势也是猛增数倍,不过总体看起来却比鱼先生弱了不少,可王俊辉却没有丝毫怕鱼先生的意思。

    而此时天空中的黑云越来越浓,接着就把这整个山上的天空给遮住了,我们这里也是仿佛一下变成了黑夜。

    就在那漆黑把整个寨子笼罩的时候,我们双方的人都是各自把手里的灯打开了,我们四处晃着,不一会儿就看到附近的木楼里三三两两地开始有阴兵走了出来。

    于此同时天空中飘来一阵极其悠长,而又气势很足的声音:“锦!”

    只有一个字,可里面却含着浓浓的情。

    周锦妍愣了一下,抬头去看天空,满脸的憧憬,有激动,有心酸,有欣喜,更有说不出的悲伤。

    周锦妍轻轻地“嗯”了一声,那声音我听的都费力,那鬼王能听到吗?

    就在我心里想这些的时候,“嗖”一道黑影就落到我身前,周锦妍的身后,然后化为一个穿着黑色兽皮盔甲,手提着青铜剑的阴兵模样。

    那股强大的气势,差点让我腿软了,我下意识退后了一步,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很高大,他往那里一站,周锦妍就结结实实被他给挡住了。

    我往侧面退后了两步才看清楚周锦妍的反应,她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像是很兴奋。

    可不等周锦妍和落下的鬼王甘居说话,鱼先生就道了一句:“哈,你用了那么多的阴灵之气,召唤了这团黑云,就是为了放你的那些阴兵跑出来给我们拼命吗?”

    甘居没有理会鱼先生,而是用手轻轻去碰周锦妍的肩膀。 [$].com

    周锦妍这才慢慢转过头,甘居摘下自己脸上的阴兽面具,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孔,三十多岁,一脸的刚毅。

    他和周锦妍很般配。

    鱼先生见甘居不理他,于是怒道:“你这孽畜,你不知道吗,我们等你显身很久,只要你出来,那等着你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听到这句话甘居忽然看着鱼先生笑了笑:“你不停地杀我的士兵不就是想逼我出来吗,我也知道你在这周围布置下了道家的大阵,更知道我今天是九死一生,可我不后悔,因为我在死之前,能见到我的‘锦’,值得了,只不过,你想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说着甘居就把周锦妍护到身后,然后把面具又戴了起来,看样子是准备要拼命了。

    而甘居挥剑,竟然把第一个攻击的目标对准了我:“把三死金交出来!”原来他是感觉到我身上有三死金了。

    周锦妍赶紧拉住甘居的手说:“他是我的朋友,他和他身后的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是我们这一边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