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马钓鱼 作品

第1101章花拜佛的去留

    爷爷留在那里处理剩下的事情,我和同伴们一同离开,竹谣这个时候已经苏醒了过来,不过因为伤势过重,暂时还不能开口说话。

    看着竹谣的样子,我心里也是十分的难受和心疼。

    梦梦、安安两个小家伙更是都急哭了。

    我连忙安慰它们,竹谣没事儿,过几天就好了。

    阿一和阿锦虽然都也很担心,可她们并未太多的表现,我能感觉到她们在私下已经开始和竹谣做意识上的交流了。

    我也没有去窥探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汶麟也受了伤。没有送我们太远,到了大兴安岭的靠南一些位置的时候,汶麟就说它要回去了,剩下的路我们要自己走了。

    我说,好。

    汶麟愣了一会儿又对我道:“五鬼圣君,三个月之内我会带着我们东北龙族前往西南去投奔你,我们到什么地方找你呢?”

    我直接把我们在西川的位置告诉了它,同时嘱咐道:“原众生殿的位置,我们还没有开始修建,你们先在西川住下。等着那边修好了,你们再搬过去住。”

    汶麟也是对我点头。

    它没有跟我讲什么条件,答应的很干脆。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左手青色龙印的缘故。

    想到这里,我就张开左手再去看那龙印。这一看,我就发现那龙印已经消失了,仿佛是被擦掉了似的。

    正当我惊讶的时候,仙极老祖在我意识里道:“它已经印在了你的身体里,当初那杜立巴族公主,只有在哭的时候,掌心的龙印才会显现出来,它的出现需要某种契机,你慢慢找下自己的契机是什么吧。”

    杜立巴族公主那会儿还是个婴儿,所以死的时候肯定还没有掌握龙印的使用方法,这龙印到底有什么奇效也没人知道。

    仙极老祖也不可能知道这龙印太多的资料。

    此时我又想起一件事儿,这恶龙是那个时候把太古龙石从昆仑偷出来的,也就是说,它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制造出来了,而造他的人肯定是那个时期的人物,或者比那个时期更早的人物。

    而且听恶龙和红影神之前的口气,那个造神者好像现在还活着。

    它的寿命如此之长,实力也应该不会太弱吧!?

    我目前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回过神来,我们继续往南走,此时天色已经很晚,很快直接飞到沈阳南面的那个废品站。

    在院子里落下,李鑫就出来迎接我们。

    李鑫的身后除了他的徒弟李牧外,还有一个我们的“老熟人”,天灵老祖。

    他之前带人去大兴安岭的时候,碰到我爷爷,肯定知道我们会得手,所以他回来后,就直接来这里等我们了。

    打了招呼,我问天灵老祖找我有什么事儿。

    天灵老祖说:“圣君,你给我们东北除了这么大的祸害。我自然是来感谢你的了,还有你的爷爷。”

    竹谣受伤,爷爷又不肯我和他一起出案子,我心里很烦闷,加上我心中一直很讨厌天灵,所以这个时候他一说话,我就感觉到不耐烦。

    便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儿。

    天灵老祖听到我这语气,脸色也是变了一下,不过他还是稍微克制了一下道:“没了,我就是来看看你们是准备怎么处理那花拜佛的。”

    天灵老祖没有提及太古龙石的事儿,只是说了花拜佛,我也很快就明白了,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得到了太古龙石。

    再所以这事儿我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同时我也明白天灵老祖的想法,花拜佛的尸体牵扯甚大。他是担心我们将其从东北带走,所以这才跟过来看个究竟。

    再换句话,天灵老祖可能对花拜佛也另有所图。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下李鑫,他的表情显得很不自然,看向天灵老祖的时候,眼神里透着一丝鄙夷和无奈。

    所以我就对天灵老祖道:“花拜佛在复活之后,我会将其带到我们西南区……”

    不等我说完,天灵老祖立刻道:“不行!五鬼圣君,我已经同意让东北的龙族到你的庇护区了。这已经算是我的让步,可如今你又要从我这里带走花拜佛,你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吗?”

    我看着天灵道:“你仔细看看花拜佛在谁手上?你手上?你是老眼昏花了,还是老糊涂了?”

    “你……”

    天灵老祖气的拿手指向我,可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则是接过话继续道:“天灵老祖。花拜佛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属于她本人的,我接案子是李鑫李神相委托的,所以我会把花拜佛交给他。让真正的花拜佛复活,之后由李鑫决定花拜佛生活在哪里,如果是在东北,我绝对不会多说什么,如果他说要带花拜佛去西南,那我绝对会全力护送他们前往,任何人都别想阻拦。”

    我这话说的毫无商量地余地,说完我就去看李鑫。

    李鑫犹豫了一下说:“我想带着眉衣继续在东北生活,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根儿。而且我总觉得眉衣出现在这里,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指示,让我这里等什么,所以我想留在沈阳。”

    李鑫的这个决定,并未让我觉得有多少的意外。

    因为我在问完他问题后。就问了我的太极图,李鑫会不会跟我走,太极图回答的是“否”,那个时候我已经惊讶过了,所以听李鑫说完后,我只能笑了笑说:“罢了。”

    天灵老祖笑的很得意,然后对我道:“这是李鑫,李神相自己做的决定,你应该没什么意见了吧。”

    我没有理会天灵老祖,而是对李鑫说。先去救眉衣吧。

    李鑫也是点头,我们带着花拜佛的尸体,进入了地窖之中,这地窖的空间不大,所以只有我和李鑫带着花拜佛的尸体进来。王俊辉、李牧和天灵老祖都等在地窖外面。

    天灵老祖本来也想挤进来的,可是却被李鑫给拒绝了。

    这是李鑫的家,加上天灵老祖害怕得罪了李鑫,李鑫会改变主意带着花拜佛离开,所以也就没有违背李鑫的意思。

    下到这地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眉衣早就已经尸化了,不过她依旧很安详,贠婺在旁边轻声地诵念着一段经文。

    所以我们进来之后,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等着贠婺诵经结束。

    诵经结束后,贠婺站起身对我道了一句:“初一哥哥,你们回来了,你们带来的那个小女孩儿的尸体,就是眉衣前世的真身吗?”

    不等我说话。笼子的眉衣忽然抬起了头,露出她那张极其可怕的脸。

    接着眉衣“嗖”的一下扑到了笼子旁边,她看着我们身边的花拜佛尸体,忽然把自己的手伸出了笼子。

    看着眉衣的动作,我便问李鑫:“花拜佛的尸体带来了。你会用吗?”

    李鑫点头说:“自然是会的,不然我也不会让你们去拿花拜佛。”

    说着李鑫就咬破自己的十指,然后捏了一个指诀,忽然猛的伸出手,在眉衣的额头上画了一条横线。

    李鑫的动作很快。眉衣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着李鑫画完了,眉衣才反应过来,手缩回笼子里,身体往后猛的退了几步,又卷缩到了笼子的一个角落里。

    不过我并未发现,那血迹在眉衣的额头上有什么作用或者反应。

    仿佛,那血迹就是一个普通的记号而已。

    看到眉衣的反应,李鑫对眉衣招了下手,脸上全是慈祥地笑容道:“眉衣,别怕。到爷爷这边来,我是爷爷。”

    眉衣这个时候是尸,能够听懂李鑫的话吗?

    眉衣慢慢地把头抬起来,她看着李鑫,然后歪了歪脑袋。

    李鑫对着眉衣笑了笑,眉衣这才一步一步地往我们靠过来,她的步子很小心,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

    此时李鑫对我示意,让我把花拜佛交给他。

    我也没有犹豫,直接将花拜佛的尸体递给了他。

    看着这花拜佛的尸体。李鑫对眉衣说:“眉衣,你看,你和前世简直是一模一样,你们长的真像。”

    我试图给花拜佛看相,可我发现。她的命相并不在大道之中,我什么也算不到。

    眉衣“呜呜”地叫了两声,那声音就好像是某种低吼的野兽一样。 c≡c≡

    李鑫又咬破自己的另一个手指,然后在花拜佛的额头也是画了一道血痕。

    画好之后李鑫就把花拜佛的尸体放到地面上,然后右手捏了一指诀,左手继续招呼眉衣。

    很快眉衣就到了笼子的旁边,她双手慢慢地抓着笼子,忽然对着李鑫“嗷”吼了一声,像是在宣泄什么。

    李鑫并未对眉衣的吼叫感觉到恐惧,而是继续笑着对眉衣说:“乖,眉衣,爷爷是来救你的,你马上又可以恢复健康了。”

    眉衣在吼了一声后,也是彻底放松了警惕,好像她已经相信李鑫了。

    李鑫飞快地捏动手指,右手食指轻轻地点在眉衣额头的血痕上,那血痕也是立刻开始闪起红光来。

    李鑫到底要用什么术法,来为眉衣更换身体呢?