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265章梁家的退出

    听到林森说有人跑过来,我们先是惊讶,然后就是着急,我们好不容易跟到这里,如果被那些人引来阴兵让我们的行踪暴露,那我们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所以林森说完。我们就不自觉的全部找地方躲了起来。

    这林子很密,还有很多的灌木丛,我们直接往灌木丛里一钻,只要那些人发现不了我们,我们身上有隐身符,那些阴兵更发现不了我们了。

    我们躲起来不久,就看到一队人狼狈地往我们这边奔逃,他们没有开着任何照亮的设备,不过却能时不时地听到有些人的惨叫和求救的声音。

    听到有人求救,我忍不住就想冲出去了,虽然我们和蔡生、梁辉是竞争对象,可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脏东西给害了,就在我准备冲出去的时候。高俭良在旁边拉了我一把:“初一,你干嘛?”

    我说,还能干嘛,救人啊。

    高俭良说:“可他们都是咱们的竞争对手。”

    我来不及想那么多,直接道:“可他们都是人!”

    如果面前这些是赵家、白家的人,我绝对不会出手去救他们,可这些是我们基本上没有过什么交际的蔡生的宗门。或者梁家的人。我们之间并没有结过梁子。

    所以这个时候让我袖手旁观,我就有些待不住了。

    此时不光是我,王俊辉、林森也是这么想,因为他们两个这个时候已经冲了出去,王俊辉更是毫不迟疑地施法引了一道天雷。直接劈在那一群人的身后,那追击他们的那些阴兵顿时给轰散了一片。

    因为王俊辉引天雷的缘故,把附近的雷云也是引动了,所以天空中的雷电也是忽然变得更加密集了,顿时那些追击的阴兵“呜呜”叫了一阵就又退回到了深山里去。

    那些阴兵退下后。这些逃命的人还是不敢停下来,直到跑到王俊辉的身后才停下来大喘气,不少人对着王俊辉喊神仙。

    此时我才挣脱高俭良按着我的肩膀没好气地从灌木丛中钻出来。

    他们逃过来的这伙人有十一个,都是男性,最大的看起来四十多岁,最年轻的跟我岁数差不多。

    他们在看到我们之后先是吃了一惊,在发现我们都是人后,就问:“你们是蔡少主的人?”

    这些人看到了高俭良,就下意识认为我们是蔡邧的人,虽然我和王俊辉是西南灵异界的名人,可他们却没有见过我们真正的样子,我们这些人里,他们只认识高俭良一个。亚找央巴。

    高俭良道:“他们是海家的人,我是蔡少主派来帮他们的,你们是梁家的人?”

    那些人看了看阴兵因为天空中密集的雷声没有再追过来,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就站出来道:“没错,高堂主,我们是梁家火云堂的人,我是执事许强,我们堂主和副堂主被阴兵的首领给杀了……”

    许强说着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

    我好奇道:“你们见到阴兵的首领了?在哪里?长的什么样?”

    许强看了看,显然不认识我,加上我穿着一般,本事也不行,就把我当成了一个小角色,所以没有理我,高俭良怕我生气就对许强说:“他是我们这次行动的领队,李初一,李相师,李神相的孙子!”

    听了高俭良的介绍许强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对我说:“我们一路上遭遇数波阴兵的伏击,死了四个人,后来我们到了那个苗寨,在那里就看到了那个阴兵的首领,穿着黑盔甲,带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兽脸图腾面具,手里捂着一把一尺来长的青铜短剑,我们堂主说,那个家伙是一只鬼王!”

    又是鬼王?

    我心里不禁有些抗拒了,上次墓群面对鬼王,我们几个险些丢了小命儿,这次再遇鬼王我心里自然是抗拒的很。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阴兵案是明净派的密封的奇案,当年灵异分局派高手来处理这案子,结果一死一疯,案子还没结,这里有只鬼王也就不足为奇了。

    许强说完,我愣了一会儿忍不住继续问:“你的意思是,那些阴兵的栖息的地方是那个消失的苗寨?”

    许强点头。

    我不由惊讶地问王俊辉:“王道长,这阴兵的营地会自行迁徙吗?”

    王俊辉想了一会儿道:“这个说不准,不过我师父没有给我讲过类似的先例。”

    在那个苗寨迁出之前,寨子里住的是人,绝对不可能是阴兵的驻地,所以如果现在那个寨子成了阴兵的驻地,那些阴兵肯定是后来迁进去的。

    王俊辉往山上看了一眼,问许强那边是不是寨子的方向,许强道:“应该是,我们是从寨子里一路被追着径直下山的,不过这不是我们上山的路,我们上山的时候有一条小路来着,我们逃的太急只顾着往山下跑,结果没找到来时的路。”

    接着我们又问许强有没有看到蔡生宗门的人,许强摇头道:“没有,他们来了吗?我们是第一批到这里的人,我们在寨子那边也没有发现他们!”

    看许强的表情,他没有在说谎。

    接着我们没有在原地多待,而是往林子侧翼躲了一段距离,主要是害怕一会儿那些阴兵再追回来,当然在逃跑的时候王俊辉也给了那十一个人一人一张隐身符,李雅静和徐若卉也是给其中几个受了外伤的人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雷雨不停,那些阴兵也没有再追过来,此间我们也是了解到,梁家这次来执行任务的人都是那个火云堂的人,而且基本上都是精英,特别是他们的堂主更是一个入门后期天师。

    而且他们一行二十五人,从上山,到撤下来只剩下他们这十一个,可谓是损失惨重。

    前面有大队的阴兵,我们也没有冒进,就准备在这林子里猫着等天亮。

    只不过许强那些梁家的人,却是死活不肯再进山了,把他们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又感谢了我们的救命之恩,就冒着雨下山去了。

    换句话说,他们是放弃了这次的案子。

    而这次案子让梁家也是损失惨重,一个堂口精英死了一半,还搭进去了一个天师等阶的堂主。

    梁家撤了出去,目前剩下竞争者就只有蔡生的宗门了,从山上我们只发现了蔡生宗门人的一具尸体,现在他们的情况我们也不好断定。

    从目前来看,也就只有我们这一批人最幸运了,还没有直接被阴兵袭击过。

    当然这跟我卜算的本事是分不开的。

    为了确定下一步的计划,高俭良就说让我再卜一卦试试,我摇头说:“短时间内连续就同一件事儿卜卦会降低卦象的准确性,甚至可能因为算的太多,降低我们的运势,要算,也要等着一天后再说。”

    这雨下到后半夜就停了,因为这下了雨,这山里面就說的很,所以徐若卉和李雅静两个身体较弱的女子就开始打喷嚏。

    不过为了防止感冒,她已经都提前吃了一些药。

    小和尚贠婺最厉害,这么潮湿的天,他盘着腿,靠着一棵树竟然“呼呼”地睡去了,他的心可真是很宽啊。

    我们几个男人负责轮流值夜,可到了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忽然打开。

    我心里一激灵,就赶紧起来轻声告诉所有人有脏东西。

    林森握着冤戮挡在队伍的最前面,我、王俊辉分别挡在队伍的两个侧翼,高俭良则是负责队伍尾部。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八个黑影阴兵从我们的侧面闪过,他们像是在赶路,加上我们身上有隐身符,所以没有注意到我们。

    等他们经过后,我心里不由松了口气,可不等我那一口气松展,那经过我们身边的八个阴兵又折返了回来。

    他们直愣愣看着我们几个人站立的方向,跟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六七米左右。

    那些鬼“呜呜”地说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我的采听官已经开启,可我还是听不懂他们的话,这让我不由觉得有些别扭,高俭良则是小声对我们说:“那是古苗话,大概意思就是说,附近有敌人,小心。”

    高俭良可以听懂古苗的话?应该是这些年他自己学的吧,目的自然是很明显,为了更多的了解那些杀害他父母的阴兵。

    我对着高俭良点头,然后从背包里慢慢取出了青衣邪道送我的那八节打神鞭,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怎么用,可这东西竟然神都能打,那打到鬼身上,也够他们受的吧。

    那些阴兵都提着青铜的阴斧,我如果徒手招呼,肯定吃亏的很。

    王俊辉则是从背包里取出一把铜钱剑,那铜钱剑看起来明显没有他之前用的桃木剑好,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那把已经被毁,火麟蟒残魂已散,再也复原不了了。

    高俭良看了看我手里的兵器,然后说了句:“九节鞭?不对,八节鞭,没听说你还有这武器啊!?”

    显然高俭良没有王俊辉那等见识,也是没有认出我这八节打神鞭的来历。我紧紧握着手中的八节打神鞭,心中早就想见识下这玩意儿的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